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送何洛洛、孙亦航、林墨去选秀,意味养成系的“失败”吗?

送何洛洛、孙亦航、林墨去选秀,意味养成系的“失败”吗?
2021年07月16日 22:07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限定男团R1SE解散的第二天,(前)成员何洛洛回了趟原际画。同事们准备了一个庆祝Party,欢迎孩子归“家”。

  当天,多位同公司训练生也欢聚一堂,而老友孙亦航、林墨没能到场。实际上,航、墨两人分别在今年两档男团节目中跻身前位,按规定,他们需配合平台相关团队进行一些行动安排。

  从结果看,何洛洛、孙亦航、林墨在近年大热综艺里呈现出的亮眼表现,让他们背后的原生公司原际画也愈加为人熟知。但在肯定其高出道率之余,也有声音质疑:身为一家养成系公司,如今原际画却借选秀闯天下,实则为养成路线的“失败”。另外,就原际画的“家底儿”实力,也众说纷纭。

  一个下午,娱理工作室走进了原际画位于北京朝阳区的那栋橙色二层小楼。原际画联合创始人彭诗童、副总陈茉觉得,与其被揣测评判,也是时候由他们亲自聊聊这家公司的故事了。

  去选秀,是养成系的失败吗?

  一进原际画,娱理工作室就看到了一块眼熟区域。前不久,从R1SE毕业的何洛洛就是在那接过创始人黄锐送上的捧花,正式回归公司。

  那场回归Party不算隆重,因为简单打个照面后,何洛洛便要立即赶去长沙。当晚,他有个品牌直播活动;第二天,还有湖南618晚会彩排;再之后,他便要进组拍戏。工作紧密。

  其实,自R1SE解散前数月,限定运营方哇唧唧哇就已着手和各成员原生公司展开交接工作。就何洛洛而言,除了年初为他敲好新戏、接洽综艺项目、筹备专辑外,原际画另外的大动作便是为何洛洛组建个人工作室。官方信息显示,该工作室由原际画、海南周天和悦凯娱乐三方共同打理。

  聊及该工作室构成,原际画联合创始人彭诗童表示:“经过过去两年发展,何洛洛已经是一个成熟艺人了。Solo后,他也需要一个成熟经纪团队来运营,我们愿意尝试和打开这样的合作方式。”

  回看何洛洛的几年发展。从2017年以原际画“易安音乐社”成员出道至今,其事业飞跃时期,无疑是在近两年。无论是R1SE成团节目《创造营2019》为他聚拢了一波大众人气,还是在组合期内凭腾讯平台、相关团队推动,拥有更多露出机会,总之,进选秀限定团这件事,对他的确有着更大帮助。

  彭诗童透露,其实早在2018年《偶像练习生》时,她就考虑过对外输送训练生。但由于彼时和合伙人黄锐意见相左而作罢。“他觉得养成系就是要自己养出来。但后来你会发现,整个市场真的发生了巨大变化,已经不再是2015、16年阶段了。我们在低头向前冲时,也需要抬头看看路。”

  最终送何洛洛进《创造营2019》,在彭诗童看来是“市场推动的结果”。“我们作为初创的偶像公司,在别人都顺应市场变化时,如果我们还原地踏步,那公司的最后结局可能就是被淘汰。”当下,从公司角度,原际画也需要把培训多时的孩子放到大平台上,通过市场直给的反馈,或让自己吃下一颗“定心丸”,或看到问题,及时止损。

  《创造营2019》,何洛洛

  不少养成系粉丝会觉得,把成员拆出来,单独奔赴选秀,这并不符合养成逻辑。在他们看来,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养成之路的中断,更严重的说法:这是养成的失败。

  彭诗童理解粉丝心情,但她必须正视,“如果我们带着小孩只是闭门造车,一直无法良性循环起来,没有任何一个资方和公司愿意每年都干这样亏损的事的。”

  早前,娱理工作室在对话内娱市场另一家养成系公司时代峰峻时,其负责人分享,秉持独立推团理念,公司一定不会把养成团的核心成员送去选秀。在他看来,养成系的魅力在于团员的羁绊和互动,养成的连贯性最好不要打破。

