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张欣尧:告别《创造营2021》,下岛后的一切快“吓死”我了

张欣尧:告别《创造营2021》,下岛后的一切快“吓死”我了
2021年05月29日 22:34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文末有福利】

  最近,和张欣尧有关的事总是自带“喜剧”色彩。

  例如被粉丝翻出了当年的直播,加上最近跳女团舞的视频,牢牢地守住了“午夜场King”的称号。

  频繁被粉丝在微博上直呼“老公”,以至于出现在了“老公”话题词的热门广场。

  被网友挖出当年开个人见面会送粉丝电脑、包机酒的新闻,引来无数围观者留言:“希望内娱的双向奔赴都按照这样来。”

  别的学员直播间都是“儿子”、“老婆”、“妈妈爱你”,他的直播间满屏飘着引人注目的七个大字,搞得他亲手把“睡觉”设为了屏蔽词,以防直播间被封。

  张欣尧直播跳女团舞

  在这个“妈粉”当道、“泥塑”盛行的追星时代,能让秀粉们真心实意喊出“老公”二字的男艺人并不多。用张欣尧自己的话说,结束了《创造营2021》总决赛,下岛后发生的一切让他“快吓死了”。

  “以前拍短视频也是女友粉多,但顶多是留言‘做我男朋友’、‘做我老公’。现在,我天,底裤都不留了,太‘过分’了。”

  有时,“路人”会在这些出圈的微博下面留言,询问视频或图片里的人是谁,有网友言简意赅地回复了这些词来形容张欣尧:“野人、闯人...”

  娱理工作室把这个问题同样抛给了张欣尧,他觉得现在的自己终于有底气说出另外两个字——“艺人”。

  “我觉得我就是个艺人,已经不是之前的网红了,我就觉得挺自信的。”

  《创造营2021》,张欣尧自画像

  张欣尧从来没有这么忙碌过。

  尽管早在2017年,他就凭借自制内容“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在短视频平台走红。那时的张欣尧也没有体验过这么多通告、拍摄和飞行,“之前拍短视频哪儿有这些工作,就是忙着自己拍视频而已。”

  这样的工作节奏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还在营里的时候,他规划过下岛后的生活,想得非常简单,就是觉得自己要报一些表演课、舞蹈课、声乐课来充实提高,结果眼下忙得完全没有空,最终只报了舞蹈课,上课时间还是挤出来的。

  正在上舞蹈课的张欣尧

  当年作为网红,张欣尧曾去参加过一些星光度很高的庆典活动,但每一次和明星在一起时,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心生“自卑感”,总觉得自己“不如人家”。这或许是外界给予网红的标签、印象和其自身缺乏个人作品的尴尬,才让他有了这样的心结。

  就像在《创造营2021》初舞台上的那句表态,26岁参加男团选拔,因为他不想再当“活在15秒视频里的人”。

  《创造营2021》之后,哪怕最终没有出道,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创造营2021》,张欣尧初舞台自我介绍

  张欣尧依旧活跃于短视频平台,甚至还会手把手地教“胧门”的“儿女们”拍摄短视频,但再也没有自己不如人的心态了。

  “流量高是你流量高的事,我也有我自己的优势,就不会去比这些东西了。我现在就很自信,状态也会很好,也会放松。”

  因为《创造营2021》的舞台,粉丝和观众看到了不一样的张欣尧——能跳能唱、卡点满分、表情管理到位、实力不输任何人。他和气场全开的孟美岐合作时也毫不逊色,两人在舞台上的互动让网友们直呼“好撩”、“张欣尧太蛊了”。

  《创造营2021》舞台上的张欣尧、孟美岐

  在前有中年男艺人跳舞被指“油腻”,后有直男言行在互联网上不断“翻车”的环境中,集扭胯、Wink、摸嘴唇、跳女团舞、直言不讳等“危险元素”于一身的张欣尧迎来的却都是好评,甚至还被网友扣上了“蛊王”的帽子,这在在当下的内娱圈里,实属稀有。

  聊起这个话题,张欣尧一连说了三个“我也不知道”。

  “可能我比较真实,我也比较喜欢搞笑这些东西,想法跟一般人不一样。可能又装酷、又真实、又做作、又接地气,这样一结合反而就不是‘油腻’了,更多的是可爱或者性感……我也不知道!”

