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醒醒吧,韩综不能治百病

醒醒吧,韩综不能治百病
2021年11月12日 21:48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眼看2021年所剩无几,国内综艺市场还未等来足以代表今年的爆款。

  娱理工作室曾在《四大平台,超80档综艺,谁能拯救未来的综艺大盘?》指出大盘接连下滑的颓势,然而在节目上新数量、题材涉猎范围方面,相关数据皆呈上涨趋势,各大平台也在招商会中公开了更多综艺布局,其中不乏许多韩国综艺的身影。

  “汉化”韩综——这几乎是整个行业心照不宣的定律。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国内综艺的发展始终与韩综紧密相连。

  从卫视时代的《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到网络时代的《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包括之后的《青春有你》)《创造101》《心动的信号》,几乎各台的翻身之作和立台之作都能在韩国综艺里找到对应模式。

  有相关工作人员向娱理工作室透露,在综艺行业内部,全新开发的综艺项目势必面临更多阻碍,提案难,招商也难,大家更倾向于选择“被验证过的模式”。“毕竟人家至少已经有个样子了,播出来大概会是什么气质和面貌都可以看到,更容易做判断。”

  在社交平台的一些相关问答中,就有网友把追随韩综的现象归结为“欠发达地区对发达地区的模仿”,强调韩综早年间同样抄袭了日本综艺。

  只不过,如今的韩综早已开垦出了自己的发展之路,国综“模仿”了十年似乎还是原地打转。

  截至2021年11月10日,打开云合数据,高居“综艺霸屏总榜-年榜”前五名的依然有《奔跑吧5》《青春有你3》和《极限挑战7》,唯一一档新综艺是爱奇艺的《萌探探探案》。

  抛开借鉴、模仿、抄袭的边界,也不谈网传的版权买卖是真是假,当又一批韩综将要迎来中国版时,娱理工作室不禁想问:国综的颓势和内在问题,拿韩综就可以解决吗?

编剧大脑vs明星片酬

  首先厘清一个问题,大家通常说某节目用了韩综的模式,这个“模式”究竟为何物。

  不同于《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等强模式节目,韩综的模式有些许不同,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同样的情景设定、游戏环节和嘉宾人数,国综拍出来的效果与韩综不尽相同。

  究其根本,韩综之所以成功,模式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内在的“核”。而这恰恰是国综与之相悖的部分。

  首当其冲就是内在的生产机制。

  乐正传媒发布的《韩国综艺节目市场报告》介绍道,在韩国本土“PD(Program Director,即制作人兼导演)中心制”尤为突出,一档综艺从创意到制作完全由制作人掌控。而每当PD有了新的想法,便会邀请相熟或知名的大编剧落地成案,将脑海中的天马行空写成可实操的大纲。

  著名韩综PD罗英石(音),代表作有《新西游记》《两天一夜》《花样爷爷》等系列

  基于这样的生产流程,韩国综艺编剧的薪酬在全体工作人员中是最高的,大约可以占到全部制作费用的1/3。特别是作为“战斗机”的大编剧,往往拥有十年以上的资历,不再属于任一公司或电视台,不再是市场中任人左右的商品。

  著名编剧李祐汀就曾横跨综艺界与电视剧界,在操刀《两天一夜》《花样爷爷》《新西游记》等节目后,又创作出了众所周知的《请回答XXX》和《机智的医生生活》两大系列剧,她的视角敏锐,功底深厚,被韩国影视圈称之为业界神话。

  著名韩综韩剧编剧李祐汀(音)

  而回头来看,一档国综的开发又以谁为主角?

  此前娱理工作室在《〈七十二层奇楼〉:吴亦凡被传的8000万片酬,打工人声讨的400万欠款》一文中独家对话节目制片主任蔡吉伟,其称该节目投资超2亿元,而多个部门的制作成本加起来则不足1500万元,“剩下的钱都去哪儿了?”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近年来,随着限薪政策的陆续出台,以及内容为王逐渐成为行业共识,明星畸形片酬有所缓解,但编剧、或制作团队中的任何工种也都无法达到像明星一样的待遇。

  去年,娱理曾接触到某视频平台一档重点综艺的详细资料,该节目邀请多位明星作为常驻嘉宾,虽然播出后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但其中一线明星的一季片酬高达八位数。

截图自《七十二层奇楼》制片主任蔡吉伟微博

  客观来讲,重金砸向明星片酬也并非平台所愿。

  直到今天,很多节目在对外招商时,最吸引品牌客户投资的依然是闪着星光的名字,很难说明星的存在是否确保了一档综艺不会扑街,但众星云集确实催促了各档节目的快速诞生。

  所以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果从源头上来讲,国综与韩综分属两套如此不同的生产机制,就算买来在韩国风生水起的综艺IP,又怎么会达到一样的效果呢?

