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独家对话INTO1:内娱的国际男团是什么样子?

独家对话INTO1:内娱的国际男团是什么样子?
2021年07月19日 23:02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出道第84天,INTO1终于有了新作品。

  作为腾讯视频“创系列”第一支国际男团,INTO1事业起点不可谓不高。在新歌发布会上,哇唧唧哇创始人、总裁龙丹妮分享了团队未来两年的运营计划——在名为“Wonderland”的探索旅程中打造“海、陆、空、宇宙”四个内容版块,专辑、巡演、纪录片、团综皆囊括其中。率先推出的新歌《INTO THE FIRE》与腾讯东京奥运报道联动,INTO1也顺势成为“腾讯东京奥运报道喝彩大使”。

  然而比起写在PPT上的未来,外界更好奇的是如何在现实里运营好这个国际团,大到新专辑的规划,小到成员之间的生活磨合。毕竟内娱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INTO1是绝对的市场新物种。

  带着这些疑问,娱理工作室此次独家探访了INTO1新专辑筹备过程,也在工作间隙与每位成员聊了聊他们出道后的心路历程。

  事实上,作为亲历者的他们,或许远比外界想象的奔跑得更快。

  刘宇:两年内的个人目标,就是把团做好

  为了两个多小时的新歌发布会,INTO1从前一天下午彩排到了深夜凌晨。

  在此之前,他们还为新专辑其他歌曲的MV拍摄连续忙了两个大夜,这种身体上的劳累成为出道后的常态。刘宇却用“享受”来形容每一天的工作感受。

  “其实最累的时候反而是工作结束,坐车回家的那段路上,往往时间也挺晚了,你要去总结一天的工作,回家还要收拾洗漱什么的,反而挺累的。”

  享受工作的原因是成团后有太多未知的惊喜,例如这次“腾讯东京奥运报道喝彩大使”的身份。

  刚刚得知消息时刘宇非常兴奋,他没想到男团能和奥运盛会产生关联。拍摄《INTO THE FIRE》MV时,有一个桥段要求每位成员去扮演一个角色,和团队沟通后刘宇再次选择了最熟悉的国风服饰,他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事。

  “大家刚认识我的时候就是通过这套衣服和这个身份,一开始我也怕穿着汉服出现在MV里会有些违和,但是穿上之后给我带来更多的是自信,然后到那个场景听着那首奥运喝彩曲,再看着自己穿着汉服和INTO1成员们在一起,就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好鲜明,既突出又融合。”

  作为这个备受瞩目的国际男团的队长,刘宇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他不觉得这是个坏事,反而能推动自己去不断化解压力,把整个团队融合起来。

  从小事说起,例如叫成员们起床——“我从小就喜欢早起,现在和伯远(副队长)两个人就负责A栋和B栋叫起床的工作,大家都非常信任我们,基本上都不赖床,除非有的时候身体真的不舒服。”

  至于筹备专辑这种重要事宜上,如果成员们意见不统一,大家就会在11个人的群聊里整合内部意见。“如果各方都说的特别有道理、特别正确的时候,我们就会投票,因为11个人肯定不会有平票,最终就是少数服从多数。”

  实际上,因为所吸引的圈层群体不同,11位来自世界各地、拥有不同魅力的成员一起组成INTO1之后,不同圈层的粉丝之间也常常存在分歧,时有争吵。

  “我觉得只要不是恶意攻击,文化上面的碰撞是文化交流的一部分,不同圈层缺少碰撞也很难产生新的东西,我很愿意在一些讨论中发现新的灵感。我相信喜欢我们的粉丝群体,其实大家喜欢的偶像风格都不太一样,我觉得正是因为这种不一样,才让INTO1变得特殊,特别吸引人。”

  在未来的两年里,刘宇没想过设定自己的个人目标,他想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团队身上。

  “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为团队贡献更多的力量,因为我一直觉得在一个限定团里,你对团队的贡献越大,对你自己的未来越有帮助。只有把团做好了,道路才会越来越长久。

  如果现在你让我去想着个人事业的话,首先我自己心里是不太舒服的,其次会分散团队的凝聚力,所以我现在就是把全部精力都放在INTO1这个团上。”

