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诉讼2年,工作停摆163天,赖冠霖说他不后悔

诉讼2年,工作停摆163天,赖冠霖说他不后悔
2021年07月03日 22:55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解约胜诉的那天,赖冠霖只在微博上写了四个字:感谢所有。

  此前,娱理工作室在《独家|签约7年被转3次,4家公司抽成,艺人赖冠霖解约内幕》一文中描述过赖冠霖解约风波的细节:2017年4月,在韩国CUBE娱乐公司训练了半年的赖冠霖参加韩国《PRODUCE 101第二季》,最终作为WANNA ONE成员成功出道,而后与CUBE重新签订合约;

  此后不到两年的时间,赖冠霖经纪约中的中国区业务部分被转手了3次,期间历经4家公司且全部都要抽成,而负责赚钱的赖冠霖主张自己毫不知情;

  2019年7月,赖冠霖就该问题与CUBE对薄公堂;2020年5月19日,赖冠霖正式向首尔地方法院提起解约诉讼。

  直到今年6月17日,这场持续了两年的对峙终于有了结果。

  上:2020年5月19日,赖冠霖正式向首尔地方法院提起解约诉讼

  下:2021年6月17日,赖冠霖解约胜诉

  尽管成功解约,漫长的经纪纠纷对于出道不久、正处于上升期的赖冠霖的影响始终是肉眼可见的。

  2018年底,即将从WANNA ONE毕业的赖冠霖开始布局国内发展,拿下了著名IP改编剧《初恋那件小事》男主一角。自提起诉讼之后,除了在一档综艺里以飞行嘉宾出现,赖冠霖的演艺事业几乎进入停滞状态,直到2020年6月才接到剧本继续拍戏。

  2019年底,赖冠霖察觉自己的心理状态也出现了问题,最后被诊断为人群恐慌症。就像他在《五十公里桃花坞》(以下简称“《桃花坞》”)里说的,因为心理和生理的状态,曾经作为男团成员的他却拿不起麦克风去继续歌唱跳舞。

  但他认为解约也同样带来了好的影响:“我遇到了现在继续留在我身边帮助我的工作人员、家人、朋友。中国有句古话叫’共患难’,通过这件事,我觉得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熟悉度也提升到另外一个层次。”

  《五十里公里桃花坞》,赖冠霖

  赖冠霖告诉娱理工作室,合约清楚了以后自己有了新的公司,从去年开始就有合作,磨合得比较熟悉了。在公司里也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小团队,大家会一起做规划和接洽工作。

  “我觉得合作嘛,信任和做事的想法、方式是很重要的。我现在身边的团队不会强迫我去做不适合我、违背我自己本来样子的事情,但他们比我更有经验,会给我很多意见和分析,我也能很好地去消化这些,是一个比较良性的互动。”

  如今再去看这场历经两年的解约纠纷,赖冠霖觉得“没有什么”。

  “我一般做完决定不太会往回看。我个性比较冲,就是往前冲的那种类型。”

  《五十里公里桃花坞》,赖冠霖

  空白期

  今年大年初七,凌晨四点,赖冠霖踏上了飞往大凉山的早班机。

  其实赖冠霖私下是一个很宅的人,喜欢宅在家里看书、看电影、和宠物们玩,哪怕什么都不干只是发呆也不觉得无聊。但站在人生比较迷茫的时刻,他决定主动换一个环境去寻找答案。

  还在WANNA ONE的时候,2001年出生、未满16岁的赖冠霖是团里的绝对老么。粉丝和外界对他的印象大多停留在可爱、直率。他却向娱理工作室坦言自己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脾气”。

  事业进入空白期,整整持续了163天。虽然感到难熬、有过颓废,但赖冠霖从来没有因为官司的悬而不决而着急。“因为我脾气比较暴,再着急的话可能就已经活不到现在了,所以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着急。”

