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周奇墨夺冠,王勉、杨笠通告不断,脱口秀变了吗?

周奇墨夺冠,王勉、杨笠通告不断,脱口秀变了吗?
2021年10月13日 21:29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一年一度的“脱口秀华山论剑”结束了。

  周奇墨成为这个舞台新的“大王”。

  《脱口秀大会4》,周奇墨拿下总冠军

  仔细想想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周奇墨的微博认证依然是“单立人喜剧签约演员”——一家笑果文化的竞品公司。在对家地盘上安营扎寨,力拔头筹,总归有几分奇幻色彩。

截图自周奇墨微博

  但这件事在脱口秀行业能说得通。看过去年节目的观众都知道,周奇墨是李诞亲自请来的。国内脱口秀尚且处于迈步向上的阶段,尽管《脱口秀大会》和笑果已经变成流量的聚集池,但优秀的演员始终是行业良性发展的核心要素,尤为珍贵。

  认真考究起来,《脱口秀大会》也不是一“出生”就拥有今天的影响力,甚至一度成为“弃婴”,时隔两年才缓缓迎来第二季。

  在第三季破圈之前,每逢有像程璐、海源、张博洋、呼兰这样的新面孔出现在星光熠熠的《吐槽大会》时,随之而来的是审视和质疑,网友们不关心他们是谁,最在意的是:“李诞和池子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不同了。凭着《脱口秀大会》的热播出圈,屏幕里的脱口秀演员们有的跻身娱乐圈,顺势成为艺人,跑起了通告;有的专注线下,搞专场,开巡演,一票难求。至于李诞每期在《脱口秀大会》开场讲了什么、又给谁拍了灯,鲜少有人关心。

  《脱口秀大会4》,李诞

  虽然眼下讲脱口秀的人越来越多,但国内脱口秀行业的顶端出口有且只有笑果出品的头部综艺。这是娱理工作室对其始终保持关注的原因。

  《脱口秀大会4》究竟如何持续稳固受众、同时吸入新的流量?节目的瓶颈是否已经显现?做到第四季的节目又给行业与社会大众留下了什么?

  是时候在这个收官之夜好好聊聊。

  庞博晒《脱口秀大会4》主创合影

  “鲶鱼新人”

  走到第四季,“无冕之王”王建国都已经写不出来了,可见如果把宝都押到老演员们身上是多么危险。

  《脱口秀大会》、或者说笑果很早就启动了新人的筛选和孵化,无论是线下包吃包住的笑果训练营,还是节目开播前的“TIGHT 5”直通赛,都是为了找到更多有潜力的新人演员,网罗更多有天赋的喜剧人才,不让观众过早陷入审美疲劳。

  去年,《脱口秀大会3》“新人方阵”和“跨界方阵”一共有28组演员,算上OG周奇墨的话,节目的新面孔占比高达58%。今年这个比例有所放缓,因为只要是去年参加过、即便一轮游也不能算是新人了,老人的比例自然会上升,但依然有22组新面孔登上舞台,占比接近40%。

  《脱口秀大会3》,周奇墨

  如此充沛的新人储备让节目有了可持续发展的前提。相比于观众已经熟知的演员,新人势必会给节目带来新鲜感,让观众猜不到。“第一代脱口秀女王”思文去年就是被新人House这样淘汰的。

  不可否认,作为中途下场的“鲶鱼”,新人们来势汹汹也激活了节目的竞争感。身处其中,谁都不能懈怠。

  比了四季的“初代大王”庞博在总决赛舞台上吐槽道:“我不知道这两年发生了什么,大家的审美突然间开始猎奇了起来。去年广智来的时候,大家还是:‘天呐,这是啥啊?’今年志胜来了:‘天呐,天外有天!’”