  刘宇|摄影@摄影宫

  赞多:编舞,是我为INTO1力所能及的事

  娱理工作室和赞多对话时的第一感受,就是他的中文进步实在太大了。

  大概四个月前,我们在海花岛第一次进行视频对话时,几乎每一个问题都离不开翻译老师的协助。如今的他已经可以自如地坐在沙发上用中文对话,偶尔遇到生词才会扭头用日语询问身旁的经纪人。

  未来两年时间,赞多给自己定的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学好中文。除平常上课、询问成员之外,现在的他开始延迟追《创造营2021》,一边回看节目一边学习中文。

  赞多|摄影@摄影宫

  对于“出道”这件事,赞多直到现在也只有“50%的概念”。

  “在日本的时候我没有自信,虽然我是世界冠军的舞者但是其他人不知道我,所以对成团很担心。现在我在INTO1开始有一点点‘出道’的概念了,比如说在日本的时候,我1个月有2、3个工作,但是现在每天都有工作,我很开心,但是其他的方面没有概念。”

  忙碌的工作让他坦言“身体每天都累”,但马上又补充道因为和朋友们一起生活、一起努力,所以心情还不错。唯一感到焦虑的就是第一次和家人分开这么长时间,不免有些想家。

  尽管工作疲惫,赞多还是经常和力丸一起参与团队的编舞工作。

  “编舞以及帮助其他成员的时候,因为必须要用身体和脑子,所以我当然会非常累,但是这是我能为INTO1做的事,是我可以做的工作。我的身高普通,我的脸不好,唱歌的事情我没有自信,舞蹈是我最有自信的部分,所以我想帮助他们。”

  赞多和米卡、力丸、周柯宇合影

  在日本教学生跳舞时,赞多是一位非常严格的老师,用他的话说,因为学生们都交了学费,这是他的工作,必须要严格。

  如今指导成员们他更愿意“快乐教学”,和大家一起开心地训练。“我累的时候他们也累,而且我知道有的人以前不喜欢跳舞,但是现在非常努力地学,如果我再严厉的话他可能就不喜欢跳舞这件事了。”

  娱理工作室观察到一个很小的细节,在彩排新歌《INTO THE FIRE》的首秀舞台时,有一段动作是张嘉元和周柯宇把跳起的赞多接住,而后推向前。第一次试录后,赞多看完回放视频觉得大家的目光可以换个方向,于是将画面定格,拿着手机去找队友:“嘉元嘉元,看我看我,这里你们看我。”而后又重复了好几遍:“其他的地方都没有问题,其他的地方非常好。”

  在赞多看来,他不希望成员们像机器人没有感情地做着动作,不愿意大家因为配合团队舞蹈而失去自己的个人魅力,于是每次编舞也都会思考很久。

  团队每一次演出结束后,他也一定会去看大家的评价,也不会因为刷到批评或不好的声音感到压力。

  “因为我不是100分的人,不是完美的人,我有不好的部分所以我可以理解有不好的评价。但是这些不好的评价里如果有1个好的评价,有温柔的粉丝说‘加油加油’,我就会很开心,会继续努力。”

  力丸:我不在意光芒被掩盖,更在意大家有没有跳好

  力丸的身上总是带着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可能是舞台上和拍照时的他气场都太过强烈,以至于对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哼哼笑”的他感到意外。

  更意外的还有与众不同的回答。例如聊到出道后有哪些没想到的事,力丸脱口而出的是“现在住的房子很大”;问及新专辑宣传期想要跑的通告,力丸希望能和成员们一起去玩密室,录一次《密室大逃脱》这样的节目;平常收工回到宿舍,力丸经常拉着刘宇看恐怖电影,不仅不会害怕,还希望导演能拍得再恐怖一些。

  关于很多人好奇的“日语实力”问题,力丸坦言自己每天的状态都不太一样,有时总是把中文和英文混在一起讲话,日语就会变得不太好。至于为什么身为日本人日语却“马马虎虎”,力丸又“哼哼笑”起来:“我也不知道~”

  当然,成为INTO1还是有很多强烈的感触。“首先就是工作比以前多了很多,之前我没有这么多的工作,但是现在我会去各种地方工作,特别是在拍广告的时候会感叹原来拍广告是这样的,还蛮新鲜的。其次,我的性格其实是喜欢一个人呆着,喜欢独处的时间,一开始和大家一起生活还不太习惯,现在也适应集体生活了。”

