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07快男”和《欢迎来到蘑菇屋》都火了,但大家依然很穷

“07快男”和《欢迎来到蘑菇屋》都火了,但大家依然很穷
2022年04月17日 23:35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已经数不清《欢迎来到蘑菇屋》究竟上了多少个热搜,也数不清大众究竟多久没看到笑点如此密集的综艺了。

  本是为新一季《向往的生活》预热的衍生综艺,短短5期,芒果TV会员专享,却凭借陈楚生、苏醒、王栎鑫、张远、王铮亮、陆虎(此处按《2007快乐男声》最终名次顺位)之间独特的化学反应催生出强烈的综艺效果。

  认识十几年的六个兄弟,一上来就在镜头前互怼、揭老底,聊的都是其它综艺里不敢提的“你当初对谁的名次最不服”。夜深人静时他们聊起过往,拿起吉他即兴唱着自己的“活该”。这种有趣、真诚、不扭捏的状态让节目破了圈,弹幕里满屏飘着:他们也没活儿,就让他们住下吧。

截图自陆虎微博

  这活儿确实来得突然。大千影业CEO、《欢迎来到蘑菇屋》《闪亮的日子》制片人赵林林向娱理工作室回忆,春节前芒果TV会员部看到《闪亮的日子》播出效果不错便找到他们,团队2月底开始策划,一礼拜后递交方案,3月初确定立项,3月17日-21日录制,4月8日正式上线。

  除了时间紧、任务重,项目还面临一个最大的难关——“没钱”。

  节目上线后,总导演赵浩在知乎发了一篇长文被很多网友“围观”,里面提到《欢迎来到蘑菇屋》预算是类似体量节目的10%-20%,宣发更是公司从自己手里“抠出了”4万8千元,为此节目也喜获热搜#欢迎来到蘑菇屋是最穷综艺节目组吧#。

  预算少,嘉宾的通告费就更少了。

  赵林林觉得“通告费”或许都不准确,“那点钱可能对艺人来讲也就抵个妆发费,全靠友情支持。”而一开始找到陆虎,希望他能带着“0713”(《2007快乐男声》全国13强)的兄弟来支持一下,也是因为合作《闪亮的日子》时就发现陆虎综艺感强、配合度高,“当然也是朋友,费用还可以聊聊。”

  如今节目破圈,热搜不断,大量网友呼唤“0713”单独拍团综,赵林林说下周就要去芒果TV聊这件事。但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团综这件事大家都感兴趣,但变数很大,只能说我们在积极争取,希望有品牌客户愿意赞助。因为你做一档好几期的季播综艺不招商是不行的,方方面面都需要开销,除非(平台)给的预算合适。但是当下这个行情确实不好,平台压力也很大,你也看到都在提‘降本增效’。”

  观众想看的内容不一定能招到商务,而有广告的内容未必受观众喜爱。赵林林坦言这是国内综艺市场长久以来的一件怪事。

  “现在就是马太效应,头部项目不愁招商,十来个广告客户,腰部节目一分钱也没有。”

  “老北北们,这边有个节目,我唐突地问一下,没啥钱,芒果TV的,再就业男团去蘑菇屋搞一次团建,大家有兴趣吗?”

  打完这段话,陆虎在群里跟了一个表情包——一只蜷缩在墙角的土狗,上面写着“我哪敢说话”。

  没多久他又补了一句:“感兴趣私信我,不感兴趣请无视我。”而后又是一只“土狗”。

陆虎微信截图

  因为合作太久彼此足够信任,当赵林林拿着《欢迎来到蘑菇屋》的规划找到陆虎时,陆虎马上答应了,紧接着又当嘉宾又做“艺统”。很现实的一点是,疫情当下,演唱会没法举办,像他这样有过代表作的歌手,除了写歌也确实没曝光的活儿。

