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互联网选秀5年终结,秀人们的迷惘循环往复

互联网选秀5年终结,秀人们的迷惘循环往复
2021年09月04日 21:3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选秀节目、选手、投票方式等问题一再雷暴,相关部门监管力度逐渐增加,8月26日,爱奇艺宣布取消未来几年偶像选秀节目;9月2日,广电总局要求不得播出偶像养成节目,互联网选秀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洗牌阶段。

  这仿佛是选秀节目的又一次轮回——时间回到2007年,当年的《超级女声》已经经历了3年的辉煌,但由于节目内容本身及带来的社会影响等原因,2007年9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一系列具体管理措施和细则,用以规范群众参与选拔类广播电视活动及节目。

  《超级女声》的选秀时代,由此落幕。

  2006年相关媒体报道,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超级女声》成最受限制节目

  随后,《超级女声》更名为《快乐女声》,并退出了黄金档。2009和2011两届选秀没有再出现现象级的出道选手,直到2016年,视频平台在内容端发力,芒果TV顺势接过了《超级女声》这个选秀IP的大旗。

  2016年成了互联网全民选秀元年,2016届《超级女声》就是国内第一个互联网选秀节目。参加这一届《超级女声》的选手们,更像是参加了某种“试验”——

  比赛过程极其冗长。互联网直播的兴起,要求选手们需靠超长时间的直播来攒人气,除了上台表演的时间外,选手们每天都在直播。甚至在决赛场上,每位选手的面前都还有一个手机在单人直播。

  更夸张的是节目时长,比如进100强用了两集,差不多6个小时,到了决赛,一场节目下来就要5个小时。对于选手和观众来说,这些都是不小的考验。

  2006届超女冠军尚雯婕和16超女四强决赛夜合作舞台

  那一年,芒果主战场、地面唱区、合作直通区的总报名人数多达61万,这其中包括后来再次参加选秀节目的陈卓璇、强东玥;也有现在坐拥千万粉丝的网红博主胡楚靓。当然,更多的是在选秀之后,就离开了观众视线的秀人们。

  从2016年3月12日第一场节目播出,到9月3日比赛结束,圈九获得总冠军,2016届《超级女声》的整体赛程经历了半年。从互联网选秀元年诞生的第一位冠军,到今天偶像养成类节目被限制,正好是5年时间。

  2016届《超级女声》是特殊的,她们是互联网全民选秀的开拓者;是传统电视选秀节目与互联网嫁接的尝试;更为后来“创系”、“青系”选秀储备了大量人才。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她们也是《超级女声》这个传统选秀IP的穷途末路。

  作为互联网选秀走出来的第一批秀人,她们的经历正好贯穿了互联网选秀正当红的这5年。

  2016届《超级女声》冠军夜直播页面

  最后一届超女的境遇

  当年选秀比赛的结束,就好像按下了暂停键,后续的活动是什么,有了成绩的选手要做什么等等,都没有像现在通过选秀出道的秀人们那样,被被安排得明明白白。5年时间过去了,活跃在观众视野中的2016届超女更是少之又少。

  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强东玥、陈卓璇的起点也是2016届超女。后来,她们都选择了参加“创系101”,继续在选秀道路上厮杀,陈卓璇更是在《创造营2020》中贡献了“是我站得不够高吗”这样的“节目金句”并因成功出道成为硬糖少女303成员,而变得小有名气。

  此外,除孟慧圆、左卓这样的音乐人在继续创作、发歌之外,还有一大部分选手则选择了退圈或半退圈的状态,有的选择上班或成为音乐教师,更或者是做一份与音乐完全不相关的工作。

  陈卓璇在《创造营2020》中的“金句”发言

  2016届《超级女声》冠军圈九最终选择了入职芒果TV,“我现在和所有人一样,是一名光荣的打工人。”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她的同事们也会觉得艺人都来工作了,很好奇,但圈九这个人其实工作起来和大伙儿也没什么不同,很快同事们也就习惯了。

