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又出现了一张有灵气的电影脸

又出现了一张有灵气的电影脸
2021年05月30日 22:05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我要我们在一起》上映四天票房突破两亿元,这是女主角张婧仪的第一部电影。

  即便在词语通货膨胀的年代,“有灵气”仍然是被审慎使用的形容词, 而这个词被不少人用在了张婧仪的身上。她有着一张骨相出众的电影脸,在个人的第一部电影里松弛自如,有着导演形容的“毛茸茸的动物感”,也把人物的戏剧张力拉满,打动了很多观众。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娱理工作室见到了这位未满二十二岁的年轻演员。

  这是路演间隙的一天,张婧仪素颜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张脸比大银幕上的她多了更高浓度的野性的纯真,由内而外的“野生”感,让人发觉她应该还有很多可能。

  张婧仪有一种难得的松弛,这可能得益于她的前两部作品——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和电影《我要我们在一起》的剧组,都是自由奔放的氛围,鼓励她在表演时打开自己;也可能来自前辈的鼓励,老板陈坤和周迅曾经告诉她:“你现在把你最真的东西展现就好了。”

  同类人的磁场让张婧仪自我生长,于是她的松弛感流动了起来。

  二十一岁的张婧仪,没有想要抓住什么的欲望。她崇尚顺其自然,相信与角色的缘分,认为演戏就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这位年轻女演员以一种轻盈的姿态在演艺圈游历着,像她脚上的那双布鞋一样,舒适,自在。

  “给我讲一个故事吧,从你今天出门到这儿,路上发生了什么?”

  ——张婧仪第一次去试镜《我要我们在一起》的凌一尧这个角色时,导演沙漠对她提出了这样一个试镜题目。

  不用代入故事里的谁,不是剧本里的凌一尧,张婧仪以她本人的口吻说了这么一个故事:“在路上,我碰到了一只小狗,它一直挡着我,嘴里叼着一枝花,玫瑰花,那天下了雪,我看到它留下一串小脚印,我就跟着它走,看到一个很大的风车,它往风车下钻。再后来,我看见它一直守在一个墓碑旁边,那应该是它的主人。”

  沙漠又问她:“你的第一个大银幕镜头会是什么样子?”

  张婧仪想了想:“应该是暖黄色的灯光下,镜头里是一个我的侧面,我在写东西。”

  这些独特的试镜题目,让沙漠看到了属于张婧仪自身的电影感,后来沙漠告诉张婧仪,选择她是因为她有着凌一尧的外形,“像小动物一样毛茸茸的,但是眼睛里好像又有超越这个年纪的成熟”。

  另一个原因则是演员之间的合拍。试戏那天,导演让屈楚萧与张婧仪搭档,表演一场小情侣闹矛盾的戏,两人不但没有尴尬的氛围,气场还相当合拍。休息时间,屈楚萧和张婧仪到阳台上透气,不经意地站在了一起,沙漠还忍不住给他们拍了照片,觉得这两个人搭档很合适。

  《我要我们在一起》,张婧仪、屈楚萧

  在张婧仪自己看来,凌一尧这个女孩勇敢、真挚,身上有着绝对的执着——因为她能等一个人十年,这些都是这个人物很可贵的地方。

  《我要我们在一起》是一部时间跨度十年的普通人的恋爱故事,片中有许多颇具戏剧张力的情节。在临时居住的拆迁房里,凌一尧与吕钦扬为结婚而产生冲突,那条拍了十多遍,“一开始怎么都找不到感觉,因为有一点放不开,后来我跟导演说,我们俩都打成这样了,还衣冠整整的,要不然你让他扯我衣服吧,之后再拍完这场戏,导演和摄影都是鼓着掌进来的。”

  电影里有一场浪漫的毛坯房畅想,导演和两位主演商量:怎样从影像上展现这场戏呢?

