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大女主打不过“女鹅”?

大女主打不过“女鹅”?
2021年06月01日 22:2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荧屏上,一种被观众亲切地称为“女鹅”的角色类型正在走红。

  《东宫》的曲小枫、《琉璃》的褚璇玑、《山河令》的阿湘、《御赐小仵作》的楚楚……这些如女儿一样可爱的角色形象让不少观众沦陷,成为“妈粉”。

  近几年大女主剧频繁遭遇滑铁卢,女鹅要接棒大女主了吗?

  江山代有“女鹅”出。

  弹幕上第一次频繁的出现女鹅两个字,是在2019年播出《东宫》里,一席红衣的小枫,天真明媚。

  《东宫》,彭小苒饰演小枫

  三年时间,网剧里又出现过不少女鹅,而最近最当红的女鹅当属《御赐小仵作》里的楚楚,所过之处留下一大片“女鹅好可爱”“女鹅萌萌哒”的弹幕。

  《御赐小仵作》,苏晓彤饰演楚楚,王子奇饰演萧瑾瑜

  可爱,是女鹅型女主的共同特点,她们出场时都天真烂漫,古灵精怪,善于用一颗纯净的心去打量这个世界。

  女鹅们大多来自充满爱的成长环境——小枫是备受宠爱的西州九公主、阿湘有如兄如父的温客行护她周全,楚楚不仅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且自幼受到驸马教导。

  因为获得了足够的爱,女鹅们也将爱散发出去,用一种真诚不设防的姿态存在。这种周身带着爱的能量的女主,一登场就是耀眼夺目的。

  《山河令》,周也饰演阿湘,龚俊饰演温客行

  于是,观众们自觉地站在了女主的一边,把自己当成了妈妈和娘家人,男主则根据个人表现,被称为“女婿”和“狗子”。

  《东宫》里的李承鄞,不仅导致了小枫的母族被灭族,还让她亲眼看到了师傅被乱箭射死,这段初见时真诚热烈,再见时互相折磨的虐恋,让与小枫共情的观众大呼李承鄞是“狗子”,对不起女鹅。

  《东宫》,彭小苒饰演小枫,陈星旭饰演李承鄞

  《山河令》里的曹蔚宁和《御赐小仵作》的安郡王则可谓神仙型男友。

  前者曹蔚宁作为名门正派的弟子,从始至终和出身邪派的阿湘站在一起,没有猜忌和怀疑;安郡王从没有看低楚楚仵作的身份,两人事业上合作无间,感情上互相扶持,这样的感情当然会让弹幕中的妈粉发出“女鹅女婿好般配”的呐喊。

  女鹅型女主的人设都很讨喜,不矫情。

  《山河令》里的阿湘,作为双男主剧里的女主还能获得观众的喜爱,就在于人设定位。相较于《陈情令》里师姐某种意义上充当着男主的“白月光”的身份,助攻型的女鹅显然更讨喜,而且阿湘本身的感情线也同样有闪光点。

  《山河令》,阿湘和曹蔚宁即将大婚

  《御赐小仵作》的爱情线简洁但有力,没有为了虐而虐的降智戏份,女主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出身低微而自怨自艾。

  楚楚在一心搞事业的同时也收获了爱情,丝毫没有恋爱脑。最后为了揪出幕后大boss,楚楚甚至主动提出用自己和安郡王的婚礼为诱饵。如果是不高明的编剧,或许会编出个男主为了大业以婚礼为陷阱,女主偶然间知道后形成误会,两人互相虐三集的狗血桥段。

  但在《御赐小仵作》里,从未出现过一次这样的桥段。简单来说,女鹅型女主的行为选择是符合大多数观众的期待的,不会让观众觉得自己被编剧当成了傻子。

  《御赐小仵作》,楚楚与萧瑾瑜大婚

  虽然女鹅们大多产自古装剧,但她们都做出了属于现代人的行为选择,甚至还能输出具有现代性的价值观。

  《东宫》里李承鄞做了很多伤害小枫的事,最终小枫没有原谅他,选择自刎,悲剧收场。

  《东宫》,小枫和李承鄞的初相遇+结局

  《御赐小仵作》则给人一种看上世纪90年代TVB职场剧的爽感——男女主一心搞事业,朝堂线草蛇灰线,高潮迭起;楚楚在自己的仵作领域做到了出类拔萃,在事业和情感上都与安郡王互相扶持。

  关于自己的职业身份,楚楚还有一番价值输出:“可我还是希望,有一天那些人不再欺负我,不是因为我是将军的女儿,或是郡王的妻子,而是有一天,他们不再欺负天底下所有当仵作的人,和当过仵作的人,而我只是作为其中的一个,而不被欺负。”

