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全员be大结局后,《亲爱的自己》编剧告诉我们为什么反套路

全员be大结局后,《亲爱的自己》编剧告诉我们为什么反套路
2020年10月14日 21:57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两天前,由刘诗诗、朱一龙领衔主演的《亲爱的自己》收官,#全员be#登上热搜高位,#亲爱的自己编剧#也成为观众热议的对象。

  这部剧可谓反套路,不仅没有大团圆结局,女一号没有和男一号在一起,男一号还和特别出演最后走到了一起,剧情走向出乎观众的意料。

  刘诗诗和朱一龙角色的人设、两人的感情线、独立女性的塑造、全员be的结局是《亲爱的自己》的几大话题点,在全片收官后,编剧苏晓苑向娱理工作室一一解答了观众们对于剧情的疑问。

  人设

  娱理:在创作李思雨这个人物的时候,您对她的情感是怎样的?

  苏晓苑:这是我最爱的一个人物。我最爱的理由是她的善良和勇敢,可能大家感受到了她身上有问题,她脾气急躁冲动,然后因为她的善良和冲动造成了她又有轻信他人的那一面,就是谁对她好,她就会对谁加倍得好。其实这些东西在今天可能有些观众觉得她有点傻、不合时宜,我反而觉得这是她在面对生活困境以及成长过程中最可贵的品质。 

  在剧本讨论的过程中,我们主创团队专门探讨过一个话题就是说在善良与正确之间,你只能选一样的时候,你选什么?我觉得可能有些朋友会选正确,这样在现实遭遇中避免让自己吃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傻,但是我个人的观点,我可能还是愿意选善良。

  所以我把这个特质给予了李思雨,不管她有多大的毛病,不管她的脾气和直接多么让身边的人不喜欢,但是她一直是心底充满善意和本真的女孩,也是勇敢表达的女孩。这个勇敢甚至在于她愿意去面对去承担因为善良本真所造成所有对自己的伤害。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

  娱理:很多观众觉得李思雨有个矛盾点,她一个高风险投资爱好者,但是她在职场上可能因为善良,所以天真,有点职场小白的感觉,大家就觉得她的创业是不可能成功的。

  苏晓苑:我觉得,在现实生活里这两者并不矛盾,善良是一个人的品性;而风险好恶是基于商业社会认知层面的行为习惯,这是两个不同的范畴。李思雨是失败过的,在做来电了的时候就失败了,但是这种失败我觉得不是因为善良而失败,而是因为她自己对自己的判断,对市场经验的判断,在一开始就摇摆,在中间又发生了自己临时掉头,然后导致了失败,这种失败其实是一种商业模式和创业经验和眼光上的失败。

  李思雨后来做独步电池成功了,这种成功其实我个人觉得除了她之前在电池行业中积累的经验让她敏锐的意识到核心科技的重要性,同时也是因为她的品性善良和坚持的勇气,所以高正道选了她做合作伙伴,而没有选王子茹,这也就是常常说的小胜靠智,大胜靠德。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

  娱理:李思雨在创业的时候,要陈一鸣辞职、卖房,相当于赔上全副身家去陪她创业,感觉李思雨没有那么爱陈一鸣,您为什么做了这个设定?

  苏晓苑:我觉得这个恰好也是李思雨需要克服和学会成长的地方,在我写那段的时候,我自己的体会是她真没把陈一鸣当外人,当的是自己最亲的人,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很多时候我们对自己最爱最在乎最亲的人,反而不会有任何顾虑和掩饰,甚至有一点肆无忌惮。

  就像陈一鸣在打算回老家的时候提出让李思雨和他一起回乡一样,所以思雨在这个时候也提出了你陪我一起创业。而且我相信如果他们俩的关系反过来,那个时候是陈一鸣要创业,思雨也一定会毫不犹豫一口答应的。

  其实他们俩最可惜的一点也在于此,其实内心深处他们俩早已经认同了彼此是自己一生的伴侣,当我们在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时候,我们觉得有很多理所当然的东西,有很多不需要过多解释的东西,我们在理直气壮地提要求的时候,其实是没有认真考虑对方,这恰恰是真实生活里相爱的人之间容易出问题的地方。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朱一龙饰演陈一鸣

  娱理:在和丁黑导演聊戏的时候,他对李思雨这个人物有怎样的调整?

  苏晓苑:作为一个女性编剧,我会下意识的把李思雨往大女主的方向去走,走着走着就给了她很多光环,觉不自觉的把女主变成十项全能,哪儿都对哪儿都好,但是导演一直在提醒我,我们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生活剧的创作,李思雨是一个现实当中应该存在的人物,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她必须沿着生活的逻辑去行动。而不能用写传奇剧的逻辑去思考这个人物,你一定要回到生活中塑造这个人物。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

  感情线

  娱理:李思雨这个角色可能过于有锋芒,就显得陈一鸣这个角色有点工具人的感觉了,您当时写剧本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以女性角色为中心来创造人物的?