  在这两个多月的相处过程中,力丸话不多,平常也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就像伯远所说,他话最多的时候就是在检查成员舞蹈回放的那一刻。力丸承认自己有时还会“故意严肃一些”,非常认真地帮大家抠动作细节。

  在舞台上,身处11人的团体里,力丸表演时很少考虑自己,也没有在意过自己的光芒会不会被掩盖。相比这件事,他脑子里想的更多的是大家有没有都跳好。

  第二次直播舞台上的《山河图》表演,他和赞多一起参与了节目编舞,也是这个舞台让他感觉到了INTO1的团魂爆发。

  “之前大家互相交流时有很多顾虑,会想这么说对方会不会介意、会不会不开心,不会很直接地表明观点。到了《山河图》的时候,大家开始互相提意见了,不好的事情就说出来,一起为完成一个好作品而努力,立刻就感觉INTO1的团魂出来了。”

  力丸、林墨、周柯宇表演《山河图》

  很少有人知道,在舞台上霸气十足的力丸之前对自己的声音一直没有自信,出道后经常一个人关在声乐教室和房间里训练,从早练到晚。

  经过私底下的加练,此次录制新歌《INTO THE FIRE》时,他的声音惊艳到了制作人,被对方称赞其音域广阔且有热血的质感。据经纪人透露:“当时大家听到他的音色都很惊喜,录这首歌的时候棚里都High了。”

  除舞台和作品之外,力丸很少对其他事情这么上心,基本上吃什么都可以,穿什么也都可以,没有感觉异国生活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拍完宣传照也不会去选片,而是直接交给经纪人负责。

  于他而言,专业领域之外的事情,一切都随意就好。

  力丸|摄影@摄影宫

  米卡:我没想到能交到这么多“哥们儿”

  经过宿舍改造,尤其是搬走了那台老旧电视机后,目前宿舍的房间是米卡最喜欢的地方。

  聊到这里的时候,他还不忘认真地强调道:“我不是在开玩笑,这是真的。”

  房间的常客还有并不在B栋的周柯宇和赞多,三个人经常收工回家后聚在米卡的房间畅聊到深夜。能和大家相处得如此亲近是米卡没想到的事,此前他一直过着独居生活,对集体生活并没有太大信心。

  “我在节目里的时候没有和周柯宇交流太多,他看起来总是很酷,很高冷,但是现在我发现他特别喜欢讲笑话,总是嘻嘻哈哈大喊大叫的,虽然外表很高大但内心就是一个小孩子,他是我的Little brother。”

  米卡微博晒与周柯宇合影:我和Daniel和煎饼果子

  有一天晚上,三人照例在房间里聊天,突然隔壁传来了张嘉元的唢呐声,大家顿时笑作一团。“我之前就和他们说过嘉元吹唢呐的事,但是他们没感受过,就觉得真的很好笑。过了几天嘉元拿着视频给我看,问我是不是特别有趣,原来他把吹唢呐还做成了视频。”

  除了对外输出传统民族乐曲,张嘉元还教会了米卡说“爷们儿”。“我知道这个词的意思,所以我管嘉元叫爷们儿,他叫我哥们儿。”

  米卡、张嘉元

  出道两个多月,米卡觉得男团成员这个身份最吸引他的就是和喜欢的朋友在一起,在这个团队里生活。

  当然并不是每一刻都能够这么快乐。出道之后,米卡开始专注于提升自己的舞蹈能力,因为之前没有太多舞蹈基础,他发现记动作的过程对他而言真的很困难。

  “我发现我学得很慢,还有很多solo的部分,所以我开始提前学习,自己先学几个小时再和大家一起训练,这样我会比较有自信,也不会耽误大家的进度。”

  即便知道自己的舞蹈并没有那么好,米卡也不觉得在表演时会感到压力。每每站上舞台,他觉得更多感受到的是表演时的舒适。唯一有些担心的是时间问题,进步需要时间累积,目前他都是在为一个个舞台做训练,很难挤出更多时间去系统性地提升舞蹈技能。

  繁忙的行程中,米卡喜欢通过夜跑来放松自己。“我每次夜跑跑3 miles(英里),跑步的时候感觉就像回到家一样,非常舒服,不用被外界打扰,可以认真想一些自己的事情。”

