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嘉行新悦:3年投入8位数未回本,周柯宇不可复制

嘉行新悦:3年投入8位数未回本,周柯宇不可复制
2021年05月28日 22:58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5月4日,嘉行新悦“A+计划”面试的第一天。随着“现场报名”通道开放,下午晚些时候,面试楼涌入了更多女孩。其中一部分人听说刚从大热节目《创造营2021》成团的周柯宇可能会来探班——她们想一睹年轻爱豆的风采。

  娱理工作室从门口一群热闹分享见闻的女孩子间穿过,一进主楼,喧嚣被隔离得彻底。在一间房顶挑高的大阶梯教室里,一个硕大的亮黄色“A+” LOGO紧贴主墙中央,显露蓬勃朝气。而其背后所代表的分量,也压在一个个面试者的心上。即便是“追星”而来的人,在几台摄像机、一排面试官面前,也忽然觉得是不是应该好好展示点什么?

图源微博@嘉行新悦

  嘉行新悦成立于2018年,正是偶像产业在国内蓬勃兴起之时,诸多传统经纪公司都投入到了这个赛道。在公司已签约官宣的20余名“A嘉新生”中,不乏王艺瑾、周柯宇等备受关注的行业新星,崔文美秀、朱林雨、赵泽帆、丰楚轩等人在年轻的秀粉圈中也颇有名气。

  但另一面,3年投资8位数以上,嘉行新悦账目上的回报率几近“可忽略不计”。今年,推行到第4年的“A+计划”也首改机制:入选者先试训,公司再考虑签约,旨在“优中选优”。

  透过环绕阶梯教室的窗框,明媚的、鲜绿的初夏景色热烈地泼洒进来,冲击视觉。此景映衬教室中一张张新鲜脸庞,歌声、舞步……似有一些未来在展开。它像是可期的,有生机的,蕴含希望的。但也是模糊的,漂浮的,道不清的。

图源微博@嘉行新悦

  第4年“A+计划”首改机制:入选者先试训,再签约

  3月29日,嘉行新悦“A+计划”正式于网络上展开招募。作为已推行到第四年的项目,一个月间,公司收到了来自五湖四海约三千份选手报名表。

  第一轮的线上筛选工作并不算复杂。长相(照片)、年龄、身高、体重、简历,“基本上还OK的”,嘉行新悦总经理李妍觉得都可以当面见一见。相比去年为期两天的线下面试,今年嘉行新悦将初试战线拉长到三天,也是希望能给到更多年轻人展示的机会。

  三天的面试流程相同,基本上:选手以五人为一组,进入阶梯教室。再依次进行唱、跳、表演。大多时候,以李妍为首的面试官们并不会问选手太多问题,若判断他们对一个人是否感兴趣?依据大致是,偶尔,他们会叫某个人近身几步,撩开刘海,正脸、侧面、再侧一点、笑……他们会通过一台高清特写机器仔细观察选手,评定他们的“硬件条件”和气质状态。“比例OK、年龄有优势、业务能力还可以,这三点差不多满足其中两点,就会进入到我们的复试范围。”

  截止5月中旬整个活动收官,让公司觉得还不错的“第一梯队”选手(基本可签约)有3人,可进入“试训”环节的选手(不足以签约,但可观察一段时间)有20人左右。在去年,公司在“A+”选拔结束后,直接签了近10人做训练生。

图源微博@嘉行新悦

  眼下,刚刚选出的20余人还未投入训练,所以娱理工作室决定了解了下去年训练生的近况。据悉,在上批近10位训练生中,有几人在月考中并没有合格,已暂被遣回反省。

  所谓“不合格”,公司的打分维度是多面的。譬如,已训练了很长时间,但仍无明显进步的训练生,可先冷静下。李妍对此讲得很直接:“虽然大家都只是训练生,但如果长时间培训后,你的水平仍原地踏步,那确实要想想问题出在哪?毕竟不能当一辈子训练生吧?”又比如,恋爱ing的训练生也请回家。“当然,我们并不是限制人性。但你既然在这个阶段选择这条路,你就要知道你该完全集中精力做什么。”

  还有,对行业认识不清醒的训练生,“有的小孩现在就会觉得这个行业努力没用的,大多是靠人脉、靠公司捧。有这种思想,我们校正了,如果Ta还是理解不了,对不起,我们没法携手往下走。”

图源微博@嘉行新悦

  曾有训练生公司负责人感叹,现在很难找到态度端正、有一些综艺感,有一定专业悟性、又真正热爱舞台的“好苗子”了。李妍指出:“不是说现在这种孩子越来越少,而是一直都少。能站到高处的总是少数。”

