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住在热搜的TangoZ:其实我是个Rapper

住在热搜的TangoZ:其实我是个Rapper
2022年08月03日 21:35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首期录制结束,TangoZ走进《哔哩哔哩向前冲》化妆间的第一件事是照镜子。

  他抓起额前一小撮头发反复摆弄,想尽快调整好被汗水浸湿的自来卷,身后的工作人员突然想起了什么,反复问着:“要不要戴个帽子?需不需要拿帽子遮一下?”TangoZ笑了笑,直接从镜前走开:“算了,就这几天我的形象已然所剩无几了。”

  和娱理工作室见面的当下,微博热搜上正好有一个TangoZ的话题冲到TOP10,叫#TangoZ宇宙#,里面是很多和他撞脸的男男女女以及非人类,比如天线宝宝。

  更出圈的还有#TangoZ走红毯#。凭借“反手比耶”和“遮眼OK”两个本应很时尚但看起来却很搞笑的Pose,他在不经意间又为无数网友贡献了段子素材。

  这是互联网世界里的TangoZ——直播网红,热搜常客,长在许多网友笑点上的“摊爸”。有人说他:“十年说唱无人知,一朝红毯天下闻。”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这样。作为Rapper的TangoZ被众多赛博身份无意解构着,让严肃的、属于音乐的部分变成了他的“一体两面”。

#TangoZ宇宙#+#TangoZ走红毯#,图源网络

  另一面的TangoZ实打实地经历过地下Battle,曾斩获“地下八英里”杭州赛区冠军。他也带着自己的杭州方言Rap试图闯进主流视野,早在参加《说唱新世代》前就来过《中国新说唱2019》,只是没走出海选的体育馆。

  今年3月,TangoZ发布了首张专辑《中间人》,将自己比喻为从说唱世界卧底到平凡世界的“中间人”,为此借用了许多《无间道》的经典元素,还邀请到影片国语版配音演员叶清老师录制念白。

  聊起音乐,TangoZ的回答变得越来越长,此时你很难再找到被放置于热搜之上的、那个喜剧人的影子。而他也的确有意将自己的音乐与娱乐大众的笑料分隔开。

  “很多人发私信问我,为什么不趁着最近在热搜赶快发歌,我说我不想发歌之后下面都是‘哈哈哈哈’。我希望你听我的歌听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喜欢没关系,不评论也没关系,但不要有那么多‘哈哈哈哈’。”

  (以下自述,为娱理工作室根据与TangoZ/钟祺的独家对话整理而来)

  

  热搜常客

  #TangoZ宇宙#里的一些图片我之前就看过。确实父母也有点怀疑我是不是“大众脸”了。

  本来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外形也没有很出众,因为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能逐渐被大家认识,很感谢这些喜爱,也感谢大家喜欢跟我一起玩梗,一起在微博上获取一些欢乐。

  包括之前那个红毯热搜出来之后,我当天收到无数明星好友的私聊转发,有说唱圈的小伙伴还把自己头像换成了我的动图,只能说谢谢他们的关注。连阿娇都跑来跟我说“你看你好好笑”什么的,还是有些诧异。但就像我说的,如果有一件事情可以让大家之后见面变得更有话聊,关系能更紧密,也是好事一桩。

  当然,我也没有为了这个热搜去学什么新手势,暂时还没有学,如果你现在让我摆还是那几个。我会上热搜的原因就是我只有那几个手势,倒是会买一些新的首饰戴在手上。

#TangoZ走红毯#

  这次参加《哔哩哔哩向前冲》,可能最好的出圈手势和表情包就是落水了。小精灵之前在同类节目里为我们展示了落水要如何落得出圈,确实帮我们这些Rapper在研究说唱和音乐之余,打开了一个新的维度。

  其实我本人非常害怕下水,因为下水之后仅剩的那点形象就荡然无存了。但是这件事就在于,所谓的每一次“出圈”,都要基于你竭尽全力去完成一件事情,你越努力,最后失败了就会显得比较“愚蠢”。有努力、有诚意,才是对待所有事情的第一要素,所以出丑也没关系。