  最近他开始对说唱产生了兴趣,每天都在和经纪人叨唠说唱的事。“因为我比较擅长R&B曲风,Rap和R&B有很多相似之处,本来就联结非常紧密,我也尝试过一些旋律Rap,其实还挺适合的。”

  目前INTO1以团体作品和舞台为主,问及会不会继续做原创,米卡说自己还会和以前一样,只要有时间就继续做音乐,把它们录制成片段发在微博上和大家分享。

  高卿尘(小九):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一直做INTO1

  高卿尘没想到自己现在的腰围能瘦到2尺,这成为他出道之后最感意外的事情。

  成团夜上虽然哭着说“我真的很讨厌减肥,我真的很喜欢吃饭”,但成团之后高卿尘肉眼可见地越来越瘦了。

  “最近我不是减肥,是想要保持健康,不是刻意控制体重,但是我有三样东西是不吃的——肥肉、碳水和很多的糖。因为我们工作时间不可控,还是需要好好吃东西让自己快乐和健康。”

  高卿尘|摄影@摄影宫

  值得一提的是,能够在《拜托了冰箱 轰趴季》和刘彰(AK)一起顺利完成“助力体验官”的任务,也让高卿尘十分惊喜。不同于《创造营2021》,有很多谈话环节的《拜托了冰箱 轰趴季》起初让他觉得压力很大,怕自己听不懂大家在说什么,但是一季录制下来,不仅中文水平又有了提升,还学会了更多录制综艺节目的技巧。

  “何老师(何炅)和嘉尔哥教了我很多,帮助了我很多,我慢慢学会了适应这种节目的氛围,在录制的时候知道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或者怎么去看镜头、找镜头,然后还有一点点小进步就是可以做一点点饭了。”

  只不过由于还未能全面掌握中国调料的使用方法,除在节目里秀了一把洋葱炒牛肉之外,他还没有在宿舍里展示过自己的厨艺。

  《拜托了冰箱轰趴季》,高卿尘完成烹制洋葱炒牛肉

  提及出道后的生活,高卿尘同样直言“每天都很累”,但是有一件事让他觉得累得特别值,就是自己彻底爱上了舞蹈。

  “本来我没有那么喜欢跳舞,最开始在泰国训练舞蹈的时候压力很大,我没有基础,真的不太喜欢,所以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唱歌上。但是现在我们成员训练时候的氛围特别好,特别放松,一直在互相帮助、互相鼓励。有的时候他们跟我说‘你的舞蹈进步了’什么的,就让我觉得累也没关系,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进棚录《INTO THE FIRE》的时候,他也特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有力量感,希望通过音乐给听到的人带去鼓励,哪怕遇到挫折也可以迎难而上。

  在他的认知里,偶像就是要向公众树立起一个积极正面的形象。

  “我觉得‘偶像’这两个字意义很大的,我们不可以在外面随便做事、随便说话,状态不能那么乱七八糟。当我们11个人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特别是当青年人看到我们的时候,呈现出的应该是好的、积极的一面,去影响大家做正确的事情,这个非常重要。”

  对于未来两年的限定团之旅,高卿尘希望自己可以去了解一下他最喜欢的中国功夫片,尝试一把“Special power”的感觉。但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让INTO1继续下去。

  “我真的想继续的,因为我觉得在这里跟他们一起工作,我非常开心,我们之间相处得很自然。”

  林墨: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我们

  林墨还记得第一次在微博热搜上看见自己名字时的感受。

  “就很神奇你知道吗!因为之前自己也没上过热搜,天天就是看别人在上面,也想过会不会哪天我也可以上个热搜,然后突然真的看到自己的时候,仿佛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实际上,林墨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INTO1,没有想到自己的关注度会这么大。这倒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压力,只会让他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

  很多人好奇他是怎么在出道后平衡好男大学生和男团成员的身份,林墨坦言自己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可以适应不同的生存环境。

  前阵子他还刚刚完成了大学的军训实践,顺便把军训的帽子也拿了回来,戴在头上成为了某一天上班图的亮点。

  “那是我多买的一个,有时候帽子不见了只能自己去买一个,我都买了为什么不能带走?我最后把衣服还了,帽子就自己带走了。然后那天上班头发也不是很好看,就觉得戴个帽子会好一些。而且那个帽子虽然是军训帽,其实我感觉它也蛮洋气的吧?”

