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消失两年的井柏然

消失两年的井柏然
2021年11月25日 21:3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井柏然最近又开始折腾自己的家了,这次是要改变家里的格局,“还有我自己的格局。”他玩笑说。

  《女心理师》开播,井柏然终于又回到了大众的视野,再上一次的回归还是两年前的《攀登者》。如果只看电视剧作品的话,这已经是井柏然时隔六年没有作品出现在大众视野了,也就意味着没有什么曝光度。对于艺人这份工作来说,这是一个潜在的危机——存在被遗忘的风险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种“被遗忘”不单指观众和粉丝,还有一些制片人、平台等等,“有一段时间,行业内盛传我不拍电视剧的。”井柏然去年在拍《君子盟》时,从别人那里听到这个说法。

  他时常也会反思,是不是自己太挑剔了?总是在挑剧本,最后就变成了“不接电视剧”的传言......可是,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井柏然也不想选择将就。“如果只是为了增加曝光,有啥意义呢?就是为了证明我还在大家面前?其实也是一样的,你看,我不还是回来了嘛。”

  井柏然待播剧《君子盟》《南烟斋笔录》

  像小太阳一样

  这次装修是要把家里不太实用的阳光房拆除,变成一个室内的衣帽间,“北京可能还是不太适合阳光房吧,雾霾和灰比较大,又或者我每个阶段都有一些新的想法。”井柏然说。

  北京的阳光看完之后,可能觉得灰头土脸的,但三亚的阳光只有明媚。

  《女心理师》在三亚拍摄,是一件让井柏然很高兴的事情——在一个阳光灿烂的环境里,去饰演一个阳光、乐观的角色。“不管拍戏再怎么累,至少每天看到的天空是蓝色的。”

  《女心理师》,井柏然

  与钱开逸的相遇,算是比较特别的一次。一开始,井柏然的时间没有调整好,他本以为要错过这个角色了,但后来,由于剧组和杨紫的坚持,这才有了后续的合作,他将自己调整到了一个大家都完美契合的时间。井柏然饰演的钱开逸,就这样遇到了杨紫饰演的贺顿。

  和以往爱情为主线的电视剧不同,《女心理师》更能体现出现在大多数人的生活,会涉及到工作和生活中可能遇到的一些难题,“这些都能让我共情,我也想跟大家一起去探索。”

  钱开逸这个角色来得“刚刚好”。在这样一个有些压抑的大环境下,他没有那么严肃,反而有一些逗趣;充满阳光的性格中,也没有太多负面的东西,算是一个讨巧的角色,“钱开逸是治愈系的,也和贺顿之间拥有了比较美满和甜蜜的感情。”

  《女心理师》,井柏然、杨紫

  现在回忆起那段拍摄时光,除了阳光、沙滩、海浪,井柏然的脑海中都是钱开逸的花衬衫,“导演在开机试妆时,给我准备的全都是花衬衫。”这花哨的样子,很不井柏然,“如果是我自己的话,我接受不了,但如果放在角色里,我可以接受,了解了造型的讲究和缘由,逐渐就和花衬衫融为一体了。”

  柯汶利导演想要通过“花衬衫”来让观众直接彻底地了解这个角色热情的样子,“花里胡哨的,很可爱。”这是钱开逸的角色标记,是有用的加分项。

  相比之下,贺顿的造型则偏大地色系,成熟稳重,“钱开逸在用自己的热情,像小太阳一般呵护着贺顿,这不是一种老成的爱情,就是挺美好的。”

  《女心理师》,穿花衬衫的井柏然

  很多时候,为了搞清楚剧中角色的动机,编剧和演员都会去尝试给角色一些背景交代,但是钱开逸这个角色,在剧中几乎就是零情史,井柏然也试着和编剧去沟通、讨论,最后发现,“可能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活在剧本里的一种存在。”

  索性,一切都简单点,不去细究过往,井柏然把钱开逸与贺顿的感情归结成了“钱开逸的初恋,成为贺顿的情感出口和依赖。”

  《女心理师》,井柏然、杨紫

  革命情感

  现实生活里,井柏然说,“我和杨紫算是一种‘革命情感’。”

  那时候井柏然刚出道,杨紫也还在寻找《家有儿女》之后的新发展,两个人在各方面都没有那么大的成就,“那时候是真实、坦诚地面对过彼此,一起拍了一部戏,那是属于那个年纪的赤诚,也建立了默契。”

  “我特别害怕别人看到十二年前的那部电视剧(《女孩冲冲冲》),因为当时我完全没有做好当演员的准备,那对我来说是一个任务,也是一种尝试。”那一次合作之后,井柏然和杨紫就再也没有过多联系了,直到这一次因为作品见面。

  “再见面的时候,反而正好通过这部戏,大家找到了一些回忆,然后又突然觉得,好像也没变,她没变,我也没变,至少我们还能回到当初认识的那个时候的状态,去跟彼此相处,也都知道彼此的成长史。”

