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独家专访梅艳芳造型师刘培基:小梅妹,我们有这辈子足够了

独家专访梅艳芳造型师刘培基:小梅妹,我们有这辈子足够了
2021年11月08日 23:25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因为电影《梅艳芳》,娱理工作室有了一次与香港殿堂级形象设计师刘培基通话的机会。

  初次打交道,我们互相打了招呼,之后刘培基就一直唤我的名字。如果你也在这个圈子工作了六七年,你会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常见的习惯。

  听闻我在北京,刘培基问有没有下雪,那天没有雪花,但北京已经进入冬天了。

  “我现在都不敢来北京,太冷了。还有,你知道谁是宋怀桂吗?”刘培基的声音黯淡了下来,那是一位传奇的女性,她离开人世十五年了:“北京有宋怀桂跟没有宋怀桂是两回事来的。”

  宋怀桂旧照

  生于1951年的刘培基,已是古稀之年,满目皆是回忆。

  十一岁被送进尖沙咀美丽都大厦做裁缝学徒,十四岁开始闯荡江湖,刘培基起初给舞厅小姐、酒吧女郎做衣服。在后来的歌厅时代,他曾经在乐坛崭露头角,与罗文、沈殿霞识于微时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刘培基从英国留学回来,成为时装造型师,包揽了大明星的造型工作,梅艳芳从第一张个人大碟开始,就穿他设计的衣服,从《似水流年》短发墨镜男装,到《烈焰红唇》那套著名的“菠萝钉”造型,再到《妖女》的神秘中东风。刘培基是“百变梅艳芳”的幕后推手,也与她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没有父母的刘培基视朋友们为一生最重要的羁绊,可在千禧年之后,他目送着他们一一离开。

  2002年10月18日,罗文因肝癌于香港玛丽医院逝世。2003年4月1日,张国荣从香港文华东方酒店跃下,终年四十七岁。2003年12月30日,梅艳芳因宫颈癌在香港养和医院去世。2004年11月24日,黄霑因肺癌,在香港沙田仁安医院去世。

  “我这辈子扶灵扶了好多个,都是我最爱的人,我不想再有一个最爱的朋友叫我去扶灵了,我扶不起了。”刘培基在电话那头说。

  几年前从病痛里活过来,刘培基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反而有些遗憾:“我本来可以死掉的了,后来没办法才活。”他觉得一辈子就这么长,被人忘记都是迟早的事情,早一点,晚一点都没有关系,每个人可能都没有想象得那么伟大。

  梅艳芳、刘培基、罗文

  可是有这样一群人,花了七年的时间,为他的老朋友梅艳芳拍了一部电影,就叫《梅艳芳》。他们非要托人与他见面,非要得到他的允许,非要想办法让他成为第一批看到电影的人。

  坐在电影院里,刘培基知道这只是一部电影,可脑子里却放起了另一部电影,那是他经历的真实人生。

  他被这部电影的一句话插中了软肋,于是,他打算说点什么。

  电影《梅艳芳》深圳首映,刘培基

  以下是刘培基的自述。

  退休之后,我就去了泰国生活。因为我觉得香港是一个战场,既然退休了,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谁知道我去了泰国大概两年多,梅艳芳就生病了。

  她打电话跟我说这个事情之后,我就想,如果搬回香港的话,很容易会被人家见到,知道她的病情,所以我去广州买了一套房子。从2002年开始,我在广州和香港两边走,每天白天去香港,晚上回广州。

  2002年我刚搬去广州不久,罗文就走了;2003年,张国荣、梅艳芳走了;2004年,又到黄霑走了,广州那个地方的记忆让我太难受了。

  张国荣、罗文、刘培基

  之后我回去泰国,可是糟糕得不得了。因为以前我在泰国生活的时候,罗文、张国荣、梅艳芳常常来看我,所以每去一个地方都有他们的影子,我受不了。有一天,我突然在一个熟悉的酒店里面大发脾气。回到家后,我自问为什么会这样子,我觉得自己有问题。

  于是我回香港看医生,医生说我有抑郁症。从那天开始,我就开始试药,原来抑郁症是要吃血清素的,血清素有七八种,都要试了才知道适不适合,我吃到第三种就对了,一直吃到现在。