  出于诸多现实因素考虑,今年嘉行新悦对训练生机制做了调整:“之前我们是觉得面试合格的孩子就直接签约,但很多问题在之后进一步接触中才会暴露出来。今年我们索性不急了,有机会的(选手),先参加为期四到六周的试训,其实这才是全方位的观察期。对彼此摸得更清楚了,再走上签约这步,更全面地优中选优。”

图源微博@嘉行新悦

  嘉行新悦优势?“有钱”,“有心”

  面试楼附近的便利店里,几个刚结束考核的女孩围在角落大声讨论着,“那几个男生就是BEST啊”,“我觉得给我们递话筒的那个男孩蛮帅的”,“你看到崔文美秀在后面直播了吗”……

  实际上,在连续三天的面试现场,除了有多位新悦工作人员组成的面试团队外,公司旗下的“A嘉新生”,如BEST组合的丰楚轩、蒋熠铭、卢奂瑜、赵泽帆,COLOR组合的崔文美秀,还有参加过《青春有你2》的唐珂伊等人也都在。他们有的开着直播为公司面试做着宣传,有人担当起引导员之职,还有“气氛组”成员,偶尔在休息间隙去台前跳一段,助兴一把。目前,如他们这样已正式官宣过、露过脸的“A嘉新生”,在嘉行新悦共有20位左右。

图源微博@嘉行新悦

  其实早在2017年,嘉行传媒就有计划和平台合作,培养新人。2018年,随着《偶像练习生》“点燃”偶像新人市场,嘉行传媒于当年8月31日官宣成立嘉行新悦,有20年左右做艺人经纪的经历,亦深耕于唱片界,还有偶像团体打造经验的李妍成了新悦“掌门人”。

  在定义新悦时,李妍表示:“它是一家以打造唱跳团体偶像为主,吸纳不同风格新人,为嘉行的艺人储备做更多类型扩充的公司。”她进一步解释:“毕竟这几年市场对艺人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我们就是要把嘉行自家艺人储备做得更全面,积极应对市场变化。”

图源微博@嘉行新悦

  自嘉行新悦成立以来,关于其背景,众说纷纭。一些人觉得,嘉行新悦就是嘉行传媒的“亲儿子”,即传媒诸多利好资源,新悦亦能坐拥。但也有声音称新悦不过挂名嘉行,本质小公司而已。李妍称,作为嘉行传媒的全资子公司,嘉行新悦的确有其不必回避的优势:“最现实的,能持续投入人力、物力和时间来做新人的(公司)并不会有很多。”

  在娱理工作室《3年9个限定团之后, 600位男孩背后的偶像市场困局》一文中,我们走访得知,有不少看中《偶练》风口入局偶像市场的资方,由于鲜有短利回收,近来纷纷从偶像公司撤资,将一票公司置于被动、尴尬境地。“我们当然也要赚钱,但培养自己的孩子,我们的心没有那么急。我是希望未来真的能做出货真价实的好艺人”

  而在我们随机和面试选手的聊天中,不少人则表示,他们对嘉行系的模糊认知就是:有杨幂、迪丽热巴这样的头部艺人,行业资源多。“我们肯定也是有些资源优势的,”李妍大方道,“但也不是像外界曲解的,做什么都 ‘打包全家桶’。”

  杨幂、迪丽热巴

  李妍以已签约的“A嘉新生”举例。王艺瑾、周柯宇、丰楚轩等人都上过嘉行的戏,“但每部戏我们都有进行Casting,大家都要为项目负责。”

  在有一定的行业优势下,“A嘉新生”们怎样被打造,成长如何呢?

  “A嘉新生”的忙与茫

  本文开头提到的面试楼,实则是嘉行新悦为旗下训练生配备的专属训练基地。这三层独栋小楼,坐落于因选秀而闻名的廊坊大厂影视小镇里。娱理工作室第一日抵达大厂时,崔文美秀踩着她的粉色小滑车,特意来厂区口为我们引路。

  她在大厂已经待了三个月了。之前,一些“秀粉”多是通过《创造营2020》认识的她。节目里,这位漂亮女孩操着一口东北腔,喊着“崔文美秀,努力奋斗,成为你爱的小宇宙”的画面让人留有印象。

  《创造营2020》时,追星鹿晗成功的崔文美秀

  客观看,崔文美秀有着尚可的实力。作为嘉行新悦首批签下的训练生,她已经完整经历了一遍公司系统培训流程:第一阶段,从为期数周的打基础开始。通过普拉提、瑜伽等课程训练,公司旨在帮助训练生打开、学会控制自己的身体,形成良好形体记忆;通过基础台词课,锻炼训练生的表达能力,表述状态;第二阶段,公司加重师资力量投入,加码声乐、现代舞的专业学习,另会安排媒体课等辅助课程。

  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签约训练生都有“资格”工作的,只有通过多次严格考核,被公司对外官宣后,他们才可以触及外面的项目。而一旦有综艺、影视接洽过来,提前很久,公司还会为相应的训练生安排专项集训,课程密度会更大。

