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明日高校最终章:那些“抓马”的问题得到答案了吗?

明日高校最终章:那些“抓马”的问题得到答案了吗?
2020年09月13日 21:56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93100285票,恭喜气运联盟获得《明日之子乐团季》最强厂牌乐团!”9月12日22:46分,随着何炅公布最后一位票数,“明日之子毕业大考”成绩揭晓,限定于2020年夏天的“明日高校”正式闭校。

  从7月11日播出学员“入学考”至今两月有余,打着“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Slogan的《明日之子乐团季》吸引了众人炙热关注。据官方数据显示,该节目在豆瓣最高评分达8.7分,知乎最高评分9.1分。截至最后一期播出前,共斩获全网热搜累计近800个,节目播放量累计冲破22.8亿。

  热搜#明日之子总决赛#

  相较于大多纪律鲜明、始终行进在较为合规轨道中的选秀节目,《明日之子乐团季》的炙热则掺了几分另类色彩。不少人调侃它是“抓马“季。拆解词意,热血、冲撞、失控、逃离……诸多混乱之况混杂在今年节目中。而搅动节目激烈情绪,牵动观众起伏情感的,无疑是那36位新鲜的“高校”学员。

  毕业了

  距离大考直播还有36分钟,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录影棚里欢呼声、喊叫声此起彼伏。高台上,数十位身着白色衬衫式校服,黑色长裤的男生依次落座。他们是在过去两月中暂别“明日高校”的学员,这一晚,他们再度汇聚,来参加属于他们的毕业典礼。

  在和他们对称相望的另一侧,有十五把空椅。那是为过关斩将,获得了终极“毕业大考”资格的气运联盟、水果星球、午睡留声机三支乐团准备的。再过一会儿,他们将用三个多小时的“考试”时间,向“最强厂牌”发起冲击。

  午睡留声机乐团与吴彤的合作舞台

  “每当DISCO音乐声响起/假装我们还是在一起”……水果星球主唱杨润泽玩世不恭的声音从舞台传了出来,在《别问我什么是迪斯科》的旋律中,他拽拽地牵起了助唱前辈张蔷的手,用一串飙升的高音彰显着属于20岁小男生的激情魅力。

  惊喜才刚开始——在紧接着的气运联盟、午睡留声机表演中,“草原王子”哈拉木吉放下了他标志性的马头琴,挎起贝斯,随着廖俊涛原创的摇滚《朋友听我说》忘情摇摆起来;鼓手胡宇桐把他在“入学考”时震惊四座的自制酷炫电子鼓搬回了台上,但这次,他不用再准备一篇复杂PPT和大家多做舞台阐释。他的身边多了四位气运联盟伙伴,他们和他一起用音乐讲故事。

  气运联盟表演舞台

  这是一场太热闹的毕业式。午睡留声机在一首《I Will Miss You》中,五位团员彻底“放飞自我”,比起表演得严丝合缝,音乐玩得尽兴对他们来说更重要。惦念Rapper担当的沈钲博得到了RAP展示机会;刘炀再现必杀技——螺丝刀扫吉他;而常在舞台上表现深沉一面的廖俊涛正忙着满场飞地和兄弟们打招呼。

  这也是一场圆满的毕业式。曾一度想以流局方式提前在“明日高校”结业的闫永强此刻站在水果星球队内,语气真挚:“这个乐团和我想象得不一样,比我想象得更好。”也曾提出过要从气运联盟退团的李润祺立在舞台最中心,和气运联盟队友共同接过了代表“最强厂牌”的奖杯。因为某段时间情绪状态不稳,险被退赛的张旸,弹唱着和《快乐的水果人》《我们都是快乐的牛羊》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夏日旅行家》,脸上的笑容从未褪去。

  水果星球表演舞台

  更动情的画面出现在“明日高校”36名学员全部集结,齐唱毕业歌《正解》时候——在“曾并肩看过星星啊/也追逐过你的背影啊”吟唱中,时光倒回。曾用音乐为大家带来过感动、快乐的三人乐团太空餐厅、彩虹小马达、野蛮兔子,四人乐团热带低压、自由时光一一重现。学员们意气风发,一如几个月前初见那天,任胤蓬、张嘉元、田鸿杰、泰乐四个素人男大学生快快乐乐走进教室,Rapper赵珂带着一丝玩味笑容地坐在课桌旁……而那时的“他们”,还只是“他”。

