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张颜齐:要和情绪搏斗,这很难

张颜齐:要和情绪搏斗,这很难
2022年08月02日 21:3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位于青岛的“东方影都”对于张颜齐来说并不陌生。

  去年,他在这里参加了一季《拳力以赴的我们》,并最终拿到了代表最高荣誉的“金腰带”。

  三年前,他成功出道成为R1SE一员的《创造营2019》也在此录制。那个夏天的印迹难磨灭,至今,张颜齐和训练生们的一些照片、标牌还留在老地方,没人动,似会长久地成为那里的一部分。

  而未如旧照片般长久的,是张颜齐今年的比赛命运。三进青岛“影都”,他在《中国说唱巅峰对决》“两轮游”。

  张颜齐记得那天的细节。按节目规则,在上轮竞演掉入“败部”的Rapper进隔间,等待胜利组打电话“救人”,“其实我进去时就说这一段我其实可以不用参与拍摄了。”

  最终,没有一组Rapper拉他结盟,这在张颜齐意料之中。他自评“半路出家,专业水平还不够”。

  娱理工作室和张颜齐见面是在7月中。承上,他从比赛出局;启下,距他的新EP《SHIFT》发布还有半个月,3/4的歌曲的正式版本还没搞定。

  焦虑,崩溃,自我激励,再焦虑。刚过完24岁生日的张颜齐和自己波动的情绪不断做着斗争。

张颜齐EP《SHIFT》封面

  

巅峰对决,我不配

  下午三点半,休息室桌上躺着没拆的外卖袋。稍远,刚结束上个工作的张颜齐低头坐在镜前,由着造型师吹吹补补。

  打理告一段落。得知离我们的拍摄出发还有十来分钟,张颜齐这才伸手够向外卖:“那我垫点汤吧,胃痛。”

  节目、活动,加上彼时刚启动一场的巡演和未完成的EP,忙不完的工作和不规律作息,让本就肠胃不佳的张颜齐犯了肠胃炎,只能吃点清淡的。

  就在见面前一晚,张颜齐又没休息好。

  就新歌混音问题,他和制作人纠结到深夜,“虽然只是发4首歌的EP,但因为有我没操作过的新曲风,所以在跟制作人对接时,我不知道怎么提需求。按排期,所有歌都应该进入母带阶段了,但现在还有一首歌混了1万次,另一首也改了1万次,我快‘疯’了,老师也‘疯’了。”

  严格算起,离EP发行还有15天,当时完全做好的只有一首先行曲《剑气》。张颜齐把这首歌首演放在了《中国说唱巅峰对决》第一场录制里。

  顾名思义,《中国说唱巅峰对决》是一档集结国内知名Rapper上演“神仙打架”的节目。历年多个比赛冠军级别Rapper和近年说唱圈势头正猛的Rapper均受邀前来。和那些多熟知彼此的Rapper相比,初亮相,张颜齐显出疏离感。在“简历”上,他也只幽默道:是每届说唱节目的忠实观众。

  尽管早年张颜齐也有地下比赛荣誉头衔,但近年累积让张颜齐自认不够“巅峰”,“别人说张颜齐也配(来比赛)吗?我自己都觉得不配,我不需要他们说我不配。”

  为何来?张颜齐的理由很简单:“其实就是(节目组)问来吗?我说来,没有更多聊的了。我是觉得有一个机会,为什么不去?就像我当年参加《创造营2019》的时候,也是人家简单地问去吗?去。没有瞻前顾后我配不配、该不该。”

  张颜齐承认:“确实,在说唱技巧和专注度上,我是没有办法做到‘巅峰’,但我觉得我在歌词表达上还是有内容的,我不算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的人。我去这个节目想得很明白,多活几轮,既能展示我的表达,也在这个过程中和前辈们进行更多技术学习。”

  而张颜齐首舞台定制的《剑气》,讲的正是后辈追赶前辈的故事。

  Rapper用作品说话。《剑气》有得到现场二十多位专业Rapper认可吗?张颜齐不知道,“作为一个说唱歌手爱好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无论你唱得怎么样,你回到后台,大家都会‘兄弟牛啊’,没有人会当面说‘哇,垃圾’。但我也开玩笑说,我其实最害怕听到的是三个字,‘没关系’,你就感觉我肯定糟糕得要死。但像派克特在我下来后有和我交流,说我编曲上有的地方可以调整,这种就感觉挺好的,说明他在认真听,且觉得是有进步空间的。”

  比“Peace&Love”的Rapper们狠的是网络上的说唱爱好者。如果说张颜齐个人微博上多是夸他、鼓励他的留言,打开《中国说唱巅峰对决》弹幕,“弱了点”,“小儿科”……批评更显眼。

  “但这就是反馈,对吧?”习惯主动开弹幕看评论的张颜齐分析,“可能不常听说唱的人觉得《剑气》表演还不错,但常听说唱者的反馈是比起前辈还差很多,那你就可以大概认知到我在说唱技巧的专业垂度上要再练习。我觉得我的每次创作有点儿像下棋,走一步,你得清楚这步的意义是什么?是想垂说唱圈?还是希望大众听了开心。”

  “你希望《剑气》这首歌?”

