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它也许不是你的春节档首选,但看完会收获意外治愈

它也许不是你的春节档首选,但看完会收获意外治愈
2024年02月12日 21:28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大年初三,春节档电影持续热映中。

  比起档期内的头部电影,《我们一起摇太阳》可能不会是大部分观众的首选,但它为这个档期增添了一抹新的色彩。它青春、有活力,直面绝境之下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从镜头到表演风格都清新灵动,90后的彭昱畅、00后的李庚希自然流露的表演受到好评,成为闯入今年春节档的两个惊喜年轻面孔

  它适合那些经过一年的疲惫和压力之后,想要找个地方放空自己,疗愈一下身上的伤,然后去迎接新一年的朝阳的人。

  像那首歌里唱的,“我们一起来摇呀摇太阳,不要错过那好时光。”当你处于某种苦闷的困境中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太在意外界和别人的眼光,专注于脚下的路,不要在左顾右盼中错过了最好的光景。

  很多人担心这部跟重症有关的电影会不会很沉重,不适合过年看,还有观众疑惑为什么导演韩延总拍题材相近的电影,为什么不能选择一些看起来更“轻松愉悦”的题材?

  带着这些问题,近日娱理工作室与导演韩延,演员彭昱畅、李庚希聊了聊,得到了很多真诚的分享。

  生命本身就是奇迹,值得被反复歌颂

  韩延是一个作品质量极其稳定的导演,近十年来主导的电影在评分网站上的分数都稳定在7分以上,《送你一朵小红花》《人生大事》《我爱你!》等都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馈,并且都为演员带来了认可和荣誉。

  送你一朵小红花》剧照

  《我们一起摇太阳》是韩延继《滚蛋吧!肿瘤君》《送你一朵小红花》之后,“生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原本他甚至想过“等到死之前再拍第三部”,但在《送你一朵小红花》还没上映的时候,一篇纪实报道意外闯入了他的眼帘。

  这篇报道讲述的是两个身患重症的年轻陌生人达成婚姻协议,男孩去世后把肾捐给女孩,女孩以后要替男孩照顾他的亲人,两位年轻人在共渡难关的过程中渐渐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感。韩延深受两位主人公的经历触动,后来就把他们的故事发展成了《我们一起摇太阳》这部电影。

  “好像我这几部拍的都是跟生命有关的、现实主义的题材,但其实在我看来是截然不同的三部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因为熊顿是个漫画家,我用了很多漫画式开脑洞的手法跟现实主义结合,到了《送你一朵小红花》,我一直在把握度,希望能把它拍到介于浪漫和现实中间。《我们一起摇太阳》整个镜头运动、打光方式、表演风格都是很不一样的,更现实一些,但我又不想让它现实得像个纪录片。”韩延说。

  主创团队用了一年的时间去做了大量调研采访,韩延自己也关注了很多博主,每天看他们分享自己的生活,了解尿毒症患者每天怎么喝水,怎么饮食,透析完是什么状态。积累了足够多的人物细节之后,韩延才觉得可以开动了。

  很多人奇怪,为什么韩延总要拍题材这么沉重的电影,为什么不能轻松一点?

  连李庚希也问过他,“你都拍了几部这样的电影了,你是怎么做到的,不会痛苦吗?”

  韩延说,“每次拍一部这样的电影,你的心态和感情都会跟着这些角色生一次死一次,我自己又是一个对生老病死特别敏感的人,每隔一段时间我自己就会找出这样的电影看一看,纾解一下惆怅和疑虑。我觉得可能有人会是跟我同类的,也需要这种治愈的东西,所以我坚持把它们拍出来,分享给更多人。

  《肿瘤君》上映的时候,我跟着发行跑了好多地方,跑到广东那边,就有人劝我说,我们这边做生意的多,你要不要改一个片名,不然不会有人看的。很多人对生命话题都是忌讳的、避而不谈的,但我相信人总有某些时刻是需要静下来和思考的。

  《滚蛋吧!

  肿瘤君》剧照

  拍这种电影会有它的意义,我觉得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是值得被反复歌颂的。如果没有生命奇迹,谈何其他的成就?每当我做完一个其他题材的东西再回过头看的时候,我还是觉得生命题材的东西更厚重,更接近人关注的本能。

  “以诚相待”的体验派三人组,提前半年磨表演

  《我们一起摇太阳》里,彭昱畅饰演的是不修边幅、有点中二和神经质,相信外星人存在的吕途,李庚希饰演脾气大、性格拧巴,给人印象冷冰冰难以接近的凌敏。

  一对乍看起来并不太相配的“没头脑”和“不高兴”,在漫长的相处过程里一点点融化彼此,是今年春节档能戳中人柔软内心的一对小情侣。

  以往许多跟韩延合作过的演员都在作品中留下了令人难忘的表演,比如易烊千玺、朱一龙、惠英红、叶童。韩延非常注重表演质感,而好的表演需要很多时间和耐心去磨,才能实现他想要的“没有演的表演”。

  这次《我们一起摇太阳》,主创也提前花了半年多时间在磨表演上。

  韩延说,“我是戏剧学院毕业的,肯定是体验派。当然也用了方法派的一些训练方式帮助他们解放天性,但原则上来讲还是体验派为主。我的方法论,或者说我的工具箱里很多东西还是比较古典的。

  观察生活、体验生活、跟病患接触都是体验派应该做的事。演员要在片中的场景里生活、睡觉,去感受这个人物每天都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每天晚上会想什么。