  如果他们不曾相遇

  2020年初春,胡宇桐从老家回到北京。疫情影响,身为专职鼓手的他没什么演出活动,漫漫长日,他还焊接出了一套足以“唬人”的电子鼓,技术精密、成品酷炫。在外人看来或属打发时间的日子里,胡宇桐内心梦想炙热:2020年,他想开一场自己乐队的演唱会。

  19岁的田鸿杰是星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大一新生。这位看起来斯文乖巧的男生在一年多前做了个疯狂决定,突然从文化生转为了音乐生。但在音乐学院的学习刚展开3个月,也是疫情原因,他停课在家。

  13岁就出来闯荡社会的李润祺,组过乐队,也曾为《功夫瑜伽》《火星研究院》等歌曲合音,给《恶魔少爷被吻我2》等网剧创作音乐。今年1月,19岁的李润祺拿到了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赴外深造本是他该走的路。

  从迷笛音乐学校毕业后,贝斯手小智成为了乐队圈里的一员,平时跑跑演出、音乐节。去年,他以乐手身份参加了另一档乐队节目,却没有在节目里组成一支完满的乐队。

  《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学员们

  组乐队的梦想,从杨润泽小学时期就有了。因为喜欢林肯公园、AC/DC,高中开始,他自学吉他,也在大学时期终于成为了一支校园乐队里的一员。但按他的话,大家没有一场演出是成功的,“就经常‘翻车’啊。”

  闫永强8岁就开始学习唢呐,考大学时,他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了上海音乐学院。虽然学霸身份被公认,但也不是人人都理解闫永强所学习的乐器,甚至,常有刺耳言论传来:唢呐就是“赶客”的啊。

  而21岁,来自草原的哈拉木吉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名学霸。作为中央民族大学建校史上唯一一位呼麦专业学生,他直言自己“挺寂寞的”。

  《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学员们

  左脸上的胎记,是让沈钲博自小自卑、叛逆的原因。他喜欢逃跑,常离家出走。18岁,正是叛逆年纪,对于音乐,“父母越不让我学,我越想学。”

  26岁的廖俊涛已经小有名气了。三年前,他参加了第一季《明日之子》,也是当年的大热选手。但在九大厂牌争夺战中为了友谊,主动选择另一位人气更高选手进行PK,廖俊涛最终败北,止步十一强。这几年,廖俊涛的事业并没那么顺利,他对自己的状态也不满意——他试图突破。

  鞠翼铭对自己青春期的评价是“傻”。长期在鼓校学习的他过着不谙世事的简单生活。他没有交往两年以上的铁哥们儿,为了把架子鼓学精、学透,他没有时间去维系一段友谊。

  ……

  分居在全国各地的36位男生,他们的人生本是平行线,他们的未来也是四散开的。但一切从每个独立的“他”收到一纸“明日高校”通知书开始变得不一样,“魔幻”又“热血”的故事在这个夏天展开了。

  《明日之子乐团季》学员合影

  在一起的N种方式

  这个热血而魔幻的“高校”,任何事情都会发生,乐团们的故事不但给这档综N代节目注入了鲜活的魅力,更奠定了他们与众不同的气质。从没有碰过这么多“出人意料”,但那又都是青春的方式。

  气运联盟,它的组团关键词是“缘分”。意气风发的六星鼓手胡宇桐在“入学考”当天意外经历两次邀约被拒,陷流局危机。关键时刻,坐在人群中的田鸿杰小声说了一句:“胡宇桐,我想和你一组。”尽管小熊不在胡宇桐的初选名单里,但一句“试试吧”,奠定了气运联盟的最初阵容。

  胡宇桐、田鸿杰

  第一场双人成队的表演,因发挥不算理想,胡宇桐、田鸿杰面临被拆队危险,但欧阳娜娜本来仅示鼓励作用的5分加权,反而成了扭转票数的关键,维系住了气运联盟阵容的缘分。

  选择第三人阵容时,擅原创、懂制作的李润祺成了多支乐团积极争取的“红人”,但因为初舞台对胡宇桐的表演有好感,小李决定拒绝之前所有邀约,只为赌一赌靠后才有机会选人的胡宇桐会不会也心仪自己?而结果是,小李赌赢了这局。

  主唱兼吉他手马哲加入,只因胡宇桐无意发现马哲的歌单和自己高度重合,“我认为共同喜好比技术重要”。而最后一位成员,Rapper赵珂的加入,更是气运联盟前四人“转瓶子”转出来的。

