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5年没工作,当全职奶爸到抑郁,37岁的李承铉靠什么“披荆斩棘”?

5年没工作,当全职奶爸到抑郁,37岁的李承铉靠什么“披荆斩棘”?
2021年09月02日 21:3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与李承铉完成正式对谈之后,我们忍不住叙起了旧。说是叙旧,其实只是聊起几年前我们在威尼斯电影节碰过的一面。

  2017年,作为吴宇森电影《追捕》的女主角,戚薇受邀走上了欧洲三大电影节之一的威尼斯电影节的红毯,站在全球主流媒体的聚光灯下。我们的摄像大哥拍完戚薇之后,在红毯边遇到了抱着女儿Lucky的李承铉。

  这一次,焦点来到了李承铉身上。

  在热播综艺节目《披荆斩棘的哥哥》中,李承铉的初舞台《天上飞》惊艳了大众;在该节目的首次公演中,李承铉所在的部落,成为了火力值第一。

  李承铉是一个很容易被放进俗套故事里的人。关于他的叙事可以是这样的:在崇尚“男主外,女主内”的亚洲社会,他要承受很多偏见,如今,他终于遇到了证明自己的机会;他还可以被当做无数个被家庭“私有化”的女性的对照——为了家庭,他退隐江湖多年,再拔鞘,刀刃依然锋利。

  《披荆斩棘的哥哥》,李承铉初舞台

  但李承铉的世界,并没有套子。家庭给了李承铉无与伦比的归属感和自信心,他并不想要挣脱什么,或是证明什么。

  “在工作上,我遇到了很多的上和下,现在我的态度和认知都比较明确,我是什么样,就给你看我什么样的样子。”李承铉说,“我没有太期待通过这个节目变成什么样的名气,我是更想要找朋友,有一个很好的经验。”

  李承铉和妻子戚薇

  以下是李承铉的自述,根据此次对谈整理。

  十三年前,我在韩国做组合,当时的公司说有一个比较合适的节目,就是《舞动奇迹》,问我要不要试一下,我说我可以,然后我就来了。

  参加节目的过程中,不管是何老师也好,娜姐也好,包括我到现在都很好的朋友张峻宁,(通过节目)我们变成了很好的朋友,我真的是感受到了非常大的温暖和亲切。

  那个节目结束了以后,我继续有一些别的工作。

  刚开始肯定有一些孤独,因为当时我的语言不像现在能沟通了。没有工作的时候,我出去点个吃的,如果没有菜单,如果没有图片,我不知道要怎么点,所以每一次都是点西红柿炒鸡蛋和农家小炒肉。

  《舞动奇迹》,李承铉

  当我学语言以后,吃的也开始习惯了,一切都挺好的,所以那一批工作结束了以后,我就选择了留在中国,在这儿待着很好。

  我在中国生活的过程中,真的遇到了几次困难,但有很多朋友帮助我。

  刚签中国公司的时候,我突然没有了住的地方,先是住在我朋友家一个多星期,但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妈妈也在。

  那时候娜姐刚好要搬家,上一个房子还剩一个月租期,东西还没搬走,我就这样住了一个多月。当时我要演尤小刚导演的一部戏《杨贵妃秘史》,但是拍摄还没有开始,因为我没有地方住,尤小刚导演让我提前一个多月进组,住在组里的酒店。

  《杨贵妃秘史》,李承铉

  我觉得他们是真的朋友,真的是,他们没有必要这样,但是当我跌到坑底的时候,他们是真的帮了我一把。

  很多人照顾我,所以我才撑过去了很多困难。渐渐地,我的工作以拍戏为主。

  大概从2016年开始,工作机会逐渐变少了。从我本人来说,肯定是有失落的,但没办法。是我老婆帮了大忙,她觉得挺好的,我可以把更多时间放在家里,毕竟孩子需要父母的照顾。在这个部分,我很幸运的是我丈母娘和我老婆都很理解,我们快速地、自然地就形成了一个“男主内、女主外”的一个分配。

  李承铉和妻子戚薇

  我很感激,在我女儿比较重要的成长时间点,我都在陪伴。

  很多人提到,在中国,全职太太的价值往往是会被忽略的。我本人也是曾经有过这样的误会,就觉得应该没有那么难。但自己经历过以后,真的发现,如果是真的想要用心地当一个好的父母,有很多琐碎的事情。

  在录节目的哥哥们中,我应该是唯一可以一天不拿手机的。我能有这个习惯,应该是我陪伴Lucky时养成的,因为你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你在工作上花的时间和努力,通过你的KPI是看得很清楚的,但是做父母这件事情,你花的时间和精力很容易看不清楚。

  亲子节目中的李承铉和女儿Lucky,带娃日常

  Bridge是新手奶爸,有一天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聊到那里去了,我问他家里谁在看宝宝,他说是他老婆,我说:“如果有时间你要多鼓励一下,因为照顾小朋友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真的,因为我也是这样、当我心里有复杂情绪的时候,我老婆曾经说过:“家里的工作并没有比外面的轻松,我知道这个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也是我们家运气非常好的一个部分。”

