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们和INTO1幕后团队聊了聊新专辑、纪录片,还有那支《点睛》舞

我们和INTO1幕后团队聊了聊新专辑、纪录片,还有那支《点睛》舞
2022年01月03日 22:04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成团8个月,INTO1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很多变化。

  作为内娱第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国际男子唱演组合,哇唧唧哇和腾讯视频很早就开始对INTO1进行整体规划。

  但市场的客观动荡让这支成立不久的组合不断面临各种挑战。其中最为“致命”的是,内娱不能为演唱组合提供可持续发展的舞台,这已经成为行业内外的共识。

  身处这样的娱乐气候,INTO1才在年底推出了第二张EP《万里》,音乐母题落地中国,并开创了集音乐、纪录片、风格化Video为一体的“沉浸式”传播。

  娱理工作室很好奇以如此投入成本产出音乐作品,对如今的INTO1和哇唧唧哇意味着什么?也试图让团队回答,在音乐打歌节目匮乏的环境下,这支国际组合该如何继续向前。

  INTO1沉浸纪录EP《万里》——INTO1’S WONDERLAND陆 歌单

扎根中国

  此前,哇唧唧哇创始人、总裁龙丹妮曾分享INTO1未来两年的运营计划——在名为“Wonderland”的探索旅程中打造“海、陆、空、宇宙”四个内容版块,专辑、巡演、纪录片、团综皆囊括其中。

  “其实4月成团的时候,我们已经在筹划每张专辑概念的部分了。第一张是‘海’,代表这群来自不同国家、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男孩从海上汇聚到一起;到了第二张‘陆’,成团已经好几个月了,外国的弟弟们也在中国生活一段时间了,大家需要去学习和传递中国文化,展现不同地方的人文精神和气氛,这对于我们这个团还是非常重要的。”

  哇唧唧哇音乐中心副总经理黄楚雯告诉娱理工作室,“陆”最直接的含义就是走出去,去脚踏实地地感受中国。

  为了体现这种沉浸感,哇唧唧哇从一开始就将音乐企划团队、纪录片团队、经纪团队、宣传团队全线打通,集中各个业务线为新EP《万里》服务,使其不止于歌,还有影像、舞蹈、纪录片等等。

  INTO1沉浸纪录EP《万里》

  而中国之大,感受哪片土地、展现何种文化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第一个难题。最终,《万里》收录了广东曲《点睛》、宁夏曲《风吹沙成海》和重庆曲《明早老地方,出发》,每周更新的《音途万里》正是成员们在三个地方的采风创作实录。但仅仅是这三地的选择,就经历了长达3个月的反复推敲。

  《音途万里》制片人卫梦娇向娱理工作室详细介绍,避开疫情等客观因素,团队内部最后达成一个共识——“三个地方的文化一定要足够差异”。

  “这次的三个城市都有不同的主题:去佛山体验岭南舞狮文化,我们看重的是文化传承;去宁夏感受古丝绸之路的一环,我们想讲的是文化融合;最后来到重庆,我们特意挑选了偏现代一点的地方,想要展现当代中国的一些烟火气。”

  《万里》收录的广东曲《点睛》、宁夏曲《风吹沙成海》海报

  而重庆的加入也让INTO1迎来了成团以后的第一首慢歌。

  决定要去重庆时,黄楚雯的第一感觉是要做一首风格强烈的歌曲,比如最为大家津津乐道的川渝Hip-hop,或者符合重庆魔幻都市定位的赛博朋克。而当米卡、尹浩宇、周柯宇小分队真正踏上这片土地后,体验到的更多是来自山城的人情味。

  “弟弟们和当地橄榄球队一起打比赛的时候,和他们沟通了很多,也会说到团结,谈到年轻人的迷茫,包括和小肆做摄影展的时候,聊的很多都是与人生有关的话题,这些体验让重庆采风更偏人文和人情味。所以回来经旅行团乐队韦伟老师制作,重庆曲变成了一首非常温暖的慢歌。”

  《万里》收录的重庆曲《明早老地方,出发》海报

  实际上,以这样的方式打磨一张EP,在如今的内娱市场可谓少之又少。黄楚雯坦言新EP的投入成本非常之大,但歌曲不再收费,全部限时免费上线音乐平台。

  “我们没办法用过往的方式去测算专辑收益,对我们来说,只要作品出去是有意义的、对INTO1是有帮助的,就要一直兢兢业业地好好做下去。”