  彭诗童说道:“另外一家公司不论是在养成经验,运营经验以及过去的成绩来说,都已具备自己做大的优势,它的‘盘子’足够大。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必须要先建立一个对应市场的商业模式来,我才能有底气说我们不用出去了,下一个团自己做。但这一定是需要时间累积的。就当时来说,走出去,是原际画的必经之路。”

  原际画的养成系节目《易安FUN学后》

  原际画一度艰难,绝不是因为“成员出走”本身

  对于何洛洛参加《创造营2019》这件事,从公司创始人角度,彭诗童是希望他能高位成团的。她觉得:如果洛洛能出来,对原际画的未来商业模式就会产生更多探讨的可能性。“当然,我不会把这个压力转给孩子,但对于团队,我会要求一个明确目标。”

  副总陈茉则感慨:“后来洛洛第二名出道,并且在之后两年有着不错的事业成绩,无论对我们幕后团队还是公司的孩子们来说,都是很大的鼓舞。”

  据悉,就在2018、19年左右,原际画曾一度陷入低谷,甚至考虑过公司清算。

  很多人都知道,且不可回避的是,包括黄锐、彭诗童在内的几位原际画高层,都曾是时代峰峻的资深员工。从前司离职后,2016年10月19日,他们在上海创办了原际画公司。采用真人+漫画角色相结合的跨次元设定,原际画打造了一个“易安中学”的概念,即训练生大本营。成绩优异的训练生有机会进到“中学”里的“易安音乐社”,即出道团里。

  2017年春天,何洛洛、林墨、孙亦航、池忆等6名训练生成功组团,以一代成员身份展开活动。

  外界看来,核心团队在前司经历过TFBOYS的崛起,有养成经验。“音乐社”出道成员中,有几人也在前司持续曝光过,有原始粉丝。而随着小剧场、综艺节目、舞台演出陆续铺开,原际画似乎稳定前行,势头趋好。

  在一些编年式总结中,网友将2018年下半年两位出道组成员接连出走视为原际画元气大伤的分水岭,而彭诗童表示:“成员出走只是一个爆发点,但绝不是说公司某阶段的艰难就是因为成员的出走。”

  诗童、陈茉等高层感受深刻:从2016到2018年,公司一直潜伏问题。

  “客观外部环境是,由于未成年人政策在一段时期内突然高度收紧,且2018年上半年,《偶像练习生》及其相关模式的兴起刷新偶像市场,这些都对养成系影响很大。

  而在内部层面。首先,几位核心人士虽有多年养成系的执行经验,但缺乏管理经验和运营思维,这就导致前期大家想抓取的内容太多,公司根本承载不来。陈茉回忆,头两年,基于“跨次元”设定,公司开设了动画、漫画,摄像、剪辑、视频等多个重点部门。一家新的创业公司,竟一度招收了90多名员工,“这相当于一个互联网平台级别了,人员成本极其高。”

  而过多理想化的铺设,也导致资金持续出现问题。“我们之前做舞台,都冲着类似一线艺人演唱会那种规格去。像第一季‘夏日季’,成本就是百万级的。每隔一两个季度,我们还会上线一两档百万级别的节目,但我们的知名度和商业模式并不足以一直无条件做下去。最后就是花了过多人力物力财力但和收入至少三倍的不成正比。”

  此外,“急于向前跑,没建立更稳定的企业文化及管理经验不足”,“抓业务能力之外,忽略进一步加强价值观建设”,“在新产业兴起,市场眼界改变的新环境下,输出的一些内容不符合受众预期,导致一些老粉没有留存,同时也少有新人进来”……在后期总结中,这些问题都被团队盘了出来。

  过了18年后,我们变得更现实

  遭遇系列变故之后,原际画开始自上而下的调整。“我们会更现实地认识到,伟大的情怀理想是需要扎实的经济基础和成熟的商业模式的。”

  2019年9月,在“易安音乐社”第二季漫画连载完结后,出于市场效果评估和成本考量,公司不再视其为重点业务,至今仅保留漫画形象的周边产品。

  陈茉介绍,这两年在做公司规划时,大家的讨论方式也变成了“公司会按照季度做规划,并且排优先级,重点事情就会重点优先。比如,之前每年会有大型综艺,演唱会,舞台剧等项目同时启动,后来我们就会有侧重,剧场演出会继续做下去,在一场里打造多个比较优秀的舞台,把服化、制作、音乐等每个细节在合理预算里做到精良,把钱花在刀刃上。现在我们自制一个项目,都希望面面俱到、完整。”

