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2020年07月28日 21:0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深夜,结束了一天非公开录音工作的新晋偶像K坐上了保姆车。他闭目,瘫躺在座位放空,几分钟后,下意识向后窗撇了一眼。

  1,2,3……K看到今天跟在后面的车有3辆。

  尽管看不清车里的景象,但K知道,每辆车里都坐着几位女生,有一两个,他很眼熟。此时此刻,她们或许正大声地讨论着自己,手里的相机镜头、手机,也时刻准备着瞄准自己。

  刚收工放松下来的身心又紧绷了起来,K重重地砸了下椅背:“怎么每次回家(酒店)都像逃脱游戏一样!”

  气愤、委屈……不安的情绪令K烦躁。他很清楚:只要被跟上了,就“不得安生”。

  反锁门、拉紧窗帘、洗漱。躺在床上的K一遍遍默念:快睡吧快睡吧。

  然而……不是幻听,门口开始响起了力道不大,却清晰的敲门声。一次,隔了几秒,两次——一片黑暗中,K感到恐怖又绝望。

  K很想大喊一声“别敲了”!但他又不想以任何回应让门外人得逞。

  K觉得自己“疯了”,他光着脚轻轻踮到门边,透过猫眼往外看:没人?不对,有人影晃过去,有两三个女生清晰了起来……她们竟也贴在门上,向里听着。

  如果此时有台摄像机能同时拍摄到门里门外,那这半夜场景,简直诡异。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保险门猫眼视觉效果,图源网络

  这是K对娱理工作室讲述的他的故事,在他的偶像生活里,“私生”是甩不掉的“怪物”。

  他经常睡不着,总感觉在看不见的地方,自己被监视着,连呼吸、翻身,仿佛都会被录成“物料”。

  “我真的睡不好,太可怕了”,我们能感受到K低落的状态。

  那一晚,K决定用被子紧紧盖住头,但直到四点多他还有意识……“迷迷瞪瞪没一会儿,就乱七八糟地开工去了。”

  “我对私生只有抵触,不想看到他们。”K斩钉截铁对娱理工作室说。但无论是他的工作人员还是他,以及我们采访的另一名艺人M,都希望我们不要实名制地把他们的经历和想法写出来,因为对于私生会以何种方式曲解言论,针对艺人煽动更多争议,他们不能确定——这也是他们可以向我们坦言更多的条件。

  “我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无独有偶,一周前,时代少年团发布了两条短片,内容也与私生有关。

  还在上学的男孩们被私生围堵的日常,以一种瞠目结舌的方式直白展现在公众面前。

  自认绕了完美路线避开私生的团员,震惊地看到私生和他们同时在终点下了车;前一分钟还说说笑笑的团员在面对私生的瞬间,神情大变;上厕所的隔间有女生偷听、半夜训练室外的暗影处有人等待……

  无论他们如何躲避,都没办法甩掉私生,私生成了他们生活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时代少年团短片里出现的私生相关片段

  时代少年团不是第一组遭遇且把私生问题直接反映到明面的艺人。同公司的师兄团TFBOYS,同样被私生骚扰。

  四周年演唱会前,三位男生就用短片形式公开私生困扰,在“半夜打骚扰电话”、“买通保洁人员翻我们的东西”、辛苦准备的表演被提前外泄”、“故意跟车并且撞车”等事件挤压下,他们呼吁私生不要一再突破底线。

  Justin黄明昊搬家被私生尾随,翟潇闻狂收造谣短信,张颜齐回家被打扰,赵磊、夏之光被私生在机票上动手脚……如此事件不胜枚举,而这些也仅是艺人有公开发声,大众才得以看到的冰山一角。

  在私生的长期打扰下,不少艺人的状态也受到了影响。

  时代少年团的丁程鑫在视频中提到:“很多时候,只要不是让我太开心的事,我一般开心不起来。”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丁程鑫,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刘耀文透露:“我在家都要轻言轻语的,总怕被人拍。包括我妈那些,说话都要小声一点小声一点。”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刘耀文,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K也向我们表示,他有时会有些“神经质”:“我每次一出去,都要左顾右盼,看有没有私生。坐车的时候,就算没人跟,我也会下意识想去看后面到底有没有车。进电梯也会特别谨慎。”

  M则称:“感觉走哪儿都不能安心吧。我坐飞机一定要坐靠窗位,这样在飞机上看手机,可以对着机壁那侧偷偷看。座位前后都是跟机上来的人,不靠墙,我就会很没安全感。有时候特累,会在飞机上睡觉,但睡觉时都有点害怕。”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丁程鑫,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每当有私生事件爆出来,也会有粉丝斥责艺人公司保护不力,应该加强安保。K的工作人员小陈无奈道:“我们再多安保,也只能让那些私生不要近艺人的身,可是我们管不到他们拍他,管不到他们跟他。”