  这句话真的是可以让我觉得我是被认可的,至少我是被理解了的。

  李承铉和易立竞对话,谈到自己曾在当全职爸爸期间抑郁

  之前我在采访里说男人可以再等等,这样说其实是因为许多人觉得年龄对男性宽容会一点,但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观点。我觉得不管什么性别,年龄不应该是一个锁住人的东西,我相信,慢慢地,时间会把这些框架全部破掉,不管是年龄还是性别,都不应该是一个衡量工作的标准。

  李承铉谈戚薇为生孩子牺牲事业,以及他对男性艺人事业发展的看法

  《披荆斩棘的哥哥》邀约来了之后,我最初是拒绝的。

  因为我当时真的没有自信,我太久没有演艺圈的工作,如果我一下就被淘汰了,怎么办?太丢脸了。最后是戚哥说服了我,她说我应该去给Lucky做一个榜样。

  李承铉、戚薇和女儿Lucky

  说实话,《披荆斩棘的哥哥》集体生活刚开始时,我是有点害怕的。因为我是一个对于陌生环境有点害怕的人,所以刚开始很紧张,不知道要怎么接触大家。而且有一些前辈们,我可能对他们是不够了解的,因为我比较少看电视,所以我会担心不小心得罪人,但是这些“墙”比我想象中更快地全部破完了,大家很快速地变成了朋友。

  第一天到宿舍,一些人在这边看球,有一些人在这边吃东西,有一些人在这边晃来晃去,我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他们说你要不要吃一点?

  我就加入了,一边吃一边聊,然后发现其实也没那么难交朋友。

  李承铉和“披荆斩棘的哥哥”James

  Lucky现在要上小学了,也需要面对很多社交的部分,我想通过爸爸从社交恐惧到交到很多不同的朋友,让她也学到一些。

  李云迪哥小时候练琴没有机会玩游戏机,这是他的一个遗憾。我小时候也有很多的遗憾,我父亲想让我学钢琴,也想让我学提琴,我就什么都不学,现在我很后悔,父母其实给了我在艺术领域成长的机会。所以我现在对Lucky的要求也比较严格,我觉得很难有小朋友从小比较清楚学艺术的意义,所以我在这件事上,对她是很严格的。

  这也是戚哥说服我参加这个节目的一个很重要的点。

  李承铉和女儿Lucky旧照

  因为我常常在教育Lucky的过程中说,一个人不努力怎么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呢?但是我每次都是说给她听,这次我可以做给她看。因为这个节目是一个真正的真人秀,观众能看得出来,你拿到一首歌,从完全陌生到花时间和精力,才得到了最终结果。

  我相信她能懂,像有些动画片做得好,小朋友看它是一个表面的简单意思,青年人看它是一个中层的意思,中年人看它会有一个很深层的意思。我对Lucky的教育,是希望我的举动有很多层的意思在里头,当她从不同的年龄回过头看时,会领悟原来爸爸是这个意思。

  《披荆斩棘的哥哥》,李承铉

  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情况,我只想说,我常常忘记我的年纪是37岁了,我的身体没有像以前那么听话,就是有一些关节,可能油干了没那么润滑,一定要热身,要不然很容易受伤,不像以前我受伤了两天就好了,现在受伤了可能就需要花比较久的时间。

  可能也是因为我工作上遇到过很多的上和下,我现在觉得我的态度和认知都比较明确:我是什么样,我就给你看我什么样的样子。

  我不太想要像以前为了某一个形象,保持一个这样的样子。我没有太期待我通过这个节目拥有什么样的名气,我是想要找朋友,有一个很好的经验,我的态度上没有很想要假装,所以我跟每一个哥哥接触都是非常直接的。

  我对朋友的定义是“我可以信任的人”,我也希望我是这样对我的朋友,不是暂时的一年的玩伴,而是任何时候你需要我,我都会在的。

  《披荆斩棘的哥哥》,李承铉

  我最好的朋友是我老婆,她是那种随时都可以、什么话都可以说的朋友。

  我和戚哥什么秘密都没有,但我觉得这样反而是很舒服的,什么话都可以跟她说。

  李承铉、戚薇

  我觉得人一定要经历很多事情,才能稳重。在哥哥们中,比较容易找出这些宝藏,是因为大家都经历过,不管是事业的高峰也好,失落也好,所以大家都比较真实。

  在这个节目之后,如果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做一些艺术相关的事情、做一些值得拥有的作品、遇到这些真正的好朋友就可以了,我没有其他的一些目的。

  至于想演戏吗?当然是想的,但我也会平衡好家庭和工作。

  《披荆斩棘的哥哥》一公舞台,李承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李承铉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