新浪新闻客户端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2020年02月11日 21: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2月3日,影视行业开始大面积“云复工”,春节假期后的线上工作模式开始。

  然而疫情的影响还在继续,剧组被迫停工,项目无法按照原计划推进,线下活动全面暂停,电视剧行业虽然不像电影行业那样形势危急,但也遭受重创。原以为2020年会是重振旗鼓的时刻,但一次疫情,却让行业寒冬的气温又下降了几度。

  “云复工”的一个星期里,影视行业上下游的工作是什么?线上办公效果如何?如今还有哪些更为担忧和焦虑的事情?在行业停摆期,大家还能做些什么?

  娱理工作室线上采访了编剧、制片人、宣传公司负责人以及线下活动承办方,这些身处行业之中的从业人员亲口描述了如今的工作和生活现状,试图还原出真实的电视圈实况。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2月10日发布的横店影视城疫情期间复工指导意见。图片自微博@横店影视城娱乐频道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匪我思存(作家、编剧):

   陷入焦虑  

  12月26号那天是我生日,当天和家里人一起在外面餐厅吃了一顿饭,我清楚记得,从那之后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在外吃过饭了。人在武汉,从封城那天开始,我就陷入了焦虑。

  1月17号凌晨,我和我们内容团队一起熬了一个大夜,在赶剧本。因为现在的项目都是倒推的,定了差不多的上限,然后再看后期、拍摄、筹备,当时已经是这个剧本开发的最后期限了,我们要在年前把剧本赶出来,因为这部剧的原计划是2月开机。

  当时就已经听说有新型冠状病毒了,所以从北京来的同事都非常谨慎。1月18号,他们从武汉回北京的时候,就已经戴上了口罩,当时他们还和我开玩笑说:“整辆高铁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带了口罩。”

  再到20号的时候,形势一下子就变了,我们最后一个留在武汉的同事匆匆在22号离开,之后就是23号开始的封城。从封城那天开始,我几乎每天早晨起来都信誓旦旦地对自己说,“你今天一定要工作。”而且我又是网络作家出身,应该是全社会最能宅的群体,但事实上,疫情对于我的情绪影响太大了。

  每天起来之后看一看新闻,这些新闻就足以影响一天的心情,工作进度就开始变慢,于是我又开始给自己强烈的心理暗示,按照专家建议那样,每天在家里换上上班时候穿的衣服,想要强迫自己有工作的状态,但实际效果很不理想。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截图自微博@匪我思存

  按照原本的计划,我们应该是4号开始上班,准备开机的项目进入最后的筹备期,但现在,受疫情影响,项目进度就又回到了剧本阶段,我们只能线上办公。目前的计划是打算先线上工作到2月底吧,虽然同事们不在武汉,但我身在疫区,还是能感受到疫情的严重。

  线上复工后,大家的情绪都是比较焦虑的,最开始都是线上聊一些闲话,问一下个人的情况,看一下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等到真正开始讨论工作的时候,线上开会的效率也远不如当面开会,尤其是关乎于内容创作的会议。人是情绪动物,大家都会有所谓的艺术分歧,这样才是好的,当面开会每个人的微表情都会非常清楚,每个人的表达也会很直观,有了激烈碰撞才能激励对方也有更好的想法,但是线上开会,这些反应都会慢很多。

  我身边的编剧朋友们最近也开始压力倍增,这种压力可能不是来自于疫情,而是来自于甲方。因为甲方们突然意识到,这个时期除了前期的剧本开发,什么都做不了,于是就开始催稿,压力转嫁在前期,编剧们也只能试着做出调整。

  我们公司还算幸运,没有正在开机的项目,但同时更担心的是等到大家都正常大面积复工时,又会扎堆开机,到时候一定会形成另一种资源紧张,导演、演员、包括剧组中那些专业的工作人员等,又都会成为稀缺资源。未来如何,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图源微博@匪我思存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刘眀丽(搜狐视频自制剧出品中心 高级总监):

