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反内卷反焦虑,这部电影如何治愈大家?

反内卷反焦虑,这部电影如何治愈大家?
2024年06月10日 21:3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在内卷成为时代精神的当下,终于有一部电影讲了一个关于躺平的故事。

  这部由胡歌和高圆圆主演的《走走停停》在4月举办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斩获最佳影片的大奖,这个关于中国都市年轻人、关于中国家庭的轻喜剧征服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评委,评审团主席库斯图里卡当时评价,这是一部能引起大众情感共鸣,给观众巨大情感冲击的好电影。

  《走走停停》讲述了胡歌饰演的编剧吴迪从北京返乡后的经历,故事里的他暂时停下了前行的脚步,进入人生的停滞期,但看似停滞其实在为下一次出发积蓄能量。影片在放映后,给不少观众带去了关于走走停停的人生思考,给那些暂时处于停滞期、想停一停、想反内卷、想躺平的人看到了希望,也获得了治愈。

  导演龙飞和编剧黄佳都有港漂经历,在香港读研毕业之后,他们在香港打拼了一段时间,最终回到内地。黄佳常常登录一些地方论坛,看年轻人们关于返乡、关于拼一拼还是躺一躺的讨论,创作出了这个契合当今时代情绪的剧本。导演龙飞则是回到了家乡重庆,在川渝之间的一个小城开始了《走走停停》的拍摄。

  他们的人生经历了怎样的走走停停?他们如何创作出这个生活流质感的喜剧?在映前,娱理工作室与导演龙飞、编剧黄佳进行了一次交流。

  被命运点中的人

  《走走停停》里有一句台词,高圆圆饰演的冯柳柳跟胡歌饰演的吴迪说,男人40岁再混不出来,就再也混不出来了。

  导演龙飞现在已经过了40岁,硕士毕业十几年后,他终于用一部《走走停停》拿到了北京国际电影节天坛奖最佳影片,成为导演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龙飞本科就读于重庆大学英语专业,编剧黄佳则是武汉大学戏剧文学专业毕业,在香港浸会大学的电影制作专业读研期间,两人是同班同学,也是从那时开始建立了默契的合作关系。毕业之后很长时间,他们只能靠拍一些宣传片、纪录片打打零工,那时候龙飞觉得作为新人导演,拍院线长片的机会并不多。

  2017年,龙飞和黄佳合作了一部《睡沙发的人》,是一部成本只有20多万的家庭喜剧片,“那时候我和编剧都觉得,如果再不拍电影,就没有机会再拍了,所以我们拿出自己很少的一点钱,找朋友帮忙,把它拍了出来,我们知道这个成本如果要做得有趣,必须要在故事和人物上做文章。”

  《睡沙发的人》拍完后,龙飞把作品到处送,最终入围了当年的first影展。这些年first影展已经成为新人导演被业界看到的最重要平台之一,但当年这部作品并没有马上给龙飞带来新机会。

  2018年,龙飞和黄佳去参加上影节创投,那时候他们手上有两个剧本,一个是悬疑类型剧本《影之痕》,另一个就是《走走停停》,最后选了《影之痕》去参加创投。但《影之痕》并不成熟,后来他们就放下了悬疑片,又开始专心做《走走停停》,用龙飞的话来说,创作这件事,也是项目的走走停停,肯定有项目停,有项目走。

  《走走停停》在2021年的first惊喜影展上获得认可,龙飞通过这个平台结识了投资方麦特。龙飞一开始计划是用小成本把《走走停停》拍出来,完全没想过去找一线演员。但麦特直接就把剧本递到了胡歌和高圆圆手中,随着这些明星演员的加入,《走走停停》推着龙飞开始进入电影工业体系和市场体系。

  兜兜转转在毕业的十几年后获得这样的机会,龙飞说,这要看时机也要看命运,很多时候人就是被命运点中了。《走走停停》的剧本进入first影展、麦特愿意来投资、胡歌愿意来出演,是龙飞心中三次被命运点中的时刻。

  新人导演第一次进入工业体系、第一次合作明星演员,往往都会犯一些错误走一些弯路,但龙飞透露,自己这一次的体验可以说还比较顺利。“我觉得顺利是因为有一个比较成熟的、细节丰满的剧本,不管是资方还是演员看到的时候,大家都会形成一种默契,都会理解这个东西,那么产生的分歧就比较少。”

  因为前期沟通很充足,所以《走走停停》的拍摄比较快,一共拍了40天左右,尤其出外景的时候,常常下午两三点就收工了,整个氛围都很松弛。“我记得最早一次是在一点就收工了,然后老胡就特别不习惯,因为他刚从《繁花》剧组过来,他当时有点不适应,觉得好像自己在放假一样。”

