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剧本杀电影”的概念火了,但剧本杀IP本仍让人又爱又恨

“剧本杀电影”的概念火了,但剧本杀IP本仍让人又爱又恨
2021年11月21日 21: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民国年间,一群失意电影人被召集至一处神秘之地,参与一部关于凶杀案的电影的剧本会,却发现顾问竟是凶手……

  密闭的空间、已知的凶手、各有故事的到访者们,看完最近上映的电影《扬名立万》,不少观众都发现,故事的感觉太像剧本杀了。

  剧本杀,近两年兴起的线下娱乐方式,每个玩家扮演一个角色,通过读剧本和交流的方式,推理出凶手或者还原出故事,或者在游戏过程中得到欢乐、阵营对抗等多种体验。

  放在剧本杀领域,《扬名立万》的故事可以说是很典型的还原本。此前上映的电影《不速来客》《利刃出鞘》等也都被放进了“剧本杀电影”这一范畴。

  “剧本杀电影”,是最近火起来的新概念;剧本杀和影视的联动也是近两年的大趋势,但说起影视作品改编的剧本杀IP本,仍然叫人又爱又恨。

  剧本杀电影的新概念在最近被频频提起,但类似《扬名立万》这样的剧作结构,其实是悬疑小说和悬疑片最经典的叙事模式。

  过往,人们往往以“暴风雪山庄”模式来总结这样的电影叙事结构,或者直接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经典小说《无人生还》类比。

  这一模式是指在暂时无法与外界联系的密闭环境中,一群与世隔绝的人面临着接二连三的怪事,凶手也在其中,每个人在这一处境中表现出不同的行为,体现出不同的人性。

  “暴风雪山庄”模式是悬疑推理界的术语,《无人生还》虽然是经典推理小说但并非家喻户晓,简单来说,存在理解门槛。

  2015年英剧版《无人生还》海报

  在电影营销从业者兼剧本杀作者迦南看来,《扬名立万》的整个结构和叙事,其实就是阿加莎式的悬疑推理的经典构架,但因为现在剧本杀越来越红了,从小众娱乐方式变成更为大众接受的娱乐,所以大家看到电影会立刻联想到剧本杀。“从营销的角度,能更快触及观众,剧本杀电影这个说法能让观众一下子get这部电影是什么。”

  据《扬名立万》的营销方透露,电影并没有在营销时刻意突出剧本杀这个点,但观众们看到电影中陆老板拿着案件档案给大家、在暗杀现场找灵感的桥段,会很容易联想到剧本杀中dm(即剧本杀游戏中的主持人)给玩家们发剧本、大家一起推理的过程。

  导演刘循子墨则在新浪电影的直播中表示,当初创作《扬名立万》时,剧本杀并没有像如今这么火爆,他们只是把剧本会讨论的形式放进了电影中。

  过往大家喜欢用悬疑、烧脑来形容这一类影片,如今电影主力观众的年龄层和剧本杀受众类似,“剧本杀电影”这个新概念,能更直观地帮助电影破圈。

  剧本杀兴起后,影视行业很快拥抱了这一新兴线下娱乐方式,影视IP和剧本杀频频联动。比如今年春节档就有《刺杀小说家》的剧本杀与电影同步上线,目前《庆余年》《大鱼海棠》《大话西游》等影视作品均出了剧本杀。

  那么,如果一部电影本身就被称为“剧本杀电影”,是否说明它能被改编成一个不错的剧本杀?

  据了解,目前《扬名立万》也准备上线剧本杀版本,但在很多剧本杀从业者看来,优秀的悬疑电影,并不具备直接改编成剧本杀的条件。

  首先,剧本杀不可能照搬原作故事,否则已经看过电影的受众就失去了玩剧本杀的乐趣;其次,电影即使努力做到群像人物的平衡,也会有相对而言的主角,比如《扬名立万》主要是以尹正所饰演的角色的视角展开叙事,但剧本杀讲究的是给所有参与者同样的体验,每个参与者都是C位,不能有边缘人物。

  而影视IP改编成剧本杀,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原作中的正面人物难以成为凶手,性格也基本定了型,剧本杀作者很难进行天马行空地再创作。

  所以,剧本杀的IP本,基本可以理解为原影视的同人创作。

  剧本杀《大鱼海棠》的作者安妮告诉娱理工作室,电影版权方对于剧本杀的故事也会有不少限制。“我本来想写上下部,把椿、湫、鲲作为时间节点,来写他们的上一辈的故事以及他们之后发生的故事,但后来被否了。”

  因为《大鱼海棠》的版权方较多,所以在实际创作中,为了避免版权上的问题,安妮的剧本杀作品只是用了电影里的六个人物,但故事完全是原创,同时她会在剧本杀里填上电影中的一些留白部分,让玩家在剧本杀里找到答案,感受到剧本杀与原作的彩蛋式联动。