  “得到说唱圈的认可。”

  “目前的反馈你接受吗?”

  “其实还可以,因为我上张EP完全垂说唱的那首《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一些说唱爱好者平台上可能10条留言有7条说好难听,现在《剑气》可能10条里有6条会说其实还可以,但比其他Rapper确实差,但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进步。”

张颜齐EP先行曲《剑气》封面

  

  原生家庭,不自信

  在说唱节目普及的这几年,关于地上、地下,Rapper、偶像之间的针锋相对已被稀释,但是“偶像模式”还是带来了一些笑果。

  因为在《巅峰对决》里,曾分别参加过《创造营2019》和《青春有你2》的张颜齐、乃万会默契地鞠躬问候各位“Rapper老师”们,和其他人搭背撞肩的画风形成鲜明对比,故有不少网友趣味调侃:二位已被“偶像模式”驯化了。

  但张颜齐解释:“之前在重庆时,我们团队就被称为最不像说唱歌手的说唱团队,我们的画风就是走到哪里都‘大家好,老师好’。可能我和那帮朋友性格里就没有特别外放的一面,我就是一个大声说话都觉得有点紧张,在电梯里就很难开口说话的人。”

  听新EP中那首有自传性质的《LAN》,一个敏感却又“装”强大的形象跃然眼前。

  “对,我有些‘武装’,狂到不可一世的阶段?有,但那是做效果,比如Battle比赛。”

  张颜齐记得自己十几岁第一次去参加“地下八英里”的前一天,他发了朋友圈,告诉所有人“准备好看我拿冠军吧”。去年《拳力以赴的我们》决赛前,他也放下狠话:等我拿到“金腰带”请大家吃饭!

  “但那是我一种破釜沉舟的逻辑,就是我要先把话说得特别满,满到好像我没做成这事都不好意思见人了一样。所以很多时候你看到我好像很外放,很狂,但这些都是我为了给自己营造一个环境,逼自己去推动某事。”

2021年11月,张颜齐拿下《拳力以赴的我们》的金腰带

  张颜齐也试图缕出自己“骨子里不自信”的根源,描写原生家庭的《LAN》是他的一篇答案。

  “不可否认,我们现在做出的很多决策和行为模式都是原生家庭带给你的。从我自己原生角度讲,我从小是跟爷爷奶奶长大的,由于和父母都不常见,我在成长过程中没有感受过来自他们的爱,这也一直都是个很困扰我的问题。可以说,我就是一个没有家教的小孩。”

  在被老人放养的童年里,动漫成了张颜齐的指路灯。动漫中的英雄主义在很长时间里让张颜齐在想象中憧憬某种极致,但现实一地鸡毛的差距和缺乏实际指引又让他陷入迷茫,有不知所措的恐惧,甚至,他也“极有可能走上另一条路”。

  直到初中接触到说唱,歌词中的直接和真实击中张颜齐,让他无处安放的思绪有了归宿,为凌乱生活理出了一条抒发途径。

  所以某种程度上,从十几岁的地下Rapper新人到男团成员,到Solo音乐人,张颜齐变了吗?也没变。他始终骨子里不是一个张狂的人,“我只是希望通过音乐能让自己更自信。”

张颜齐《柳絮》live截图

  成长过程,分寸感

  但在一些一路看着张颜齐走过几年的人眼中,他们评价张颜齐这两年还是有些不同:比如,没有那么“敢”了。

  如果说“鞠躬喊老师好”是非“偶像模式”带给张颜齐的影响,那么两年多偶像工作,对他改变最深的是什么?