  广州待不下去,泰国也待不下去,我就来了深圳,一直住了十几年。

  在深圳十几年的生活,非常平静,我几乎是连大门都不打开的,除非是外卖送到了,我可以两个月都不出门口一步的。有时候朋友说要不要去什么地方,我说不需要,该去的地方我都见过了,好吃的我也都吃过,没有什么兴趣。

  梅艳芳、刘培基

  以前我每年回一次泰国,年底的时候去一次日本,都是看看朋友。自从有了抑郁症之后,我就不能坐长途飞机,机门一关我就糟糕了,所以我最远只能去到日本,要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就去不了。所以我现在唯一的心愿是回去一次伦敦,在英国留学那几年实在太辛苦了,可是那个地方真的启发了我很多,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去说一次再见,就不要再去了。

  这十年,很多人都想找我做访问,我都没兴趣,因为没有重点的话,做了也没意思,要讲的都讲过了,人就是这样子,该退的时候就退,你记得我也好,你忘记我也好,都无所谓。

  不是因为这一部这么有诚意的电影,我也不讲话的。

  电影《梅艳芳》深圳首映,电影出品人江志强、刘培基

  为什么说《梅艳芳》有诚意?我觉得是江志强三个字。

  七八年前,他托人找我约见面,我也不是随便谁找我就出去的,我就问电影界的朋友,比如施南生。他们说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可以见见,看看他怎么说,我就出来见江先生了。

  他说要给梅艳芳拍一部电影,我就记起了,因为他拍《十面埋伏》的时候,梅艳芳已经在医院了,我跟她在一起。我才想起,自己在那个时候是见过江先生的,跟他聊过天的。

  所以他说要拍梅艳芳,我就只是问他:你为什么要拍梅艳芳?

  江先生说,因为他觉得她值得,他希望为她拍一部传记。

  第二次见面我问他,这一部电影的名字是什么?他说叫《梅艳芳》这三个字,我说好,因为他是名正言顺地用“梅艳芳”这三个字拍一部电影,那他是有诚意的。我觉得用“梅艳芳”这三个字的话,如果你是没有诚意拍出来的,你可能会被她的歌迷以及所有人骂死。

  江先生给我看了剧本之后,我觉得有些东西没有到点,或者是不真实,就改了一下还给他了。他修改了一下,跟我说:“刘先生,我希望你不要介意,这部电影在感情方面我们可能会多一点。”

  我说没关系,我理解这毕竟是一部传记,还有,哪一个女人的感情不重要?尤其是梅艳芳。梅艳芳所有的爱情,她从来不会隐瞒的。我觉得非常好,敢作敢为、敢爱敢恨有什么问题?女人当然有权利去选择她自己的爱情,是不是?

  过了好久,他又找我了,他说找到了两个女演员,可以拍这部电影了,我说好,你就好好拍,就没有再跟他联系了。

  前几个月,他说拍好了,七八月要审查,九月份就可以看,他问我方不方便在香港看,我说我不会来香港看的了,因为来回要隔离很辛苦。但江先生人很好,他说回来深圳给我看,所以前几天他在上海隔离完了,就请我来这边,看到他这一部电影。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一直回想很多事情,这毕竟是一部电影,而我经历的是真实的梅艳芳,这个是电影里面的梅艳芳,当然是有一点区别的。

  王丹妮非常努力,我很欣赏江老板找一个新人演员来演梅艳芳,谁演梅艳芳都不会是一样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你找一个新的演员来,她是一张白纸,然后你一点一点地教她,她就会有感觉。

  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她有些小的动作,真的有点那个感觉,让我回想阿梅那个时候是不是那个样子的,所以这个女演员她是用心演的,挺好的。

  《梅艳芳》,王丹妮饰演梅艳芳

  到宣传的时候,我才知道古天乐演我。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所以我演不了他,他演不了我。我觉得很好了,没关系的,他只是一个角色,我觉得能把这个人的情感表达出来就足够了。他做的有些事情我没做过,那个婚纱不是我自己剪出来的,我不会钉珠片的,他会我不会,我这么大一个工厂都有工人做的。

  我没有他那么可爱,感觉他比较善良,我就凶巴巴的,我没有那么温柔。

  梅艳芳都说了,只要Eddie哥哥一进来,全场都安静下来了,我的气场他演不了。可是我一点也不介意,因为所有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不能用这种标准去评价他演得好不好,而是这个角色能不能表达他的重点,他是一个好演员,他能这样演已经不错了,所以也谢谢他,最重要是谢谢Bill(江志强)拼了命去拍这部传记。