  曾在海外知名公司JYP等地训练过的崔文美秀也肯定道,新悦在训练方面确实用心:“像我说的,妍姐会非常看重基础,从打牢‘地基’开始一步步提高每人专业。”

  但即便综合素质可以,长相也不错,首次参加《创造营2020》,走了个“二轮”后,崔文美秀就被淘汰了。复盘时,崔文美秀表示,一是那届突变的新赛制把自己打懵了:“本来我在初舞台时有准备一些展现专业的内容,但后来已经进行到下一茬了,我好像还没机会表现那块、做出点儿亮点。当时我就很着急,越急、越慌、越乱,就陷入恶性循环。”

  另外,生性开朗的她本想把握真人秀多呈现自己活泼的一面,但她也承认自己的“度”没把握好,过犹不及:“到现在有时候刷微博,网上对我的评价还只会停留在‘她喊过什么有趣口号’这些方面,大家不会记得我有过什么出色舞台。”

  《创造营2020》,崔文美秀表情包

  赵泽帆是和崔文美秀是同批进入嘉行新悦的训练生。经历过系统培训,他也被公司推荐入选了《创造营2019》。赵泽帆坦言,自己当年不过21岁,初涉这个圈子,各方面都很“佛”。

  “我记得自己当时在比赛里,也没想自己一定要出彩、成团,懵懵懂懂觉得完成任务就行。但可能比一些人幸运的是,我每次公演分组都进了比较好的组,后来也走到了决赛。以我当时状态,没成团在情理之中。但现在,我后悔了,会想着当时那么好的一个机会,我却没抓住。”

  赵泽帆在《创造营2019》结束后的感言

  赵泽帆的悔意是在赛后快一年时生出的。在《创造营2019》结束后,嘉行新悦集结了赵泽帆、丰楚轩、蒋熠铭、卢奂瑜4名参加了比赛的男生,以及当时已官宣的训练生周柯宇,一同组成了BEST男团。

  抛开之后疫情出现这个不可抗因素,赵泽帆感受得到公司有在努力为组合做单曲、推综艺,在疫情之前,他们还上过一次湖南卫视的晚会。但从整体市场来看,BEST反响平平。

  出道以后,少有舞台机会的赵泽帆还上过公司的一部戏,他坦言在各处试戏过程中,“嘉行过来的其实也有点用”。但队友蒋熠铭更了解他:“像图图(赵泽帆)、楚轩他们都是更喜欢舞台的,想唱跳。”

  再现实点,和同比赛成功出道,与腾讯系大平台紧密相连的R1SE相比,“大平台出道之后还是会顺利一点。这两年很多机会都是平台直接给到你,就还是会羡慕人家那种巡演啊,专辑啊。”

  BEST男团

  5档选秀命中率1/10,王艺瑾周柯宇的成功不可复制

  参加过《创造营2019》的蒋熠铭的感受是,在国内市场做“团”,并不一定要依靠选秀节目,“但节目肯定是那个最快速增加曝光率,被大众认知的途径。尤其偶像市场确实吃流量,不通过这些节目累计‘战斗力’,很多机会根本看不到你。”

  前段时间《创造营2021》决赛,赵泽帆去到现场为参加今年比赛的队友周柯宇“打call”, “我那晚正好就站在舞台的正前方,离弟弟特别近。我很清楚地看到很多人为他欢呼,他各方面又比进营之前进步很多,我就会很羡慕。能有这种在舞台磨炼的机会真的很难得……如果明年还有这类节目,我是一定会去的。”

  赵泽帆为周柯宇打call

  娱理工作室做了一个统计:从2019年至今,嘉行新悦已参加了3年选秀。三年期间,共为包括《创造营》《青春有你》在内的5个节目输送了近20位训练生,但能从节目成功组团的,只有王艺瑾(《创造营2020》第三名)和周柯宇(《创造营2021》第十名),公司的出道命中率并不高。

  谈及原因,李妍表示“关门训练”和“上场实战”还是有差别的。尽管嘉行新悦已尽量对训练生进行了全面的培训,但再投入“社会大课堂”一试,如赵泽帆彼时不够强烈的危机意识,崔文美秀强烈的得失心,还有蒋熠铭经验不足竟一度躲着真人秀镜头走……这些因人而异暴露出的问题,也可大致归纳成,由于训练生普遍年龄小,能真正扛住事儿的,明白事理的“苗子”并不易得易养成。

  蒋熠铭

  当我们聊到王艺瑾、周柯宇突出重围的因素。李妍透露:“艺瑾参加比赛时,紧迫感会更强一点,吃苦耐劳的能力更强。虽然节目播出就两三个月,但对于封闭在里面的训练生来说,真的是非常大的考验。在初期凭借还不错的《喜欢你》,以唱功脱颖而出的艺瑾能走到最后,最大因素就是稳住了。