  “洋气”这个词经常被林墨挂在嘴边,比如提到对于新歌的期待时,他希望大家听到后能感叹:“没想到INTO1的歌还是挺洋气的!”

  就在独家对话时,他才得知新歌的名字是《INTO THE FIRE》,“我一直叫它‘GO INTO THE FIRE’。”这首歌是他新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最近让他最快乐和满意的时刻也是因为这首歌,“没想到大家跳得还挺齐的。”

  多年唱跳经历让舞台上的林墨总是显得游刃有余,几次直播表现也被贴上了“现场稳”的标签。娱理工作室注意到林墨在彩排间隙检查回放的时候非常认真,是绝对的细节控,虽然周围的人都觉得没什么问题,他还是会特别清醒地审视自己的舞蹈,调侃道:“不行啊,我这个动作好像公鸡啄米啊。”

  舞台之外,林墨则经常呈现出一种无忧无虑、“很自在”的状态。出道之后,他考虑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时间,其余的部分全部都顺其自然,很少有什么事情让他觉得焦虑。

  不过他也承认有时外界的声音多多少少会影响到自己。

  “没有人会完全不在乎别人的评价,还是会有一点触动的,只是说我可能消化东西的能力比较快一些。评价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只要不太过于激烈、别太偏激就行。”

  伯远:有时候我会想,他们喜欢的到底是谁

  与林墨不同,伯远一直有非常多的焦虑。

  尽管做唱跳这件事已经做了六年,但以INTO1的身份出道后,所有的事情都是未曾经历的。

  “以前没有那么多人关注我干的工作,你懂吗?现在一举一动都被关注着,很多事情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就很焦虑,就怕自己会不习惯。

  当然这个东西也是一个双刃剑,虽然没有之前那么自在了,但是自己有了关注度可以去影响别人,输出的东西需要更有责任感,给大家带来正向的引导。”

  伯远清楚地记得,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完全没有通告和任务、不用去训练室训练、由大家自由使用的日子,只有一天。那天他一个人出门去吃了顿火锅。

  还在海花岛时,他不太确定自己被这么多人喜欢的原因,曾经想向娱理工作室寻求一个客观答案。下岛后拿到手机,各种评论和饭制视频层出不穷,他马上就懂了,但也经常会产生迟疑。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我会把自己很帅、很自律的一面放在舞台上,但平常生活中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当然我也会有偶像包袱但是不会要求自己太多。

  知道自己这样的双面性格,再去看大家的弹幕,我就会想你们喜欢的是我吗?确定是我这个人吗?当然不是说给自己立了个角色,我有时候看着镜头前和照片里的自己都有些认不出。比如前几天那个拳击照,我就觉得好帅啊这还是我吗?”

  伯远的男团梦最早要追溯到至上励合时期。2008年至上励合推出了首张专辑《降临》,封面上有媒体评论他们是“中国的H.O.T”,这让当时已经有了男团梦的伯远非常想买回去听听,但是因为年龄太小,掏不出35块钱,最后只能作罢。这件事让他印象很深,至今都还记得那张专辑做了炫金和黑色两个版本。

  如今终于圆了自己的男团梦,每一次出行、每一个舞台都让他觉得非常幸福。

  “说实话以前去跑商演的时候,只有四五个人在意我们唱了什么,所有事情都亲力亲为,我们还要去和每一个地方不同商演的音响供应商对接,告诉他们怎么去放我们的影像和歌,到后来我被迫储备了好多关于商演大屏如何使用的知识。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在这里,这么多人可以说是为了你的梦想,大家为了INTO1的一首歌、一个舞台一起努力,不仅是粉丝对我们的期待,我对我自己也会有更高的要求。”

  作为团里的副队长,现在伯远习惯在出门前、在曝光于镜头前,像检查自己着装一样快速检查大家的形象,看看谁的鞋头脏了,或者谁的头发又翘起来了。

  在他的心里,INTO1对标的必须是比他们还要厉害的团体。“我经常关注海外的团队,虽然我们的风格和市场环境都不一样,但是会去以他们作为目标磨练自己的业务能力,希望自己做到全能。”

