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阿梅,生日快乐,我说话算数,没骗你

阿梅,生日快乐,我说话算数,没骗你
2021年10月09日 22:1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1963年10月10日是梅艳芳出生的日子。

  在她今年生日的前一晚,安乐电影公司出品人江志强发了一条朋友圈。他和导演梁乐民花七年时间拍了一部电影《梅艳芳》,许多人问他为什么。于是,他想借梅艳芳诞辰58周年的纪念日写下心路。

  两人相识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彼时,江志强和安乐电影还是无名之辈,梅艳芳已是当红歌星,却可以为一间萍水相逢的小公司尽心,“除了她的演艺天赋,能传世的还有她这种有感染力的侠义态度和精神。果然数十年间,市井间的互助和坚毅、舞台上逐一接棒的新星,还有助学赈灾的队伍,都有因她影响的痕迹。她时常感念无数人对她的善意和爱,但她并不知自己的一生早已回馈了这一代人、甚至更远的土地,她的精神也将在她种下善因的土地上继续传承下去。”

  江志强朋友圈悼念梅艳芳

  离世十八年间,梅艳芳的名字似乎不再那么让人记忆犹新,或许很多新一代已不知道她。江志强却始终记得欠她的那部电影,时间越久,歉疚感越深刻,他想趁着人们还有些许记忆,再度想起她,让那些不认识她的人,知道香港曾经有一个梅艳芳。

  “而今天,我希望能正式地还梅姐一部电影。虽然时代更改,但感恩有无数感念梅姐的同路人同行,也期望能留给或许已不熟悉这个名字的时代一点力量。”

  1984年暑假的一个下午,安乐电影引进的一部日本电影《子猫物语》在沙田的一个商场做路演,整个商场的几层都站满了人,因为台上面是梅艳芳。

  “梅姐那时已是红歌星了,我们还是无名之辈,梅姐不计较,非常有江湖义气。”江志强说。

  梅艳芳为安乐发行电影《子猫物语》站台

  之后十几年间,梅艳芳成为歌影双后的香江传奇,安乐电影从主要做进口片发行的小公司,成长为华语电影圈声名显赫的大影业,江志强也在监制了《卧虎藏龙》《十面埋伏》《英雄》等几部影片之后,成为开启华语电影商业大片时代的大制片人。

  2003年5月,江志强接到梅艳芳的电话,对方约他出来见面。

  两人约在阳明山庄一个住宅区的咖啡厅,梅艳芳走了进来,气色很好,有点瘦。坐下来之后,他们交换近况,梅艳芳说接下来会有一个演唱会,之后有档期,很想拍戏,拍一部能留得下的电影。当时江志强已听闻梅艳芳身体有些状况,便问:“你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吗?”梅艳芳说:“放心,我可以,我一定会演好。”

  2003年,身患重病的梅艳芳举行了告别演唱会

  截图自电影《梅艳芳》预告片

  江志强是安乐电影的第二代掌门人,2000年开始,他开启了与大导演的大片合作时代,梅艳芳找到他时,他正在与内地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的张艺谋筹备《十面埋伏》。

  “什么时候拍?”

  “今年年底。”

  “刚刚好。我好想跟张艺谋导演合作,如果可以跟你们合作这部片,我一定可以做得好。”

  江志强很开心,安乐电影走到如今,终于有了与恩人合作的机会,他很快打电话给张艺谋。听说梅艳芳愿意参演《十面埋伏》,张艺谋非常兴奋,马上准备了起来。没过几天,他们就为梅艳芳做好了合约。

  《十面埋伏》片场,导演张艺谋,主演章子怡、金城武

  《十面埋伏》片尾

  那一年的八月份,香港媒体陆续曝光梅艳芳的治疗行程,令她的病况浮出水面。九月,梅艳芳在香港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患上子宫颈癌。