  《女心理师》,井柏然、杨紫

  唯一一点变化,井柏然觉得,杨紫长大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家有儿女》的刻板印象影响,在井柏然的心中,杨紫一直都是妹妹般存在,是一个他不由得想要去心疼的妹妹,“再次接触之后,我觉得她骨子里的性格没有变化,依旧是那个幽默、爱开玩笑、活泼的杨紫,但是聊起一些戏外的话题,比如生活、感情等等,我突然觉得,其实妹妹长大了,是一个成熟的女孩了。”

  杨紫的成熟也给了井柏然“安全感”。在演员身份下,专业是给自己,也是给对手演员的尊重。所以,在《女心理师》里演情感戏时,贺顿与钱开逸之间,也是自然的、美好的,完全不用去定位和思考所谓的“年轻”,他们的日常互动、开玩笑、打打闹闹,自然而然就好。

  《女心理师》,井柏然、杨紫

  井柏然的眼角从十几岁开始就有一些小褶子,这一点也在杨紫的印象中,所以剧中的钱开逸也有了“小褶子”的称呼,另外一个“花衬衫”的外号,也是杨紫起的,并不在剧本中。

  “我好像更多是把自己平时不太被别人了解的那一面,都使在了钱开逸身上,平时我也挺傻了吧唧的,挺开心的,一天还傻乐呵。”剧组生活挺辛苦的,为了呈现出更好的内容,在拍摄期间,剧本和台词都有一些修改,演员们每天回到酒店就是背词,甚至于熬夜、睡不好觉,第二天早晨开工,肿到睁不开眼睛。

  《女心理师》花絮中欢乐的日常,对于井柏然来说是一份力量,“开个玩笑、怼一下,大家就醒过来了。有时候也有负能量,觉得说怎么又改词啊,但是杨紫总是来安慰我说,‘哥哥,我给你力量,请你吃好吃的。’然后就买来了一些好吃的和奶茶什么的。”

  《女心理师》,井柏然、杨紫

  慢下来

  一杯奶茶就可以抹去拍摄过程中的负能量,井柏然是一个很容易疏通自己负面情绪的人。

  “不想那么多,我的生活、工作圈子非常简单,我都会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尽量避开那些会让我胡思乱想的接触,无论是人还是事,我不去考虑,因为我觉得不重要,很多东西,我没必要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可能现在对我来讲,压力就是希望拍的戏都能播吧,哪怕被骂都无所谓。”

  《女心理师》拍摄片场,井柏然

  在拍戏和宣传之外,井柏然很少去和行业内的人打交道或者建立联系,“很多人我没那么熟悉,很多人也不知道我。”省去了这些不必要的沟通和联络,他更喜欢把时间都留给工作和自己。

  他的工作时间也很随心,从来没有固定、规律的节奏。虽然播出的新作品不多,但其实2018、2019、2020连续三年,他都在拍摄电视剧,“遇到好的剧本,我觉得我不能错过的,也可以完全连轴转,连在一起拍没问题。”

  而现在,大概有两年时间完全没有新的作品,没遇到合适的,那就休息,也可以坦然地暂停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我就会在家呆着。”

  除电视剧、电影宣传期,在大众视野中,井柏然几乎消失。不担心曝光量,也不担心被遗忘,“可能我胆子比较大吧,其实说到底就是,我一直没有想要特别多,我挺满意每个阶段的自己的,再加上有一点懒,也不想凑合。

  这些因为不想凑合而空闲的时间,他也没有停下,而是一直在看剧本、挑角色。

  只不过,重新回到大众视野的时候,难免有一些不适应。比如这次因为《女心理师》的播出而到来的宣传期,需要不断面对媒体输出自己的时候,井柏然就会有很大的压力。

  “我觉得我现在处在一个不太愿意表达自己的阶段,突然间觉得自己不太擅长,也不太愿意去表达自己。以前可能觉得通过这样、那样的采访可以让观众或者媒体了解一下我的动态和变化,但是现在就觉得,我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职业的特殊性,还是整体的大环境。很多时候,我们很难真性情地去说一些什么、表达一些什么,因为会给自己添麻烦,给别人添麻烦,久而久之,我就会慎重表达,我觉得这是我长大或者变成熟的标记。

  《女心理师》拍摄片场,井柏然

  于是,井柏然向外表达的出口逐渐从面对媒体、大众,转向了面对身边的朋友,不工作时,他最常去李荣浩家,或者去李荣浩妈妈家,这省去了每天看着外卖软件,思考吃什么的烦恼。

  或者选择一个人独处,中午起床,洗漱之后,就去一楼的沙发上,想一想吃什么,这个过程会很久,外卖到了刚吃一会儿,天就黑了,他就会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每天大概就是这几件事,或者打开电视剧、电影看看,又或者看剧本、玩游戏,“在家里呆着,没有微信,就是满满的幸福感。

  工作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但是生活可以慢下来。

  “现在马上12月了,时间过得太快,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要放慢节奏的原因,我觉得已经过了去拼搏、去那么努力的阶段了,我怕突然间有一天醒来,自己已经白发苍苍,所以我就是想合理地把情感给到角色,然后再把时间留给自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