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逐梦演艺圈的“富婆女主”:我不能让自己过不开心的人生

逐梦演艺圈的“富婆女主”:我不能让自己过不开心的人生
2022年09月16日 21:34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前不久,一则普通的影视城开机新闻被网友发现了“华点”:照片中的背板上,出品人和领衔主演都是一位名叫刘芊螢的女士。网友据此猜测是“富婆为了圆明星梦,自己投资了一部戏,并且请了一众小鲜肉跟自己搭戏”。

  一时间吃瓜群众炸了锅:“真的好羡慕富婆!”、“真•带资进组”、“内地版西门大妈和焦恩俊”、“各种吻戏床戏亲亲抱抱举高高每集安排上”、“追剧人的最高理想,就是指定CP或者自己亲自来演!”

  不仅如此,这位富婆之前还自己花钱发歌、拍MV,以歌手身份出道。在这部《凤鸣笙箫箫》之前,她已经投资并主演过一部网剧,男主还是参加过热门选秀的小爱豆。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以为素人和明星之间天然有壁,做网红、博主是无限趋近这个壁的一种方式。而刘芊螢的出现证明了,明星梦并非遥不可及,出名不一定要趁早。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带着无限好奇,我约了这位富婆在北京CBD一起喝咖啡,听她讲了很多自己的故事。

  (作者注:网传刘芊螢此前是金融圈女高管,但在目前的公开资料中,无法核实她的真实姓名、年龄、教育经历、职业背景等,身份信息较为模糊,在我们的追问下,她也并未透露太多。下文内容为娱理工作室根据刘芊螢的陈述整理而来,信息尚未经过多方验证,不代表作者观点。)

  我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人都喜欢?

  刘芊螢自述:

  开机那天我被关注纯属意外,很多粉丝本来是去象山追别的组的,也跑到我们组来拍了。现在已经有几家平台来问这个剧了,可能也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又老又丑……

  有意思的是,可能我在演艺圈不算漂亮,但在我之前的行业里算好的。以前我做事比较顺利的时候,会有人说我是靠外表,现在到了演艺圈,大家又说我外表不够好。

  看到网上的批评,我在一天之内就把心态调整过来了。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问心无愧就好了,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我从小就受到过很多质疑声,羡慕的、嫉妒的、恨的,我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人人都喜欢?

刘芊螢在微博回应争议

  说说这个戏。

  这不是我第一次当出品人了。上一部戏我赔进去差不多200万元,所以再投这个戏的时候我就很谨慎,前后纠结了一个月到底要不要投。

  两次都是承制方通过朋友介绍找到的我,他们知道我的诉求是我既要自己投资,也要自己主演。

  我一直有一个做演员的梦想,但我爸妈都是特别传统的人,我们家也没有一个人从事这个行业,觉得女生还是应该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我不想让父母替我操心,就打消了这方面念头。

  前几年自媒体很火,我曾想过要不要做个穿搭博主,这时遇到了上一个承制方。他们说你形象还挺好的,为什么不考虑拍戏呢?于是疫情期间我在家考虑来考虑去,我说行,投个剧也不是太贵,要不我试试。

  第一个剧拍完,要过很久才能上线。这期间我想先成为艺人,艺人就得有作品,得出道。

  我想到了唱歌,找公司写了几首歌,选了两首。制作人说,你的声音很像刚出道时的刘若英,我说我不会什么技巧,他说你不用技巧,那种太油了。我就唱了,以歌手身份出了道。

  但做歌手并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觉得艺人必须要保持露出,没露出就会被淘汰,我最想做的还是演员。

以歌手身份出道时的刘芊螢

  我曾经拼命去各个剧组试戏,看到有剧组招演员就报名,还有个执行经纪在帮我跑组。有时候是线上提交视频,有时候他们看我资料,觉得形象还OK,就给我个片段让我去试一下。但我一次都没有成功过,没有进到过很后面的环节,我就很着急,没有戏演怎么做演员?

  所以你说在娱乐圈,有钱我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当然不是,人家大导演们不缺钱,而我半路出家,没有经验,也不认识什么人,没有任何资源。我怎么办?