  这部电影表达了爱这一部分,尤其是姐妹之间的亲情。那种兄弟姐妹互相照顾的感情,好像是这一代人少有的,我觉得表达得非常好。还有友情方面表达得也很好,整个故事下来,我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太缺少这样的大爱,我看完就说,我被感动了。

  非常谢谢这一部电影,因为它把爱拍出来了。江先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去拍这部电影的,很难得的一部传记,他把人物的重点拍出来了,还是谢谢他了。

  《梅艳芳》, 王丹妮饰演的梅艳芳和廖子妤饰演的梅爱芳

  我跟梅艳芳之间,是怎样的一种爱?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虽然我只大她12岁,她是一只小白兔,我是一只野兔。

  从十几岁开始,我就自己一个人出来工作。我的脾气不好,是不希望做事情让人瞧不起,因为我们是没有父母、没有背景的,所以我们更要好好地把自己做得更好。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要客客气气?

  当她做得不对,我就会很凶,她有时候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了,就上来跟我吃饭,她不会反驳我的,因为她知道反驳就更痛苦了。

  梅艳芳、刘培基

  有时候她的那些有情有义用错地方了,她身边围了这么多人,每个人都在夸她。以前发生过太多别人找她借钱的事,她不敢跟我说,她的助手跟我说了,我当然是很凶了。我说,你四岁出来唱歌,有了今天,不要忘记你小的时候多困难,不可能每一个朋友跟你说生意做得不好就借给人家,八十年代,一百万不是小数目。或者有人说去日本留学,随便编一个理由,你就可以给他一张支票。

  我不是有心去凶她的,我不希望人家去欺负一个好的女孩子。谁没有遇过困难,谁会去问一个女孩子拿钱?

  后来我太生气了,不搭理她了,她还录了一个视频,说到哽咽。

  梅艳芳谈刘培基

  我对梅艳芳最好的时候,就是她最后那一年了,我不能再凶她了,因为我知道时间是会过去的,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在梅艳芳之前,全香港所有大明星的设计都是我做的,做了梅艳芳,连罗文都吃醋,可是我不是偏心,我实在没有时间。她很依赖我,非常依赖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也是特别希望她每一次出来人家都说好。

  八十年代,所有女歌手都是大卷头发、画红妆、穿大裙子晚礼服出来。梅艳芳不是一个大美女,我不走一个特别的路线的话怎么办?

  所以我做她的时候,我想女孩子不一定要漂亮的,但一定需要有特色。因为我在英国读艺术,我知道什么是形象设计,就是你出来的样子是代表一部电影的主角。所以为什么每次她出唱片都那么轰动,我说我对得起这个工作。

  梅艳芳、刘培基

  她所有的爱情我是第一个就知道的,每一次我都会鼓励她,我说你喜欢就好了。我觉得男人可以追求爱情,女孩子也可以。

  所有女歌手不要觉得尴尬,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每个人都需要追求自己的爱情,没有一个女人是经历一个男人就可以过一辈子的,那是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的事情了。你去好好地享受每一段爱情,你就知道男女的爱情那个感觉去到了哪里,男人的好在哪里,他满足了你哪一方面,那是你的生活经验给到你的感觉,你在舞台上才有吸引力。

  很多人来找我设计形象,我都会问他们的这些经历。有的人说没有感觉,那就算了,拜拜,因为人怎么会没有感觉?你作为一个艺人,对爱没有感觉,那你就是一个木头,这样的女歌手实在太多了。我们需要一个真实的女人,所以梅艳芳经历过这么多爱情,有人说什么了吗?

  每一次爱情,到最后她都是伤心,我说不用伤心,你不是唯一一个这样伤心的女人。她总是问“为什么又是我的错呢”,我说所有男人都是这样的,到最后都是指责对方。

  《梅艳芳》重演《夕阳之歌》演唱会,当年梅艳芳穿着婚纱宣布嫁给粉丝

  我经历过这么多真实的人生,她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真实的人。

  梅艳芳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舞台。你们可以去看她拿金针奖的片段,从六十年代的歌唱到九十年代,她一口气唱下来,因为她从四岁就开始唱了,怎么会唱得不好?