  《创造营2021》初舞台上的张欣尧

  除了大喊“老公”外,还有一部分粉丝管张欣尧叫“爸”。

  或许是因为在营里闲聊时,得知甘望星坎坷的求学、闯社会经历,张欣尧直接在决赛前的送礼环节送给了他一张银行卡。

  节目播出后,#张欣尧送甘望星的银行卡里有两万元#直接登上了微博热搜TOP10,网友们开始管为甘望星洗衣服、洗床单、织围巾的井胧称作“胧妈”,管他叫“尧爸”。

  《创造营2021》,张欣尧说给甘望星准备了一个礼物--银行卡

  实际上,在营里的时候没有人管张欣尧叫“爸”,大家都习惯叫他“哥”。

  年长几岁、经历过起伏的张欣尧是很多学员的依靠。也因为生性敏感,他很容易就能发现身边人的情绪波动和心态起伏,会主动去找大家聊天。

  “我喜欢找他们聊,比如说我寝室的任胤蓬、甘望星,还有很早就认识的邵明明,他们很烦的时候我会找他们聊天,说一下我自己看待这些事情的想法,尽量把我经历过的这些东西能帮到他们的就帮一下。”

  《创造营2021》,张欣尧和羽生田挙武、胡烨韬等成员在宿舍

  但敏感的另一面意味着会特别在意周围人的感受,有时会比别人考虑得更多。他也因此错过了初舞台加试的机会。

  作为《不怕不怕》组的一员,张欣尧是组内四个学员里唯一没有获得加试机会的人。当甘望星、胡烨韬、井胧接连表演完后,有队友推荐导师们看一下张欣尧的加试内容。话筒递到张欣尧手中,导师们反问了他的想法,张欣尧思考了一会儿,最终只说了短短几个字:“听老师们的。”

  回忆起这个选择,张欣尧告诉娱理工作室其实是因为他注意到导师们已经有些疲惫了。

  张欣尧《不怕不怕》初舞台图

  “当时我在舞台上说了好多车轱辘话,就像一个主持人说的那种话。因为之前参加节目都要说这些东西,我以为这里也是,就准备了一晚上的稿子,然后在舞台上全说出来了。

  其实我能感觉到老师们已经有点烦了,他们有比较婉转地跟我说‘你话太多了’,现在想想我也觉得自己当时的形象挺油腻的,如果还要坚持加试的话,观感会特别差,可能到后边都很难交到朋友了。”

  所以当宁静在二公《Believer》舞台上注意到张欣尧、称赞他的表演时,张欣尧格外激动,那是他在节目里重拾自信的一个转折点。

  《Believer》舞台上的张欣尧

  决赛结束后,张欣尧在宁静生日时特意跑到她的微博下面留言:“我最最感恩的老师!总是第一个看到我的人……”后面跟着的是一个流泪的表情。

  哪怕最后也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但说初舞台没有后悔和遗憾是假的,张欣尧觉得这种感觉有点“说不清”。“如果加试跳了的话,可能现在结果会不一样。”

  《创造营2021》二公舞台表演后,宁静评价张欣尧

  很少有人知道,起初张欣尧是抱着“第一名的心态”来到《创造营2021》的。

  入营前,他仔细地分析了一把自己的优势:唱跳全能、参加过节目有综艺感、还有一定粉丝基础。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讲,确实是热门学员的人选之一。

  但时至今日回头来看,《创造营2021》和以往几届“101”系选拔节目都不一样,出圈、热门的学员也不再只是全能型选手,此前的经验很难照搬到今年的节目中再发挥作用。

  张欣尧《创造营2021》学员制服照

  加上初舞台首次露面就受到打击、进入C班,张欣尧的心态从一开始就崩掉了,开始有意识地“躲镜头”。

  “我当时就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差,是不是真的是没有记忆点、没有什么特点的人?所以有这种不自信的心态,就开始有点躲镜头,不是不争不抢,是害怕争抢。我不想变成明明没什么实力还要硬蹭镜头的那种人,我怕人家看到我的名次说‘他就是靠有点儿粉丝’。"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小心翼翼正是因为他太珍视这次机会了。