  “审美变迁”讲述的正是老演员们面临的竞赛压力。就连徐志胜的“官方CP”何广智,也在节目中承认不太敢接在志胜后面演,说到底还是压力太大。

  《脱口秀大会4》总决赛,庞博谈审美,何广智、徐志胜为庞博加油

  积极的是,部分压力转变为精进创作的动力,有些表演被打磨得更好看了。

  找到one-liner风格的杨波在开放麦试段子时,只要现场有人能猜出来下一句的走向,无论这个段子炸不炸都直接拿掉,继续想别人猜不到的反转。于是有了“水产养殖”和“公主病”。

  《脱口秀大会4》,杨波爆款段子“公主病”

  呼兰比赛期间的大多数时间,都待在离线下剧场不远的咖啡店里,喝咖啡,创作。如果当晚演出效果不够理想,结束后他会再回到咖啡店,找个角落继续改。

  有一次呼兰对着屏幕改到午夜,背后是享受着啤酒和夜生活的食客们,老板看了看,走过来主动请他喝了瓶啤酒。

  呼兰在《某某与我》中说“笑是生活的麻药”

  因为演员们的创作足够精彩,《脱口秀大会》也成为当下少有的、不以明星嘉宾搏出位的综艺节目。核心受众甚至排斥不懂脱口秀的明星坐在对面指点江山,无论她的咖位有多大。

  换个角度来看,这样的运转法则也让节目更加“高效”,不被明星捆绑,不为邀请嘉宾烦恼,有效控制了节目的“明星成本”。好钢几乎都用在了刀刃上。

  《脱口秀大会4》嘉宾杨澜、宁静的相关点评都曾引发网友质疑

  变为艺人

  而很多头部脱口秀演员已经是明星了。

  夺得《脱口秀大会3》冠军后,王勉的工作通告和曝光率有了火速提升,他在和娱理工作室独家对话时曾透露,自己最忙的时候连续工作了四个月,四个月里总共休息了3天。

  成为“大王”的王勉和邓超、陈赫、鹿晗一起录制了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重点项目——《哈哈哈哈哈》,在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客串出演了金靖剧中角色的前男友,还和《吐槽大会》第五季认识的弹壳有了音乐上的合作,发了新歌。

  综艺《哈哈哈哈哈》、剧集《我在他乡挺好的》,王勉

  再看为《脱口秀大会3》破圈助燃的杨笠,自去年节目结束后先后录制了《她有情绪又怎样》、《同一屋檐下》、《让生活好看第二季》、《做家务的男人3》等多档综艺,还有腾讯视频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仅一日可恋》——她在今年比赛时吐槽的那档恋爱节目。

  有人说,《仅一日可恋》把“杨笠”、“男人”、“相亲”三个要素当作卖点,制造噱头,但转念一想,也是制作方认定杨笠以及其被附着的议题有商业价值,可以当作一档综艺的主题进行贩卖。说白了就是杨笠火了。

  《仅一日可见》,杨笠

  如果仔细盘点杨笠这一年的品牌代言和商务活动,同样验证了这个事实。

  尽管至今仍有网友抵制她的代言,但并不能阻止商家主动选择,从国民快消品牌、国际美妆到手机、汽车,一年下来与杨笠达成合作的品牌超过20家。你很难再将她仅仅定位于脱口秀演员。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既提升自身知名度,又扩大了脱口秀文化和笑果节目的影响力。但一个显著的问题是,迈入娱乐圈的脱口秀演员过得不再是普通如你我的生活后,他么又将如何继续创作出能逗乐你我的段子?

  《仅一日可见》,杨笠和男嘉宾辛未

  王勉退赛后和娱理工作室聊起了这个问题。

  “没当‘大王’之前,我的生活非常简单,在家养狗、养猫、养鱼,每天自己做做饭,和朋友出去玩玩。当我创作的时候,这种生活上的气息会给我提供很多素材去挖掘。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当我坐在家里准备落笔时,发现自己断档了,想说的话都是比较个人的感受,至于大家情绪是什么样的、大家在想些什么就挖不出来了。这可能是没有办法的事。”

  这也是所有头部脱口秀演员和笑果需要共同解决的问题。

  王勉和他的猫

  到底什么是脱口秀?

