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爆雷与埋剧,吴亦凡事件背后,惨的是谁?

爆雷与埋剧,吴亦凡事件背后,惨的是谁?
2021年07月20日 23:4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吴亦凡事件爆发的第一天,#青簪行还能播吗#就上了高位热搜。

  明星爆发负面,作品可能难见天日,已经成为共识。

  7月19日晚开始在微博再度发声的郑爽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为代孕事件,她主演的电视剧《倩女幽魂》(已更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不能如期播出。

  据知情人士透露,按正常情况,《倩女幽魂》在电视台、三家网络平台播出,预计给北京文化带来4亿元左右的收入。如今受“郑爽事件”影响,《倩女幽魂》不能如期播出,收入无法实现,北京文化要承担《倩女幽魂》存货减值损失同时,对三家网络平台需要按协议约定承担退款及违约责任。

  《倩女幽魂》网传定妆照,郑爽

  对于吴亦凡和郑爽事件,我们不能仅仅是吃瓜。

  大众应该用严肃的眼光去审视两性关系和代孕背后的伦理道德,在为私德有亏的艺人的垮台而拍手称快的同时,也该意识到明星爆雷,作品被埋,在吴亦凡和郑爽们背后,是数十亿元的损失,和无数人的心血付之东流。

  吴亦凡目前有《青簪行》一部存货,而受郑爽事件影响的项目则更多。

  她和李钟硕主演的《翡翠恋人》此前因为“限韩令”而耽搁多时,如今这个项目的遭遇是雪上加霜。郑爽和佟大为主演的《绝密者》原定在江苏卫视、爱奇艺、腾讯视频同步播出,现在项目也无法按时上线。

  北京文化出品、郑爽主演的《倩女幽魂》,则更能显示头部艺人对一部作品意味着什么。

  近日,有媒体曝光了郑爽主演的《倩女幽魂》更多财务细节。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倩女幽魂》项目原负责人、也是公开举报北京文化财务造假的前高管娄晓曦出示了《倩女幽魂》项目预算执行表(7月15日),文件显示整个项目的预算总计为3.52亿元,其中演员劳务部分的预算金额为2.12亿元。2.12亿元的演员劳务中,男一号是1200万元,剩下2000万元左右包括除郑爽外的所有演员。

截图自《每日经济新闻》相关报道

  可见《倩女幽魂》项目的成本超过3亿元,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如果正常播出,该项目能给北京文化带来4亿元左右的收入。

  如今项目上映难,不仅4亿元的收入拿不到,需对播出平台承担违约责任,而且3亿多成本打水漂,成为公司坏账,给本就岌岌可危的北京文化致命一击。

截图自《每日经济新闻》相关报道

  同样被项目拖累的上市公司还有唐德影视。

  2016年10月,唐德影视投资的《赢天下》以4.8亿元的价格和天猫技术签订了采购协议,如果该剧能顺利播出,本可给唐德影视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之后,先是男主角高云翔爆出负面新闻,片方紧急用“换头术”解决问题。于2019年9月30日签署新协议,唐德影视承担换演员和重新修改制作的费用,不低于6000万元。

  此后,女主角范冰冰也被曝负面,唐德影视才最终止损。根据唐德影视公告,2020年4月,因该剧主要演员的负面事件,导致该剧至今仍无法获得全部的播出许可,公司将不再投入资金对该剧进行修改制作。

  唐德影视2020年年报特别指出,由于《赢天下》(原名:《巴清传》)未能按期播出的影响,加之受行业景气度下滑影响,公司投资制作的影视剧项目制作和销售进度低于预期,导致公司2018年度至2020年净利润为负数。2018年度至2020年的亏损,对公司发行公司债券融资、向银行贷款融资等造成负面影响,导致公司2020年度的现金流继续保持紧张状态。

唐德影视相关财报集截图

  2014年和2015年,柯震东、房祖名等纷纷陷入吸毒丑闻,当年“监狱风云”震惊全网。在此之后,明星们爆雷的方式五花八门,黄海波、吴秀波、翟天临等因为不同原因被封杀,但都无一例外影响到了自己的项目存货或者正在拍摄的项目。

  2014年,因黄海波嫖娼事件,其正在拍摄的《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停拍,主演的电影《胜利》虽然获得了当年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但至今未能和观众见面。

  电影《胜利》,黄海波

  2019年翟天临因“博士论文造假”事件,其主演的《无名侦探》《深渊行者》等剧被埋。

  同年,吴秀波婚内出轨事件曝光,其主演的《渴望生活》《无名侦探》至今无法播出。电影《情圣2》原本进军春节档,因为负面曝光,而决定临时提档,但最终未能成功上映。

  至今《情圣2》电影官博的最后一条微博还停留在2019年1月23日,写着“来日再见”,但却再难相见。

  所有的片方都在艺人爆雷后期待和观众再见,但不换演员,这样的期盼都成了奢望。

  正因为明星爆雷会给影视项目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自黄海波事件后,片方和演员签署合同时,开始加上相关的道德条款。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的米律师经手过不少演员和片方的合同,他透露,当演员被曝负面或者被归为劣迹艺人,导致影视剧无法上线或者被下线,片方可以要求索赔或者退回相关款项,如今这样的违约责任条款几乎已经是演员聘用合同中的必备条款。