  

  组里没人叫我老板、姐

  后来,又有一个承制方拿着剧本找到我,就是这部《凤鸣笙箫箫》。

  我看了剧本觉得是可以的,是值得投资的,讲女主带领一众妇女创业的故事,符合我的形象。后来剧本又改了很久,最终形成一个每集8-10分钟、一共18集的古装悬疑轻喜剧,风格有点沙雕,我要演两个角色、三种人格,难度挺高的。

  为了降低风险,这次我把投资额度控制在了150万元。制片团队会出预算表格给我过目,包括设备、团队等等,我看了觉得没什么问题。因为之前已经有过一次经验,我并不是一无所知,对机器各个方面都很了解了,他们之前也一直在拍网剧,我认为是靠谱的。

  说实话,刚开始大家可能会对我演女主角不太放心,我也知道我演戏经验很少,我自己的压力也会成倍增加。一开始确实会放不开,导演很努力想把我往角色上掰,但后来发现不能这么掰,我虽然没有受过完整训练,但我身上有喜剧天性的一面,就按照自己的内心和现场的灵感去演。很快所有人的包袱都卸下来了,最后每个角色都很有意思。我们看了拍完的素材,还是有些信心的,剧大概今年底或者明年初大家可以看到。

  我们组的男演员的确颜值都非常高。有网友开玩笑问,富婆有没有给谁递个房卡?怎么可能,想太多了!

  1996年,古龙生前好友杨钧钧投资3000万元巨资拍摄《西门无恨》,亲自担任女一号。第一次签约的男一号马景涛违约跑路,第二次杨钧钧便在不透露自己就是女主角的情况下,签下了刘德凯、焦恩俊两位男主角。因杨钧钧视觉年龄过劳,与两位男主不搭,引发外界强烈吐槽,“西门大妈”无形中成为了一种网络亚文化,被网友恶搞多年。刘芊螢被网友注意到之后,有人调侃她是“内地版西门大妈”。

  男演员都是承制方试戏然后签的,跟我完全没关系,我都不认识。男二号试戏时我们打过照面,但是没有交流,男一号开机前我才第一次见到。后来我们都相处得很愉快,在化妆间大家还会拿网上的评论互相开玩笑。

  在《凤鸣笙箫箫》这个剧组里,没人会叫我老板、姐什么的,就叫我芊螢,大家都是平等关系,吃的都是一样的盒饭。

  最开始承制方问过我身份这个事儿,我说前期先不用跟大家讲我是投资人,会给创作带来压力,开机那天不是会署名吗,他们自然而然知道就好。我也不会刻意回避和隐瞒这一点,因为我本来就是既想做幕后又想做演员,双重身份很正常,我为什么要藏着掖着?我又没有做任何不道德的事情,对吧。

刘芊螢与《凤鸣笙箫箫》的男演员们。她还发文自嘲:“我和你们的小鲜肉!”

  包括导演也不是我指定的,是承制方有一些人选,最后跟他聊,觉得不错。

  我不是科班出身,专业度肯定没有那么高,但我也很喜欢这个导演。他之前是拍电影的,不像很多网剧导演只想拍行活,不再去想突破的事儿,而他是个有艺术追求的人。我认为做艺术是需要有激情的,否则的话真的很难坚持下去。我自己入行才两年,都经常会觉得崩溃到难以坚持,不是每个人都想纯粹地追求艺术理想,大家都需要生活。

  可能承制方原本想的是,这个导演在视觉方面的审美是不错的,能把我拍得美貌出圈,结果我现在是搞笑出圈了,哈哈哈……

  《凤鸣笙箫箫》的导演叫“澈与炻”,之前有一部非常出名的作品——电影《伊利比亚的派对》,因为过于实验难懂,在平遥影展首映后轰动出圈、一票难求,被评为“烂得不卑不亢、烂得独树一帜”、“一直熬到滤镜消失、旷世灾难”、“有些电影不但不能延长生命,还会折寿”,获得评分3.7分。

  澈与炻毕业于英国伦敦电影学院,学习视觉艺术,因为对偏工业化的教学方向感到失望,回国后便花三年时间拍了这样一部纯粹的“大师电影”。导演对娱理工作室说,平遥被骂之后他花了一年时间反思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最后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深沉,更适合拍快节奏、让大家开心的东西,所以这次来拍短剧。他说跟刘芊螢很合得来,“两个争议体质的人碰到了一起”。

  上一部戏的导演是,你是投资人,我们拿你的钱陪你玩,你反正也是来玩票的,我们把你哄开心就好了。作品拍得怎么样,你不care,我也不care,根本没把我的梦想当回事。

  到了这次,我第一天跟导演吃饭时就对他说,组里一切你最大,我都听你的。该骂我的时候一定要骂,这样我才能成长。

  澈与炻做得就非常好,该重来就重来,不会因为我是投资人就不敢。作为导演得对作品质量负责,不能所有人都知道有问题,而你导演在现场不告诉我,拍完了才发现没法补救了,那就是职业操守有问题。

  我的钱从哪来?