  伯远和周柯宇

  张嘉元:我需要精进的是一种骨子里的东西

  作为“唢呐事件”的当事人,张嘉元的房间里不仅有唢呐,还有电吉他、二胡等一众乐器。

  谈及一身器乐本领如何适配到INTO1这个团队,他的回答非常直接:“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从乐队的指弹吉他手到如今的男团成员,其实张嘉元很清楚自己心里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音乐这个东西是一生的事业、一生的追求,而男团这个事情是我目前最想做成的一件事,你也不能控制我自己的内心。我说想做音乐的时候就想做音乐,我想做男团的时候就想做男团。”

  为什么想要做男团,张嘉元觉得最吸引自己的还是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毕竟自己是一个非常喜欢“动弹”的人。“男团给了我一个‘满场跑’的机会,我终于可以张牙舞爪四处乱奔了。”他打趣地说。

  之前在海花岛时,娱理工作室看到过他因练舞而摔青的膝盖,回忆起这些被舞蹈折磨的日子,他也迅速打趣道:“没有青,都是特效。”

  此前训练《Lover boy 88》的时候,张嘉元心里只有四个大字——身心俱疲,每个动作跟着老师学完却怎么都跳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经过出道后两个多月的训练和实践,他说舞蹈对他已经没有那么难了,自己开始“越跳越顺”了。“每次老师做的动作我能很快就记下来,效率提升了很多,包括录制舞台、MV什么的,在现场我没有一次跳错过动作。”

  这些能力上的变化让他对做男团这件事越来越有自信了。

  聊起如何在团里突显自己的特色,张嘉元脱口而出:“把自己搞帅点就好了。”话音未落,旁边就有工作人员忍不住笑出了声,他马上笑着反问:“怎么了?我特色不就是帅!”

  不过他也非常清楚自己需要精进的地方,那是一种“骨子里的东西”。

  “我有的时候看我自己的舞台,舞台完成度也有,每个部分表现得也还行,但还是感觉缺了点啥,就是没有把感觉练出来,需要强化一下舞台表现力。

  有时候这感觉也不是练的,得自己琢磨,就是我告诉镜头‘我要抓你了’,但是我一直没有给出这个信号,你知道吧?”

  张嘉元、林墨土味斗舞

  面对未来两年的限定团之旅,张嘉元希望自己能稳扎稳打,好好听话,“把‘野人’的一面收一收。”

  “好好活着,好好做INTO1,然后不能说不出彩,也要努力争上游。”

  尹浩宇:在舞台上没有年纪,只有表现

  作为团里还未成年的老幺,尹浩宇和张嘉元一样有着超强的学习能力。

  伯远清楚地记得,就在7月之前,海外成员还不会用APP点外卖,但现在凭借一些“本能的驱动”,大家点外卖、网购全都学会了,尹浩宇还会在训练的时候请工作人员喝奶茶。

  对他来说,拿下一支舞蹈的时间就更快了。据经纪人透露,有时尹浩宇学一支新舞只需要两天,“他对所有事物都很有兴趣,因为他是一个很喜欢去吸收新鲜事物的小朋友,学得很快。”

  赞多说尹浩宇是现在队里的“第3个舞蹈老师”,如果哪天他和力丸不在,或者忙着编舞的时候,成员们有舞蹈问题都可以去找尹浩宇,他可以来教大家。

  尹浩宇及队友训练室舞蹈展现

  加之独特的、擅长转音的嗓音,尹浩宇在《山河图》里还尝试了中文说唱,他似乎渐渐变成了队里新晋的全能担当。当娱理工作室把这个结论抛给他的时候,他马上就笑了:“我怎么说呢?我自己说也太烦人了吧!”