  张欣尧

  此前很多采访中,张欣尧都讲述过自己的追梦之路——大学离家考到河南周口,毕业后留在当地教跳舞,因为拍摄舞蹈短视频等来了人生的际遇,衣锦还乡让家里“从一贫如洗到富甲一方”。但男团和舞台这两件事始终离他的生活很遥远。

  自2018年起互联网选秀时代来临,包括《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节目培养、输送了一批又一批唱跳团体、新晋艺人,彼时的张欣尧已经成为短视频平台的“一哥”,还是会有意识地回避这些节目。

  张欣尧

  “我就是不想看,不知道为啥。我每次看的时候总是会联想到自己在台上站着的感觉或者样子,这样一联想的话就会有点不甘心,但是又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去这种节目,心里反正怪怪的,很矛盾的那种感觉。”

  所以等到时机成熟、决心追梦的时候,才会因为太过珍惜变得束手束脚,生怕浪费了来之不易的机会。

  因为怕大家不能接受其它风格,一公时张欣尧虽然喜欢《Yummy》,但还是选择了和自己短视频风格接近的《女孩》,继续维系着青春阳光的男孩形象;怕说错话留下不好的印象,张欣尧在备采时特别谨慎,就算是觉得对方的舞台表现一般也不敢直说,会委婉、含蓄地表达。

  《创造营2021》,《女孩》舞台上的张欣尧

  这反而让一部分观众、包括剪辑团队在内感到审美疲劳。他自己也慢慢察觉到了,甚至不用去看节目也知道自己的镜头不会很多。

  这种强烈的、矛盾的心理状态让他一度崩溃,像疯子一样跑到自采间咆哮、吐槽、骂节目组,全都播不出来,但是这些内容都被他在营里的编剧看到了,编剧约张欣尧聊了很长时间。

  后来他渐渐琢磨过来了,其实“病因”在于自己一直不敢踏出以前的舒适圈,怕观众只能接受短视频里“要不要做我女朋友”的张欣尧,导致他不愿去展现真实的自己。

  《创造营2021》,张欣尧表情包

  想明白这个道理,张欣尧开始“不管不顾”,在备采间和舞台上想说什么说什么,选自己想要的歌,做自己想做的事,于是二公舞台上利落的短发和战损妆,瞬间让张欣尧吸引到了很多观众的目光。

  “说错了大不了被骂,能怎样?但是你在做自己,我觉得就算被骂那也无所谓。”

  张欣尧

  如今的张欣尧早就告别了那些极度崩溃的时刻。

  结束《创造营2021》之后,面对未来的路,他还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和竞争。他希望自己收获这么多的关注后,可以沉下心来好好地创作音乐作品,有机会的话登上更多舞台,包括拍戏、录制综艺等等,他都想去尝试。

  “短视频也没有那么影响我了。之前拍视频的时候流量好了可能开心一天,流量不好了就会一天都不高兴。但是现在不会了,我就是拍自己喜欢的,流量好不好都没有太大的感觉。”

  张欣尧

  但他还是会为一些事情发愁。

  比起留言区里的“老公”和“睡觉”,张欣尧更想延续自己当初在《创造营2021》“从一贫如洗到富甲一方”的正能量励志形象,成为能激励到更多人的那个人。

  “现在追星的人里面有很多00后、05后,我就很担心这件事你知道吧,一些小孩看到这些评论就跟风什么的,真的不太好。”

  张欣尧也不懂自己为什么吸引了一群这样“特别的粉丝”,很多事情可能安在其他男艺人身上完全行不通,但粉丝们对此乐此不疲,还越来越喜欢。每天他看着自己的“黑历史”被翻出,觉得是一次又一次的“社死现场”。

  张欣尧

  虽然言语中透露着拒绝的意思,但张欣尧内心其实还是挺开心的。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野人”时,他觉得这个称呼确实很符合——“挺好玩的,就是很野,什么都不管。”

  “我觉得我还挺神奇的,好像粉丝对我一些视频和直播的接受度还很高,觉得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我觉得反而是个好事,因为我之前确实干过很多这种事情。”

  听到这里,娱理工作室好奇地追问道“那还会不会延续之前的直播风格”,没想到张欣尧又连连拒绝。

  “绝对不讲,都多少黑历史了,我觉得我都疯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