  “是不再口无遮拦,”张颜齐回答,“以前我是会想到什么说什么,虽然我自认正义,但那是过于热血动漫的正义。工作以来,你会感受很多复杂,这会让我的想法有变化。”

张颜齐《柳絮》live截图

  成为公众人物的一开始,张颜齐会表达很多,也因此在网络上招致解读,进而引发争议,“所以后来我就开始收了,哪怕是一些出发点很好的话,我也会考虑这句话会不会被人误解?确实是因为‘这份工作’,才让我想更清晰地传达。”

  娱理工作室指出张颜齐一个似乎“矛盾”的问题:“你最初成为Rapper,是因为Ta表达真实,但如果你现变成一个不敢表达的人,那也挺奇怪的。”

  “但我这两年领悟了另外一件事:站在不同角度看问题,确实不一样,”张颜齐补充道,“小时候我觉得一件事做得不对,我就要抨击他。但现在我觉得或许从另外角度看,事情发生是有原因的,你没有办法站在一个绝对制高点去否定它,我就会有保留。之前我听到一句话,大意是‘我们变得不再愤怒了’,这至少对于我来讲不是一件坏事。”

  “16岁的时候,我觉得我不需要任何人认可,不需要别人定义,写什么歌就是我的自由。但是在成长中我发现,我们还是要在社会里寻找自己的定位,在一个大环境里,可能还是不能跳出‘在别人的认同里实现自我价值’这一关。起码我在反思时,发现自己做不到。”

  不可控的环境,和情绪搏斗

  如果说张颜齐这几年在“社会大学”还学了什么?如何在不可控的环境里用力扎根,是他在进修的重要一课。

  几年“北漂”生活,让张颜齐这个南方人见识到了北京春天柳絮的威力。有段时间,他有感而发:“柳絮其实就是柳树的种子。就像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带着家庭的祝福出生的,但是在进入到大环境后,很多人(种子)就飘散、湮没了。可能我小时候受二次元漫画影响太深,我觉得所有人的命运应该是自己掌舵。但在长大过程中,你发现好像风对你的影响也蛮大的,风往北边吹,你要往南走也挺难。有个阶段,我陷入悲观,难道我一直以为所有的决定都是我自己在做,但其实是环境推走我?包括我成团,其实也是一个偶然对吧?我以为是我足够真实的表达得到了大家喜欢,但某一瞬间又会怀疑说,是不是只是因为大家把我推到了那个位置?”

  也因为这段情绪,张颜齐决定写一首名为《柳絮》的歌,“我本来是照着悲观走向写的,但写到一半,我突然又有了一个别的感受,就是为什么你在一些本没有风景的荒地上看到了树?的确,是风把种子丢在了那里,你无法控制,但种子选择了用力吸取水源,努力成长,让你最终在荒芜大地上看到了一棵漂亮的树。所以写到后来,我还是希望这首歌能带给大家一些能量,不止是我命由天不由我,我们还是能够决定一些事。”

张颜齐《柳絮》live截图

  最近一段时间,网络上有不少关于年轻艺人困境的报道和讨论,而那些被讨论的年轻人多出自近年几档大热偶像节目。前期的高关注对比热闹散去后的冰冷现实,让他们倍感迷茫。

  有相似经历的张颜齐对一些报道感同身受。从男团毕业一年多,他也感到关注度的下降,“以前,你每一次感受到的都是11个人(R1SE)的声量,发的每一首歌都是有喜欢11个人的所有歌迷支持,这会让你感到一种强大得如同泡沫般的热情,你会觉得自己也好厉害,但(毕业)一年到现在,扪心自问,我没有哪一个作品是完完全全非常不错的,所以你凭什么要求大家要非常专注且热情地关注你?”

  张颜齐的压力和矛盾还体现在,“其实有的歌曲我自己也没那么满意,但是我没有很多时间。可能别人会觉得你可以一首歌憋到满意再发,但那段时间我吃什么?我的工作是什么?我上下一个综艺唱什么歌?还是要有作品对不对?我也没有能力说只要我努力磨,下一首作品就能够达到行业最顶尖水平,靠一首歌就可以养活我了。我只能说不停地出新的作品,只能保证每一次作品都比上一次更好。而在这段时间里,我还需要去接其它工作,我还要养活工作室,而且做歌成本都还挺高的,我必须得不停地做,所以有时候会感到时间很紧张。”

张颜齐《柳絮》live截图

  张颜齐有个5年规划:做一个被市场认可接受的音乐人。但半路出家,又受各种因素影响,他坦言自己专业水平提升得很慢,“我理解,也清楚,也明白,但还是痛苦。”

  张颜齐的日常,三天里,有两天都会经历一个‘焦虑,崩溃,自我激励,再焦虑’的循环。他知道一切麻烦都会过去,所有问题其实没有那么糟。在和情绪的搏斗中,他每一次还是取得了胜利,但是,“这很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张颜齐说唱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