  苏晓苑:陈一鸣这条线虽然看上去戏份没有李思雨那么多,但这个人物真是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去塑造他。而且丁导之前接受采访时也说过,这部剧不是一个偶像剧,而是生活剧,陈一鸣是一个我觉得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能遇到的一个很好的男生的形象,他也有他的问题,或者我觉得也不叫他的问题,他遇到合适的人,他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但是遇到李思雨,他们俩就像在彼此都学着成长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两个不配合的齿轮一样,然后就会发生各种问题了。

  《亲爱的自己》剧照,朱一龙饰演陈一鸣

  娱理:您刚才说了他俩认定彼此是一生的伴侣,后期的剧情是陈一鸣爱上了王子茹,把男一和特别出演写成一对,还是蛮出乎观众意料的。为什么陈一鸣会爱上王子茹?

  苏晓苑:李思雨有一句台词“就算换来了真心,也会被生活的压力磨得千疮百孔”。他们在相爱的时候都很真,所以认定彼此是一生的伴侣。但是现实生活是复杂的,并不是造梦的,当生活发生变化的时候,情感发生变化也是可能的。此外,王子茹在她的能力范围内,也对陈一鸣付出了真心,她是一个很聪明又知道怎么跟人打交道的人,特别是对亲近的人,对我爱的人,我想要撩拨的人,我应该用什么手段,她精准地给了陈一鸣很多李思雨忽略的东西。从外在来看,我们会觉得这样的女性很完美,但是往往她的背后会有人为策略的表现存在。现实生活中当你觉得你跟一个人相处起来特别舒服,完全没有一点问题的时候,有可能后面是有假的东西存在。 

  我对王子茹的感情很复杂,我很喜欢她,但有的时候我又为她感觉悲哀,我喜欢她是因为她真的很聪明,她在用一种很聪明很正确的方式去得到她想要的东西。而且她也得到了,但她也注定也会失去一些人生中值得珍惜的东西。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

  娱理:大结局陈一鸣选择和王子茹共同面对,观众觉得他在面对李思雨和王子茹的时候仿佛是两个人,他跟王子茹的时候都是能有商有量,但是他跟李思雨就经常争吵,包括陈一鸣在李思雨面前,他的大包大揽和自尊心是更强的,到了王子茹面前这一点就变弱。为什么这个男人对这两个女人是完全不同的对待方式?

  苏晓苑:跟导演在创作中也讨论过,其实陈一鸣和李思雨他们俩在相处的时候,思雨的很多问题是非常明显的,跟思雨分手,他内心深处是非常遗憾的,他也在检讨和反省到底是哪出了问题,所以他在和王子茹相处的时候,他在刻意收敛,在刻意妥协,在寻求一种可能让对方更能接受的方式,这当中当然也有王子茹的相处技巧在里边。所以大家看到的是陈一鸣好像变成两个人,其实这也正是陈一鸣刻意在改变一些东西。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某个人身上留下了太多成长中的遗憾,然后得到教训和经验,不得不学会了成长,然后我们回馈到了下一个人身上。

  《亲爱的自己》剧照,朱一龙饰演陈一鸣,车晓饰演王子茹

  独立女性

  娱理:看了这部剧的观众也在讨论独立女性的塑造,您所理解的独立女性是什么样的?您想创造一个怎样的独立女性角色?

  苏晓苑:我觉得她们离开了任何人都能活,李思雨的那句台词,而且这种离开了任何人都能活,不仅仅是在经济上,同时也在精神上。在感情上,离开了任何人她都是一个独立的一个完整的生命存在,而且她们不会为了其他的任何人去改变自己的信仰,改变自己的理想。 

  娱理:戏中您把李思雨塑造成了一个独立女性,但是我们发现她会有大闹办公室的行为,观众会觉得不太符合她的职场定位,为什么要出现这场戏?

  苏晓苑:其实一些观众觉得思雨不爱陈一鸣,其实当时的思雨真正的是因为爱才受伤害才失控,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被陈一鸣背叛了,她觉得陈一鸣为什么你不懂我,而最应该懂我的人是你,而且她说过他们俩是朋友,是搭档,甚至是一起打拼的战友。其实也就是我们最初想表达的主题,我们真的是在爱着对方,但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懂得如何真的去理解对方,所以采用的方式往往是在伤害对方,甚至把对方越推越远,最后自己也非常痛苦甚至痛不欲生。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

  娱理:其实王子茹在一些观众看来,是一个真正的独立女性形象,职场上靠自己一步步打拼,但是她也俗套地陷入了感情纠葛,最后她被批捕,有点往反派的路上去走了,为什么要给她这样的命运?

