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邓超、鹿晗、陈赫“被骗记”:五哈天团的诞生

邓超、鹿晗、陈赫“被骗记”:五哈天团的诞生
2020年11月20日 21:44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哈哈哈哈哈》(以下用“五哈”代替)录制前一晚,邓超、陈赫、鹿晗三位主MC受节目组老熟人之邀,去黄浦江吃顿便饭,顺便对一下第二天通告。

  饭局安排在一艘游轮上。哥仨儿吹着海风,吃着海鲜,好不惬意。

  突然,陈赫手机一震,收到了一条来自经纪人的微信:保重,哥!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几位工作人员拉开舱门,忙中有序地开始架机位、安装固定摄像头。电视开启,他们的老熟人王征宇非常淡定地隔着屏幕宣布:是这样的,就是,我们走啦!

  而此时此刻,他们的另一位熟人,《哈哈哈哈哈》总导演李睿正忙着安抚压根没机会上船的,已“懵圈”的艺人团队:“是的,我们就这么把他们的艺人(提前)带离上海了。”

截图自《哈哈哈哈哈》先导片

  “鹅”“桃”罕见携手,

  邓超难得“出山”,

  “五哈”团队什么来头?

  11月初某天,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和腾讯视频副总裁Tina并肩坐在一场发布会台下,他们此番相聚,是为了支持两家“联合独播”节目《哈哈哈哈哈》。节目总监制王征宇就新节目在台上侃侃而谈,当调侃到所有物料都必须制作几份(“鹅”“桃”需分别体现自家权益),搞得自己朋友圈不知发哪份好时,他把话头抛给了陈伟、Tina:“要不两位领导你们上来一下,你们为什么(这次“联手”了)?”

  概括陈伟、Tina的发言,两家积极拓展多赛道综艺项目,且已在偶像选秀、音乐、及诸多小众垂直类领域做出漂亮成绩的平台均意识到——视频网站亟缺一档“户外真人秀”类的超级网综。他们想和一支有经验的原创团队合作,所以已知根知底多年,且有过几次深度合作的 “五哈”团队就成了他们的优先选择。在都对团队提出的节目理念感兴趣的前提下,两家平台也就愿意为了这一份独特的内容来场“破局”合作。

  那么问题也就来了,这个“五哈”团队什么来头?

  简单来说,“五哈”团队所属合心传媒,公司代表作有《向往的生活》《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幸福三重奏(第一二季)》。我们刚才几次提及的“五哈”总监制王征宇,就是《向往的生活》里那位和黄磊、何炅斗智斗勇了四季,常以一张“冷漠”Logo粗暴遮脸的“老王”,“说总”;“五哈”总导演李睿,同时也是《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和《幸福三重奏(第一二季)》的总导演。

  在合心传媒之前,二位曾在浙江卫视任职多年,王征宇系浙江卫视宣传总监,李睿则做过《爽食行天下》《中国梦想秀》等多档节目,同时也是《奔跑吧!兄弟4》的总导演。此外,王征宇还是早期《极限挑战》的宣传统筹和总策划之一。

  总而言之,这二位代表人物,行业经验丰富。

截图自《哈哈哈哈哈》先导片,老王=王征宇

  其实早在两年前,王征宇和李睿就有过讨论,网综市场还需要一档有代表性的大型外景真人秀,但因团队规模、精力有限,直至去年,在爱奇艺、腾讯视频均表达了诉求的契机之下,做“五哈”这件事才算正式落实了下来。

  一档节目最重要的是嘉宾。起初,王征宇和李睿设想的方向是做综艺版的“人在囧途”,找几位艺人一起旅行。但在李睿看来,一档有火花的节目,必须基于嘉宾之间有真实的情感关系,“我们历来不主张去拉一些完全不熟的人硬尬一个局。”而有默契关系的组合,且组合和制作团队之间也相熟的——他们想到了认识多年的邓超、陈赫和鹿晗。

  王征宇、李睿拉邓超组了个局,“但那次也只是简单说愿不愿意三兄弟一起去玩一下?我们想做一个让他们真正走向大众,去旅行生活的节目。”李睿坦言,虽然和邓超很熟,但其实从和他第一次沟通,到最终邓超确定上节目,这之间也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超哥其实是一个决定做某件事之前,一定要百分百说服自己的人。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之前就一档节目,也是有代表性的(《奔跑吧!兄弟》)。之后也有很多节目找过他,但他都不去。基于我们的合作经验,他愿意和我们碰,但也提出了很多问题和意见,比如他做这件事情是否有意义?能给观众带去什么?其实,他也是有督促我们去思考更有新意和意义的内容的。”