《哔哩哔哩向前冲》中的TangoZ

  不过“落水出圈”是次要,我来节目的主要工作是担任高台MC。主持是我很熟悉的领域,录制前也没有做太多准备。平时我经常在微博上直播,很喜欢跟我的一些乐迷连麦,这个过程就很锻炼随机应变能力,因为你也不知道对方会聊什么。

  事实上也有特别慌张的时刻。比如有一次,一位女生在跟我连麦,她妈妈应该是突然路过看到了,就问她在干嘛,她很自然地回了一句“在跟老公连麦”。

  我这辈子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包括今天热搜上说我是天线宝宝,我甚至已经很久没有叫过别人“宝宝”了。这种时候就比较难以招架,但还是会努力想要接住这个梗,不然她也会很尴尬。所以我很快就说:“没有没有!不是不是!”

  这些直播帮助我在现实生活中,面对没那么熟悉、或者不认识的人,也能在聊天过程中抛梗、接梗。与人沟通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难题。

直播中的TangoZ

  “其实我是个Rapper” 

  从小我就是一个处在班级中游的人,很平庸,没什么特点,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打篮球。

  可能在很多人眼里平庸是一个贬义词,但是我觉得中间人未必是平庸的,他没有站在任何一方,反而可以清醒地看透很多事物的本质。

  专辑里《中间人》这首歌是三段式的歌曲,很多人不知道里面藏了一个彩蛋,中间那段“多幽默~今天偏爱黑色”是Tango曲风,所以在这首歌里,Tango也在中间。

  以前我是说唱音乐的爱好者,喜欢周杰伦,喜欢BIGBANG和权志龙,后来进入说唱圈也没有把自己打扮得很“Rapper”,不爱挂很多金链子,也不绑脏辫,生活中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跳出说唱歌手的身份,我依然是一个穿着老头衫、大短裤,踏着拖鞋去找朋友喝茶的中年人。

  说白了,中间人就是始终秉承初心的人。

  做杭州方言Rap也是我的初心。在专辑后半部分,展现的就是方言与方言的中间人,用杭州话去碰各地不同的方言。《吴》邀请寿君超Keyso做了上海话的feat,上海话也是我们吴语另外一个支系;《二五仔》邀请瘦恒SOULHAN做了粤语feat;《好孩子坏孩子》邀请黄硕N-Bomb做了北京话feat;《毒头》邀请SASIOVERLXRD做了四川话feat。

  很感谢四位Rapper帮我完成了心愿,这是我很想做的一件事。可能直观上来讲,方言说唱确实存在听觉门槛,当然川渝和北京或许好一点,但我没有考虑过这些歌做出来有多少人能听懂,想要懂的人自然会去看歌词。

  当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听到我的专辑时,我希望他们能发现全国有很多地方的方言都可以Rap,让越来越多的人听到这些优秀的声音。

  最后《杭漂》回到了我的杭州方言。其实这首歌也有一个隐藏剧情,这几年因为自媒体、短视频产业的发展导致杭州变成了一座“网红城市”,很多年轻人来到杭州想要施展自己的才华,但现实往往比较残酷。

  歌曲第一段中国风的编排,我把自己想像成一个古代诗人,在追求心爱的女孩子,告诉她我只有一个砚台和一支笔,愿意把整个山水都画给你,不知你能否接受我的心意。

  到了中间有一段很长的对白,是我作为一个杭州的说唱歌手和女朋友在聊天。女朋友是做自媒体的,每天都在考虑直播、带货、流量。当家里只剩下一块充电板时,她究竟会让我接着听歌,还是拿去给自己手机充电,方便继续工作。