  如果演员违约,承担的违约责任包括返还已支付的报酬、支付相当于合同金额几倍的违约金、赔偿直接或者间接的损失等等。

  各品牌与吴亦凡解约后,吴亦凡也或将面临巨额赔付

  当然,这样的条款也是艺人和片方双方商量的结果,签或不签、违约责任有什么形式,都因人而异。

  某电视剧片方工作人员透露,其公司一部剧集的一个重要配角,在签约时就不同意在合同里加上道德条款,最后多方考量,该剧还是选择了这个演员,好在最后也没有爆雷。

  影视公司与演员走到对簿公堂这一步的并不多,但最近就有两个案例。

  2019年4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唐德影视诉高云翔的演出合同纠纷一案。

  高云翔是唐德出品的《赢天下》《阿那亚恋情》的男主角,2018年3月,高云翔在澳大利亚涉嫌性侵被逮捕,虽然2020年被判无罪释放,但两部剧至今没有播出。

  今年4月21日,案件正式开庭,目前尚未有结果。而此前唐德影视已经申请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对高云翔与北京艺璇文化冻结资产6000多万元。

截图自封面新闻相关报道

  郑爽代孕事件被爆出后,郑爽、李钟硕主演的电视剧《翡翠恋人》的出品方之一东开之星起诉郑爽,案件于今年3月23日和7月14日两次开庭。

  郑爽和佟大为主演的《绝密者》的出品方尚晖影视也将郑爽告上法庭,案件将于8月19日开庭审理。

  更多的纠纷则是双方协商、私下解决。

  某电影公司制片人透露,一般大公司会要求艺人退还片酬,然后再想办法解决问题,争取项目重见天日。但如果是小公司,可能三五年就生产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关系到整个公司的生死存亡,那就会想着从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如何处理,其实是看片方本身是影视大鳄还是小虾米。

  某电影公司工作人员表示,选择打官司来解决问题的还是少数,因为打官司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最后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且艺人在娱乐圈关系盘根错节,可能涉及到更多利益纠葛,一般也不会公开撕破脸。

  每当艺人爆雷,片方除了追责,最重要的目标是让作品顺利播出。

  相对好处理的是配角爆雷,往往用AI换脸的方式解决。

  艺人仝卓在直播中自爆在高考中,找关系把往届生身份改成应届生,他在电视剧《了不起的儿科医生》出演的男护士一角被AI换脸。

  艺人刘露在高铁站与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因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铁路警方行政拘留5日,她在网剧《三千鸦杀》中戏份也被AI换脸。《三千鸦杀》的AI换脸技术当时引起了网友热议,因为换脸之后的效果非常粗糙惊悚,这个本不起眼的小角色成为了舆论焦点。

  网剧《三千鸦杀》中的AI换脸呈现

  娱理工作室此前曾报道过,目前市场上AI换脸的价格大约是1.5万元每分钟,而手动换脸的价格则是每分钟十几万元。一旦项目需要AI换脸,后期时间和投资成本都要大大增加。

  对于那些主角爆雷的项目,此前的解决方式基本是火速追加投资,重拍补拍,追加的投资金额都非常巨大。

  电影《捉妖记》原定于2014年上映。2014年8月,柯震东因吸毒被北京警方抓获,后来片方安乐影业追加了7000万元投资重新拍摄。2015年2月9日,柯震东在微博表示将告别《捉妖记》,井柏然顶替其出任男主角,影片在2015年重新开机,当年暑期档上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最终《捉妖记》在2015年那个票房狂飙突进的暑假,创造了票房奇迹。

  但2014年至今,幸运的也仅仅一个《捉妖记》。

  高云翔事件爆发后,其担纲男一号的《赢天下》播出受阻,片方紧急找到李晨顶替其角色,进行了补拍和重拍。2020年4月27日,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已经完成了重拍,且取得了发行许可证。但因为该剧主要演员的负面事件,《赢天下》无法获得全部的播出许可。

  主角戏份多,重拍、补拍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要找到咖位相当的艺人顶替拍摄更是难上加难。

  大多数主角爆雷的项目,还是被原地封印,等待再度开启的那一日,但这一天遥遥无期。

  图源网络

  一部影视作品是整个剧组集体创作的成果,如果因为某个艺人而不能播出,辜负的是所有人的劳动。而北京文化、唐德影视等等都是上市企业,演员爆雷,也是无数股民在买单。

  艺人负面新闻频发,给片方、股民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其实是在一次次拷问资本,选择演员时还要一味迷信流量吗?

  如果说郑爽代孕属于难以预知的负面新闻,那么吴亦凡私生活的状况,早在小G娜事件爆发时,已经被公众所了解。甚至不用做背调,片方就能看到吴亦凡身上的风险性。

  截图自吴亦凡微博

  从小G娜事件开始,吴亦凡不停有类似新闻爆出。吃瓜群众将他的行为八卦化,没有意识到事件背后的严重性。

  片方、公众、舆论其实给过吴亦凡很多次机会,虽然粉丝都说“爱豆谈恋爱就是原罪”,但在吴亦凡身上,这一切仿佛都不是问题,他还是在影视综和时尚领域占有着头部资源。

  市场对吴亦凡足够宽容,他自己迷失了,而启用他的片方显然也心存侥幸。

  如今,吴亦凡的好运用完了,启用他的片方也需要承担后果。

  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标准,这个社会对艺人的标准不应该只是没有违法乱纪。德艺双馨不该是一个过时的名词,资本应该意识到,私德有亏的艺人永远是一颗定时炸弹。

  希望吴亦凡的下坠能给所有人敲响警钟——

  艺人享受着粉丝和资本的追捧,应该谨言慎行,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让自己的作品对得起自己的身价;

  无数例子证明流量明星也会有数据极差的作品,靠流量和粉丝文化来做一场豪赌,不是影视创作的正途。与其迷信流量和明星效应,不如踏踏实实写好剧本,希望资本不再纵容天价片酬,也不要再给名不副实的艺人机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