  她真的不拼不行,不然我会揍她的。

  有一次她跟一位女歌手同台表演,我去到后台,知道她要跟那个女歌手唱,就去后面看看这位女歌手穿什么衣服。回来之后,我就说今天不穿这些衣服了,给她换了别的,还告诉她,“我知道她是你的好朋友,但是你不要说是朋友就随随便便地来,上了舞台就要有舞台的样子,要表演得最好”,下来我很高兴,还抱了她一下。

  现在不是说有假唱和对嘴吗,我们那个年代没有的,都是真真实实的。

  梅艳芳,刘培基造型

  电影《梅艳芳》里的梅艳芳

  阿梅走了这么多年,我常常会想起她。其实我也常常想死了算了,不要再想。

  我家里什么都没有,最多的就是遗照,罗文、黄霑、张国荣、梅艳芳还有前几天忌日的陈百强,还有我最好的朋友肥肥(沈殿霞),还有金庸先生。那个年代我们都是有照片的,有的被我摆在柜子里,有的放在桌子上面。

  梅艳芳、张国荣、刘培基、沈殿霞

  张国荣、梅艳芳、刘培基、曾华倩、汪明荃、金庸

  梅艳芳、刘培基、陈百强及友人合影

  梅艳芳的东西,所有能够给博物馆的,我都给了博物馆。有一些小礼物,比如她写给我的最后那封信,我就保留着。等我死了,我也会给博物馆。

  我本来可以死掉的了,后来没办法才活。

  前几年,我生病了,医生要我去做什么,我说算了不要做了,反正年纪大了都要死了。后来医生打电话说不可以不做,我的私人医生跟我说,如果不做这个手术,会死得很惨,很痛的,肥肥就是这个病。后来我就做了那个大手术。

  老实讲我觉得我该走了,也还有一些很重要的朋友,可是假如他们也死了,你知道扶灵那个感觉吗?我这辈子扶灵扶了好多个,都是我最爱的人,我不想再有一个最爱的朋友叫我去扶灵,我扶不起了,我的天,很痛苦,不要。

  这辈子真的挺好的,虽然我朋友不多,不过每一个都是非常真心的朋友,我们真的都是直来直往的,发脾气就发脾气,过两天就没事了。

  假客气,没有的,这样子朋友才可以长。

  张国荣、刘培基、梅艳芳

  那个年代为什么会出那么多巨星?因为我们穷。

  五十年代,有很多人从内地、台湾去香港。六十年代,香港穷得不得了,到七十年代,香港开始稳定了,然后它起飞了。我们经历过饿肚子的生活,所以我们都拼了,不然你就没办法生活了。我们每一个人拼,不是为了比别人更好,我们只希望可以吃得比较好一点,不要再饿了。

  所以八十年代出那么多好的人物,你看黄霑、林燕妮他们一人出五万块钱就开始创业了,做得那么大,做得那么成功,都是为了生活。

  那一代明星共同的特质就是永不欺场,每一次上去就做到最好。罗文最红的时候,没有红馆(红磡体育馆),等到有红馆,他已经没有一线红了,他只能在伊馆(伊丽莎白体育馆)开演唱会。我去的时候,台下观众不太多,可是他也是豁出去了,拼了命,就算台下只有一个观众,都要做到最好。

  罗文

  我给梅艳芳听很多录音带,我跟她说,你知道为什么人家觉得Frank Sinatra唱得那么好,一首《My way》就征服了那么多人,因为不管每一场表演多么爆满,只要他一开唱,你会觉得,他只是为你一个人唱。所以你记住,你是唱给一个人听的,就足够了。

  退休之后,我对娱乐圈兴趣不大。香港真的没有哪一个人让我觉得需要去留意一下,内地我喜欢李宇春,正派,每次演出都真的是一个演出来的。

  我不在意人们还记不记得罗文、张国荣或是梅艳芳,被时代遗忘有什么关系?你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事情,足够了,人家忘记就忘记,我们也没有想象得那么伟大,伟大到可以万世流芳。我们中国那么多伟大的人,才成就了我们今天的中国。

  梅艳芳,刘培基造型

  如果可以再对梅艳芳说一句话?

  不要再见了,不要再讲了,我们有这一辈子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这个电影里最后那句话真的太过分了,她说“希望下辈子你们都这么疼我”。我的天,那句话真的插了我一刀,别搞了,不要下辈子了,这辈子我们要做的,我们两个已经做得很好,有今生没有来世了。这辈子我对得起你、你对我好足够了,不要再见了,不能再见了。

  梅艳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