  《哈哈哈哈哈》剧照,邓超

  以节目首期播出的“舟山海鲜城打工记”为例,导演组第一次去舟山踩点时,国内还未遭遇疫情,整个市场呈现一派热火朝天场景。等疫情渐退,当他们再去踩点时,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很多原来河南、安徽的打工人,现在可能就不回来了。加上今年本来就是海鲜小年,所有人必须用更大能力去工作才能换取他原来应有的酬劳。这之中是能看到一个普通人非常奋进的工作状态的。所以我们就用这种很朴实的体感去跟超哥说,正好他那个时候在拍《我和我的故乡》,大家在情感联结上可能更有了共鸣。”

  “包括这周节目我们去横店。关于横漂,《我是路人甲》那些都拍过,但我们是从另外的角度去展现的:嘉宾带着挣奖金的目的参加了横店路边模仿秀,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发现横店群演工会的人是非常努力地在用演技去证明自己的,去谋一碗饭吃的。包括嘉宾去一个剧组放烟、打板,他们能更加深切地在一个现实场景里看到横漂人回到疫情后的横店,恢复他们普通工作的状态。”

  “为什么我们这个节目到最后成型,是一个极为现实向的节目?其实也正是这些‘点’,会让邓超(他们)觉得这是他们有兴趣的,也是我们跟别的节目做得不一样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剧照

  让意外顺其自然地发生

  无妆发无换洗内衣裤就被带走  

  嘉宾临时下火车去“相亲”

  聊及节目,“玩真的”是嘉宾们的一大感受。回到我们开头所提到的,所谓“官方录制日”的前一天。当嘉宾陆续聚齐在节目开录点——上海时,他们接到了来自王征宇和李睿的电话,“囧途”之前,几个相熟负责人代表节目组请大家吃个饭。

  当晚,大家按时到达约定地点后,李睿负责招呼艺人团队去黄浦江边的一家餐厅聚餐,邓超、陈赫、鹿晗则和老友王征宇去吃游轮大餐,大家相约各自吃完再碰头,返酒店。而就在饭吃到一半时,李睿对着一桌经纪人说了一句:“对不起,你们的艺人被我们带走了!”

  回想彼时场景,李睿笑道:“当时为了降低他们的戒备心,我(总导演)和甜甜(多档现象级节目资深艺统)这些他们熟知的工作人员都特意没上船,只陪经纪人他们吃个饭。因为如果更多人出现在那个场合,一定会让他们觉得‘有问题’。”

  《哈哈哈哈哈》剧照,邓超、陈赫、鹿晗在游艇上

  当这个从未沟通过的状况出现后,有的经纪团队确实紧张了,“比如小鹿当天纯素颜,他平时也不太收拾自己,经纪人会觉得是不是还是应该有个偶像的妆发?”提前走,且这一走便是“放养”七天(“五哈”分三次录制,每次旅程录制持续七天),嘉宾一些必备品根本没带,怎么办?

  “这个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做好了完善预案。”据李睿透露,当晚节目组在饭桌道完歉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经纪人处把嘉宾的身份证都要了过来。“我们其实早就另备好了一个快车,开四个多小时就能到舟山。就相当于嘉宾在船上过的那一夜,是真的连内裤都没有,但等他们到了舟山后,必备证件物件也都到位了。”

《哈哈哈哈哈》截图,游艇上的邓超、鹿晗、陈赫为上厕所筹谋着

   “五哈”导游王勉表示,他之前就知道经纪人给自己接了个综艺,至于这节目是干嘛的?框架是什么?流程怎样?一概不知。

  嘉宾陈铭在武汉站录制前被通知的也仅是“给邓超他们送个早餐就行了”,未料之后他被邓超、陈赫、鹿晗带着又去到了一个婚礼现场蹭饭。然后再“莫名其妙”地被拱成了婚礼的主持人,“当时给我的手卡上就写着六个环节,二十多个字,没有任何通稿台本,我就主持了一整场婚礼。”