  三人讨论许久,没有定论,凭着想象排练了一下午,最后导演定了一个调度,告诉演员从哪里走到哪里,至于怎么演,可以即兴发挥。到了晚上拍摄时,导演打开了自己的歌单,放了个投影,让演员们自由地演出,这场戏很快就拍完了。

  《我要我们在一起》,张婧仪、屈楚萧

  在旧货市场,剧组原本是为了凌一尧和吕钦扬的床垫去拍摄的,可是真正去了之后,导演就让两位演员看中哪个玩哪个,拍了很多细碎的镜头。

  张婧仪热爱那些细节——男女主角一起刷牙,一起吃外卖,导演还拍了凌一尧和吕钦扬两双脚踩在一个小脚盆里,她觉得表演现实中情侣之间的小动作,才会给观众最强的代入感。而做到了这些细节,这个人物才算是真正有了血肉。

  在镜头面前,张婧仪松弛而自如,她觉得一个人的眼睛与内心都是藏不住的,所以要把自己完全交出去。

  转眼间,《我要我们在一起》已经杀青两年了,如今张婧仪不会为个人的第一部电影上映而紧张了,她只是希望那一段故事被大家看到。

  《我要我们在一起》,张婧仪、屈楚萧

  张婧仪是出生于湖南邵阳的湘妹子,当年高考前,她独自赴京参加艺考,最终成为了北京电影学院2017级表演系学生。

  求学期间,张婧仪就签约了东申未来,但这并没有让张婧仪对演艺生涯展开想象,也没有真的觉得自己会成为演员了。因为当时张婧仪在学校上课,还没有去片场实践,直到她接演了《风犬少年的天空》。

  当时张婧仪在东申未来举办的山下学堂学习,有一天,导演张一白来到学堂选角,一下子就选中了张婧仪。

  “您就不怕当初选错人吗?”张婧仪后来曾经问过导演张一白。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张一白告诉她。

  《风犬少年的天空》讲的是学生时代的故事,也正是当时才十八岁的张婧仪所处的人生阶段。当演员和角色逐渐融合到一起后,演员们还会互相以角色的名字相称。只要是跟着剧情走,导演都随演员怎么演,正片里有很多笑场的镜头,其实是拍摄时真的笑场了。

  “第一部戏给了我一个这样的环境,就会让我对拍戏没有那么紧张,或者说有时候会比较自由。”张婧仪说。

  在大众范围里,张婧仪身上还有一个显著的标签——她来自于东申未来,一个由陈坤、周迅、舒淇合伙创办的公司。

  张婧仪将他们视作长辈,他们也像对待女儿跟朋友一样对待张婧仪。

  “其实很多人会问我,他们会不会教你演戏?”张婧仪说,“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会告诉你那些,只是说,‘因为你才刚开始,而且你现在不懂得技巧什么的,他们觉得你就去体验就好了,以后长大了,碰到了需要的问题,或者说实在是要学习的那种东西,你再去学,你现在就把你最真的东西展现就好了’。”

  “时间过得真快,从刚来北京到现在,一下子四年过去了。”张婧仪感慨地说,从一开始应考时对北京没有感觉,到现在,她在这里有了自己的住处,有朋友和同事,北京已经让她有了归属感。

  张婧仪还保有学生的纯粹感,同时也已经在片场有了自己的所得。

  关于表演这件事,学校告诉了她演员的基本素质,而剧组生活则让她明白,除了那些最基础的东西外,她要怎样去把人物演活,怎样努力与观众感情共通。

  去年张婧仪与知名演员徐帆、许亚军拍了一部电影《关于我妈的一切》,这是张婧仪第一部主要与前辈对戏的作品。

  第一次见到徐帆时,张婧仪特别紧张。徐帆或许是看到了她的局促,随手拆了袋薯片,两人就坐在办公室里一起吃了起来,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在张婧仪的眼里,徐帆是位温柔的老师:“她一直在帮我,她有很多表演上的经验和技巧,她说‘你演戏总是很真,但我懂技巧,所以有的时候你其实没有我强,那我就会收一点点,我们俩就能配合起来了’。”

  《关于我妈的一切》,徐帆、张婧仪

  在逐渐丰富起来的作品里,张婧仪更多还是在演一些青春题材的剧集或是电影,她并不着急去做一些看起来更“大艺术家”的创作,“我觉得现在能演21岁经历的事情是挺好的,如果等到我30岁再演,心态可能都不一样了”。

  “而且对我来讲,可能演戏就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如果我是为了演一个角色而去勉强适应,我自己觉得不好玩不开心。”

  对于未来,张婧仪没有太多具体的规划,团队的同事对于她的期许也是顺其自然:“他们希望我自己好好长大,自己去感受这个剧本有没有感觉,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想,他们会从长线规划的角度给我提意见,但是我自己的主观感受是很重要的。”

  从第一部戏就是女主角,到现在通过《我要我们在一起》展现出难以忽视的灵气,她会怎样去把握好机遇呢?

  张婧仪认真地说:“说实话,我很顺其自然。我觉得这都是缘分的问题,不管你跟那个角色有没有缘分,真的就尽力做好就行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