  在我的想象中,女朋友最后拔掉了我的插头,音乐停止,她接着去工作赚钱了。

  虽然这是个非常碎片化的细节,却是很多疲于奔命的杭漂经常遇到的事。我算不上为他们“发声”,只是希望有才华的人不会被数据、流量、热度所淹没。

  如果你完整地听整张专辑,会感觉它像一个录音机。第一首歌叫《录音1》,是一段13秒的念白,邀请叶清老师帮我配的音。里面提到“2011年7月30日”是我去机场上班的第一天,算是我“卧底”平凡世界的第一天。

  后面的歌里还有很多日子:2020年7月14日是我进组录制《说唱新世代》的第一天;2020年10月6日是出组的那一天;3月31日是我的生日,生日过后就是愚人节。

  最后的念白就停在了愚人节。叶清老师在《杭漂》结尾念到:“2022年4月1日:其实,我是个Rapper。”

  作为平凡世界的“卧底”,我只敢在那个角色里,只敢在愚人节表明自己是一个Rapper,终究还是不想被人发现。因为我知道,喜欢看我搞笑的人依然会希望我去搞笑,喜欢听我歌的人依然会去听我的歌,所以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命题。

  但是作为自己,我想说,我是个Rapper。

  TangoZ

  

  两种角色

  《中间人》是我第一次做专辑。它是一张即使我60岁回头再听,依然会觉得挺厉害的专辑。

  做音乐的时候,我会刻意避开在网络上很搞笑的那一面。

  比如专辑里的念白,一开始我想自己来,但迫于本人非常浓重的杭州口音,以及直播时大家一听我的声音就觉得很有趣,我不想专辑里充斥着这些有趣,必须找到一个一开口就能让别人起鸡皮疙瘩的人,所以想到了叶清老师。非常感谢他能来帮忙。

  在网络上说的那些话、抛的那些梗不费我任何精力,我做的事情就是设置了一个围栏,大家可以在里面畅所欲言。但是做音乐不是这么即兴的东西,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心力,希望自己写的每一首歌、每一句歌词都是掷地有声,是可以让人回味的。

  我并不介意被当成网红,不介意大家知道我的梗但没听过我的歌。

  前几天巡演的时候我也在台上说过,各种因素、各种不同的方式让很多人认识到我,我最终内心是希望他们都来听听我的歌。但是我不会在微博上发什么“希望大家关注我的音乐”,没有必要,既然是一个Rapper就拿歌来说话。

  在这种情况下,其实会更加迫使自己把歌写得好一点,把音乐做得更精致一点,反而形成一个正向激励。这两天我也有偷偷把一些频繁上热搜的感悟记下来,趁休息的时候编辑到歌词本上,后续会以歌曲的形式给大家听我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

  说起来,我有时还会收到之前同事的问询,他们属于很少上网冲浪的人,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工作上,但看到一些热门词条也会跟我聊一下“最近怎么样啊”、“好像变得很火”,我就解释:“这些跟我自己本身的努力也没有什么关系啦~”

  实话实说,最早的时候确实有点儿飘,因为去演出发现有很多人认识自己。不过这些感觉都是短暂的,演出结束,回到熟悉的地方,一切就消失了。

  在台上我是一个艺人,回到家我是一个素人。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热搜,偶尔也会疯狂地觉得自己是个明星,但把微博一关,马上就不觉得了。

  我没有想过要在娱乐圈闯荡,只想把自己最喜欢、最热爱的事情做好就好了。其实闯不闯的就是这个东西,我也没有公司,自己做歌自己发,大家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打的,我就是真实地用音乐和社交媒体把自己呈现出来而已。

  如果问我的梦想,一定是跟我写的歌有关。

  从小我就在杭州很多场馆听自己的偶像站在台上唱歌。刚开始写歌的时候也会被问有没有这个念头,我都说没有,就像你刚才问我有没有想过跟周杰伦、权志龙合作,我说没有。但真实地问自己内心,其实是想的,只是觉得太遥远了不敢多想。

  作为一个杭州说唱歌手,我希望未来可以去杭州的大体育场里开自己的演唱会,邀请我身边这群说唱圈的朋友,一起享受来之不易的舞台。

  这是我最大的梦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