  陈茉透露,现在每个项目都会设有专门的立项人,合理规划,做好PlanA、B、C不同方案的判断和预案,内部高层根据实际情况再确定是否可行。 

  去年之前,原际画为养成训练生投入了大几千万元,一直亏损。而自去年起,原际画实现收支平衡,今年正式步入正轨。彭诗童感叹:“我觉得现在坚持下来的原际画,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定和团结了。”

  有意思的是,娱理工作室的这次对话地点约在原际画北京办公楼,经过办公区时,我特意扫视一圈,确认了当天在楼内办公的约十几人左右。之所以对此留心,是因为坊间早有传言:原际画只剩8名员工,艺人都比工作人员多。

  彭诗童也看到过那则传闻,她不禁笑了:“很搞笑!目前来说,我们内部在大框架上分为经纪组、宣传组、内容策划组、项目组、综合管理中心,另外还在筹备一个市场商业化团队,持续在招人。我们这两年其实也在优化公司组织架构,我也很想把一个成熟的团队模式建立起来。”

  部分网友调侃之余,还想传达的是原际画不过“小作坊”一间,何洛洛、林墨等人自外部回去后,只会发展降级。

  彭诗童承认目前的原际画是走得慢了一点,“但我们比很多公司都更加坚定和认真地在做偶像这件事。就洛洛来说,他是我们从小养成的孩子,我们并不是说单纯地只想靠他赚钱。我们很清楚原际画当下能做什么。我们本身是做养成的,和成熟的经纪团队是两套体系。

  我坦诚讲,可能有些更好的资源,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更专业的团队加入去开发和拓展。与其‘绑’着孩子,我们更想集合市场上一些伙伴的优势,为他成立工作室,去做让洛洛有更多可能的事。”

  只要公司不清算,我们永远在路上

  从2016年至今,原际画共招收了三批训练生,目前共有24名男孩。而“易安音乐社”在经历了两位成员出走、新人补位,以及何洛洛、孙亦航、林墨接连“毕业”后,“社”里如今还有傅韵哲、池忆、余沐阳三人。不同于之前定要保持稳定的六人阵容,陈茉透露,公司不准备再往“社”里加人了。

  近期,三人和其他训练生辗转上海、北京两地,正展开暑期集训。之后,三人“易安音乐社”的新歌也会开始录制,会偏向Hip-Hop风格。

  尽管目前粉圈对于傅韵哲、池忆、余沐阳的名字多属陌生,但原际画团队并没那么焦虑。无论是从15岁进公司,17+去参加比赛的何洛洛,还是更早进入养成系,分别有7、8年训练时长的林墨、孙亦航身上,团队都已清晰验证了——付出去的时间成本,都是有效的。

  而他们在体系内磨练出的镜头感、舞台经验、言行谈吐、以及偶像自觉性,都是让他们得以被外界认可的必然条件。“尤其现在公司更加成熟了,也有了更宽裕条件,给到训练生的储备时间及规划更加清晰了,所以我对他们未来能出来非常有信心。”

  彭诗童坦言,若想破圈,还是需要一个契机,天时地利人和。“那现阶段来说,我们就先做好目前的工作训练、舞台等本分之事,把它做到极致。”

  《创造营2019》舞台上的何洛洛,《创造营2021》舞台上的林墨,《青春有你3》舞台上的孙亦航

  提及今年KPI,彭诗童表示,上半年的重要任务——林墨、孙亦航参赛并且能取得好成绩成团,以及顺利接洛洛“回家”已基本完成,但过程中还是会有些遗憾和需要总结的地方。下半年,原际画的传统夏日季演出和家族运动会也在筹备中,然后便是为“音乐社”准备新舞台,进行下一代预备役的培养,另外也在探索新节目的自制等。

  何洛洛工作室模式推行一段时间后,至于“毕业”后的孙亦航、林墨是否也会延续该模式,陈茉表示:“无论如何,我们做决策的前提还是以艺人发展为优先,而不是刷原际画的存在感。”

  原际画成立近五年,诗童直言“创业这条路任重而道远”。她笑称:“但只要公司不清算,我们永远在路上。”

  孙亦航、林墨

  何洛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