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国产电影海报的下限和上限在哪里?

国产电影海报的下限和上限在哪里?
2022年11月22日 23:0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前不久,一批集中上映的国产电影海报引发网友吐槽。比如首映日票房只有56元的《林深时见麓》,海报上元素杂乱堆砌,洋溢着一股浓浓的上世纪电视电影味道,跟另一部《春水繁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浏阳河上》海报上的字母蒙版仿佛大一学生的PS作业;还有一部叫《喜悦的夏天》,抠图水平之拙劣令人咋舌,以至于疑似因为争议过大,撤档了。

  难以相信在中国电影工业化水平如此发达的今天,还能看到这样粗制滥造的物料。作为门面的海报尚且如此,正片内容质量想必同样堪忧。

不过,我们也看到了很多优质的海报设计。

  例如一位专业电影海报设计师化名“陈泥煤07”,自费开始了为经典国产电影重新设计海报的计划,《茶馆》《永不消逝的电波》《鬼子来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娱理工作室联系到这位“为爱发电”的资深影迷、海报设计师,跟他聊了聊电影海报那些事儿。

  如知名电影海报设计师黄海所说,海报是电影的一张脸,是沟通电影与观众的桥梁,是电影工业的一个小齿轮。

  电影海报的数量和质量,某种程度上能反映出国产电影工业的发展水平。

  据去年发布的《中国电影海报数据分析报告》,2018年全国年票房610亿元,共发布了6125张海报;2019年年票房643亿元,共发布了7179张海报;2020年受疫情影响,年票房204亿元,海报数量也锐减至2884张。

  随着海报设计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人才被吸引至其中,观众对于海报审美设计水平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陈泥煤早年从事美术编辑工作,也是一名资深影迷。和其他很多影迷一样,在收藏碟片的时候注意到了CC(标准收藏The Criterion Collection)这家特别的碟商,因为在淘碟的时候总能被其设计独特的封面所吸引。

CC的部分封面设计
贝托鲁奇《末代皇帝》,右为CC海报
施隆多夫《铁皮鼓》,右为CC海报

  “我十几年前就开始对电影海报感兴趣,当时国内的电影海报设计还比较粗糙,我对当时市面上的电影海报都不太满意,于是就模仿CC做了一些华语电影的海报发布在网络上。现在看来当时做的海报还不太成熟,但那是我接触海报设计的开始,也因此认识了一些电影圈的前辈。”陈泥煤说。

  2018年,经人引荐,陈泥煤来到北京,正式成为了一名专业电影海报设计师。

  在陈泥煤的印象里,国产电影海报设计一直在不停演变中。

  “早年没有PS,所以很多海报是手绘的,大概在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末这段日子里,出现了很多现在看起来都很有设计感、很好看的海报。后来因为中国电影市场进入了一段沉寂期,海报设计水平出现了停滞甚至倒退。

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上世纪80年代作品海报+上影厂经典动画《大闹天宫》海报

  新世纪后,民营电影公司开始参与到电影制作中,中国电影市场化被再次激活,电影海报设计慢慢被重视起来了。2010年后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各家电影公司都开始有意识地拼物料。只不过前几年,因为影视圈的流量化,电影海报又有了一点纯‘卖脸’的趋势,在我看来,从艺术角度而言是有一点退步的。

  谈到近几年国内电影海报行业的整体情况,陈泥煤用了一个字形容,“卷”。

  “不夸张地说,中国电影物料圈的目前的整体设计水平是超过欧美的,内卷非常严重。行业结构呈现为金字塔型,顶级设计团队案子接不过来,底层的却可能接不到案子。”

程耳、许鞍华、刁亦男、姜文、张艺谋、陈凯歌近年作品海报

  疫情以来,海报设计行业也难免受到一些影响——一个原因是电影项目的整体数量减少了,需求自然也会减少;另一个原因是,物料设计属于宣传环节,往往是最后结款的,如果一部电影迟迟没能上映,回款也就遥遥无期。

  在这段时间里,陈泥煤决定做一件自己喜欢、也不必受甲方影响的事——给经典国产电影重新设计海报。

  想做这件事的初衷是,他发现国外经常有艺术家为一些电影设计艺术海报,而中国老电影的却没什么人做。

  “2000年前中国电影市场化程度不够,老片修复也没有跟上,很多影迷都忽视了其实中国有很多非常好看的老电影。那我就把我有限的一部分精力贡献出来,希望能有更多影迷关注到这些电影。我认为很多老电影都配得上一张更好的海报。”