  苏晓苑:王子茹这个人物的底色是什么?其实她自己有说过,对她来说钱就是一切,我觉得不能单纯地把王子茹说成一个反派,她也是我们生活里会出现的一个人物。她有她强大的地方,也有她弱小的地方或者局限性,她的聪明和才干决定了她可以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但是局限性在于她一定会失去一些她也很想要的东西,她骨子里没有的东西,她会很想要。

  这是一个悖论,因为你骨子里不具备,所以你很想要,然后你用你擅长的方式去拿,有可能你最终是失去。她确实是一个独立女性,但是她的独立和她做事情的方式不是一个范畴的问题。

  《亲爱的自己》剧照,朱一龙饰演陈一鸣,车晓饰演王子茹

  共情

  娱理:您在写剧本的过程中有没有想过要让观众怎么样去共情?很多让观众看得很爽的剧,配角可以很气人,但是主角的选择是符合大家内心的一个想法,但是思雨有些行为就会让观众觉得比较难跟她共情。

  苏晓苑:你问了一个特别好的问题,其实最简单的写法,比如在开场就是把袁慧中直接写成一个坏人,李思雨一路过关斩将把她战胜了,肯定也会是一个蛮爽的写法。但毕竟我们希望表达的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故事,人物和故事都是复杂且丰富的,我们不能简单去划分好人和坏人,包括我们的初衷是想写每一个活生生的人,写他们之间的困境和碰撞,写他们之间互相撕扯的痛苦,写他们内心在学会成长中的煎熬,以及他们到最后互相的那种理解、包容和温暖。但的确,一个有缺点的主角,或许会让观众在共情上,有所保留。所以你说的这个问题也是在以后的创作当中我会继续去思考去探索去寻求答案的一个问题。 

《亲爱的自己》截图,刘诗诗饰演的李思雨教育顾晓菱

  娱理:大结局全员be,上了热搜,为什么安排了这样的结局?

  苏晓苑:在故事的开篇,我是从这三个方面去区别三个女性角色——思雨想要的是事业,芝芝想要的是家庭的稳固,晓菱想要的是钱带来的安全感。

  到了大结局,思雨求仁得仁,她想要的东西她得到了,以思雨的状态,她也不太可能再去找陈一鸣,这对陈一鸣也不公平。芝芝从前的有些东西被打破了,真没有刻意去说她要单身,其实更多的还是从这个人物自己的成长上来看,走到这儿,她不太可能去接受苏立行,也不太可能在这个阶段接受刘洋。至于晓菱也是走到那了,就觉得她应该看明白一些事了,当安全感是由爱而不是金钱带来的,不应该还像过去那样,对金钱那么执着了。

  其实不能讲安排,我一直觉得故事中的人物,当你创造出来之后,当你越来越深入他们之后,其实发现有他们自己的轨迹,然后他们就各自朝着各自的人生路上去狂奔了。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阚清子饰演张芝芝,陈米麒饰演顾晓菱

  娱理:《亲爱的自己》已经收官了,您如何复盘您在这部剧的得失呢?

  苏晓苑:从我自己的角度,真的是我写了那么多年剧本收获最大的一个剧。因为我真的觉得我自己被打开了很多,在塑造人物上、在人物关系的架构上、在剧情的推进上。对编剧来讲,重要的是在这一次创作过程当中,你自己有什么提高,我觉得这真的对我来说是非常棒的一次体验。

  结语

  在创作剧本时,苏晓苑和身边的很多朋友进行了详谈,她发现,生活当中常常有那么多的痛苦和不满,但是大家每一个人都是好人、善良的人,不过是想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想把日子过得好一点,但是在追求自己的个性张扬和梦想的时候,却又总是在伤害最亲近的人。

  这成为她创作《亲爱的自己》的一个起点,从这个逻辑来看剧,观众对《亲爱的自己》的很多疑问也就有了答案。

  李思雨作为女一号,是一个不那么讨喜的角色,她不是那种开了挂的爽剧大女主,她有很多自己的缺点,《亲爱的自己》没有迎合现在的甜剧、爽剧趋势,而是让一个不够完美的女生当了主角,这种回归本真的创作是值得鼓励的。

  《亲爱的自己》剧照,刘诗诗饰演李思雨

  戏中的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弱点,每个人都在摔着跟头成长着,陈一鸣和李思雨分手后,开始反省自己,在下一段感情中调试出更适合与王子茹相处的方式。看剧的我们,往往想看到男女主角在历经艰难后最终走到一起的大团圆结局,但生活的真相往往是我们在失败后,把更好的自己给了下一个人,全员be,何尝不是一种真实。

  《亲爱的自己》努力在创作一个更贴近生活的故事,用还原真实的态度去讲述生活的困境与突围这种尝试本身值得肯定,我们的电视剧市场应该允许一些特别的故事存在。

  当然,《亲爱的自己》在某些方面也是存在争议的,如何在表达主题的同时让观众更能共情,如何在做到细节真实的同时让人物的人设更统一,这是《亲爱的自己》这部剧在拥抱自己时,有待加强之处,正如剧中所传达的那样,忠于自己,善待他人,才会成长。

  《亲爱的自己》剧照,朱一龙饰演陈一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