  最让陈铭没想到的是,结束一天通告后,邓超他们本答应把他送到码头,回家。结果他在路上疲劳昏睡,再醒来时,车已经从武汉开到了宜昌。之后,他顺势被架上船,和嘉宾们一起去了趟重庆。

  李睿笑称:“因为网络信息技术太发达了,导致每轮录完我们要订返程票,他们自己就能查到每次终点是哪儿,这个没办法。但除了终点,中间我们会去哪,会遇到什么事情,他们都是未知的。”

  《哈哈哈哈哈》剧照,“导游”王勉

  整季节目录制中,还有一次真实的意外让李睿觉得很有意思——在从兰州前往西藏旅行时,日益壮大的“五哈”七人团通过努力买到了六张火车软卧票,王勉坐硬座。当时和王勉相邻而坐的,是一位要在青海德令哈下车的年轻姑娘。火车飞驰间,姑娘和王勉聊得很投机,也觉得对彼此很有眼缘。恰好那段时间,旅行团之间常念叨的一个“梗”就是帮王勉相亲,于是,在离抵达德令哈站还有六七分钟时,邓超、鹿晗等几位强势出击,决定让王勉去姑娘家里见见爸妈。火车一到站,哥儿几个就真把王勉给拱下了车。

  “那你们拍摄团队怎么办?”我们提出一个最现实问题。

  “当时我们的实时反应是非常快的,我就派了 FollowPD几个人跟下车。当时也有一个特别真实的事,就是VJ下车后跟王勉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只有两块电池一张卡了,你省着点用。”

  如此额外扔出一条故事线的突发状况,在这档节目里发生得特别多。李睿表示:“其实意外才是外景真人秀节目最有趣的地方。当然,怎么样把意外转化成为有效可用的内容,这是很考验能力的。”

  《哈哈哈哈哈》旅行团成员

  当王勉在德令哈下车时,本职从事多年电视节目研究的陈铭慌了:“你们就这么让他去了?这个地点怎么做?”“我当时跟他说,其实在半年前,对于兰州到拉萨线路中会停靠的所有站点,我的同事都有人去过了。”

  李睿解释:“ 我们对这个节目驻点导演的要求是,你不能只了解艺人起、始点当地的状况,你必须了解动线全程有什么。比如,嘉宾从宜昌上游轮,坐到重庆的忠县,那么我们对船上导演的要求是,船在中间会停靠的巫山、奉节、万州,这些地方有什么东西,你们必须提前告诉我。如果嘉宾从巫山下船了,或者有人没赶上船,他能有哪几种方法去下一站?你要知道。至于到时真有突发状况,这个案子具体要用什么思路去拍?这些交给我和老王布局就行了。”

  从大框架来说,“五哈”所涉及的旅行地仅上海、浙江、江西、湖北、重庆、甘肃、青海和西藏八个省份及地区。但最后拍下来,嘉宾停留过的地方却多达20几处,“有一些地方本来我们只是路过,但可能嘉宾发现自己没衣服换洗了,就突然在某站跳下去买一套衣服。他们也知道我们都跟得上。”

  李睿透露,“五哈”的摄制团队也是打过很多次“硬仗”的。比如“五哈”摄影负责人韩少华就是邓超之前的VJ,“而我们的FollowPD,制片团队......起码领头这几个都必须是有丰富经验的人,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值得嘉宾信任的体系。”

  《哈哈哈哈哈》剧照,邓超、鹿晗、陈赫

  如何营造“现实场”?

  刷脸?Out!没赚够钱?饿着!

  在国内市场推进一档大型户外真人秀节目,不可避免会被所有合作方问同一个问题:它跟经典IP《极限挑战》《奔跑吧!兄弟》有何不同之处?

   “我觉得最基础的一点是,现实场和虚拟场的区别。”李睿解释,无论是《极限挑战》还是《奔跑吧!兄弟》,这些节目之前的大部分主题都是架构在某个编剧的情境状态下去完成任务,“比如把《奔跑吧!兄弟》场景设计在外星球。又如《极限挑战》,我印象最深的是‘重走人生路’那期,它非常深刻,也给了大家很多现实启迪,那一期节目涉及让嘉宾们重新‘上学’,参加高考,实际上是把嘉宾放在一个回到小时候改变人生的虚拟状态中。”

  而在“五哈”,他们强调做“现实场”。

  “就是嘉宾今天必须要实实在在地去靠打工挣20块钱。但是这个节目最难的点也在这——我怎么让那些嘉宾去相信他在这趟旅行中需要这20块钱?以及他真的是以和素人平等的状态去赚这个钱?”