  好几次,K有秘密行程或结束工作回家,小陈和同事们都仿佛化身谍战策划,变装、中途换车、租两辆车行使调虎离山之计……所有甩私生的方法都用过了,但小陈也坦言:“跟工作相关的,我们还能接送艺人,但艺人有私人行程,我们不可能天天雇安保护送,在那个过程,就可能会被私生跟上,知道艺人住哪、朋友住哪儿之后,他们就会经常在家门口蹲着,甚至安装监控。”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李现、王一博、吴宣仪等艺人,都曾在微博上向私生公开喊话

  “考不考虑搬走?什么时候搬?”

  私生不仅仅对艺人本人造成困扰,也在公共层面带来各种隐患和问题。

  小陈回忆,“有几次我们已经沟通好线下活动了,但有些私生进不去,他们就找一些不正规途径、或在不开放的彩排时间段硬闯;带着黄牛大闹外场的情况也有。还有的人因为自己进不来,就会一直打电话报警说这儿有人非法聚集。这样不仅扰乱了我们的正常活动秩序,也让艺人无端成了公安警方重点关注对象。据我所知,我们已经上了一些地方的‘黑名单’,直接拒绝让我们再去办活动了。”

  由于私生偷拍,造成艺人物料过早外泄的情况时有发生,最终惹怒合作、品牌方高层,降低艺人信誉度。

  还有更大的社会影响。前段时间,因为几十名私生蹲守在某艺人居住的小区,大声喧哗,导致邻居苦不堪言。多次协商未果,私生和居民一度发生冲突,不得不报警处理。这件事在网上迅速发酵。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截图自微博

  小陈看到了那则新闻,“K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啊。公司帮他在北京租房,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机场回家就被跟了。知道他住哪儿的人越来越多,有黄牛也在卖地址。有一次私生聚集实在太过分,可能业主投诉了,警察就联系艺人和我们了……”

  物业曾几次委婉问小陈:考不考虑搬走?什么时候搬?“K不是没搬过啊,但过几天,就又被跟了,”小陈直言,“你不能指望我们一直靠搬家来解决问题。”有时候,团队小心再小心,但发现私生怎样都甩不掉的时候,一搜保姆车,两三个追踪器紧贴车尾,“无孔不入。”

  提到跟车,又是件让小陈心有余悸的事。他们也经常会被几辆私生的车在后面跟着,给艺人开车的师傅就得想办法甩掉他们,私生追得紧,师傅开得快,这对于行车驾驶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王一博微博透露自己的车被装了追踪器,其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也发过严正声明

  M的助理小张最苦恼的则是机场出行。由于私生会擅自查票、给艺人改票、值机,并围堵机场,前段时间,小张在飞机起飞前一个半小时才订票。原以为私生赶不及,孰料,从进机场前订票,到去柜台办理值机的几分钟内,小张被机场工作人员通知:你订的票已经被别人值机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也是私生的手段。先把我们的座位锁了,他们就可以在我们周围买票了。所以不论你早买还是晚买票,最多就是在现场私生人数上略有不同,并不能真的甩掉他们。”

  几次机场无秩序拥堵后,警方联系到了M团队,要求报备出行……

  “有时候看到私生密不透风挤在那,我真的后怕,如果发生踩踏事件,是谁的责任呢?艺人是可以走VIP,但这样并不会解决太大问题,因为跟着上飞机的人没有减少啊!还是治标不治本。”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宋亚轩,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为什么追私:我们拥有独家记忆

  娱理工作室试图与私生交流,但没有一个人回应。

  有资深站姐向我们透露,有的时候,部分站姐和私生之间的界限会有些模糊。“站姐追求独家图,就容易追私。有其他站子在某些地方出到图了,你总卡着那零星几个公开线下活动,一段时间后,你就没竞争优势了,粉圈也不会太关注你的站子了。”

  这位站姐自认算有分寸,但她承认自己也蹲过几次爱豆宿舍,跟过一两次车,随爱豆回酒店:“我知道爱豆不太喜欢这样。我能保证的是,我不会做更过分的事,比如敲门、改机票、查联系方式之类。但在楼下等……一是我觉得我没有明显‘伤害’或骚扰他,也有其他的粉丝都在,二是站子确实需要出点上下班图了。”

  还有认识私生的站姐向我们侧面描述着真正私生的生活——私生会在Ta喜欢的爱豆同小区租房子,长期定期“监视”,随爱豆开工收工。“她倒也不会上去跟偶像说话,但就每天跟着他,自己工作都不做了。我们因为都喜欢一个人,所以有个小群,一开始她还会发一些拍到的图和视频,讲一下当天的事,后来我们回应不多,慢慢她也不在那个小群里说话了。”

  “那你觉得她的追私心态是什么呢?”