  除了创作上的限制,绝大多数IP本也笼罩在原作的阴影中。不少IP本都因为质量平平,和原作给观众带来的体验感相去甚远,而在市场遇冷。剧本杀交易平台小黑探显示,《刺杀小说家》的同名剧本杀仅卖出了95套,有买家在交易平台留言认为,这是一部为了IP而IP的作品。

  剧本杀《刺杀小说家》《大鱼海棠》图片、评论及介绍

  剧本杀从业者们对于影视IP改编本,可谓又恨又爱。

  尽管此前IP本的市场表现不佳,但每次在剧本杀展会,店家们仍然会对IP本表现出更大的兴趣。IP本的一大优势就是自带流量,更容易打开市场。安妮透露,当时她在展会宣发《大鱼海棠》的时候,一个晚上就拉满了大概三、四个意向群,店家们都很愿意上车测试本子的质量,但如果是发原创本,很难在短时间内拉到这么多人。

  剧本杀店主小可透露,《大鱼海棠》在她的店卖得不错,很多影迷都愿意来玩,配上电影bgm再加上dm的演绎,玩家们还是能获得不错的沉浸体验。

  《大鱼海棠》:剧本杀海报+电影海报

  另一方面,作者们也愿意在热门IP上试试机会,拿改编权的过程可谓内卷。比如有的热门影视剧的版权方会要求各个剧本杀工作室写大纲,要通过比稿才能获得改编权。

  臭猴子工作室合伙人范江浩表示,现在剧本杀从业者也开始有意识地尽早进行和影视IP的影游联动,他此前就有和2022年春节档影片《超能一家人》谈过改编剧本杀的合作意向。

  在范江浩看来,剧本杀从业者虽然愿意尝试影视IP,但并不会一味迷信IP。

  首先,并不是所有影视作品都能被成为IP,比如未上映的电影,市场前景难以预估,就只是一部院线作品而已,即使是票房爆款,也不一定就适合转化成剧本杀作品;而一些票房一般的院线电影,其改编的剧本杀也难以借得电影的东风,比如《盛夏未来》的剧本杀和电影同期上映,电影票房不到4亿元,剧本杀在小黑探上的销量则是35套。

  《盛夏未来》:剧本杀介绍页+电影海报

  编剧帮剧本游戏创作联盟负责人金金表示,普通的IP大概只是停留在有个剧本杀作品的层面,玩家更看重内容是否有趣好玩,内容好的话,无论是不是IP玩家都会买账,内容不尽如人意的话IP叫得声音再大,可能也无法引起市场反响。

  范江浩今年从西部电影集团拿下了《大话西游》的剧本杀改编权,作为城限本一套定价2588,目前在小黑探上卖出了524套,再加上线下展会的销量总计卖出了800多套,从销量来看属于爆款。据范江浩透露,拿版权的时候并没有遇上竞争对手,一来可能大家没有想到去做这部经典IP,二来可能从业者也认为《大话西游》改编成剧本杀故事有一定的难度。

  目前的市场反响告诉他,IP和IP之间也是有区别的,像《大话西游》这样经过时间检验且家喻户晓的作品,覆盖人群更广,在下沉市场的表现更佳。

  《大话西游》:剧本杀介绍页+重映版海报

  据范江浩透露,现在剧本杀工作室拿影视IP改编权,主要有一次性付费买断和与版权方分账两种模式。如果是买断,一部剧本杀的销售额大概在200万左右,剧本杀工作室一般是拿出10%-20%作为买断费用。如今也有片方开始把剧本杀当作一种营销渠道,以更开放的姿态寻求合作。

  “剧本杀电影”的概念出现,已经证明了剧本杀这种娱乐形式的影响力日益增加,而影视作品和剧本杀的联动也会日益密切。

  但是,影视圈和剧本杀圈毕竟还是两个圈层。

  对于电影而言,“剧本杀电影”的提法能让影片触达一些别的圈层的观众,而影游联动的形式也帮助影片营销开拓更多可能性。

  剧本杀是一个独立的产业,可以为影片做营销,但是影片的大卖并不能直接转化成剧本杀的成功。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作者写出优秀的本子,没有强大的发行能力,IP也会失灵。另一方面,剧本杀的魅力就在于玩家一波三折地去沉浸在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未知感会增加玩家的爽感,而IP本则会削弱玩家的好奇心和新鲜感。

  实景剧本杀节目《明星大侦探》,仅为展示,与本文无关

  如今影视圈和剧本杀圈都在用开放的态度拥抱彼此,影游联动的大趋势火热。金金预测,从长远来看,剧本杀和电影联动可能会常态化,只要有电影上线必出剧本杀,大家会逐渐接受这种现象。

  需要指出的是,市场需要更多成功的IP本来为影视改编剧本杀正名,两个圈子都提供出好作品,才能更好地为彼此导流。

  电影《世间有她》亮相武汉展会,官方已授权同名剧本杀游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扬名立万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