  他一直记着一句话:在舞台上没有年纪,只有表现。面对每一次舞台,尹浩宇都要求自己必须做到完美,因此他会提前准备很久,大到舞蹈动作、歌词唱腔,小到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他把这个过程叫作“做作业”。

  “比如说去拍广告的时候,我需要挤出时间做我的作业,有时候我就在飞机上对着视频学动作,因为如果没有做作业我就会很担心,我想我负责的每个部分都是完美的。”这也是他出道后唯一会感到有压力的地方。

  除了对舞台精益求精,其他时候的尹浩宇在团里绝对是小朋友一样的存在。例如他最近学到了一个新词——“戏精”,休息的时候就经常会戏精上身,拉着哥哥们陪他玩,陪他“演戏”。

  在限定团这两年,尹浩宇给自己悄悄设定了三个小愿望,有的非常搞笑,有的又非常实际。

  “第一,我想吃很多的红烧肉,我听说每一个城市的红烧肉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要吃;第二,我想看很多中国的电影,我希望可以学很多中文,有一天能不用再看英文字幕;还有第三就是,我要长高。”

  于是他最近喝了很多牛奶,在伯远的推荐下也开始看起了《霸王别姬》,只不过作为外国人,他还是不太能理解电影到底在表达什么,因为行程太满目前也没能把电影看完。

  如果用电影比拟,尹浩宇觉得INTO1很像一部“超级英雄电影”,因为每一个成员都很厉害。谈及自己是什么英雄时,他开玩笑地说:“我应该是戏精的Hero。”笑过之后,他仔细想了一下:“我就是有空的地方我就唱,有需要的地方我就跳。”

  有时他也会和经纪人表示不想被一直定义为可爱。“我可能经常有很多可爱的表情,但是也想变得帅气,性感。”不过他又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笑着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哦性感不可以,我还年轻,这个不可以。”

  在探班结束的那一天,临近午夜,娱理工作室绕过舞台准备离开,无意间发现这个向来活力满满的小“戏精”正坐在舞台侧边的台阶上,头抵着膝盖,悄悄睡着了。

  周柯宇:我一直都有压力,但睡一觉起来就忘了

  对于周柯宇来说,出道后的生活其实和海花岛上没有太大不同。

  高压训练、连轴工作,这些生活模式都已经在节目里适应过了,只是身体上不免还是会感到疲惫。

  但他也很清醒地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的烦恼。“累也就顶多是熬夜这些,因为平时我们会有很多很忙的通告,其实这也是一种挺奢侈的烦恼了。”

  从出道到现在,他有很多感受到强烈压力的瞬间,通常也不会去跟谁倾诉,有时候睡一觉起来就都忘了。他说自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那种人。

  很多人总说周柯宇看起来有些少年老成,面对镜头举手投足间不太像是一个19岁的小孩。他觉得这种看似沉稳的样子或许是性格使然,因为自己只有和熟悉的人在一起时才会喜怒形于色。

  “我只是话比较少给大家造成了这种错觉。一个人一旦话很少的时候,就会去自动观察别人,时间久了,可能慢慢散发出来的气场就不一样了。但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我也还是小孩子。”

  周柯宇孩子气的一面还是有迹可循的。

  私底下和米卡在一起的时候,他小孩子的性格就让米卡感到惊讶,以至于被米卡选为与初印象反差最大的成员。

  周柯宇、米卡

  还有连本人都认证的赖床行为,谈及这个话题他马上有些心虚地笑了:“最近我赖床挺厉害的,我本人认证,最近挺缺觉的。他们叫我起床我会听,但就感觉头粘在枕头上了,很难起来。”

  除此之外,每当娱理工作室问他有什么心愿、目标、期待时,周柯宇总是避而不谈,神神秘秘地说:“有是有的,但是我不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正如他所言:“一直沉稳会很累,我需要这一面的时候会把它拿出来,平常逮着机会就会做回小孩子。”

  努力记录INTO1日常生活的周柯宇

  早先周柯宇被网友拍到在R1SE成团之夜现场排队,正是因为见证了师哥的成团,让周柯宇萌发了想要去做男团的心愿。

  “R1SE成团第二年的时候我有时还会去看他们的物料,包括《炙热的我们》的舞台我也都看了,看完他们一路走来我就觉得团体里面的这种氛围,还有大家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样子都是我想要的。因为我自身能力不足,需要一个团队来帮我弥补缺陷,就很希望找到这样一个归属,让自己周围拥满强者。”

  如今真的成为INTO1的一员,周柯宇有时想起来还会觉得有些梦幻,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团队中“建立桥梁”的角色。

  “这个桥梁不只是做翻译,因为我初高中都是在学校国际部读的,接受过比较传统的中国文化教育,也耳濡目染过很多西方的文化,希望可以帮助很多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朋友更好地融合进来。