  龙飞说,《走走停停》拍摄顺利的另一个原因是,能够碰到一班特别好的演员,“他们每个人都把角色钻研得很透,还加入了自己的一些生活的阅历,让角色更丰满。”比如胡歌就在片场有很多现挂的地方,给角色加入了更符合情境的细节。

  “在妈妈去世的时候,吴迪看到父亲一个孤独地坐在那边,原剧本写的是他想给父亲披一件衣服,但后来老胡提议说他要给父亲默默拍一张照片,我不知道这是他自己的经历或者怎么样,但是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细节非常好,也很符合他和父亲当时的那种关系,因为父子关系当时已经降到了冰点,所以他用这种方式就是跟父亲保持距离,但是又对父亲有一种关照。

  还有最后一场戏是他在家里独自一个人,突然听到声音转过头去,看到帘子在响在晃动,是他在里面做清洁,这个细节也是他加进去的。我原本是觉得他一个人最后可能看呆呆地看着房间,他觉得可以做一些事情,把妈妈的的房间重新做一下清洁,让整个影片的感觉和这个人物的感觉都出来了。”

  当然,也有一些现挂,在现场龙飞和胡歌并不能完全达成一致,比如最后吴迪在超市里重新看到按摩椅的那场戏,原剧本写的是按摩椅打折了,店员问他买不买,他只能摇头推着推车走了,走出去之后绷不住,找了一个角落抽泣。“他当时就问我要不要哭?我说我们不哭,我们克制一点,他说我就想去妈妈的按摩椅上再坐一下,所以这个坐回妈妈按摩椅的细节完完全全是他自己加的,但我当时是有点不想那样拍的,因为我不敢肯定这个出来的效果是什么,我当时是希望能够克制一点,我对这个东西抱有疑惑。”

  出现分歧的时候,龙飞的处理方式是先拍出来,如果不合适就不剪进去,但最后在剪辑时,龙飞发现胡歌这个处理更好,这次经历也成为新人导演龙飞的一个宝贵经验:“有时候我会太陷在已有的剧本里面,别人加入的东西我有时候会有点不适应,但现在我觉得应该更包容地去接纳,多去思考。”

  类型片or生活流?

  当《走走停停》的剧本进入业内的视野后,龙飞和黄佳收到了很多建议,有一种声音是建议他们把这个故事改成纯类型片,凸显爱情或者家庭的元素,这样更受市场欢迎,这其实是一个动摇了剧本核心基础的建议。

  “那个时候你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你肯定会很动摇,甚至有时候会质疑自己,电影里那句话是金子还是屎,你会想我们这个剧本到底是不是一坨屎,被人那样质疑”,龙飞回忆,“但是这个时候我会回头去看我们当初为什么要写这个剧本,我真正想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东西是一定不能变的,如果一变就没有拍它的意义了,其他的一些细节一些人物都可以进行打磨,但是只有核心的东西不变了,我才能继续往下走。”

  在龙飞看来,这个核心就是《走走停停》讲的是生活的本质,是用群像戏和生活流的质感,讲好人生遇到迷茫和无奈时的人生态度。“可能我们是新人导演新人编剧,有时候人们会不太信任我们,总觉得类型片让他们更有安全感,更有信心去进入这个市场,但是我很清楚,我们是希望用这样比较有新意的结构去进入这个市场,我希望是用人物去打动观众,用生活的细节去吸引观众,希望是用这样一种影片风格去试一试这个市场,当然是冒险的,这肯定是有风险的,但我一定是坚持这样一个核心。”

  那段时间,龙飞自评“执著得都有点固执了”。黄佳则表示,如果把每个人的意见都加进去,那最后就会变得不伦不类,所以这个时候就要保持清醒,在可以打磨的地方尽量打磨,在该坚持的地方一定要坚持。

  尽管《走走停停》不是类型片,但最后的成片却有很好的喜剧效果,甚至比很多喜剧类型片更能让观众会心一笑。而且并没有故意咯吱观众的笑料,很多笑点也都是从生活中流淌出来的。

  黄佳透露,最初写剧本的时候,想写的就是一个轻喜剧的调子,所以在创作过程当中就是往喜剧的方向去写的。黄佳在喜剧方面受伍迪-艾伦、亚历山大-佩恩、比利-怀德的影响很大,也就是在生活流的电影中,创作一些高级的喜剧点。胡歌饰演的角色名叫吴迪,正是致敬了伍迪-艾伦,电影中吴迪的床边贴着伍迪-艾伦的电影海报。

  在创作的过程中,黄佳有时候写着写着,就会跟导演讨论,自己演一遍给导演看。黄佳很喜欢的一场戏是吴迪的爸爸带着他去走后门找工作,拜访了怕老婆的男人老张,那场戏黄佳自己演的时候,就逗乐了龙飞。