  气运联盟乐团与郑钧的合作舞台

  在午睡留声机自一人到五人的组团故事中,“逃”是他们的关键词。“午睡”的初创人沈钲博因为面部胎记原因,之前就算是生活中的一位逃避者,在“明日高校”,唱着《Creep》的他遇到了从第一季《明日之子》“淘汰”而来的廖俊涛,他们的集结,注定了午睡“异样”色调。

  而第四位入团的鼓手鞠翼铭,是节目里出了名的“逃跑大王”。最后加入“午睡”的哈拉木吉,也曾明显展现“逃离节目组”的念头,甚至行李都收拾好了大半。但最终,这些各有叛逆心思的男生,都没有逃脱这支名为午睡留声机的乐团。“逃”成为他们释放内心的方式,“留”却是他们携手向前的一致选择。

  午睡留声机表演舞台

  “快乐”则是水果星球的底色。

  张旸的出现是快乐的,他很会用水果来形容人的性格。而他带着他的“水果定义”,给“入学考”现场也带来了一抹清新之色。

  因为有相似的“手癖”,他在“入学”当天就看上了贝斯手小智。面对小智起初的拒绝,张旸抓起喇叭勇敢开麦:“如果一次不行,那我就选两次。” 

  因为看中杨润泽酷、拽,又浑然天成的舞台表现力,张旸、小智决定拢来这位弟弟当他们的主唱。在他们发出邀约时,杨润泽其实是不快乐的。之前校内考核中,由于不会编曲,参与幕后工作过少,身为团队F man的杨润泽受到了质疑。这对于秉持“做乐队就是好玩”的他来说无疑是打击。但加入水果星球后,张旸、小智特地在新舞台选曲杨润泽所擅长和喜欢的Funk作品,一首《Uptown Funk》让“哭包”重拾快乐。

  张旸、杨润泽

  他们尊重已在上个乐团完成主唱心愿的王舜禾,按其意愿让他尽情打鼓;在闫永强遭遇多次拆队已然心灰意冷,并且对自己擅长的唢呐的融合性产生怀疑时,又是张旸、小智一句“没有你,我们也行,但有了你,我们就是唯一”打动了他,他和水果星球又快乐玩上了几把,也找到了自己和唢呐在一支乐团中最合适的位置。

  节目里,有“柚子爸爸(注:柚子是张旸的别号)”、“小智妈妈”一说。他们的“快乐家庭式组团方式”,也为不少学员所羡。

  水果星球表演舞台

  相识容易相处难

  尽管“明日高校”的学员都有音乐底子,但在节目之前真正组过乐团的人寥寥。多是第一次进行长达几个月的团体作业,又高曝光于大众面前,接受评判。不少问题接踵而至。

  譬如“人气和实力不匹配”的质疑,长期包裹着气运联盟。不少人因气联自带美妙缘分色彩而喜欢他们,但气运联盟确实少了几分理性配备上的“合理性”,被形容是“一个鼓手和他的合唱团”。

  但“我们”的意义是什么?即直面问题,彼此眷顾相持。无论是胡宇桐开始反省自己“只注意效率性,没有注意(团员感受)的舒适性”,还是胡宇桐、李润祺用心指导田鸿杰演唱,抑或马哲为团体考虑,主动学习贝斯完整乐团的低音区域,田鸿杰开始练习合成器,李润祺也因伙伴情谊放弃了部分自我坚持……所有问题,必须一步步解决。而气运联盟在“别扭”地成长中也逐渐理顺了乐团要走的路。

  气运联盟

  在五人顶住节目组选曲压力作出的原创《气运联盟》中,他们写到:该过去的都过去了。如今,乐团直言不会再纠结人气问题,而人气已化成了他们前行的动力。

  至于被反复问及多次的:气运联盟是不是一个理想配置?胡宇桐直言,自己理想中的乐团(样貌)经常会变,但只要“这辆车”能一直一起向前开,就是好车。

  眼下,斩获“最强厂牌”的气运联盟正全力加速中。

  胡宇桐

  又如,在看似最Peace的水果星球快乐氛围下,自由其实也要建立在一定秩序中。虽然“柚爸智妈”很顺着杨润泽,但录节目闲暇之时,张旸会主动教杨润泽吉他,提高其专业能力。而在小智他们温柔又明确的攻势下,不想写歌的杨润泽也触及了歌词创作。