  拆掉“楚门”

  与综艺、真人秀不同,纪录片是需要历经时间等待的艺术。

  换句话说,确定好人物、地点、拍摄内容后,究竟会发生怎样的碰撞,产出怎样的结果,一切都是未知的。

  回想整个拍摄历程,《音途万里》内容监制陈曲星不禁感叹:“为了这部纪录片,团队前前后后筹备了将近半年,当年我们做其他大型真人秀节目筹备也就半年多的时间。”

  INTO1沉浸纪录EP《万里》——INTO1’S WONDERLAND陆 概念片 

  为了尽可能激发成员们对当地风土人情的感知和探索欲,团队在分组时也下了一番功夫。除去主题的适配度、语言交流问题之外,大家都在尝试催生新的化学反应。

  比如擅长舞蹈的刘宇并没有加入佛山小分队,而是前往偏重音乐融合的宁夏篇。“刘宇过往一直是一种国风美少年的形象,温润尔雅,我们就会想如果他在宁夏的大漠中,是不是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会不会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而当一切就绪,最重要的还有成员们自己的心态。

  别看工作室负责人、《音途万里》联合制片人殷琪栋起初很担心INTO1的状态,有时拍摄场地所有工种加起来有100多号人,还有大量路人驻足围观,谁都很难不加掩饰地在镜头前做些什么。

  “有时我觉得他们就像是《楚门的世界》,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努力把这些围栏拆掉。”

  好在成员们能够领悟采风的意义,不是为了作秀,不是去录制一档综艺,而是将自己真正投入到生活里。这几乎也是INTO1出道以来难得一遇的、“自由的”通告。

  《音途万里》剧照

  陈曲星记得赞多、伯远、刘彰刚到佛山的时候,郭氏大宗祠正巧要举办舞狮表演,本来并没有要求成员们一起去看,只是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们,没想到大家的兴趣远比团队想得要高,三个人妆发造型全都没有,就戴着口罩躲在人群里,聚精会神地看完了整场表演。

  卫梦娇印象很深的是中秋那一天,团队临时要换一个训练场地,中间空出了一段休息时间,结果刘彰在会议室又练起了鼓,赞多、伯远也一起来讨论秀的设计。

  “AK(刘彰)就说既然有这个时间,不如大家来练习。这一段虽然我们拍了,但是因为挤在会议室里,画面并不好看也不统一,正片也没有放出来,但是他们不在意这些。我们拍摄的三四天里,他们真的是抓紧一切时间在练习打鼓、舞狮。”刘彰的鼓点最终也被收进《点睛》中。

《音途万里》佛山站剧照

  宁夏的大漠孤烟让采风的辛苦程度再上一个台阶。尽管拍摄结束已有数月,卫梦娇对成员们旅途中的变化始终记忆犹新。

  “刘宇本身气质就非常温润,在体验的过程中能感受到他的心一直很静,但谈及开窑仪式舞蹈的部分他内心又很热烈,他说这次表演其实跳脱出了舞蹈本身,是一种肢体代替思想的表达。

  小九(高卿尘)一直有点害羞,大家在沙漠中即兴创作的时候他开始不太敢开口,反复和身边的人确认:‘这样真的可以吗?’后面渐渐被氛围感染自然地唱起和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带大家走出去的原因。

  林墨一直都是古灵精怪的,但在后采时跟我们说他感受到了杨达吾德老师的孤独感,那一下我很感动,完全没想到他这个年纪会有这种人文关怀的表达,也让我意识到林墨敏感细腻的一面。

  张嘉元也是,他刚来的时候心态特别轻松,随手捡个树枝,嘴里总是念念有词,好像在模拟什么游戏情景。随着采风的深入,他肉眼可见地沉稳了下来,沉浸在音乐和宁夏这片土地带来的冲击感中。”

《音途万里》宁夏站剧照

  如同心灵治愈的重庆之旅也有很多幕后故事,黄楚雯向娱理工作室透露,这次采风不仅让米卡、尹浩宇和周柯宇的友谊更加坚固,还让一位成员忍不住落泪了。

  “在拍纪录片的时候,弟弟们把这些天的感悟和制作老师不断交流,最终收到了《明早老地方,出发》的demo,有一个弟弟当场就听哭了。因为歌词里面说的很多内容很天真,如果能一直这么单纯的话,真的是一件非常珍贵的事情。”

