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2020年02月21日 21:3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3000多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在与病毒顽强博弈的过程中,这些冲在最前线的人承担着巨大风险。

医疗防护物资的缺口像一个黑洞,长久盘踞在湖北的上空。仅靠官方调配远远不够,一群来自民间的商帮、校友会、志愿者,正不分昼夜地在全世界搜寻资源,趟出一条从订购、验货、运输到最后交接的绿色通道。

在所有抗震救灾的经验中,民间团体一直是不可或缺的力量。他们是城市病体的一个个造血细胞。

他们之中有电影人,有明星,也有其他各行各业的热心人士,想为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接下来他们决定开放手中渠道与资源,呼吁娱乐圈和更多力量的加入。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Go Wuhan!】

17号一早,95000只美国生产的外科防护口罩途经东京转运,在北京成功落地。这是武汉大学校友会通过层层人脉关系,抢购到的一批美国出口日本的医疗物资,采购花销则来自劳雷志愿团队内部筹资。

这批物资于次日清关、贴标签,19日下午发往武汉同济医院和武大人民医院一线抗疫团队。劳雷团队十几人争相到机场帮忙:“在家快憋疯了,大家都太想为武汉做点事了。”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方励率领劳雷志愿团队到首都机场提货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医护人员收到防护服后立即投入使用

合影中后排左三的人是方励,江湖人称“大老方”。他同时掌管世界最大地球物理仪器公司劳雷工业、出品过众多高口碑电影的劳雷影业等跨领域公司。但眼下,他的身份只有一个:劳雷志愿团队的带头人。

“上周六抢口罩的时候我就睡不着觉,一直想到底能不能抢下来,最后成功了,特别高兴。”方励说。

在运送物资的过程中,志愿团队发现,最靠近风险、最急缺物资的不止肺炎指定医院,还有一些基层医疗机构。

几件几十块钱的普通白色隔离服,洗完晾,晾完消毒,消完毒接着反复穿,破漏的地方用胶带粘上——这就是武汉江岸区永清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战疫装备。社区医护人员在这样简陋的防护条件下每天上门帮病人问诊、筛查,还要负责几个隔离点的护理工作,与疑似病例近身接触。如此风险级别下,反复洗过的隔离服几乎只剩下心理安慰作用。

听说这一情况后,志愿团队当即决定向他们捐赠2000套防护服,直至21日,已全部交接完毕。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志愿者将防护物资送至永清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以上这些都是武大校友会与劳雷团队联合发起的“Go Wuhan!”行动的首批战果。接下来,更大规模的行动计划正在酝酿中。

他们是一群完全来自民间的志愿者,没借助任何官方渠道。而这条捐赠通道的打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司令部”与“游击队”】

时间倒回到大年初一,方励从家乡成都回到了北京,和所有人一样开始了闭门不出的生活。“在家要憋疯了!”他苦闷道。

有人拉他进了一个一百来号人的群,群里的同行们都很颓:电影不能拍了,电影院关门了,大家都“待业”了。

方励说,“咱们这点事太小了。每天在湖北、武汉发生的事太让人揪心了,那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点。”他提议,如果有任何渠道、资源能直接帮助医院和医护人员,就一定要找出来。现在湖北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物资。可是他们一帮做电影的,一不懂医疗,二没有渠道,怎么才能帮上忙?