  海报设计看似简单,人人都可以尝试,但若想达到基本的专业标准,并没那么容易。

  首先需要通过购买版权图片,来解决一些原电影素材精度不够的问题,或者是自己拍摄一些素材,再或者是找专业画师约稿;其次,专业海报对于绘制、印刷的精度要求都比较高。

  目前陈泥煤的老电影海报再设计项目已经进行了一年多时间,完成了20部电影海报的设计,他向我们讲述了每张海报背后的设计历程。

  《茶馆》是陈泥煤最喜爱的一部国产老电影,其海报设计也是他个人最满意的一张。构思时,他抓取了片中两个关键视觉元素——纸钱、莫谈国事的匾额,采用了具有时代气息的版画形式,先约画师画,然后找工厂雕版制作,再然后刷油墨,最后再进行数字扫描,才完成这张看起来有逼真的木质纹理感的海报。

陈泥煤设计

  当然,最难的往往还不是制作过程,而是最初的创意构思。

  像《开国大典》的海报,陈泥煤想了半年多时间。2019年该片的4K修复版上映,陈泥煤重新去影院看,看完就一直琢磨,究竟哪些元素才能传递这部电影的核心表达,一年内他自己否定过很多方案。到了2021年时,他看了很多资料,才最终决定选择主席向人民脱帽致敬、高喊“人民万岁”的瞬间,将一个脱帽动作的特写作为海报主体内容。后来李前宽导演去世,他看到一段导演生前访谈,再次佐证了这句话在影片中的重要性。

  《永不消逝的电波》,核心意象是一台发报机上亮起的红灯,看起来像黑夜里升起的太阳。

陈泥煤设计

  《三毛从军记》,三根头发从钢盔上的弹孔中伸出来,“三毛”和“从军”的意象都非常清晰。

陈泥煤设计

  陈泥煤很喜欢黄建新和姜文的作品。《背靠背,脸对脸》是一部现代题材的电影,海报乍看却让人以为是一部古装奇幻片,用意为何?

  陈泥煤表示,《背靠背,脸对脸》中的主要场景文化馆的取景地是社旗山陕会馆,是一座清乾隆时期的宏大建筑群。结合这部电影里对于官僚主义的讽刺,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人行走在“权力森林”里的画面。

陈泥煤设计

  姜文自导自演的《鬼子来了》是一部有着丰富解读空间的电影。陈泥煤选取了片尾最震撼人心的一个镜头——马大三被他救过的日本兵砍下头颅,电影在这一刻从黑白画面变成红色。在陈泥煤的海报里,头颅飞溅出红色的鲜血,远看仿佛一面太阳旗,象征着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痛恨和批判。

陈泥煤设计

  在《寻枪》里,姜文饰演一个工作上不小心丢了枪、生活上也出现生理问题的警察。象征男性权力和尊严的两样东西都消失了,于是陈泥煤把它们结合到了一起。

陈泥煤设计

  “我很喜欢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的国产电影,那个时候在我看来,整个电影圈处于一个思想非常活跃的时期,因为刚刚从禁锢的环境中走出来,中西方美学、思想强烈碰撞,涌现出很多新的想法。那时候也诞生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小说,很多都被改编成了电影。”

  陈泥煤向我们透露了他设计海报的一些基本方法。

  “我会把电影拿出来反复看,有时甚至逐帧看,随手记下关键画面、关键视觉元素,它们出现在几分几秒,留作之后考虑哪些适合出现在海报上。我也会看影片相关资料,包括影评人的解读、导演的访谈,有原著的话也会去读原著。我希望能提炼出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点,不希望创意撞车,所以经常琢磨十几个方案,最后选出一个最好的。

  摄影的话,我本身也懂一些摄影的皮毛,虽然达不到商拍的程度,但是给自己设计的海报拍一些素材是没问题的。如果是约插画师绘图,基本就是我先在纸上描绘出一个大致的构图,然后去找相关的图片,一并给到插画师进行绘制。绘制过程就是双方不断地‘磨’, 从线稿阶段就开始不断修改、不断调整方向,直到磨出我脑海里想要的画面。”

  这样的创作过程注定要慢工出细活,并且需要投入金钱成本。陈泥煤透露,这20张海报,每一张的成本少则几百块钱,多则达到五六千。在他个人能够承担的前提下,他希望第一阶段能先做完100张中国老电影海报。除非制片方或者影碟公司授权,目前这些海报都不会进行商用,纯粹属于“为爱发电”的影迷海报。

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1990-2000年间的电影海报(部分)

  到底什么样的海报设计是好的?商业海报和艺术海报的分界线在哪里?