  在梅艳芳人生最后的演唱会之后,江志强曾去看望过她。当时她的状态已经往下,两人没有机会深谈。但看到梅艳芳的生命力,和身边那些一直陪伴着她的朋友,江志强被深深地感染了,他知道梅艳芳真的想拍一部好电影,留给世界。

  十一月开始,《十面埋伏》剧组工作人员陆续出发去乌克兰准备拍摄。十一月中旬,梅艳芳托人传话给片方,“我还有机会的”。十一月底,坏消息传来,梅艳芳让剧组别等她了,她真的演不了了。

  2003年12月30日,梅艳芳与世长辞。

  未能为梅艳芳拍一部传世的电影,成为了江志强的遗憾。

  2003年末,梅艳芳告别演唱会上的一幕

  截图自电影《梅艳芳》预告片

  回想起两人在阳明山庄的那一番话,江志强红了眼眶:“可能她知道自己进入了人生的最后阶段,可是她就是这样一个永远不放弃的人。在最后的阶段,她做了一个那么好的演唱会出来,她也想要做一部好戏出来,我感觉到,她想做一些事情,留下来,将来被更多人看到。”

  梅艳芳走了之后,无论在差旅中的飞机上,还是开车时的电台里,或是手机里看到一则旧日片段,每当熟悉的歌声传来,江志强都会想起梅艳芳。那件未能完成的事,常在心中,难以忘记。

  2009年前后,江志强曾经两度找来编剧为梅艳芳电影写剧本,都以失败告终。

  “梅艳芳由一个四岁出来工作的小歌女,到四十岁离开的时候,香港在最繁华的地方给她一个铜像,写着‘香港女儿’,天上有颗星叫‘梅艳芳’,她的人生是很丰富的。我知道如果要做这件事,不是一朝一夕、一年半载可以做到,需要很久才能做到,香港好的编剧,能够胜任的人不多。”

“香港女儿梅艳芳”铜像,图源网络

  那次失败之后,江志强和安乐电影进入了新时期,他们制作了《寒战》《捉妖记》等合拍大片。

  2015年,《寒战2》进入发行阶段,《捉妖记2》也拍摄完毕,江志强想过是否继续拍摄第三部,但他告诉自己:“我不能继续下去了,一定要把梅艳芳的电影拍出来了,再不拍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拍了。”

  梁乐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没能与梅艳芳合作过。他曾经去电影《半生缘》的上海片场探过班,与梅艳芳有过一面之缘。

  “中国人,尤其是香港人,很喜欢将我们喜欢的偶像说成我们的亲人,比如哥哥,梅姐,后来的华仔,学友,我们会将他们当作亲人那样看待。那个时代的演艺圈,人们很像兄弟姐妹。你见到一个大明星,她会问你吃过饭没,冷不冷,很真诚。以前的大明星,也不会有很多助手在身边,多大的明星,也只有一两个助手,甚至自己记戏服来连戏,很亲切的。”

  《半生缘》,梅艳芳、吴倩莲

  梁乐民是美术指导出身,与张国荣合作《枪王》那一年,他开始学写剧本。2012年,梁乐民和陆剑青联合执导了电影《寒战》,两人以这部导演处女作一战成名。

  《寒战》拍到了第二部,杀青之后,梁乐民跟同事说起,拍了两部动作片,下一部想拍文艺片,这个消息传到了老板江志强的耳中。在看完《寒战2》的初剪之后,江志强给梁乐民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拍一部文艺片《梅艳芳》,梁乐民即刻回复:“这个不是文艺片,是传记片啊。”

  “你今天打给我,我很难推啊,因为今天是12月30号。”梁乐民提出,先平复一下心情再说。

  梁乐民知道,“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工作、一部很难遇到的电影,我觉得需要好好把握”。他向江志强提议,首先给他三个月的时间做一个故事大纲,“不收钱,先做,你看是不是这样,如果是,那就继续做,如果不是,也只是花了三个月。”

  周润发晒《寒战2》幕后,梁乐民(左一)

  三个月做出来的初步大纲交出,三日之内,江志强答复梁乐民:“我要的就是这个。”