  我知道别人一定会好奇,你的钱都是哪来的?好,那我回答一下。

  首先肯定我家里条件是可以的,这点我不否认,很感谢爸爸妈妈。

  然后,以我的履历在香港工作的话,基础年薪是一百万元起,做到director的话,除了分红一年能有几百万元。

  现在进了演艺圈,我在金融圈的投资也没有停止,国内一些公司我是股东,还可以靠分红继续支持自己的爱好。

刘芊螢

  大家羡慕我是快乐富婆,却不知道背后我付出的努力有多少。比如有人说照片上我的体态不好,那是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学习和工作,我的颈椎已经没有曲度了,现在还在做正骨治疗。

  很多富二代、创一代其实都是很努力的,大家对一些有钱的年轻人有刻板印象,以为就是天天吃喝玩乐、夜店跑车美女,但那些可能是暴发户的孩子,我身边接触到的真正企业家的孩子都是非常优秀和努力的。

  我从小每天就是学习,没有任何时间出去玩耍恋爱,才能考上美国、香港的名校。本科毕业后,我曾经到国有的金融机构实习,但我性格很直,受不了里面勾心斗角、攀关系的风气,就又考了MBA,希望能去香港工作。

  就在那时候,我得到一个工作机会,老板是私募圈子非常有名的大佬,他是亚洲第一个跟巴菲特吃饭的人。我觉得跟他能学到很多东西,就放弃了去读MBA,到他的公司里工作,确实得到了很多历练和成长。

  香港是一座快节奏的城市,我必须没日没夜地工作、高强度出差,不这样就会被淘汰,更别说赚钱了。金融人并不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对着电脑敲几下钱就来了,那是不可能的,那几年熬得真的很辛苦。

  

  不是只有娱乐圈有捷径和潜规则

  有人会疑惑,你在别的领域做得那么好,为什么非要挤进看似不需要什么门槛的娱乐圈?有的明星什么都没有,但人家就能靠脸吃饭,你会不会不甘心?

  说实话,会有这种感觉。但我从来不嫉妒别人,因为我觉得嫉妒别人太累了,无论在哪个行业,都会有比你强、比你幸运的人,更何况演艺圈,能不能红是一门玄学。

  我没有运气,只能自己努力。

工作中的刘芊螢

  跟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我并不是为了追随、靠近哪个偶像才入的行,也不是我想成为一个大明星、赚很多钱,我的想法就是希望自己能有几部代表作品,至少能有一个深入人心、被大家记住的角色,这就是我的初衷,没有别的杂念。

  之前圈子里的前辈们都觉得我是一个正直、专注、努力的女孩,我不抽烟不喝酒应酬,工作态度端正,人家愿意跟我合作。到现在我进演艺圈两年,我周围所有人也不觉得我有什么变化,该怎样还是怎样,无非发朋友圈有时会有人留言一句,“小刘转行啦?”

  我有我自己的判断跟坚持,我觉得不好的东西,我一定会抵制。

  比如有人觉得娱乐圈风气不好,怕我会学坏。这么说吧,我之前的圈子也是一个名利场,像我们做项目,也会有人走捷径,即便是名校出身、很有实力的人,也愿意接受一些潜规则,因为很多东西确实是不容易得到的。

  我不会去歧视这样做的人,但我也会坚持自己的底线。

  在娱乐圈里,钱更不是万能的。我去品牌活动,去时装周,有人说肯定都是我自己砸钱,人家也不差我这点钱吧?

刘芊螢出席活动

  这几年大家看到了,很多演员、明星自制力很差,某一瞬间就消失了,像流星一样。

  我不想做流星,未来娱乐圈能发展得长久的,一定会是自律性强、学历素质越来越好的艺人。

  香港很多老牌艺人都认为,演员只是一份工作,跟售货员、卡车司机没有什么分别,所以他们平日里也不会有什么包袱,该上街买菜就买菜。而内地很多艺人觉得,我是个大明星,我得雇8个保镖,活动主办方得提供什么什么配置才配得上我的咖位,我觉得演员不是靠这个彰显地位的。

  我的表演可以不美

  还有人会质疑,这年头是个人都能当演员啦?都不用有演技的吗?