  在工作中,她收起了自己在舞台上的光芒,“我有点透明,如果不做Leader,不做汇报的时候,也不是很经常社交,更多的时候就是在自己的工位上干活儿,带着自己的项目团队一起开会等等。”

  最后,同事们好像渐渐忘了圈九曾经是选秀冠军这件事,又或许是大家已经习惯了,不管是艺人还是打工人,似乎在他们眼中并没与太多的区别。

  2016年,参加《超级女声》时的圈九

  最近,圈九开始做一档名叫《音乐玩家》的微综艺,前期策划、出品统筹、运营上线,包括节目的MC,圈九都有参与。相比于思考自己的艺人身份,她感受到更多的是业绩压力。

  当然,她也没有放弃在音乐方面的发展,最近一年,她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发了新歌,也有实体专辑在准备,还带着自己的乐队一起上了一些综艺节目。在艺人和打工人之间,圈九也在不断转换着。

  现在的圈九

  2016届《超级女声》全国第16名是孟慧圆,她从未离开歌手这个职业,一直在发自己的歌,也参加了一些唱歌、创作类的综艺节目,但至今仍没有太多出圈作品。

  2018年播出的《创造101》也曾找过她,但因为不会跳舞,加上四肢不协调,于是就拒绝了。再加上,那一年她已经24岁了,“和其他选手们比起来,我已经老了。”孟慧圆自嘲道。

  今年播出的《谁是宝藏歌手》中,孟慧圆演唱歌曲《哈哈哈》在短视频平台上有了一些热度,她的工作渐渐多了起来——音乐节的邀约、实体专辑的筹备、最近还参加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七夕晚会,在央视播出......在歌手这条路,孟慧圆终于打开了新的局面。

  孟慧圆央视《七夕晚会》个人海报

  选秀结束,问题出现

  2016届《超级女声》的热度远不及之前的那几届,这是当年参加超女选秀的选手们都心照不宣的事情,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当年的网综市场和现在的网综市场没法比。

  回想起自己当年的经历,圈九印象最深的是自己的迷茫,“从得了冠军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自己的未来,我不清楚我最熟悉的二次元文化到底应该有一个怎样全新的开始,我担忧接下来要如何继续下去。”

  当年的圈九只有20岁,大学还没毕业,对于艺人这份工作没有任何概念。比赛结束之后,她选择先回到学校,处理和毕业相关的事宜,随后便开始了北漂生活。

  和之前几届超女选手一样,圈九也和天娱传媒签约,公司给她安排了经纪团队。但在当时,二次元依旧是非主流文化,圈九自嘲道,“像我这个发展方向的艺人,真的不太好带。”参加湖南卫视的节目、发单曲、唱一些OST,这些工作安排几乎都与比赛时圈九身上的二次元属性割裂了。

  2016年,参加《超级女声》时的圈九

  半年后,天娱传媒开始全面转向影视发展,取消音乐板块,圈九再一次陷入迷茫,“我并不觉得自己不能往影视方面发展,但就当时来说,完全没有音乐方面的发展,不是我想做的事。”

  剧集《蜗牛与黄鹂鸟》中,一个有钱、有实力、有关系,但却是一根筋恋爱脑的姜莎莎,是圈九往影视行业发展的尝试。

  然而最终,圈九还是选择了解约,解约时间被拖得很长,解约后还有竞业协议存在,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没办法再从事艺人相关工作。在竞业协议生效的这段时间里,圈九选择了入职芒果TV,直到最近一年才慢慢开始恢复艺人相关的工作。

  圈九汉服造型

  与圈九一样,孟慧圆也迷茫过,只不过她的迷茫在参加2016届《超级女声》之前就已经出现过了。2012年,孟慧圆取得了青海卫视《花儿朵朵》比赛全国第4名的成绩,随后顺势签约了环球唱片。那一年,她只有18岁。

  签约环球唱片的那几年,她能做的就是一直在等消息,没什么工作,“或许大公司就是这样,需要熬时间。”孟慧圆说,公司有很多成熟艺人需要带,只能是什么时候留个缝儿,才可能顾及到她这样的选秀新人。