  出道十多年,陆虎一直在写歌,一直歌火人不火。直到今年录制《闪亮的日子》才第一次开了自己的个人演唱会。节目现场他嚎啕大哭。

  他说有一年跨年,自己没通告,待在家里看电视,发现每个台的跨年晚会都唱了自己创作的歌,只是站在台上演唱的人不是他。

截图自《闪亮的日子》

  “再就业男团”里的其他人也大多如此。行业下行,目前对于歌手来讲,没有演出舞台和音乐会,大家都在转型做其它工作维持生计。陆虎在幕后写歌,源源不断地为影视剧创作OST;苏醒和王栎鑫每周都会做直播带货;张远在排练自己的音乐剧,目前因为上海疫情也取消了。

  陈楚生也在“快乐再就业”群里,起初没同意来“蘑菇屋”,因为录制时间跟他上海演唱会撞档。而后演唱会同样因为疫情取消,陈楚生才得以成行。

  出发前,秉承着能省则省的精神,赵林林特别跑去跟六位艺人经纪团队商量,希望这次录制能从“一带三”减少为“一带一”。

  “正常来讲一个艺人上通告会带着执行经纪、宣传、妆发,也就是三个工作人员,这样的话光机票就是很大一笔费用,我们就说能不能只带一个经纪人,妆发师我们在长沙当地找,既省了来回机票连住宿也省了。”

  没想到这个提议很快就被大家接受了。只不过还是希望节目组能找专业些的妆发,“毕竟也是‘老人’了,上镜还是要稍微捯饬一下。”

  两天一夜的录制,其实大家只在上岛前享受了妆发。一觉醒来,六个男人谁都没再惦记这事,又帮节目组省下一笔。回过头一想,他们也忍不住吐槽起来:“这节目组太抠门了!”

  开录之后,有两件事让赵林林特别意外。首当其冲的就是六个人竟然对彼此的歌如此不熟。

  实际上“猜歌词”环节的第一版台本有很多时下热歌、短视频神曲,几乎占了一大半,赵林林拿到后想了想,嘱咐编剧还是要多放一些艺人自己的歌。

  “我觉得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经常聚在一起唱歌,应该还挺有默契的。那个本子是我们当天临时调整的,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一种效果。”六个人坦然面对自己作品不红的现实,放弃竞猜,反而成就了节目第一个爆点。

  除此之外,六个人参差不齐的酒量也让他印象深刻。

  据他观察,陈楚生吃完晚饭就已经喝得有点多,整个人看起来晕晕乎乎,节目组很担心晚上的录制会出现特殊状况。虽然目前观众看到的场面一切安好,六个人一起笑一起哭,也把网友们拉回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夏天,但只有节目组知道镜头拍到的素材有多少是用不了的。

  “你只看到王栎鑫哭,根本没见到其他人哭,这些我们都不敢发。因为他们聊的一些东西太走心了,我们还是想保护艺人,不想搞话题,也希望能传达更多快乐和正能量的内容。这是我们和艺人之间彼此的信赖和默契,也是我们做节目的宗旨。”

  那首没在“蘑菇屋”写完的《活该》,某种程度上正是这六个人迈入中年后对青春的回望。出道时的风光不再,潮起潮落后留下的是遗憾、自责、悔过、释然,是活该,也是值得。

  赵林林觉得这首歌一定要写出来,如果团综顺利开拍就当作主题曲,如果团综没有下文也要催着他们继续写完。

王铮亮、王栎鑫、陈楚生

  因为预算有限,《欢迎来到蘑菇屋》的背后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

  总导演赵浩第一次担任这个职位,此前他剪了五季《向往的生活》,是节目的后期导演,对节目整体节奏、哪些点能出效果非常熟悉,于是带着公司其他3个后期导演和以前合作过的节目导演,组成了8个人的编导组。

  硬性配置——比如摄像机,如果通常需要20台,《欢迎来到蘑菇屋》就削减至6-8台尝试拍摄。摄影师和后期人员,赵林林则按照正常体量的1/3码人。

  初期策划团队是公司原先的文案组,现场制片是公司各地的员工,“长沙分部出了一个财务、一个出纳、一个行政,杭州分部出了三个行政。虽然大家都是第一次接手眼前的工作,但都知道核心原则是要帮公司省钱,抠出预算,所以也算‘对口’。”

