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独家调查:为什么编剧一直在维权?

独家调查:为什么编剧一直在维权?
2020年10月16日 23:5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又一起编剧维权事件在朋友圈发酵。

  「开戏」编剧工作室与上海懿合文化传媒因《其实我没那么喜欢你》的网剧剧本创作相关合约产生纠纷,工作室负责人白晶将事件原委通过公众号发布,追讨5万元已开发票但甲方未支付的稿费。

图源水印,「开戏」编剧工作室负责人白晶发布的维权信息相关

  近年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一年前李亚玲曾在微博曝光一组微信聊天记录,影视公司声称和编剧合作,需要编剧先完成大纲和人物小传,平台审核通过后,再与编剧签约合作并付款,此事一出,编剧界哗然。

以上截图均来自编剧李亚玲的微博

  随着网剧的发展,影视公司与播出平台之间,正在形成一种全新的合作模式——过往,影视剧项目主要由影视公司单独开发、出售播映权,如今影视公司与平台联合出品,或者影视公司只负责承制工作渐成主流,这样的变化也导致了业内不小的动荡。

  动荡的关键在于项目初期,一个项目能不能做,如何开始的决定权,已经不在影视公司手中了,而是需要平台决定。项目前期筹备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剧本创作,也是前期筹备过程影视公司需要负担的成本,一旦平台没有审核通过,前期成本就等于付诸东流。

  项目流产,影视公司和编剧之间的矛盾就开始凸显了,正常情况下应该付清阶段性稿费并结束合作关系,但事实上,影视公司不愿意承担全部损失,拒绝付稿费,或者编剧拒绝修改剧本造成项目损失等情况频发,“和平分手”甚至成为了一种奢求。

图源水印,「开戏」编剧工作室负责人白晶发布的维权信息相关

  转嫁风险,拒不认账

  编剧拿不到全部稿费是常态

  “大部分的项目开始,都源于朋友介绍。”编剧陈玲(化名)说,影视行业是一个急需人脉的产业,编剧、导演与影视公司之间,如果是非经纪约合作,大部分的第一次见面,都是源自于朋友介绍。

  当然,随着行业不断规范化,也有编剧经纪人会介绍项目,“但成功率反而比朋友介绍的还要低。”口口相传这个看似不靠谱的联络方式,依旧是时下影视行业最为靠谱的合作开端。

  朋友介绍的另一层含义在于,“编剧可以接到的活儿大多数都是在委托创作”,陈玲刚结束了一次不太愉快的合作,“既然是委托创作,就说明编剧是单纯的乙方,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影视公司已经有了项目策划,或是已经购买了某一部IP小说,编剧需要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个策划或者小说,变成可以拍摄的剧本。

  换句话说,在影视公司找编剧合作之前,项目本身的定位、立意,已经相对明确,编剧需要做好的只是添砖加瓦的工作。

  《桃花扇》《张公案》等小说作者@大风刮过曾谈过影视改编乱象,可以看出部分编剧的作用

  在编剧开始工作最前期,策划工作就变得尤为重要,“但影视公司太缺少好策划了,很多类似的工作都是制片人在把控。”

  “大多数的影视公司策划,都是刚毕业的小孩,没写过剧本,也不懂创作。”如果在平台过会时,对项目提出了颠覆性的修改或者全盘否定,例如单元剧变成连续剧;立意有问题,不适合平台属性等等,大多数都是项目本身的问题,而非编剧所写的剧本内容可以决定的。

  话语权几乎没有,合同签约也容易产生问题。合同还没有落实,就开始剧本创作的编剧也大有人在,“和影视公司签约的细则,我们基本是没有什么权利修改的。”甲方出合同,自然会偏向自己一些,“当然,我们行业协会也给大家提供过标准版合同,但事实上,很难有机会把编剧自己准备的合同递到影视公司手里。”

  陈玲曾经想在甲方给过来的合同里加一条类似于“不能一再颠覆式修改”的条约,但是影视公司并不认可。”谈合约的过程基本和开始工作的过程重合,最后大部分都是编剧在让步,“工作已经开始,如果对方死活不让步,那只能是我们让了。”

  一次让步,可能就会换来无数次的妥协。“甲方甩锅一点办法都没有。”前期筹备虽然剧本是重要的部分,但其实平台过会的时候,除了剧本,需要审核的资质还有很多。“可是项目过不了,一个影视公司就会说是编剧的问题。”

  甲方的付款标准一般都是“甲方确认”。但“甲方确认”这4个字已经折磨得陈玲夜不能寐,“我们一般都会在微信群里交流,制片人回复一下‘好的,继续操作吧’,那我们就继续干活,也就默认之前的内容,甲方已经确认。但事实上并不如此,到了付款环节,影视公司大可以说没有书面确认过,就不算确认。”

图源水印,「开戏」编剧工作室负责人白晶发布的维权信息相关

  不少编剧都吃过这样的亏,“还有影视公司拒不付款的理由是编剧拖稿,声称没有收到相关剧本。但事实上,剧本按时发到了微信群里,却没有发邮箱,万不得已到了维权阶段,法律上根本不认微信群聊天记录,编剧也只能吃哑巴亏。”

  未能过会的项目,涉及到的编剧费用总金额并不算太高,再加上合作前期,影视公司一般都会先付一部分款项,最后的尾款也就只有几万元,但是如果想要通过法律途径拿到这几万元,往往过程漫长且繁琐,“所以,我周围的编剧朋友,遇到这种事情,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拿不到全部稿费,是常态。”

截图自某编剧朋友圈

  专业一般,口气不小

  项目前期换编剧也常有

  “影视公司和编剧之间的纠纷,确实很难说清孰是孰非。”制片人张媛(化名)现在还深陷与编剧的纠纷之中,“很多编剧和我们沟通的时候,就是硬怼,‘你说怎么写’就是一些编剧最常说的话。”