  自由也依托在“牺牲”之上。起初,张旸的作品有很鲜明的个人风格,而几次上交个人风格明显作品后,节目组从团队音乐角度提出了建议。未料,讨论逐渐转变成了争吵。几番声嘶力竭后,张旸或将面临退赛。此时,是平日备受其照顾的杨润泽跑去和节目组交涉,集体决策保住了“柚爸”。而经此一事, 张旸也反思自己:所谓好的乐团,是1+1+1=1。每一个1,他们都是要去削减自己的光芒,然后去把自己的某些部分交付给自己信任的人。

  “牺牲”的同样有小智。来节目前,他多在追求音乐兴趣上的自由,但开始组队后,他可以为了团员意愿,而接纳不在自己第一顺位的新成员,也可以为了“大家开心”,而放低自己执念,去把团员更擅长的音乐做好。对于在节目里组团,小智有了新的感悟:“它像是音乐路上的一个节点。我在这里认识许多伙伴,出了节目后我们一起去音乐节,继续玩各种风格。在音乐上,我更自由了。”

  水果星球

  再见,再见

  “下班了,下班了!”杨润泽在“毕业大考”表演前试音时调皮地重复着这句话,繁重的“高校”课业让他觉得挺累的,他很想赶快回家彻底睡上一大觉。胡宇桐则在带着气运联盟拿稳“最强厂牌乐团”奖杯后,仰躺在了舞台地上。他终于彻底放松了。而这种由“结业”而生的即时幸福,洋溢在每一位学员脸上。

  当晚庆功宴上,几位“校方(腾讯平台、节目组、哇唧唧哇公司)代表”发言致辞,大家终于可以用轻松的语气感叹这群“不受控”的家伙们。男生们则用他们特有大剌剌的起哄方式表现和解,表达感激。

  有的学员,来酒店时就提了行李箱,吃过饭,连夜回家,或自此回归普通生活。但更多人,既已展露于人前,他们想要的,或身后一些力量推动他们的,便是要继续向前冲,往上走。

  以走到最后的气运联盟、午睡留声机、水果星球三支乐团来讲,于情,他们磨合出了相契的伙伴,也拥有了不少支持者;在现实层面,9月12日过后,他们也将正式以哇唧唧哇签约艺人身份活动。如何成为行业里有存在感、能打的“新生代偶像乐团”,是三支乐团团员将长期、持续钻研的功课;而如何运营好几支内娱圈以往鲜见的,尤其还是分别极具个性的“偶像乐团”,也是对哇唧唧哇的考验。

  结合前三季《明日之子》签约选手发展观察,在娱理工作室看来,正如毛不易、蔡维泽所讲,《明日之子》本就是档重视音乐性的节目,由该节目层层筛选,最终突出重围的几位,均具有一定音乐水准和特别的音乐品味,亦是对音乐舞台有执念的人。在此基础之上,哇唧唧哇也是一家重视推出音乐作品的公司,无论是毛不易两张正式民谣性专辑,还是蔡维泽和他的“傻子与白痴”乐团诉少年深沉“梦语”的《夜长梦少》,都极量体裁衣。此外,依附公司音乐资源,其巡演、打歌等围绕音乐展开的外围活动也不在少数。

  《明日之子》前三季最强厂牌毛不易、蔡维泽、张钰琪与TYZ乐队的开场秀舞台

  而作为目前人气已然很高的乐团,除常规音乐人所涉工作外,公司定也会引用偶像打造的路子。譬如,依附腾讯旗下平台,可为各乐团和单独团员接洽适合的综艺资源,保持曝光度之余,将团员性格做更全面展现,也有利于更多人去了解、Pick他们。事实上,据娱理工作室所知,除了“最强厂牌”气运联盟已公开的三场活动外,目前已有几档还不错的综艺向相关乐团抛出橄榄枝,有影视圈人士也对某些团员表示出了兴趣。而一些OST、演出、专属曲计划也陆续放进了日程。

  诚然,仍会有人对这几支由综艺节目选出的,具有行业实验性质的乐团存质疑态度。但无论如何,通过《明日之子乐团季》,团员们已完成了做乐团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部分——选伙伴,以及去了解,乐团到底是什么?尽管过程中确实会不成熟,有冲动……但也都是组团必经之路。

  如今,属于每一支乐团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而不易预期的团,完成了这个夏天真正的不被定义,反而有着无限可能的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气运联盟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