  《御赐小仵作》,楚楚的台词

  这也是女鹅们区别于傻白甜型女主的根本。

  傻白甜型女主,可爱不够,降智来凑,以鹿小葵为代表的一系列傻白甜型女主,常常以傻来体现自己的单纯天真,不符合生活中人类的正常智商表现,当然也会让观众看到手脚蜷缩。

  女鹅型女主,可以甜可以萌,但一定不会蠢,她们遇事看得通透拎得清,智商情商双双占据高地。

  聪明、可爱、甜美、天真,她们符合观众们对于完美女儿的想象。

  当集聚了这些美好特质的女主,像小枫一样遭遇“狗子”,或者像阿湘一样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被他师父杀死,这种被摧毁的形象更容易激起观众的心疼与怜惜,产生一种妈粉心理;如果她像楚楚一样事业一路开大、还有靠谱女婿一路相互扶持,也会让观众产生一种看着孩子安安心心成长的老母亲心态。

  《山河令》,曹蔚宁被杀,阿湘痛哭

  在女鹅型女主走红前,大女主这类角色已红了快十年。

  2012年,《甄嬛传》拉开了内地剧的大女主序幕。但在此之后,很多大女主剧都走上了歧路,成为口碑扑街的重灾区。

  以“XX传”命名的古装大女主剧,基本都在一个套路里打转:人物出场时是不谙世事的少女,一步步成长为强悍的大女人。

  听起来成长线很丰满,价值观很女权,但却难逃黑化、无脑爽、玛丽苏这些元素。

  《甄嬛传》,“黑化后”的甄嬛

  在大女主剧里,基本都有两个以上的男主或男配爱慕着女主,女主或主动地或者被动地通过他们的帮助或者利用他们,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目的。在宫斗剧里,这个目的往往是掌权。

  知名学者戴锦华曾在采访中指出:大女主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类型,也是在网络文学的写作中,开始创作出来的一种类型。这些大女主类型中,女性都非常强悍,跟传统理解中柔弱的女性形象不一样,她们都是主宰性的。大女主的女性主人公的逻辑基本是对男性逻辑的复制,这个故事中是女帝、女皇、女主管,和男帝、男主管没有区别,只是增加了美丽的女性形象这样一个元素。

  戴锦华提出,大女主形象的出现,反映的是女性在流行文化工业中的消费力逐渐增强,很多作品是迎合着女性消费者的需要而被制作出来的。这些作品反映的是女性的欲望,而非现实。

  《上阳赋》,章子怡首演网剧大女主

  虽然如今大女主类型剧已经是明日黄花,但不可否认其存在的意义。在女性意识觉醒的当下,大女主剧是对女性欲望的一种主题先行式的投射,可能在剧作层面并不成熟,但在价值层面仍是一种突破性地尝试。

  如果说大女主剧投射的是一种对于掌权的欲望,那么女鹅型女主投射的更多是对于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生活,和对于专一的、相知相惜的爱情的欲望。

  女鹅型女主遇到的更多是一对一的爱情,比如在《御赐小仵作》里,有三个优秀的年轻男主,都各自有良配,没有出现台湾古早偶像剧里男主是给女主爱的,男二是给观众爱的传统套路。

  《御赐小仵作》,萧瑾瑜表白楚楚

  《御赐小仵作》里的CP,爱情上甜宠,事业上能并肩而行,这种类型的剧情或许也能给疫情后的女性观众带来不少慰藉,成为她们目前需要的精神食粮——

  后疫情时代,女性失业率上升,去年11月据联合国妇女署最新的全球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可能会让他们为之努力的性别平等工作倒退25年。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投射了女性观众美好愿望的女主形象,当然会获得观众的青睐。

  社会心理学家曾提出过“性别角色双性化”的理论,他们把人的性别角色分为了男性化、女性化、双性化和未分化四类。所谓“双性化”,是指一个人兼有男性化与女性化的气质。

  相较而言,大女主角色兼具了男性化的气质,而“女鹅”形象更加女性化,这并没有孰优孰劣。

  《御赐小仵作》,楚楚和冷月的对话

  简单来说,大女主反应的是观众的女王梦,而“女鹅”则是公主梦。

  如今大女主古装剧式微,但以女总裁形象为代表的“老公”型女主想象则在加速成长。

  大女主并没有打不过“女鹅”,在电视剧产业的发展进程中,不同类型的女性角色同时存在并发展,各有自己的受众,她们共同构建起一个形象序列,在男性主导的文明中提供另一种选择和可能性。

  但在大女主的式微和“女鹅”的崛起中,也给从业者们从剧集制作的层面提供了一个参考:无脑爽和玛丽苏的确过时了,真正的女强人形象有待发掘,观众期待的是符合正常行为逻辑的女主形象。

  简单来说,别把观众当傻子。

  《山河令》,周也饰演阿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御赐小仵作东宫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