    制片方损失较大,行业低速运转  

  我这边的《我的宠物少将军》原本是2月底要在横店开机的,导演是之前合作过很多次的吴强。当时想着1月31号复工,大家正好开始筹备,一个月的时间能赶上2月底开机,拍摄一个半月,后期差不多三个月,再加上审查等等,争取暑期档就能播出了。

  现在体量不太大的网剧差不多都是这样的节奏。2月份无法开机,暑期档一波上新剧可能也会受一些影响,但是各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储备内容,不会说集体缺席暑期档这么严重。

  过年的时候,横店的剧组基本都停了,等了一阵子之后,有一些剧组就和我说,他们干脆解散了,因为发现这件事根本没有那么快过去,他们计划等疫情结束之后再重新建组,但是这个真的很困难,这么一群人解散之后,很难再都凑齐了。

  平台给制片方的制作费都是按阶段一笔一笔付款的,如果剧组解散,后面的款项肯定就是不再付了,而且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造成的经济损失,大部分也都是制片方在承担。选择承制也有这样的风险,因为平台只给那么多钱,剧组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制片方可能只能选择解散了。

  虽然现在无法开机,但大家对于2020年的工作计划可能也还没有排得特别满,这样我们就只能去和导演、演员商量,2月份的先停掉了,那能不能预留你5~6月的时间,或者再往后7~8月份,可能这样也有会有一主动权。

  但这样的情况也只是基于君子协定,没办法提前这么早就把所有的细则都落在合同上,毕竟现在真的很难预测未来的形势如何,我们的《我的宠物少将军》虽然还没有和吴强导演签合同,但是现在导演已经进入了剧本阶段,等于虽然没办法拍摄,但是我们的完稿剧本会再加入一些导演的拍摄意见,先带入一些导演思维,正好有这个时间能和导演比较细细地讨论。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吴强导演曾执导《奈何Boss要娶我》《双世宠妃2》等作品

  项目无法开机,先在线上开工。和部门同事一起视频电话会议,对一对制片人和责编手上对接的案子,也无法出去见客户、见演员;影视公司近期给我们递案子的人也不多,基本就是一个低速运转的状态。

  我们的另一个项目《奈何boss要娶我2》马上就要播出了,原本要做一些发布会和粉丝见面会的事情,现在线下这块也都做不了了,只能转战线上。目前大家因为疫情都比较焦虑,希望轻松甜宠剧的上线也能缓解大家的焦虑。

  疫情当前,大家的注意力依旧是在防疫工作上,留给影视内容的余地还是有限,我们也不想把宣传做得太娱乐化。

  现在所有人一起按住了暂停键,但暂停键变成播放键那一天,肯定所有人都会往前冲,如果现在没有预定好之后的事情,或者没有把前期工作准备充足,可能就会被甩下去了。

  虽然现在是一个让行业冷静下来、自我提升的好时机,但真实情况是,这段时期对很多中小影视公司,甚至影视宣传公司来说,都实在是太难了,因为冷下去、等下去的时间太长,他们可能就真的要破产了。除非,在危机中找到新机遇,在绝望之前转型成功。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网剧《奈何Boss要娶我2》人物海报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王宇涵(电视剧项目宣传负责人):

    无法看片,项目不确定性增加  

  我们也是2月3号正式开始线上复工的,昨天还在开例会,汇报项目情况,客户的一些需求,还有就是成员是否回到北京,大家的健康情况如何。

  这一周其实有很多项目在推进当中,客户也会有一些需求提给我们,但都是线上可以解决也比较好操作的。往年的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争开年大戏、争口碑、争收视率、争播放量,今年相对比较低调。

  现在更多的是舆情监控,然后跟着网友走,看看网友们在讨论什么、看什么,我们再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发散。宣传的比重减少了很多,比如春节那一周就有停掉大部分宣传,虽然有一些渠道还会有一些露出,但相比原计划,肯定是保守了不少。

  剧集作品的播出期比较长,说不定播到后期,疫情过去了,前面没做的宣传,后期也会尽力弥补。电视剧宣传和电影宣传是不同的,电影撤档所有宣传工作都停滞了,但是电视剧没有那么大的影响。