  后来节目组跟我们交流也是,比赛期间,无论你派给她什么任务,她都会积极去完成,工作人员对她那Part压根不担心会出问题。每次都能稳稳地拿出亮眼的表现,就一直稳到了最后。”

  王艺瑾,杨幂为其打call

  讲到周柯宇,李妍又提及了公司对他的破格录取:“虽然他第一批面试‘A+’时完全没唱跳基础,但他外形就是好看、亮眼的,比例也好。我们简单聊几句,他的逻辑很清晰,谈吐得体,跟他沟通没有什么难度,一点就明白了,这就很难得。”

  在周柯宇进公司后,李妍表示团队给他的分数是越来越高的:“专业上,他非常地努力。开始完全不会跳舞一男孩,就是刻苦练。后来我们测评,同样时间里别人还没记下来的动作,他已经能跳下来了。表演训练也是,从压根没接触,到跟着表演老师集训两周,他就能很快悟到要点。说到我们给他的男主角(《我曾记得那男孩》),他也是用自己的努力和渐入佳境的表现,接住了“章扬”。说实话,能选入公司的小孩硬件条件不会差太多,我觉得努力太重要了,勤能补拙。更何况你本来也不拙。”

  李妍觉得周柯宇一大优势还在于小小年纪,就已很明确自己要什么:“送他参加节目前我们交流,他非常清楚自己就是想出道,想在更大的平台上组成志同道合的强队去创造精彩舞台。”李妍笑称:“周柯宇打心里喜欢舞台,喜欢靠近优秀的人,也是一种慕强心里吧。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变得更好的感觉。”

  《创造营2021》舞台上的周柯宇

  前几天周柯宇过生日,他发了一条备忘录式的微博,清楚记录自己初来嘉行新悦,初次登台,初次拥有后援会,初次比赛等细致的时间节点,不少人都被他这份细腻心思打动。李妍感慨:“这种微博也没人教他发的,他就是个很有心和情商的孩子,该吃这碗饭。”

  “A+计划”选拔三年来,李妍透露,在未曝光新人中,的确还有一两个如周柯宇一般综合资质不错者,但她直言,无论是周柯宇还是王艺瑾,他们在选秀里的成功路径都是不能复制的,“只能说通过三年比赛,我们有一些经验总结而已: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业务能力还是要狠抓,要站得住。还有就是我们之后也会增大日常训练曝光,“打开门训练”,也是对训练生另一维度的考核吧。”

图源周柯宇微博

  3年投入8位数未回本,嘉行新悦:不着急,我们从长计议

  嘉行新悦成立近三年,李妍粗算,公司在打造新人上的投入高达八位数以上。尽管陆续有人接到一些影视项目拍摄,但李妍直言:“新人有项目和还不错的角色拍,已经很好了,现阶段我们更看重的是机会。”虽然王艺瑾、周柯宇也在大平台出道了,由于是外部割裂式运营,“他们的收入对于我们整个培养投入来说可以忽略不计……但换个角度,我们确实受到了市场的进一步认可。”

  原本,已在大厂又进行了一轮“魔鬼集训”的几位女孩要去参加一档选秀节目,BEST男团的一些成员和公司的另外训练生会加盟夏天的男团选秀,公司卯劲准备,孩子们也“摩拳擦掌”, 然而由于某些突发状况,一波选秀节目陷入僵局。

  “肯定对今年规划有影响,”李妍表示。但她觉得倒不至于被打得乱了阵脚,“我们所谓的应对之策,就是该做的事,我们还是按部就班持续去做。我们内部也在讨论,大家觉得现在状况也不见得是个坏事,那有这样放慢脚步的机会,我觉得我们能扛得住。接下来,我们踏踏实实把人选得更精,训练更好。我们一定是要在这个岗位上坚守着,才能在下一拨机会来的时候接得住。”

  至于公司目前20位已官宣的训练生,无论是目前少了周柯宇一人的男团BEST,还是崔文美秀和同届《创造营2020》的朋友田京凡、冯琬贺组成的女团COLOR,李妍表示:这两个团我们肯定要继续做。她直言:“虽然我们的团现在还是‘糊’,我承认,但还得去做啊,嘉行新悦成立就是要干这个事的。你得更努力去做,才能不负初心。”

  下个月,嘉行有部新剧面世,其中一首重要的OST就是之前BEST五人(包括周柯宇)录制的。“我们是觉得有作品,有坚持之心,有进步,就有机会。公司会和艺人一起努力,会让艺人在市场上存活的越来越好。”

  卢奂瑜、冯琬贺、田京凡、崔文美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李妍周柯宇嘉行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