  在确定了方向之后,梁乐民开始正式推进《梅艳芳》的剧本,他提出在现有资料的基础上,去访问梅艳芳生前的朋友、徒弟和合作伙伴。江志强同意,与此同时,他问梁乐民:“谁来出演梅艳芳呢?”梁乐民说:“应该是一个新面孔,一个比较陌生且没有被观众定型的女主角,可以开放选角海选。”

  《梅艳芳》项目就此兵分两路:梁乐民列访问名单,逐个约见;安乐电影请了选角团队,开始在全球有华人的地方进行筛选。

  见了那么多梅艳芳的朋友、徒弟或是合作伙伴后,梁乐民有个特别强烈的感觉,“他们讲起梅姐的时候,都是讲起一个好朋友,讲得很开心,讲得很怀念,但是不悲伤,没有觉得她离开了我们,只是迟到了,过一会儿就来了。”

  梅艳芳和好友连炎辉Alan(电影里梅艳芳的翻译)

  梅艳芳的人生虽然短暂,但是很丰富,梁乐民与另一位编剧吴炜伦定了亲情、友情、事业和爱情四条主线,然后再筛选,最终形成了现在的剧本结构。

  亲情方面,电影选取了梅艳芳与姐姐梅爱芳为主线。初始的歌厅时代,两人相依为命,一起唱歌,一起生活,直到新秀歌唱大赛,人生才开始转变,梁乐民认为这条线很值得去讲。而且从世俗的眼光看来,“梅姐很成功,只有一样事情看起来好像很失败,就是爱情;而她的姐姐梅爱芳好像不成功,可是她有一件事成功,就是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电影《梅艳芳》中的梅艳芳和姐姐梅爱芳

  电影《梅艳芳》将梅艳芳与日本歌手的感情,作为爱情线的切入点。而由于夜总会掌掴事件对梅艳芳的人生有重大影响,电影没有绕开这一段故事,所以在梅艳芳避走泰国的时光里,她的另一任男友Ben也有出现。

  电影《梅艳芳》中的掌掴事件

  剧本完成得差不多时,梁乐民进入了选角工作。

  当时,选角团队已经看了三千多人,每位被邀请试镜“梅艳芳”的候选人,都被要求试唱梅艳芳在电影《胭脂扣》里的一段南音,仅有几位进入最后阶段。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梁乐民提出让所有候选者穿同一件衣服,演同一出戏,拍同一辑相。她们需要试两场戏,一场是在婚纱店与姐姐吵架,另一场戏是唱《夕阳之歌》。当王丹妮去唱《夕阳之歌》的时候,团队的女士们都哭了,似乎大家都已有了决定,知道是谁中选了。

  起初,王丹妮有些无所适从,她原本是一个时尚模特,没演过戏,选角团队在社交平台看到了她的照片,就邀请她过来试镜,从受邀到最终中选,历经了六个月。

  中选之后,王丹妮订机票去了泰国,在酒店房内哭了两天,消化这个通知。沉淀之后,她决定加入《梅艳芳》剧组。

  电影《梅艳芳》重现2003年梅艳芳告别演唱会《夕阳之歌》

  剧组为王丹妮找到了已故知名演员廖启智训练她的表演,为她请来著名音乐人赵增熹训练唱歌,还邀请了业内著名舞蹈家麦秋成教王丹妮跳舞。王丹妮也放弃了大量时尚行业的工作,投入训练。训练完了,剧组还要看她能不能过关,能够过关才会采用她。

  梁乐民回忆,排戏的阶段,王丹妮有时让人担心,但当她上了妆,去了现场,就完全进入了状态,“她会有爆发力,甚至会超出我们的想象力”。

  电影《梅艳芳》,王丹妮饰演梅艳芳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维多利亚港,一眼望去,没有耀眼的广告牌和定式的幻彩咏香江,只有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