  《五十里公里桃花坞》,赖冠霖

  在等待的过程中,赖冠霖决定不了任何事情,能做的只有调整自己。

  他曾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在凉山的这段日子里,我很幸运地寻找到了答案:原来这个社会不是只有害人被害,原来我的世界也不是用赚没赚钱来定义。我的价值是我可以活成某个人的榜样,是我可以告诉孩子们:‘别怕,我在。我可以给你指路。’甚至可以指着没自信的同学说:‘我可以,你也可以。’”

  17天的凉山行让赖冠霖受到了极大的触动和改变,他见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人,体验了不一样的生活。“当时我坚持要创作一支短片把我的感受记录下来,没有想太多失与得就去做了,今年下半年大家应该可以看到。”

  哪怕官司一直无法结束,赖冠霖也不认为自己的人生会因此搁置。“我不是一个会后悔的人,如果不结束会有不结束的影响,但是又代表什么?太阳每天都从东边升起,我觉得可能这句话会比较应景。”

  尽管内心已经变得足够强大,赖冠霖还是出现了心理问题,患上了人群恐慌症。

  在WANNA ONE时期,赖冠霖还没有很确切的症状,究竟是哪次活动、哪件事让他意识到了对于人群的恐惧,他不愿提起,也不觉得那有多重要。

  “我的本意不是去给予任何人任何的负能量,我只是告诉大家我在解决一件事情。至于这事情怎么起来的、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在做这个事情。

  如果我能顺利去克服,往后也希望能给大家继续带来非常好的音乐作品。如果有很长一段时间克服不了,我会继续在我的演技上做到最大程度的修炼。”

  WANNA ONE时期的赖冠霖(左前一)

  桃花坞

  起初接到《桃花坞》的邀请时,赖冠霖是恐惧的,“这东西有点儿双刃剑的意思。”

  众所周知,真人秀的镜头会在一定程度上放大艺人们的言行举止,这时观众与粉丝评价和审视的不再是他们的作品,而是综艺镜头中所呈现的那个“自己”。

  与节目组几次沟通后,特别是听说15位坞民中也有张翰,赖冠霖觉得自己可以来尝试一下。

  他和张翰的结识要追溯到2019年,只不过当时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来到《桃花坞》后性格相投的两人同住8号房,几乎是形影不离。

  《五十公里桃花坞》8号房成员赖冠霖、张翰、郭麒麟等表演中

  “我对翰哥是很认可的一个态度,认识那么久一直在旁边默默观察()。我记得我第一次见节目组就问了嘉宾有谁,当时他们就跟我说有张翰,其实一听完我就觉得挺放心的,觉得应该是个挺靠谱的节目。”赖冠霖打趣道。

  尽管镜头不多,还经常被网友称作“张翰的小弟”,赖冠霖并没有太在意,甚至就希望自己“没什么镜头”,“要那么多镜头干嘛呢?”

  至于竞争坞长,他也从来没考虑过。“这个确实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职位,所以还是交给能力比较强大的人吧。”

  《五十公里桃花坞》8号房成员赖冠霖、张翰、郭麒麟、孟子义为周也庆生

  “与世无争”的背后是精神上的休憩与满足。《桃花坞》虽然本质上是一份工作,但以社交实验和社区生活为主旨的节目反而给赖冠霖提供了一个相对舒适、结交朋友的环境,已经是难得的收获。

  这些新朋友中,最让他感到反差的是李雪琴。

  没见本人之前,赖冠霖在网上刷到过那些大热的脱口秀片段,知道李雪琴活跃在各种综艺节目中,不自觉地给这位女脱口秀演员安上了一个“工作狂”的初印象。

  “但实际相处之后发现她也是一个挺需要劳逸结合、需要一些休息的人,然后就会觉得说原来她也是一个挺热爱生活的人。”

截图自《五十公里桃花坞》

  如今的赖冠霖很感谢当初平台和节目组的信任与邀请,很感谢他们15个人能团结一致地完成节目录制。他说自己在节目里呈现出了100%的真实,从未想要掩饰些什么。

  “时代不一样了,现在是网络时代,你觉得你说对的话就不会被骂了吗?我觉得做自己总会有认同你和不认同你的人,这个很正常,这是当艺人要有的觉悟,担心那个干嘛呢?”