  彭昱畅和李庚希也很认同体验派的理论和方法,他们会轮流到戏中的家里居住生活,熟悉环境里的一切。

  从开拍半年前开始,韩延就带着他们拉片,拉Dogma95的片子,看《罗塞塔》等达内兄弟的作品,看《阿黛尔的生活》,吸收里面的表演质感,这个过程进行了很长一段时候后,然后才是围读剧本和体验生活。“无论从时间的长度还是‘折磨’的深度来说,我相信这段时间一定是他们刻骨铭心的。”韩延说。

  阿黛尔的生活》

  《罗塞塔》

  韩延、彭昱畅、李庚希有一个微信小群,群名叫“以诚相待”。在群里,他们的身份不是导演和演员,有什么就说什么。

  在韩延的理念中,演员不要把自己的身份凌驾于角色之上,演员只是把自己的身体借给了角色。

  韩延说彭昱畅和李庚希是吕途和凌敏的不二人选,他再想不到哪个演员会比他们更合适。他们的形象跟他脑中设想的非常一致,他也把两位主演身上自带的特质融合进了角色。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经说过一句话,大意是说如果你的剧院里没有人能演哈姆雷特,你就干脆不要排这部戏,他的意思就是说你得先有一个这样的演员,你才能去做这样一部戏,不能让演员给你创造出一个角色来。我其实挺信这句话的,我希望找到的演员都是跟角色契合度非常高的。

  我不太相信一个演员可以塑造出跟他完全不一样的角色,这个很难,因为演员无法演出除了他身体以外的东西。角色和演员的契合度,已经决定了这个角色会怎么样。”韩延说。

  正式开拍后,韩延也会多次NG,他会反复告诉演员“不要演”。他喜欢选择那些演员完全放下戒备后,在松弛状态下流露出来的时刻。

  《我们一起摇太阳》中还有一些即兴的部分,比如凌敏和吕途在旅行团的宴席上结婚,拍摄时两位主演是完全不知道会进行哪些酒席游戏环节的,几乎是靠抓拍记录下了他们玩闹中开心大笑的样子。

  至于彭昱畅需要剃光头,李庚希需要素颜且皮肤粗糙暗沉这些,两位演员都觉得是为角色应该做的,是不必纠结、也不值一提的事情。在电影上映前的宣传中,彭昱畅也主动以光头造型示人,没有任何偶像包袱。

  彭昱畅谈为何以光头造型见观众,剪掉头发会不会觉得可惜

  他们是小火慢炖的情感,并非为春节档做成HE结局

  拍《我们一起摇太阳》这个故事有挑战的一点是,男女主人公的缘分起源于濒临生命尽头的一起“功利”的交易,对于他们情感关系转变的描写要足够细腻合理才能打动观众,强行“撒糖”的话会难以令人信服

  片中并没有明确点出吕途和凌敏分别是在什么时刻,对对方的感情从对病友的关注和惺惺相惜,转变成了对爱人的关切和爱。

  他们是一对太特殊的夫妻了。

  “我特别不想在某一个明确的点上告诉观众,这两个人开始动真情了。可能就是一个瞬间叠加另一个瞬间,可能中间又岔开了,然后又过了很多个瞬间……他们在一点点融化对方,但是融化也不至于达到爱情。

  比如吕途把凌敏的胳膊弄伤了,在家照顾她,还有陪着她一起去登记移植,经历了整个过程,他会更加了解她的内心想法,对凌敏的认知会变得很丰富和复杂。

  我自始至终都不想表现他们两个是什么时间爱上对方的。我就希望是小火慢炖的那种情感,一点一点在锅里边咕嘟着。当他们真正爱上彼此的时候,他们自己都找不到线头到底是从哪开始的。”

  在吕途的感染下,凌敏也开始信奉那句能给人力量的“奥利给”。这是一个有些过时的网络用语,韩延把它作为了两人之间的默契口号。

  “我知道有人戏谑这个词有屎的意思,这样一个老梗甚至是被戏谑为屎的东西,可能正是别人的精神支柱。”

  影片的最后,两人“第二次”举办婚礼,是一场很隆重、很美丽的婚礼。婚礼上吕途露出了光头和头上长长的疤痕,凌敏也不再羞于展示自己手臂上的千疮百孔,两个人坦然地、幸福地笑着,这一刻也是《我们一起摇太阳》发布的第一张官方海报的内容。

  韩延透露,一开始他们讨论过这场戏要不要让彭昱畅戴个头套,因为对于吕途来说,结婚也会是他很重视的一个场合。但是当他看到彭昱畅真的剃光头后的样子后,韩延决定就让吕途和凌敏展现真实的自己,不再在意别人的眼光。

  “疤痕是他们战胜生活的勋章,应该把它展示出来,展示给彼此,展示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展示给生活,这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

  《我们一起摇太阳》最后是一个happy ending,吕途和凌敏都幸福积极地活着,他们还会携手奋斗下去。

  韩延说,拍的时候还不知道这部电影会在春节档上,HE结局并不是出于档期考虑

  “其实我之前拍的那些故事,我自己也不觉得是悲伤的。熊顿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她留给这个世界一笔精神财富,也就是她的乐观。《小红花》的马小远最后虽然走了,但留给韦一航一个平行世界的思考方法去看待生死,会让他活得更加通透。

  《摇太阳》我没有刻意制造一个不悲伤的结局,两个人能够从困境里挣脱出来,是那篇纪实报道里很有力量的一个支点,所以我尊重了报道的结尾。”

  作为导演,怎么看待有人觉得《摇太阳》“不适合春节档”的言论?

  “我不反对春节档上,如果问我的话,我会说它适合任何一个档期。我觉得其实这个市场是要有一些差异化的。

  《摇太阳》是一部很温暖的电影,它有它的生命力,在新的一年大家去看这样一部电影,如果能得到一丝希望、一些治愈、一点勇气,我觉得也是一种选择。”韩延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韩延春节档表演
来自于:辽宁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