  “在我看来,一张电影海报是否‘好看’,不是判断海报好不好的标准。因为好看是基本的,就像一张脸漂亮的基础是五官端正,但不能说五官端正的脸就一定漂亮。

  在我的认知里,好的电影海报要从两个维度去衡量:一个是商业维度,一个是艺术维度。

  从商业角度来说,一张能够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掏钱买票的海报,就是好的海报。哪怕画面看起来有点俗套(通常是终极海报)——这和纯‘卖脸’的海报是有一点区别的,区别在于,观众是因为看了这张海报而买票的,而不是只冲着海报上出现的明星而买票。

  而从艺术角度来说,能抓住电影里最经典的画面,或者是能够挖掘出电影内核的海报,就是好的海报。

  2010年后,国产电影海报的功能性就区分得比较清晰了,呈现为一个相对健康的状态。合格的商业海报非常多,也出现了很多既有商业性,同时又能兼顾艺术性的海报。”陈泥煤说。

2018年《龙猫》被引进中国,黄海为其重新设计了海报,广受网友好评
《黄金时代》海报,也出自黄海之手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海报
《平原上的夏洛克》海报
《兰心大剧院》海报
《气球》海报
《姜子牙》预告海报,由《大鱼海棠》导演张春绘制,“国风海报”一度流行
正在上映的《叫我郑先生》海报
李睿珺导演为自己电影绘制的海报,网友解读

  眼下绝大部分国产院线电影的海报设计都在一定水准之上。陈泥煤注意到,近年来一些网络电影、网络剧集的海报设计也开始注重商业价值和艺术美感和平衡,而不是像几年前那样一味地堆砌演员的大头照。

  陈泥煤举了两个例子,网络电影《远山淡影》和网剧《唐朝诡事录》的海报,都很好地传达了故事的大致脉络以及作品的风格气质。

  “当然,设计是有套路的,尤其是电影海报,构图就那么几种,万变不离其宗。做出一张好的电影海报最难的是要抓住电影的内核,并且不能让人看不懂。包括我自己在内,设计师做稿时经常做出自己觉得很有格调的海报,但给人家看,半天都看不懂,这就挺失败的,所以要找到那个平衡点。

  还有的时候,你想到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创意,但甲方不认可,觉得不如常规海报吸引观众,就也失去了意义。”

  至于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些劣质海报,在电影市场上其实一直存在。那些电影立项之初就不是以纯盈利为目的,物料设计可能都不在预算范围内,上映经常也只是小范围“一日游”。因为最近有一个多月时间没有新片定档或上映,影迷期盼已久,导致这些新上映的小体量电影关注度被放大,物料便遭到了群嘲。

在国外,有专门收藏优质艺术海报的影迷群体,艺术海报得以成为一门产业。

  比如号称“全世界导演都想请”、“一秒售罄、绝不重印、高概念设计”的美国Mondo公司设计的海报,就堪称电影海报界的限量奢侈品,漫威、DC、迪士尼、乐高等巨头公司都争相与其合作。

  该公司会邀请知名艺术家自由创作,以个性视角提炼出电影的风格和趣味,限量发行。每张价格都是几百元人民币起,最高的能被拍卖到几百万元一张的天价。

令Mondo一战成名的《星球大战》系列海报之一
丝网印刷的《大都会》Mondo海报以69万美元的天价被拍卖,刷新了世界最贵海报记录
《龙猫》Mondo海报
《杀死比尔》Mondo海报

  那么,随着国产电影产业链条的不断发展完善、影迷需求的日益增多,未来国内有可能出现CC、Mondo这样的公司吗?

  陈泥煤认为短时间内很难。

  “做海报首先需要支付授权费用,这个价格应该定多少?限量要做多少张?你是无法评估的,因为不知道国内愿意花较高价格收藏艺术海报的受众群体有多大。我估计这个群体是很小的,像我们平时跟碟片厂商有合作,国内目前还保留着收藏碟片习惯的消费群体数量可能也就不到1000人,收藏海报的人只会更少。

  而艺术海报的设计和制版印刷成本都比较高昂,印一千张和一万张费用其实相差不大。之前曾经帮助碟片团队去问过国内最好的印刷厂,他们觉得这种订单量太小,不愿意接。

  像CC的海报是从影迷角度来设计的,他们本身已经形成了品牌知名度,所以他们无需再去考虑传统意义上的世俗市场,不用出于票房考虑而设计商业味很浓的海报,只需要专心为影迷生产产品,把包装做得有格调,能引发影迷共鸣即可。作为一个影迷,我很喜欢他们的设计,但他们的设计在传统的院线市场里可能并不合适。”陈泥煤说。

  击穿下限的海报已经够多了,而国产电影海报的上限还可以更高。

黄海设计的电影海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