  至于在专业方面,我会和有专长的成员们都建立起沟通,因为我每一项都很感兴趣,不仅是要和伯远、米卡或者小九学习唱歌,也要和赞多、力丸他们学习舞蹈,在文化上和专业上都做到‘雨露均沾’。这个不是在‘端水’啊,这是我真的想去做的事。”

  刘彰(AK):不怕别人get不到我,只怕别人get不到我的音乐

  新歌问世前,INTO1以一首同名出道曲《INTO1》从4月的海花岛“oh oh hey”到了7月的《谁是宝藏歌手》,粉丝疲态难掩,刘彰也隐隐感觉到了压力。

  “我们还没有特别多的作品,只有一个‘oh oh hey’,好像被吐槽了很多次,所以新专辑对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在新歌发布会上,刘彰也不断向媒体安利团队的音乐作品:“我们新专辑后两首歌也很好听,希望大家多多期待。”

  整张专辑里,刘彰非常喜欢《INTO THE FIRE》这首歌,觉得它“味儿特别正”。

  “我觉得这首歌很热血,很有世界杯的那种感觉,有一点点巴西、南美风的味道。然后加上它的编舞、整体视觉呈现我觉得是有男团味儿的,但又脱离了传统男团,是我很喜欢的味道。”

  谈及音乐,刘彰的输出就变得特别密集。

  在他看来,INTO1的音乐想要覆盖的绝不只是偶像团体所触达的市场,而是整个音乐市场。“我们中国有很多很优秀的歌手,流行乐、摇滚乐、说唱音乐,其实我们都在良性竞争抢一碗饭吃,我们要怎么样从他们嘴巴里分到一杯羹,不能只靠把歌唱给粉丝听。”

  最近他开始在社交平台上更新自己的说唱Vlog,本来想着两周一更,但是第二期的东西让他不是特别满意,就暂时停更了。

  “第二期作品本来是把我原来写给我母亲的歌词给唱出来了,后来我发现不好听,并没有把它磨到一个我愿意发出来的程度,而且这个歌词也已经在微博上发过了,所以我觉得要再有诚意一点点,改成月更,但是很好听。”他告诉娱理工作室,之后的第二首歌源于他生活中的一些感触,聊聊自己精神世界的安全区。

  刘彰的创作欲有时让身边的Rapper好友都感到震惊。他透露自己和圣代、TangoZ聊天的时候,对方都很惊讶他的创作热情怎么能这么强烈,有点“恐怖”的意思了。

  这些创作时间都是他一点一点从工作行程里挤出来的。探访训练室的时候,娱理工作室注意到AK练完舞后,会跑去和团队工作人员沟通第二次Vlog的录制:“多晚都行,给我两个小时让我把它给录掉。”

  至于曾经口口传唱的“Summer~Summer~”,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制作人所以暂时被搁置了。“这首歌我的创作出发点就是给我们团的,我想把它做成一首团歌送给INTO1,到时候有制作人接手做出来的话如果大家用不上,再留给自己。”

  因为早先在校园里一些不好的经历,让曾经的刘彰觉得只有自己足够优秀才会让周围的人都喜欢你。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

  “首先我发现有很多人喜欢我,我很感动。第二我非常坦诚地承认,我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有一句话一直是我对自己说的——如果我只是一个音乐人的话,可能没有现在的流量。

  我从来不怕别人get不到我,我只怕别人get不到我的音乐。我其实不在意别人说我什么,我就是把我的东西做好。”

  但刘彰也承认,当一些东西真正来到的时候,不免还是会有一些压力。

  他非常清楚很多人不完全是因为音乐才华才喜欢的自己,或许其中有真人秀的加工,有其他方面的加持,所以他很怕自己会觉得“走起来了”。

  “我必须时刻让自己清醒,即便现在看起来好像还可以了、流量也不错,不要忘记自己的音乐远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

  除了出道后的心路历程,娱理工作室次还探访了INTO1新专辑《风暴眼》MV拍摄现场和舞蹈训练室,相关文章将在专辑完整上线后发表,欢迎继续关注。

  ps:本文谢绝任何形式搬运,如有转载需求,请留言!

  INTO1|摄影@摄影宫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INTO1刘宇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