  在“五哈”节目里,有一个规则是“刷脸扣钱”,即避免嘉宾利用自己的明星身份。李睿表示,这是个非常现实的规则。“很多节目都强调让艺人放下明星状态,但其实他是放不下的。因为一旦他们走到现实场景里,比如人家打工20块钱一小时,但明星说自己缺钱了,能不能多给一点?老板一定会给他们更多的。”

截图自《哈哈哈哈哈》, 在街头被认出的陈赫,被认出一次就要被扣一块钱

  李睿回忆,在第一站舟山打工时,嘉宾还会挑工作,权衡是否值当?但到了横店参加完模仿秀后,邓超在群众候场区发现有自助餐供应,他自己吃完后,临走时还提到多出来的自助餐放在那儿也是浪费,能不能打包点儿带走?兄弟们还没吃饭。

  “可能真的是人在囧途了,嘉宾也意识到这个节目是真的不会给他们‘保底’, 不会说私下镜头一关,给你一顿饭。所以他们的状态就很沉浸。”

  为了追求现实性,王征宇和李睿还经常隐瞒“自己人”:“我们80%的导演组录制时都挺‘崩溃’的,因为我跟老王每次录影前一天晚上都会去改很大一批案子。原因是我们一到某地,有一些素人就知道有节目组要录影了,而一旦他们知道可能会有艺人来,就会表现出一种‘准备状态’,艺人就无法经历真实生活状态下会遇到的事了。”

  为了“保护”真实感,在甘肃拍摄时,为了不大张旗鼓地搞“背调”,李睿提前派了编剧组同事在那个小镇上住了三个月。在以普通人状态和当地人相处交往期间,他们也掌握了如“蛋糕店的小哥哥之前在北京大学食堂工作过,会弹古筝”等诸多细节,“而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破坏他们正常生活节奏。”

  《哈哈哈哈哈》剧照,邓超红唇妆

  李睿承认,邓超、陈赫、鹿晗综艺经验丰富,去过国内很多地方,对到了某个地方会做什么有一定经验,所以他们加入了王勉的“导游”,让嘉宾在每个地方能有不一样的现实体验。

  “比如大家知道景德镇都是因为陶瓷出名,但你并不知道有一个农民导演深耕在当地拍了20、30年的戏,拍过几千集电视剧了。就算在重庆,你都未必知道有一个地方叫忠县。虽然它是个贫困县,但那里居然有一个全亚洲最大的电竞馆。”

  很多看起来挺魔幻现实主义的细节,其实都是节目组提前踩点挖掘到的。而嘉宾到了那样的地方,首先会有兴奋感,因为会遇到一些他们日常根本不可能遇到的人,经历不会经历的事——比如他们这些拿过金鸡百花奖的人,去参加农民导演的戏,可能人家并不认同你的演技。这样一来,嘉宾就会感觉新奇,也会以一种更未知且真实的状态投入到节目中。

  《哈哈哈哈哈》邓超表情包

  舟山打工时,加了邓超微信的“舟山蟹王”(老板)至今还会给邓超发微信:超哥,新一批的蟹又来了,要不要吃点?而整趟行程下来,邓超本人的工作微信足足新添了25位素人。

  那么,王勉和他的德令哈姑娘有没有继续保持联系呢?李睿笑称:“应该有吧?但应该没谈成恋爱。要不然笑果文化(王勉的公司)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拐了他们一个艺人,然后还让他结婚了?人家好不容易捧一个人出来是吧()!”

  《哈哈哈哈哈》王勉表情包

  目前,《哈哈哈哈哈》已正式播出两期,后几站的节目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制作进行中。李睿有点“崩溃”的是:“这个节目最大的难度是没有模式,每期的状态都不一样,所以到了后期,我们经常会找不到逻辑来剪。”

  另外,因为随机状况太多,许多节目画面拿回来一看并不漂亮:“比如我们有艺人在重庆给路人手机贴膜,他待的那个位置就是一个路边很暗很脏的地方,旁边是烧烤摊,我们很难把它处理得特别好看。”

  但从前两期反馈来看,很多观众认可节目所呈现出来的“真实态”,这让李睿感到欣慰。

  《哈哈哈哈哈》鹿晗表情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陈赫邓超李睿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