  罗英石代表韩综:《新西游记》《姜食堂》《三时三餐》

  中国没有GAG MAN

  虽然腾讯视频曾在去年投入心血推出《认真的嘎嘎们》,寻找具有专业综艺技能的“有趣综艺新偶像”,但必须要承认的是,中国没有GAG MAN。

  何为GAG MAN?在本土综艺行业的语境下,甚至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专有名词。

  GAG MAN字面意思译为专业的喜剧人,在韩综里泛指搞笑艺人。他们通常具备控场主持、活跃气氛、制造搞笑场面等能力,例如韩国两大国民MC刘在石和姜虎东当年都是以搞笑艺人的身份出道。

  作为韩国历史最悠久、最具权威的KBS电视台,早在上世纪80年代便公开招募、选拔搞笑艺人,刘在石正是通过KBS第7期选拔出道,近年来因《新西游记》被国内观众熟知的李寿根则是第18期生。

  韩综国民MC:刘在石、姜虎东

  顺应韩国喜剧风潮的发展,KBS于1999年推出了面向国民的搞笑节目——《搞笑演唱会》(《GAG CONCERT》),专门为搞笑艺人搭台造势,曾在韩国创造连续十周收视率破20%的记录,成为韩国搞笑综艺的重要代表。

  随着韩综的不断发展,如今搞笑艺人们分散在各种节目中作为MC和气氛制造者,比如《新西游记》中的姜虎东和李寿根,他们以搞笑为天职,玩得开也敢玩。有时一档节目能否从试播转为正规节目,多半也要仰仗GAG MAN的综艺能力。

  获得高人气之后,李寿根也有了自己的专属脱口秀《李寿根的眼色教练》,并在Netflix上线播出

  再看国综,由于中国的喜剧及其综艺发展脉络与韩国并不相同,按照上述介绍对标的话,内娱综艺市场并无所谓的搞笑艺人,多数是由自带搞笑气质或综艺效果的明星来顶替,典型代表就是杨迪和大张伟。

  去年一年,杨迪接连参与了包括《青春环游记2》《火星情报局5》《做家务的男人2》在内的超20档综艺节目,完全以综艺为主要事业,最终登顶2020年内地“综艺咖”榜首。大张伟则以17档紧随其后,排名第二。

  此前有微博网友发问大张伟“到底接了多少活儿”,大老师将自己比喻成“综艺网约车”:“酒店趴活儿,开录就走哈。”

  这就是国综的现状——缺搞笑艺人,缺能够撑起场子的人。

  杨迪、大张伟

  再回到最开始谈论的明星片酬问题,因为明星的咖位能帮助综艺项目更好地落地、引来投资,于是许多本该以搞笑为主的节目,不仅搞笑艺人缺位,还集齐了各路演员、歌手、流量爱豆,从一开始就没有了韩综原版的气质和模样。

  大家有时尬,有时假,尽管不是专业的综艺人,却有恃无恐,可谓是没有金刚钻却独揽了瓷器活儿。

  以这样的方式做国综,拿来再多韩综又如何?

  在韩综《新西游记》里,资深偶像男团水晶男孩成员殷志源的“裂变”

  中国人的故事,该让谁讲?

  即便在模仿韩综的道路上,也涌现过许多优秀的国综代表。

  它们无一例外都做到了一件事——去韩国化。

  起初《极限挑战》和《奔跑吧兄弟》一样,都选择与韩国团队合作,利用对方成熟的制作经历弥补本土团队户外真人秀的经验短缺。但节目很快就遭遇了重录,原因在于韩国团队并不熟悉中国市场,所谓的异国经验无法挪用到中国社会的土壤中。

  身为“极限男人帮”的一员,黄渤曾在某次采访中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就像把棚里的东西拿到棚外来,只是为游戏而游戏了。”

  用本土的瓶子装异国的酒,结果当然是高不成、低不就。

  《极限挑战》第一季,黄渤、王迅、张艺兴

  而“脱韩”后的《极限挑战》反而找准了自己的定位,每期主题设置更为合理,不仅有趣还蕴藏深意。

  时任总导演严敏力求将《极限挑战》做成一档属于中国的“国民综艺”,“反映国民应该关注的问题,用娱乐的方式促进全体国民的思考”。

  事实证明,中国人的故事当然要由中国人讲。《极限挑战》第一季有9期取得同时段CSM50城市网收视一位,整季豆瓣评分高达9.2;第二季更是有11期收视登顶,豆瓣评分升至9.3。

  同样优秀的还有近期刚刚收官的《再见爱人》。

  虽然有韩版《我们离婚了》在先,但《再见爱人》却没有韩版的影子,一步步成为今年的口碑之作,目前豆瓣评分停留在8.9。

  以嘉宾选择为例,韩版将镜头对准三对已经离异的夫妻,而芒果TV选择了结婚10年、离异1年的章贺、郭柯宇夫妇,正在考虑离婚的魏巍、佟晨洁夫妇,以及签署完离婚协议不久、正处于离婚冷静期的王秋雨、朱雅琼夫妇,通过聚焦三种不同的情感阶段,多维度剖析男女在爱情之中的位置和关系,更容易引起年轻观众的共鸣。

  有网友在节目主页中写道:“我觉得这个综艺最大的受益者是观众。建议每个被爱情困扰的男女都来看看。”

  实际上,国综最需要做的不是争先抢走韩综的模式,而是回头看看自己的观众,看看他们到底需要什么、喜欢什么。

  哪怕是热衷韩综的综艺迷们,他们喜欢的到底是节目的外壳,还是内在的综艺价值?

  何况国综也并非没有原创佳作,远有《中国好歌曲》《奇葩说》和《这!就是街舞》,近有《戏剧新生活》《说唱新世代》和正在播出的《国家宝藏》。

  其实只要用心一分,就会有观众捧场。只要用心一分,就不会出现像《鱿鱼的胜利》这样如此荒唐的初稿片单海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