  编剧的入门门槛低,又是一份需要经验积累的工作,虽然行业内编剧的缺口依旧很大,但事实上,只是缺少好编剧,每年从学校毕业的编剧专业学生很多,但真正能写出好剧本的人,依旧有限。

  “现在确实是委托创作的情况比较多,对于编剧来说,工作难度已经降低了,编剧只要能把台词写得符合人物,再进阶一些,能有一些经典台词让大家记住,就已经很好了,但现在大部分编剧都做不到,就只知道要收钱,不给钱,就是甲方有问题。”

  “我觉得我们的编剧是缺少专业精神的,专业过硬,职业道德也要有。”张媛的工作经常需要编剧本、修改剧本,“有的编剧,你看他改了十稿八稿的,但事实上,第一稿提出来的问题,还是在。”

  从制片人的角度来看,项目放在第一位,处在平台和编剧之间,如何沟通尤为重要,“我相信任何一方都是需要好内容的,如果内容真的足够好,谁也不会故意去为难人。”

  在多方不断要求之下,制片人也在成长,尤其是影视公司的制片人逐渐开始身兼多职,例如,《以家人之名》的制片人也担任了剧本的编审工作,确实,业内也还是存在不懂内容,只是码盘做商业的人,但能经过这几年洗礼的,大多数的制片人都是专业且懂内容的。

《以家人之名》剧照

  虽然编剧创作是无法量化的工作,也没有准线去评论内容的好坏,但几经磨练,对于专业的制片人来说,好内容依旧是能被专业眼光发现的。

  张媛手里有一个项目,磨了好几年,平台的制片人经常来问,也表示很感兴趣想要合作,但由于前期剧本的问题,至今还没有真正去平台提案。“我已经换了4茬编剧了,我带着制片团队、责编团队、编剧团队一起开会,甚至到了只需要编剧把会议上说的内容整理出来,做一下执笔的工作,但我依旧得不到想要的剧本。”

  “虽然编剧在换,但是我从没有亏过任何一个编剧任何一笔钱。”项目前期的投入风险,毫无疑问应该由影视公司来承担,编剧费用也是前期成本之一,转嫁内容风险到编剧身上,是不专业的做法。

  “大部分专业的影视公司,还是愿意依照程序办事,但也真的希望,编剧们不要觉得制片人或者平台制片人只是在找麻烦,大家都希望尽快有好剧本,尽快去拍摄,尽快发行,这样才能挣钱。”

  张媛从业十余年,也操盘过现象级的项目,就她的经验来说,“虽然维权困难,但如果真的遇到问题,还是应该通过法律手段,煽动舆论只会激化影视公司与编剧之间的关系。”

截图自一位编剧的微博

  平台越权,激化矛盾

  齐心为项目才能共赢

  在走访编剧和影视公司制片人的过程中,虽然双方对于对方多少都有一些意见,但他们也共同提及了另一个问题,“平台制片人越权太多。”

  “我们不仅要对甲方爸爸负责,更是要听甲方爷爷的话。”在做网剧之前,陈玲也曾经做过传统的电视剧,“以前的创作过程,电视台是不会干涉创作的,无非就是做完成品之后如何发行——是上星还是地面,或者根本卖不出去。”

  那个时候,编剧的甲方只有影视公司。但是现在,由于播出平台的改变,影视公司与平台的合作方式在改变,为了减少后期发行风险,影视公司通常在前期就需要和平台达成合作,内容方面也需要考虑甲方的意见。这样的情况下,编剧的地位就从原来的乙方变成了现在的丙方。

  影视公司夹在二者中间,也是备受“夹板气”。

  “我们现在几大平台的制片人,基本上都是互联网思维出来的,平台制片人和制片公司的制片人,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思维。”张媛始终觉得,在和平台的合作过程中,两方之间都需要明确各自的责任和边界在哪里。

  “现在的平台方,太强势了,除干预创作,还会指定演员、指定导演、指定音乐、指定歌手、指定选角导演、指定宣传公司,方方面面都要插手,都有要求。”

  更有甚者,影视公司在与平台合作过程中,所占投资比重被平台指定的另一部分投资冲淡,从而就从项目中被“洗出去”了。虽然这个项目本身是影视公司提案,但最后项目发展成什么样子,影视公司能决定的内容,已经少之又少。

  “现在平台和制片方之间的合作,并不是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之上。这也是多方矛盾产生的根源。”

  四大视频平台: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

  所以,张媛在接到平台方的意见时,都不会直接反馈给编剧,“不经过自己的思考就反馈给编剧的做法,是偷懒的。平台给过来的毕竟还是建议,不是指令。”

  影视公司不应该一味地趋炎附势,而是应该摆正自己处在创作核心的位置,“影视公司制片人也应该明确知道,自己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我们要做的是一直记得自己做项目的初心,然后让平台认可你的表达。”张媛还在坚持,希望与平台的合作之路可以越走越宽。

  台剧《想见你》也有国际OTT平台投资,制作方三凤制作的投资比例为50%。制片人陈芷涵在与福克斯合作之初就与对方约定,“我们把故事给你,你喜欢我们就来投,不喜欢就算我们没有缘分,但是我们不会因为你的意见来改动剧本。”

  在这样的前提下,虽然影视公司在合同上处在乙方位置,但实际上,内容的掌控权一直都在影视公司自己手里。影视公司保有了自己的权利,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编剧和项目。

  各司其职,才更有可能收获优秀的作品。

  台剧《想见你》剧照,柯佳嬿、许光汉、施柏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影视公司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