  《五十里公里桃花坞》,赖冠霖

  “少年老成”

  作为《桃花坞》的大家长,宋丹丹经常说赖冠霖不像一个20岁的年轻人。

  事实上准确地说,因为年少离家,在经历了大热出道、海外限定团、回国发展、解约拉锯战之后,如今的赖冠霖还未满20岁。

  很少有人在这样的年纪就经历一番事业波折,尤其是从亚洲超人气男团成员,到独自面对事业的低谷与空白,其中的落差与自洽或许只有本人最清楚。

  赖冠霖不愿过多谈及那些负面情绪。无论是在镜头前还是和娱理工作室对话时,他始终冷静、理智,很少纠结某个问题的回答,很少有情绪上的波动,总是一副泰然处之的状态,就像网友对他的评价——“少年老成”。

  某种程度上来说,“少年老成”的另一面是把一切都看得很开,特别是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比如眼下娱乐圈的竞争。

  赖冠霖

  赖冠霖的事业空白期正好是内娱选秀如火如荼之时,每年几百位新晋艺人涌向市场,瓜分着秀粉和大众们的注意力,市场的竞争烈度逐渐升温,他却很少因此感到压力。

  “因为你控制不了啊!别说内娱怎样,好莱坞每年能火的演员也就那么多,娱乐圈的生态就是这个样子。我觉得这些外在因素都不重要,你能成功注定是你身上有一些什么特质。”

  赖冠霖觉得现在自己能做的只有努力,努力去追求一个最好的结果,用最大的力气打磨每一部作品,至少自己问心无愧。

  赖冠霖

  但接连出演的两部作品《初恋那件小事》和《别想打扰我学习》虽然上星收视不俗,但并没有给他带来很高的讨论度。赖冠霖没有避讳这些争议,始终认为眼下能做的就是调整自己。

  “我已经尽了演员最大的努力,结果就摆在这儿,所以就像我说的,你控制不了很多东西的时候,你只能调整自己,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其他的路可以走。”

  很多时候,赖冠霖远比外界看到的更加通透,他甚至主动向娱理工作室提及自己“数据没优势”的事。“我觉得自己没有只局限在做一个爱豆,况且我跟现在市场所定义的爱豆也有很大的不同了,我在网络上的数据确实也不是优势,你要说作品口碑,也还没达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我无所谓大家怎么定义我,这些东西它都是虚的,你懂的,它不重要。”

  赖冠霖主演作品《初恋那件小事》《别想打扰我学习》豆瓣评分

  除了基本的原则和底线问题,赖冠霖几乎从未按照饭圈规定的条条框框去束缚自己。他公开拒绝很多艺人已经作为宣传和固粉渠道之一的接送机,在微博上怼过私生也怼过恶评,只有在这样的时刻,外界才能少有地体会到他的“暴脾气”。

  “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需要自由的人。因为前一轮我也知道有一些比较大的情况,今天还愿意去相信我、去支持我的,不管是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好,或者是粉丝也好,我觉得大家已经达到了互相不束缚的状态,是互相都开心的,不是说谁单方面去讨谁开心、让谁来做什么事,这可能是现阶段我跟我的‘绿植’们最大程度的舒服。”

  最近,赖冠霖新剧开机刚刚进组,和Angelababy搭档拍摄《爱情应该有的样子》,每天的工作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他希望能抽出时间把陈春城《夜晚的潜水艇》读完,和看到娱理工作室这篇文章的粉丝们“一起”读完。

  说来也巧,这本亦真亦幻的短篇小说集里有这么一段话:

  我们所有人的当下,都只是行走在未来的飘忽不定的记忆中罢了。什么会留下,什么是注定飘逝的,无人能预料,唯有接受而已。

  《爱情应该有的样子》,赖冠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赖冠霖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