  “蘑菇屋”里的椅子是节目组从桃花源景区借的,桌子是拿老乡家旧门板改造的,还有做游戏、放画板的架子,用的是老乡家仓库里坏了的画架。

蘑菇屋外景内景

  早在《合唱吧300》时,赵林林就和“0713”有过合作,最近又和张远、陆虎刚刚录完《闪亮的日子》,可以说对这几位“快男”非常熟悉。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草台班子”同样能出效果,因为这几个人是真的玩得熟。

  “很多综艺喜欢艺人拼盘,我其实并不喜欢。你想有的时候一期棚内节目也就录8个小时,请一帮之前互相都不熟识的人,这么短的时间在镜头前能有啥火花?净尬了。”

  上线之后,《欢迎来到蘑菇屋》果然受到各方好评,虽然一开始还没有在网上形成大面积讨论,但平台的人告诉赵林林看过的会员好评度很高。尽管后期人手有限,赵林林还是决定增加时长,“赶不上很多精致的包装,但剪辑把内容剪得好看也就放了。”

  成功破圈后,《欢迎来到蘑菇屋》始终没有额外的宣发费用,因为5期早已拍完,没有广告没有植入,也就没有收益用来宣发。节目至今也没有开设官微账号,因为赵林林觉得性价比不高,前期宣发全靠公司自己的资源——大千影业官微、《闪亮的日子》官微,还有赵林林的朋友圈。

  如今,节目、艺人每天都有热搜在榜,喜欢他们的粉丝甚至为其创建了“再就业男团”微博超话,赵林林和六位艺人的经纪团队也拉了一个群,群名叫“快男团综gkd”。

再就业男团微博热搜和超话

  团综这个想法其实在录制当晚就有了。

  大概一周前,节目还没上热搜、赵浩还没发长文时,赵林林就给陆虎打了个电话,把团综的想法告诉了他,希望通过这位“大艺统”再找个机会和“0713”的兄弟们碰一下。

  但正儿八经做团综是需要正常经费预算的,如果招商不成功,就算艺人有意也难以开拍,因为车马、酒店、道具、摄影、后期等等都需要拿钱运转。

  即便“0713”已经迎来出道后热度的第二高峰,愿意在他们几位歌手身上砸钱的金主依旧寥寥无几。

  “虽然节目播得好,大家喜欢,但商务逻辑不是这样的。很多广告商要的就是新人或者流量艺人,只有找到在年轻群体中受欢迎的偶像,才能让品牌受欢迎,或者才能符合品牌的调性。我们节目的艺人都是30+、中腰部艺人,知道他们的观众至少也得奔三了,但平台核心用户群体至少有50%是24岁以下,品牌也想俘获年轻人,所以留给他们的商务机会确实不多。”

  赵林林直言,很多节目出去招商时都会自带“PPT神兽”,请到一个顶级流量就能搞定节目招商,虽然没人能保证这个流量会让节目好看。

  节目破圈后他不间断地接受媒体采访,包括和娱理工作室的独家对话也是去参加婚礼的路上挤时间完成的。他想抓住这次机会再多说一点,希望之后能有更多的活儿找到“0713”,也能让行业里更多的人意识到“综艺应该回归内容”。

有头部平台人士看完《欢迎来到蘑菇屋》后向赵林林感慨

  制作《闪亮的日子》时,赵林林就发现小体量、小成本、会员专享的节目同样能达到较好的播出效果,甚至可以开发一种新的节目生产方式——用会员拉新收益覆盖节目成本,不再依靠广告招商。

  “因为是自己公司出品的,我们看得到数据,《闪亮的日子》数据顶得上一些投入上亿的节目。”

  《欢迎来到蘑菇屋》的热播让他再一次拾起了这个想法,虽然无法看到芒果TV会员相关数据,但他相信这会是一种可以尝试、且对行业有益的生产方式。

  “我想探讨,内容到底能不能回归内容?我如果不以流量为主导,我做的东西它有没有价值?它的价值能不能被人看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