  “香港变化得很快。”梁乐民说。

  在写剧本的时候,他们自然地把那些历史中的地点写了进去,但真正去勘景的时候,梅姐成名的利舞台,弥敦道那些错落的歌厅与夜总会,梅姐在港岛区与九龙区跑的场子,都已经不复存在。还留有名号的尖东海旁,三百六十度都用不了,连背景里的填海区域都不一样了。

  因为重构场景太贵,梁乐民差点放弃,但团队和老板江志强一直鼓励着他。

  梅艳芳与张国荣在维多利亚港的那一场戏,是在室外的幕布搭景,栏杆只搭了一部分,但就是会让人有些恍神,惊觉原来曾经的维港是这样的。

截图自电影《梅艳芳》预告片

  梅艳芳、张国荣和好友连炎辉Alan旧照

  在服装造型方面,因为“百变梅艳芳”留下了很多珍贵的资料,在重构方面困难不大,只是需要取舍。在这部戏里,王丹妮的头发都是假发,因为要烫一个当时的头发很费时间,很难用演员的真头发,只能用假发来实现。

  梅艳芳旧时造型

  在剪辑师的建议下,为了让叙事更流畅更有说服力,《梅艳芳》剧组开始寻找梅艳芳的录像资料,最终剧组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许多片段都是首度公开。

  甚至影片中看起来简单的配乐也有较为复杂的版权工作。比如梅艳芳经典歌曲《夕阳之歌》最初是改编自日文歌曲,在1983年授权《英雄本色3》使用之后,再也没有授权过。电影《梅艳芳》里还有披头士的歌曲,此前也甚少授权给中国电影使用。

  江志强不愿意用钱来衡量这部电影的制作,他觉得这很不尊重这件事。寻找投资伙伴时,他都会开门见山说,“这是一个蚀本生意”,他知道人们都记得《寒战》《捉妖记》大卖了,但是《梅艳芳》显然不是一部商业大片。

  古天乐无条件地信任他,江志强说:“第一件事是找你演刘培基,第二件事是找你投资。”几秒钟之后,古天乐就回复他:“两样都要做。”

  电影《梅艳芳》海报,新人王丹妮饰演梅艳芳,古天乐饰演梅艳芳生前好友刘培基

  《梅艳芳》找来了金像奖影后杨千嬅与影帝林家栋,完全没有困难。

  这部电影还找来了很多香港的青年演员和新一代幕后工作者,江志强说:“我们要给机会给下一代,如果这部戏不给新人做,是不是很不梅艳芳呢?”

  电影《梅艳芳》,杨千嬅、林家栋

  七年前,江志强下定决心拍出这部《梅艳芳》时,很多人问他,梅艳芳离开人们十多年,她身边的人都还在世,选在当下拍,不怕那些人不开心吗?江志强说:“我不怕不开心,我怕我再不拍就拍不了了。”

  “十八年过去,很多人已经没有以前那么记得梅艳芳了,‘梅艳芳’三个字没有那么记忆犹新,还有一些新的一代已经不记得梅艳芳了。我想趁大家还有一些记忆的时候,再度想起她。那些没有机会认识她的人,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会觉得这个梅艳芳很有意思呀,原来香港曾经有一个梅艳芳,希望大家去搜索一下她的演唱会,这就是我的心愿。”

  电影《梅艳芳》预告片中的梅艳芳真实影像

  梅艳芳离开在非典疫情之后,《梅艳芳》在2019年拍完,受疫情阻滞,如今才与观众见面。

  江志强没有特意去想过这种巧合,他只觉得,电影拍完了,电影院虽有限制但总算是开了,《梅艳芳》就应该与观众见面了。他没有在意过要收多少票房,他只想,“趁我还有能力,拍最好的电影还给梅姐”。如果现在有机会跟梅艳芳讲一句话,江志强想说:“我说话算数,没骗你。”

  与此同时,江志强也希望这部电影给大家一个讯息:活在当下,珍惜身边所有人。

  梅艳芳生前从事慈善活动时的旧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梅艳芳江志强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