  越是这样,孟慧圆就越是煎熬,“好像自己突然站在了一个很高的悬崖上,俯身往下看的时候就会害怕,好像觉得自己已经小有名气了,真的很难回归现实生活。”

  2012届《花儿朵朵》比赛现场的孟慧圆

  那段时间,孟慧圆很怕自己在街头被认出来,因为认出她的老乡们总是会问,“你怎么还在湘潭?你不应该去北京发展吗?”这给孟慧圆带来了很大的压力,那时候她只有18岁,根本没有消化这种信息的能力,只能慢慢去接受。

  等了三年,依旧没有太多的工作机会。2015年,孟慧圆开始考虑放弃,也就是在那一年,她开了一家自己的文玩店,卖一些蜜蜡、手串。她当时就想着每个星期在微博上更新一下她自己拍摄的小视频,唱唱歌,能快乐地开店,每个月赚点小钱,能在老家那座小城悠哉地生活就够了。

  直到2016届《超级女声》节目组给她打来了电话,孟慧圆最终决定,给了自己第二次机会。

  2016年,参加《超级女声》的孟慧圆

  秀人们的迷茫是共通的

  选秀节目年年有,年年都在捧新人,只不过和早年通过选秀出道后,需要单打独斗的情况相比,目前更流行以团的方式进行后续发展。但是,团队解散后,属于这些秀人的空间又在哪里呢?

  圈九经历过一个人的等待,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她也关注过一些选秀综艺,“说实话,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来看的话,我觉得这条路真的不好走,红或者不红,都很辛苦。有很多工作机会摆在面前时,其实她们可能也不一定能完完全全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可能是被裹挟的状态。如果没有太多工作,也会自我怀疑。”

  年纪尚轻,被大环境和选秀时节目带来的高人气冲击时,他们或许并没有太多的思考空间和时间,即便是在早些年,互联网还未如此发达的时代。

  比如孟慧圆与现在的经纪公司签约时,她也并非完全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只知道要做音乐。而回想起当年的自己,孟慧圆则表示:“我当时根本什么都没想,就两个要求:第一,我要有工资;第二,要给我提供住宿。那时候我妈妈病了,我不能还要家里的资助,我需要钱。”至于发展路线、方向是什么,则在签约之后,她才逐渐明白。

  2016年,参加《超级女声》的圈九、孟慧圆

  但好在早些年通过选秀出道的秀人们,至少唱歌方面的实力是真实存在的——2016届《超级女声》全部赛程都是全开麦,真实实力在观众们面前展露无遗。也是基于此,所有的选手对于自己的基本功底都是有要求的。

  但到了如今的选秀节目,是否全开麦竟然会成为讨论,还能冲上热搜,这一点在老秀人们的眼中,都有点不可思议。“如果有一天‘孟慧圆全开麦’上热搜,我会有点奇怪,做歌手难道不应该全开麦吗?或许是我的思想还是比较老派的吧,我觉得作为歌手,最起码的标准就是要把歌唱好。”

  2021年综艺《谁是宝藏歌手》舞台上的孟慧圆

  如果已经声音修得和电音一样,舞台、个人也是经过层层包装,选秀出道的这些秀人们,还有多少真实是保留给自己和观众的呢?

  每一年的选秀节目,都会有很多“牺牲者”,他们被赋予了实现梦想的可能,又再一次被埋没在人海里,有人去迪士尼跳舞,有人去BM当收银员......2016届的超女中,也有很多人去做了音乐老师,去做美妆产品,最终都和自己当初想做艺人的梦想背道而驰。

  五年的互联网选秀热潮在今年这一时期落下帷幕,五年前参加了选秀的选手们,也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后来者,选秀节目最多只是一块跳板,一个机会,往后更长的路,是需要清楚规划和思考的,能否踏入娱乐圈,成为一名什么样的艺人,不是一次选秀就可以决定的。

  2016届《超级女声》四强

  2021年播出的选秀综艺《青春有你3》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