一位制片人周先生介绍方励进了“武汉老友群”,群里是几位武汉大学杰出校友——有负责医院物资规划的杨老师,专业医疗顾问李大夫,法律顾问严律师,还有有国际资源的,认识不少买手和代购的……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图源微博@武汉大学

从疫情爆发初期校友间纯粹的互相关心,到大家帮医疗专业的同学、武大对口医院联系代购,再到现在他们自发成立了一个“作战司令部”……疫情的步步加重,越来越多亲朋好友被卷入其中,让校友们决定集合大家手上的所有资源、人脉,各施所长,火线驰援抗疫物资。

现在方励加入,共同的目标使他们一拍即合。“方总的战斗力是很强的。如果没有他,我们几个都不是从事国际贸易的,可能串一串也就完了。他加入之后,整条线才打通了。”周先生说。

于是,方励成为武大校友会的一名正式“外援”,相较于“司令部”,方励称自己的团队像“游击队”。

“跟我们劳雷工业、劳雷影业有关系的全球几百个单位的人都到处去找物资,连一座小城几十几百件的库存都不放过。上周我们开始考察一个法兰克福的工厂,日产十万个等效于N95的口罩,我兴奋了三四天,最后确认它是高级别工业防护口罩,达不到医疗手术的防喷溅标准……”

意大利影星、方励合作过的制片人古欣娜塔帮忙在瑞士和意大利找到了工厂,但短期内都交不了货。还有朋友在澳洲找到一批物资,可惜进不了“红区”(重症隔离病房)。

疫情爆发以来,搜寻口罩的足迹已经遍及世界各个角落。想给一线医务人员“抢”出一些物资,就必须争分夺秒,刻不容缓。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图源微博@方励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货源一定要可靠】

武大校友严浩的本职工作是律所合伙人,因为在美国待过多年、在海外各地有办公室和联络资源,成为这次行动的“参谋长”,负责货源渠道的锁定和质量把关工作。

“生产口罩的两个主要的海外厂商3M、霍尼韦尔以前都是我们的客户,有过很多交流和联系。以N95为例,只有1860、1870、9132三个型号是符合医用标准的,这款主要是给中国市场的,欧洲的标准不同。

去年中国一年的消耗量是十几万,今年主要厂商要优先保证政府调配,所以你就知道,外面那些声称有十万二十万,甚至一百万剩余库存的人,都是骗子。”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图源微博@武汉发布,湖北武汉当地医院医生们的装备

买口罩,有风险。有可能碰到黑心商、假货,还有可能面临财物两空的风险。疫情当中,一部分人在拼命做善事,也有一部分人在坑蒙拐骗,趁机发国难财。

严浩有自己的一套鉴别办法。

“找到信息,仔细核实,在这个圈子里面一定要能追溯到这个人,包括最终的供货商是谁。因为有时候货物可能都不止一两手,要经过四五手。这个人要么是我认识挺长时间了,要么是我觉得我可以用东西制衡他。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面,知根知底,不会为了这个去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再就是药房发票、检验证书等等,所有手续必须齐全。现在一般都要求预付全款,所以一定得小心谨慎。

货源是一定要保证的,因为这些是医护人员拿去冲锋陷阵用的,是拿命在拼的。如果质量出问题,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有含糊不清的地方,那我们宁可放弃这批货源。”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Go Wuhan!志愿者向湖北武汉的医院捐赠物资中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绿色通道直达医护团队】

“我是湖北人,武汉大学毕业的,所以武汉也算我的家乡。看到这次的情况,我掉过泪。”接受媒体采访时,陈东升动情地说。

作为湖北省楚商会长、商界的“老大哥”,陈东升曾在13号发出战疫总动员令,一天之内筹集到捐赠资金14亿。他向全球校友号召:“我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经费不用考虑,我和其他企业家为大家解决后顾之忧。”

他是泰康人寿和宅急送的董事长,后者在这次校友会与劳雷团队的联合志愿行动中承担起部分运输重任。

宅急送专门为此次校友志愿行动申请资质,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每有一个司机开一辆车到武汉回来就不能再上班,因为要隔离14天,时间成本高昂,但这样就可以保证物资不会在运输过程中遗失或被截留。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图源微博@方励

另有一些物资是通过顺丰发货,目前武汉全城戒严,只能发到各个营业点,无法上门,居民也不被允许外出。武汉天堂映画志愿团队听说了劳雷团队的行动后,主动接下了这部分落地执行任务。