  跟随小肆拾荒,米卡对于“垃圾”的阐述让身边工作人员非常意外。“他反问我们:‘垃圾就是人不想要的东西吗?’他觉得不能这样一概而论。垃圾只是暂时没有主人,包括那天废弃老房里的东西,也只是出于某种原因被留在这里罢了。”

《音途万里》重庆站剧照

  每次出发前,别看工作室负责人、《音途万里》总导演朱薇都会给成员们准备一些小任务,包括给他们分发一次性相机、DV,希望能有助于他们的采风之旅。

  然而忙碌的拍摄让朱薇自己都忘记了这件事,成员们反而给了她一个惊喜,每组成员都有认真地做采风记录,这些由INTO1拍摄的素材被放进了《音途万里》第四期。

  “今年我们尝试拆掉了‘楚门’一个角,如果有下次合作的话,我们希望能帮他们拆掉更多。”

  创造舞台

  在哇唧唧哇看来,团队必须要为INTO1争取更多机会。

  筹备广东曲《点睛》时,音乐企划团队专门为INTO1策划了一个没有演唱、纯舞蹈的Video版本,并邀请到编舞师马晓龙参与制作。

  实际上,马晓龙收到邀请时非常意外。他不常与艺人团队合作,没想到哇唧唧哇会通过《这!就是街舞》的导演主动找到他,也更加意外INTO1想要做这样极具国风特色的作品。

  “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弟弟们要辛苦了,我肯定会以专业舞者的水准去要求他们。我在舞台上经常说,国风舞蹈咱们轻易不要碰,要碰的话就一定要非常有内核。我不是单单想做一个帅气的歌曲,我想做的一定是有灵魂的好内容。”

  拿到《点睛》歌曲概念后,马晓龙的编舞核心在于让观众直观感受狮子醒来的过程,外化赋予狮子生命力的精神传递。整体风格与大多仙气飘飘的国风舞蹈不同,着重突出热血二字。

  面对舞蹈水平各有不同的成员,他在编舞时通过队形编排将个人融入整体,体现团队的魅力。但马晓龙也十分清楚,自己创作的这支舞蹈确实非常累人——托举、下地、变化莫测的队形,甚至要在0.5秒内跑出4米开外。

  “你一定要把这件事写进去,《点睛》这个舞跳一遍真太累了!我编舞的时候曾经让我们厂牌的专业舞者去跳,他们跳完问我:‘你确定INTO1还要唱吗?’我说我确定,他们说:‘天呐真的好累!’”

  舞蹈编完后,留给马晓龙的教学时间并不充裕。他每天带着INTO1从中午练到午夜,和时间赛跑。

  “我在教学前跟他们聊得很清楚,不要担心自己舞蹈底子不好,我会给大家合适的编排,这是我的专业。但绝对不能用不会跳舞作为借口来推辞,这是我比较严厉的一个点。”

  学舞过程中,INTO1并没有触碰到马晓龙的大忌,反而让他看到了年轻人身上不服输、肯拼肯练的一面。每次让大家休息、喝口水的时候,成员们只是散开自己练,或者去找马晓龙的助教接着练。

  “每到单人Part的部分我也会先询问他们的意见,每次都能给我很多灵感。比如尹浩宇私下特别活泼,你去问他,他会反馈给你一些设计上的奇思妙想,刚好和这次的舞蹈很合适就用上了。”

  《万里》广东曲《点睛》

  马晓龙始终对INTO1每个人的谦虚和上进印象深刻。《点睛》首秀那天,他也在屏幕前关注着INTO1的表现。他能看出成员们的紧张,毕竟TMEA的舞台比平常的练习场地大了很多,但大家的表现让他非常满意。

  “我曾经私下跟他们说,不管你之前舞蹈是不是专业的,你都必须做到。因为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你就得拿出足够专业的舞台,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事情。我现在觉得他们真的做到了。”

  首秀之后,《点睛》舞蹈在社交媒体端引起了更多网友的关注,与此相关的话题先后4次登上微博热搜。

  另一边,宁夏曲《风吹沙成海》甚至打破了团体组合发歌即“难听”的魔咒,收获了一个#风吹沙成海好听#的热搜。

  《万里》宁夏曲《风吹沙成海》海报

  目前来看,这或许是INTO1稳扎稳打、步履不停所带来的成效。

  有一个让娱理工作室印象深刻的细节是,在纪录片《音途万里》中,屏幕里的很多条弹幕这样写道:“我搞团就图这个。”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