  今年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亮点,漫才组合“肉食动物”闯进了决赛。

  这不是《脱口秀大会》第一次拥抱漫才。此前昌叔梓浩、吴豪汪德发都表演过双人漫才,甚至李诞和王建国早在第一季就有所尝试,结果就是如果不特意写道,应该很难有人想起。李诞一度以为是漫才不适合这个舞台。

  到了第四季,漫才没有消失反而越挫越勇,“橙色预警”和“肉食动物”终于敲开了《脱口秀大会》的大门,后者更是一路过关斩将,让更多人体会到属于漫才的无厘头搞笑。

  因此也有一种声音说,“肉食动物”不是脱口秀,只有傻笑,没有深度。这样的评价王勉、豆豆等人也都遭遇过。

  那就先来彻底厘清什么是脱口秀。

  目前大众通过《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熟悉的“脱口秀”,在国外属于Stand-up Comedy,准确来讲应该翻译为单口喜剧。显然,这个名字既陌生,又不好传播,还更容易跟单口相声搞混,于是单口喜剧被扣上了脱口秀这个显而易懂的大帽子,其实两者并非一回事。

  漫才则是来源于日本的一种双人喜剧形式,单口喜剧、漫才、即兴喜剧、素描喜剧等都是当下喜剧形式的一种,舞台面前“人人平等”。

  讲述漫才艺人奋斗的Netflix日剧《火花》

  笑果身为一家喜剧内容公司,野心本来就不止于单口喜剧。

  2018年,笑果没有继续推出《脱口秀大会2》,而是联手优酷操刀中国版《周六夜现场》,尝试开拓素描喜剧(Sketch)领域,希望公司日后能多一条腿走路。只不过Sketch在国内的接受度远没有单口喜剧高,节目一季终结,反响平平。

  今年,笑果编剧团队受邀参与了爱奇艺《姐妹俱乐部》的制作,将好久不见的情景喜剧放入综艺中,同样坚持带观众、现场拍摄,不断拓宽喜剧与综艺的结合。

  历经多年培育后,漫才继单口喜剧之后,再次开出了花,对于笑果和整个喜剧行业而言,都是一步迈进。正如有位喜剧演员曾经说:“哪天来看漫才的人也和单口喜剧一样多,那才说明脱口秀行业真的走起来了。”

  《脱口秀大会4》,肉食动物成员大木陪伴妻子生孩子,晃晃和他隔空合作了漫才表演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脱口秀?

  最后再来聊聊脱口秀“没深度”这件事。

  娱理工作室看来,这个问题不能只归咎于演员们的主观创作,而是需要结合创作之外的整个舆论背景。换句话说,眼下留给脱口秀的文本空间和冒犯尺度还有多少?这似乎比有没有拔高更值得思考。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今年《脱口秀大会》走到中后期不再设置“命题作文”。虽然这个小改动并没有任何官方解释,但仔细想想或许正是为了让演员们更好地创作,尽可能地少一条枷锁。

  《脱口秀大会4》,李诞谈当下的脱口秀创作环境

  庞博在线下表演时袒露过自己曾经遭遇网暴,起因就是在段子里吐槽了一位明星,讲了一个众所周知的梗。

  今年节目中,赵晓卉吐槽自己对婚礼的看法,被宁静反问道有没有结过婚、没有的话为何要这样说;步惊云吐槽自己的老公穿衣打扮太土,杨澜礼貌地表示自己听完感觉不太舒服。还有杨笠这一年多来在舆论场的经历,早已说明了一切。

  有一期,周奇墨讲了一段关于选择恐惧症的梗,表演结束后,他很快又拿起话筒,对这个病症进行了科学解释,反复申明自己对真正患有这种疾病的人没有恶意。李诞坐在舞台对面,笑到跪地,而后摸着脑袋对他说:“太难了,说个脱口秀这么难吗现在?”

  《脱口秀大会4》,李诞

  比起脱口秀要不要有深度,还是先给到脱口秀应有的讨论空间吧。

  对于节目自身和整个行业而言,如果未来的内容创作将不再以幽默为导向,最终伤害的是演员们的演出效果,削减的是观众们的笑声。

  先让表演百花齐放起来,允许高深,也允许浅薄,允许有男朋友吐槽女朋友,也允许老婆吐槽老公,允许有性别议题,也允许讽刺内卷……等内容各异、风格不同的演员全部就位,再由观众进行选择。喜欢周奇墨、呼兰的就去看他们,喜欢漫才和音乐脱口秀的就坚持自己的喜好。

  最重要的是,如果脱口秀演变为一种议程设置,如果脱口秀都不好笑了,我们还需要它做什么?

  这显然需要内外共同的努力。

  《脱口秀大会4》,王建国力挺赵晓卉的脱口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