  按照原计划,我们年后回来有几个项目的看片,接下来2~3月要播出的剧都要开始提前准备了。这些项目有的是要提案,有的是已经定下来要做后面的宣传规划。

  但是现在肯定是看不了片了,我们就只能根据片方给的文字资料,做一些线上的提案和宣传策划案,目前会根据储备的海报和视频的物料写一个大概的排期,这个排期的不确定性也很高。

  也是受疫情影响,线下的宣传基本上就全部停掉了,发布会、粉丝见面会等等,都基本上改成线上了,可能在提案的时候,我们也会想要不要做一个云发布会。至于宣传效果,可能影响也不会太大,关注的人自然会关注吧。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当前疫情形式依旧严峻。图片自@长江日报

  现在大家都不敢营销过度,可能一部剧上了一个什么热搜,网友就会自发来骂你,毕竟现在是疫情的特殊时期,还是不要太多占用公共资源吧。另一方面,大家其实也都窝在家里看剧,一些质量好的内容发酵就很快,但是那些需要营销手段做话题的,可能就比较吃亏。

  至于什么时候能正常坐在办公室里工作,我们也还在一周一周地观察,目前除了关乎于内容创意想法的会议比较受影响,其它线上办公也基本能解决,毕竟这个行业还是有线上办公的空间的。

  我也有看到一些电影宣传公司已经开始按照70%的比例来发放月工资了,但是我们就还好,目前依旧是全额发放,暂时没有要减工资的打算,这个时候大家都不容易,只能等等看情况吧。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潘达(线下活动承办方负责人):

    预计停工到5月,行业洗牌中  

  我们这一行没别的,完全没有线上办公空间,全面停摆,大家都是被动的。

  对于我们来说,每一年的春节过后虽说不是旺季,但是电影方面有情人节档、清明节档,电视剧也是按照上线的规律在做,基本上活动是不会断的,但是今年就是什么都滞后了,全行业停摆。

  往年这个时候,元宵节后,大年初一档上映的电影,表现好的就已经开始计划做庆功了,但是现在被全部拦腰砍断,我们除了等待,没有别的办法了。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除《囧妈》线上播映外,2020春节撤档的六部电影目前均无进一步消息

  不比宣传营销团队在产业链中的地位,我们这些做线下活动的,说白了还是下游和末端,现在整个行业都在原地踏步,我们不退步就不错了。

  以往比较正规的线下活动策划周期,最长不会超过三个月,大部分活动筹备期一个月就差不多了,电视剧临时上线,活动筹备期就只有几天也很正常。

  就目前情况来看,也许公司可以开始上班,但由于疫情影响,可能到3、4月份都不能办人员密集的活动,现在做活动都是要公安报备的,如果这一块不能恢复的话,我们开工就是空谈。

  可能等到影院可以照常营业的时候,能先在电影院做一些小活动吧,但也只是微型的,大型活动估计还是要等。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线上复工7天:焦虑、推迟、失业笼罩电视圈

  疫情之下,以上原定2月上映的电影也都官宣撤档了

  所有档期被打乱,我们现在也不可能去准备后续的电影、电视剧之类的,毕竟片方和宣传方现在也不知道未来几个月的情况如何,我们在前期也无法介入太多,这种情况有可能得持续到5月。

  新的项目没办法展开,已经做完的项目回款问题也比较大,比如原定于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前期发布会的活动都已经做完了,但是因为电影没有上映,票房没有进账,所以现在可能回款也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再加上那些固定的人力成本、房租等硬性支出,只能说是到拼财力的时候了,咬着牙硬挺吧,毕竟这也是天灾人祸,没办法的事情。

  目前1月工资照常发放,2月可能先采取线上办公的形式,后续情况目前来讲就是等待,前两天不是说北京未恢复办公的可以只发生活费之类的么,但是我觉得这个员工也不能忍吧,毕竟不是我主动愿意在家停工的。

  整个媒体传播行业都处在一个转型的阶段,原本就是影视寒冬,我们整个线下活动这块已经在缩水了,而且线下活动本身也不是无可替代的,也许未来就是线上活动越来越多,线下活动相应也就少了,一次疫情逼迫我们要更早思考转型。

  (文中王宇涵、潘达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