据天堂映画负责人姚明介绍,他们每次接到顺丰营业点的到货通知后,就在志愿团队内部调三四辆志愿者的私家车去跑腿送货。每次出动人数有限,第一因为只有三四张通行证,第二也要节约口罩防护服。有的私家车装四箱物资就塞得满满,只能来回折返跑。连跑了三天,终于将2000套隔离服全部送到永清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手上。

天堂映画,也是一家电影公司。

“因为都是电影行业的,之前有过很多联系。方总是我们的老师,在他的感召下我们加入了志愿行动。目前整个武汉的物资依旧非常紧缺,我们公司很多人都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为自己的城市做点事是应该的。”姚明表示。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21日,6.45万只美国产外科手术防护口罩送达同济医院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呼吁更多人加入】

最近一周,方励忙得连轴转,体重骤然掉了八斤。

从最初的“武汉老友群”到如今十几个涉及各个环节的微信群,他每天被无数条信息轰炸,各种待办事项交杂在一起。他原本就习惯通宵达旦的工作方式,现在更是可以无时差沟通国际采购,睡得再少也干劲十足。

宅家的日子不再是虚度,想到能为武汉做些事,日子开始变得充实起来。

“在过去一周内,我们为自己团队的几批捐赠物资送达一线经历了太多环节的费劲,总算打通了全部流程,建立了可靠的通道,和专业的人力资源。我立刻想来与有心帮助一线的朋友们分享我们的资源,义务提供我们的服务。”

发完货回到家的深夜,天正要蒙蒙亮,方励写下了这段话。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图源微博@方励

接下来他想做的,是将这条好不容易搭建好的通道开放给所有后来者,让跟他一样“想为武汉做点什么”的热心人士获得全链条支持。

作为民间行动,参与的所有人都有个默契,就是所有环节一定保证专业和透明。校友会和劳雷团队集结的社会资源,环环相扣——物资规划专家掌握湖北全省460多家医院的联络资料库,医疗专家可以给出专业的物资采购、鉴定意见,仓储、物流有遍及国内外的可靠渠道,并且可以实现极高的透明度和参与感。

关于志愿团队的名字、logo等,校友会和劳雷团队还在集思广益中。他们决定将行动代号命名为简单有力的“Go Wuhan!”,这里的“Go”既指去,也有加油助威的意思。

“我们完全是民间的志愿服务团队,看得见摸得着。凡是你捐款10万以上,我们会给你建一个微信项目群,武大校友会的专家们和我们都会在里面,我们给你支招,把关货源,替大家跑腿。医院收到后清点并签收回执单,可以以文字、语音、图片、视频等方式来证明,捐赠者全程线上参与。

防护服现在贵一点的200多,便宜一点的100多,隔离服大概在85 到100左右。买20件防护服几千块钱,一件防护服就能解除一位医护人员一天的感染风险。有些小一点的医院,二三十万就能解决一大批防护服。有能力的明星,可以直接认捐一座医院的需求,定向非定向都欢迎。”

截至今天,志愿团队总采购额已达651.53万,其中来自劳雷团队内部(劳雷工业、劳雷影业及员工个人)的捐款占533.53万。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Go Wuhan!志愿者(劳雷影业)发往武汉的爱心标签

方励的新片《阳光劫匪》导演李玉、演员詹瑞文听说这个行动后,二话不说马上认捐了。演员杨若兮提出捐赠5万元卫生用品给女性医务工作者,启发了更多女艺人类似的捐赠意愿。接下来Go Wuhan!拟发起一场专门面向女性医务工作者的捐助。

团队越来越壮大,他们还在等待更多人加入。

Go Wuhan!“待业”电影人在行动

演员杨若兮通过Go Wuhan!渠道捐赠卫生用品

Go Wuhan!行动还在继续。聚沙成塔,群体的力量来自一个个具体的个人,最终也将惠及所有。同一片大地上,我们休戚与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