  我之前去一个演员开的培训班上过课,解放天性啦,信念感啦……

  他们会告诉你,你看山那边过来一辆车,离我50米了,30米了,不行你没有信念感,重来;

  还会让我们演农妇洗衣服,可我第一没去过农村,第二没洗过衣服,你让我演这个,我确实演不好。

  把我没经历过的事情教我一遍,让我学着演,这有什么意义呢?纯在浪费我的时间。

  我想要学的是如何能深入打开自己,去领悟这个角色,如何能呈现出来。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吃透一个演员该怎么演戏了,没必要再去学那些无所谓的东西,我就去把台词精进一下就好。

  都说出名要趁早,可你让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演职场剧,她没有这个年龄,没有这份阅历,她肯定演不好,可能我就比较有优势。

  《凤鸣笙箫箫》是古装,很多人天然觉得古装就该以美为第一追求,不然就是土偶、丑偶。

《凤鸣笙箫箫》杀青合影

  确实,很多古偶剧讲究要仙女落泪,必须美美的,赵露思可以这边眼睛哭一滴泪,那边眼睛哭三滴泪。

  但我的哭戏会跟那些女演员不太一样,我是对剧情有感而发地真哭。我对表演的理解是,一个人真的伤心难过的时候一定是很丑的,她没心思去想我的表情够不够美,张曼玉、周迅、余男,还有刘青云的一场哭戏,整个五官都是扭曲的。

  为了追求古偶剧的美,有的粉丝甚至可以不看剧情,就跳着看她偶像的脸。我觉得真正的演员不会去迎合粉丝的这种心态,你就是要真实地传达内心情感,该哭哭,该笑笑,该丑就丑,自然呈现就好。

  从小我爸妈就会淡化我对外在形象的在意,但我对自己还是自信的,我也很自律。我不像其他女生过得那么精致,经常素颜出门,因为我相信如果别人喜欢的是我的性格、内涵,那么无论我外表什么样他们都会喜欢。即便精心打扮,我也是为了自己开心,而不是取悦任何人。

  所以以后再有网友骂我丑,我也不会在乎,我只想做一个好演员。

  我不会再为无关紧要的声音而伤神了,我就做自己就好了。娱乐圈的大花、小花,哪个不是在争议中走过来的?我不是说我有资格跟她们相提并论,只是说她们的心态值得我学习。

  

  我没法接受自己默默无闻

  或许人人都有一个明星梦,如果有人想像我一样进入这个行业,我会说,人有梦想是好的,就是要评估什么最适合自己。

  没有人可以被剥夺成为明星、演员的梦想。除了有钱之外,如果你的演技是在线的,人品也是OK的,你想试试这个梦想,看看市场的反应,有什么不可以呢?

工作中的刘芊螢

  我转行做演员,家里肯定是不支持我的。我爸爸的态度是,我肯定一分钱不会给你,你把自己的钱折腾光了,你也就甘心了,认了。然后你就接受我们的安排,回来继承亿万家产吧。

  哈哈……我开玩笑的啦,我家没有亿万家产的。现在看到我做出一点小成绩了,我爸只会叮嘱我说不要被资本绑架,注意投资风险,别逞强。

  你说我不会焦虑吗?我也会的。

  每个人挣钱都是不容易的,我的钱都是自己一分一分挣来的,不是说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第一部戏投了200万元都赔了,我肯定也焦虑,尤其我是学金融的,我们更讲投资要有可预期的回报,否则的话会非常难受。

  但我对这个行业没有把握,我没有办法像以前的我那么自信了,我没法根据我积累的经验判断出我每笔投资能收回什么。我每天都很焦虑,但我不能表现出来,我不能把要死不活的情绪传递给别人,那样别人也不会信任我。

  为什么这次投《凤鸣笙箫箫》前我纠结那么久,因为风险百分百都是我一个人在扛。我这人干什么都想要一个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结果,我都想最后再试一把。如果这次真的不行了,如果连续几个作品反响都不太好的话,我就会评估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这一行,不适合我就不会再坚持错误的方向了,可能还会回到以前的行业。

《凤鸣笙箫箫》杀青后,刘芊螢自称恢复为金融人

  我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默默无闻。从前的我已经到达了一定高度,我现在可以接受从零做起,但如果一直不被认可,一直被打击,我就会选择及时止损,离开去做让自己开心的事儿。

  这个圈子里很多艺人都得了抑郁症,因为压力太大。我不是非得留在这个圈子,我不能让自己过一个不开心的人生。

  小时候我爸爸让我多读书,说多读书就会有很多选择,而不是等别人来选择你,他说的没错吧。

生活中的刘芊螢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演艺圈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新闻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