  “说实话,我所知道的,包括听朋友说的,绝大部分的私生心态是,我比你们离偶像更近,我能看到很多你们看不到的事情。”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私生群体,普遍在十几岁到二十岁出头,比较年轻。站姐向我们解释,尤其在养成系领域,粉丝对爱豆的情感会更有羁绊:“大家都觉得‘孩子’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真的会把自己代入成他的‘妈妈’或‘亲人’。”在这种心理下,私生会格外多:“私生就想日常陪伴他们,来看看小孩放学了干什么,我来看看小孩每天过得好不好。”

  在某男团“下班”视频中,有几个女生一边对团员说“快睡觉,晚安”,一边转身跟车。“这还怎么晚安?”有团员轻声道。

  又因为养成系多是未成年人,没有威慑力和大明星距离感,部分初高中女生也会幻想自己和偶像有私联的可能。

  “我之前听说,有个同追一线的女生某段时间突然脱粉了,原因就是她发现每次去见爱豆时,她的爱豆好像总是在和她的一个私生小姐妹对视,她就吃醋了。确实我们也常看到粉圈流传,比如今天爱豆又跟我对视了,自己是不是比别人特殊一些?”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对视,在艺人这里,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

  M说:“有时候我真的受够(私生)了,就会直直地盯着他们,想让他们知道错了。但有的私生还真就也这样盯着我,我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K则表示:“有时候我看私生,其实是一种防备。因为她一直在我身边,我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我就会对视,表达我的抗拒和警惕。”

  K试图站在私生立场去揣测其行为:“有的人可能是想通过长期在我眼前晃,让我眼熟她?或者跟我多说话,陪我回家,在她看来是浪漫的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确实记住了一些人,但那都是极其不好的印象。”

  而私生的一些“以爱为名”的解释,在艺人看来也无法接受。

  某站姐透露,在粉圈内部,有的私生会在他们每天所见所感的基础上,通过路透只言片语来“帮偶像圈粉”。比如,写几段文案类似“弟弟今天戴了顶什么样的帽子,很可爱”,“某某今天又差点迷路了,呆呆的,笑死”……也总有粉丝吃这一套,甚至觉得这些细节能让他们多了解“真实的偶像”几分。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另外,虽然非公开场合拍摄的内容不能明目张胆地流传,但私生在微信内部小群,或在短视频平台上发个视频,能收获的点赞数和追捧之声也不少,这对私生来说也是种成就感。

  “我私下都不化妆,回个家也就戴帽子戴口罩只露眼睛,私生拍出来的照片又能好看到哪儿去?能为我圈什么粉?”K表达了不解。

  我们问艺人:“你觉得她们是真的喜欢你吗?”

  “我觉得也是喜欢的吧,但是这个喜欢已经变得很畸形了,”K补充,“也不排除与其说她喜欢我,其实她更享受那个状态,通过追星去满足她那个‘自我’世界。”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严浩翔,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愈加猖狂的私生产业

  很明显的是,私生这个在过去隐藏在暗处、数量不多的群体,这几年开始变得更加猖獗。

  “需求”甚至带来“商机”。娱理工作室调查了解,像私生聚集的大型经纪公司周围,黄牛包车产业发达,包车一天追爱豆在600元左右。因为大量私生聚集居民区,也给周遭民宿带来生意,所以当私生和居民发生冲突时,民宿经营者也站在私生一边。

  前段时间某节目中,Justin黄明昊劝说私生不要影响节目组拍摄,有私生当着镜头直怼Justin:“别人都能拍,就你能不能拍?”甚至愤怒表达“你不让我跟拍,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再之前,范丞丞抵制私生后,也是遭到私生当面大骂:“糊成什么样不知道吗?”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黄明昊在节目拍摄过程中遇到的私生

  在M看来,私生愈发嚣张的行为是由一次次试探累计形成的。“就像两个人人际交往一样,我先占了一点小便宜,你一句话不说,OK,那我知道了,这个便宜我以后可以多占。我觉得私生的心理应该也是这样的。他们很远地拍,我没说,那我再近一点,我容忍。那下次他们是不是就可以离你的生活更近了?”M承认,自己是一个当着私生面不愿多说的人。

  小张明白艺人不出声的顾虑:“那帮人一直拿着手机在拍摄,如果M表现出很凶或者怼私生,就都会被拍进去,再剪辑发到网上,那事情会闹更大。

  更令艺人及工作人员担忧的是,私生会在网络上散发各式传言。

  私生编料手段非常“高超”,他们会通过裁剪艺人和几位素人朋友吃饭的照片,编成艺人和某女单独吃饭,曝其有恋情;更有甚者,会模仿艺人的语气早早建情侣小号,发些定位和隐晦暧昧的内容,在某个“被得罪”的时机,放料带粉圈节奏。

  “可怕的是,有一些被追捧的粉圈大粉本身就是私生,他们一煽风点火,很多年纪小的粉丝很容易被带跑偏。”小张就遇到过一名艺人,因为在面对私生时常年黑脸,所以被私生们疯狂编料,以至于很多粉丝或路人对其都存有误解。

  也不是没有强硬反击的艺人,鹿晗、黄子韬,包括接受我们采访的K私下都曾激烈“警告”过私生。但K表示:“当时是有一点点用,但那个有效性可能就是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

  除此之外,小张也矛盾表示:“作为工作人员,我们当然要更强势地隔绝私生无理行为,维护艺人。但之前,我们和私生有过当面对峙之后,他们竟然也开始在网上散布工作人员假料,攻击辱骂,一些粉丝也就跟着信了,造成挺负面影响。几次造谣之后,我们团队有的小伙伴也‘不愿’多管了,其实我也能理解,人家也是在保护自己。但怎么说,这也让私生得逞了。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鹿晗工作室发布的鹿晗与追车私生、黄牛之间的事件原委

  走法律途径,不可行吗?

  小陈透露,在国外,解决私生的方式相对有效一些:“你一打电话说有人跟你,警察就会过来,给那些人(私生)做登记之类,很多人也就散了。”此前,韩国私生被判刑事件也为大众热议,根据“违反通信网利用及信息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条则,那两名更改偶像同航班机票的私生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和社会服务。

  那么在国内,私生就不能依法处理了吗?

  前几日,又传出某艺人的私生冲入机场廊桥,造成拥堵,导致飞机延误的新闻,娱理工作室就此状况咨询了资深律师。律师回复:“从法律规定上来说,如果那些人严重扰乱了交通枢纽和交通工具的公共秩序,不管是机场工作人员还是乘客其实都可以报警解决的。”而通过非常手段获得艺人信息,帮艺人改机票、买机票;跟车以及跟踪艺人回家,在艺人车上安装跟踪器;在未经允许前提下,以牟利为目的倒卖艺人各种通讯方式、信息……也都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做处理。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

  截图自微博,时代少年团机场被私生跟拍

  但律师坦言:在国内,对一些情况的立案确实比较难。小张就曾遭遇过,“明明我们都知道有哪几个眼熟的私生跟着我们了,我们也尝试过沟通警察来协商。因为警察要求‘证据充分’,这时候私生们就会说,‘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是在跟你们?’”

  律师也提出:“如果能够重点处罚一批私生的话,是能杀杀这些不良风气,但真的动用刑事手段,就算最终不会实刑坐牢,缓刑也是前科,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他们这辈子就‘毁’了。”

  也有出于这样考虑的层面,几位工作人员也向娱理工作室表示:“很多私生都是年轻女孩子,谁也不想真的做那么绝。说到底,大家还是得靠自觉。”

  结语

  在时代少年团的视频中,丁程鑫提及:“我觉得不管它有没有用,我都得说(不欢迎私生行为)。因为这是让我告诉大家,我是这样的一个态度,这样,如果日后我再遇到这样的情况(私生),我还可以说。如果我前面一直都不说,就等于默认你可以跟着我。”

逼仄偶像生活:被跟踪的人生、甩不掉的私生丁程鑫,截图自时代少年团短片

  贺峻霖则称:“希望各位不要一边嘴上说着抵制,然后一边又‘今天穿这套衣服有点帅哦,哦,今天这个脸又怎么怎么样的’,做一件事情就做得坚决一点。

  我们问艺人:“如果以后真的没有私生跟着了,你会觉得自己糊了吗?

  M表示:“我觉得艺人出不出圈,有没有价值,还是看作品立不立得住吧。真的要说人气高低,应该在于舞台下有多少人看我,而不是家门口有多少人等着我。

  K回答:“那我会觉得大家更爱我了,因为他们的爱用对了方式。

  “那你们心中和粉丝最理想关系,是怎样的?

  “就是台上跟台下的关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时代少年团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