  这场戏的节奏很好,上一秒还是老张在屋子里留客,下一秒他就被抬上担架上救护车了,这种节奏感是黄佳本身就写进剧本中的,“因为是喜剧,在节奏感上面会特别注意。”

  龙飞说,生活流是黄佳一开始就确立的风格,剧本里所有的人物逻辑都是按照生活真实的逻辑设计,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进行一些适度的夸张和一些喜剧的笑料的设计。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有真实感,你会觉得这像是在你身边发生的事情,当你信了这个东西的时候,观众就会更容易带入,你更容易逗笑观众。同时演员在表演的时候,我跟他们前期也达成默契,就是不要把这个东西当喜剧去演,这是一个正剧,你就是生活在这个戏里面,你如果很当喜剧去演的话,有时候会用力过猛,所以最后呈现出来的结果是每个人都没有很用力,才会有一种松弛感,那种松弛感其实就是我们所追求的生活感和真实感。”

  剧本里的小巧思

  《走走停停》给大家的观影乐趣不仅在于高级的笑点,还有更多一带而过的但值得多想一层的设置,里面埋藏了创作者的小巧思。

  ●关于家庭构成

  吴迪生活在一个四口之家,父母和兄妹俩的性格迥异,这个家庭碰撞出了很多笑料,但在鸡飞狗跳的表层下,暗藏的是爱。

  编剧说:原先想的就是写一个群像戏,这一次不光是家庭的构成,还有后面进来的曹哥、李远、冯柳柳这些人物,这些小人物在大的时代下面聚集在一个小小的屋檐下,发生了这种故事。

  他们其实每个人都互为镜像,吴迪从北京回来,如果他一直待在老家,他可能就是曹哥;吴母原来在舞蹈团,后来舞蹈团解散了,如果她一直待下去可能也是李远,他们就是互为镜像,你可能是我未完成的生活的另一个轨道。所以人生有没有遗憾?可能选择另外一条路也会有遗憾,人不要去美化你没有走过的那条路。

  ●关于愤怒

  电影里吴迪和冯柳柳有一个共通性,就是他们基本没有愤怒。吴迪的编剧作品被剽窃、自己的个人故事被恶剪,他没有反抗,冯柳柳拍的素材被领导乱用,她也没有质问。

  编剧说:这就是喜剧的错位感,你本来觉得遭受了不公应该去反抗,但吴迪反而还有点得意,开篇就显示出他是有极强的自尊,这个东西就是文化人的爱面子,会体现在他后面回乡的一系列的动作当中。冯柳柳面对的情况,可能在现实生活里我们遇到,也会有一些无可奈何,一方面我觉得她如何去反抗领导不是最重要的,怕影响节奏,另外也是突出了在命运当中,我们有时候就是无能为力的。

  ●关于戏中戏

  编剧吴迪写了一个《似是故人来》的剧本,《走走停停》呈现了《似是故人来》的拍摄过程和其中的一些重头戏,这是一个小津安二郎摄影风格的作品,固定机位长镜头。《似是故人来》其实在黄佳的脑海中,也是一个基本成型的故事了。

  编剧说:当时我们还有一个想法,就是用一个出租车乘客看到up主几分钟说电影的形式,来介绍这个《似是故人来》,后来觉得这样讲得太多了,观众会分不清你这到底是《走走停停》还是《似是故人来》,所以还是要有一个留白的空间。

  本来还有一场对话,是吴迪问爸爸,你有没有看过《廊桥遗梦》,爸爸说什么梦遗不梦遗,吴迪让他爸爸多看点电影,后来这场戏在成片里剪掉了。但其实电影里就是有很多致敬的东西,《似是故人来》就是讲女主要追求一种精神自由,这和《走走停停》里吴迪这一家子、冯柳柳想要追求的某种自由状态是一脉相承,形成互文的。

  我们的声音指导老师是一个立志于做剧本顾问的声音指导,在现场他经常问我,他说你是不是因为《似是故人来》而攒了一个《走走停停》,他可能知道有时候也会有人因为某个局部的画面而攒出另外的完整故事,我跟他开玩笑说也许是的,这也是导演最初感兴趣的地方,它里面的这种结构和这种互文的关系。

  ●关于母亲的死

  在这样一出家庭轻喜剧中,影片后半段母亲的突然辞世是一个让观众意想不到的情节设置。

  编剧说:因为生离死别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很无常的,特别是这几年,我看我身边的一些亲戚朋友、很多熟悉的人,突然一天就不在了,很多人说怎么这么突然没有铺垫,我觉得这就是生活。死亡可能就是在你毫无预期的状况下突然到来,杀得你措手不及,但是你必须得去接受。

  ●关于父亲的话

  片尾彩蛋里,冯柳柳发给吴迪一段吴父的心里话,吴父说“我们这代人就是这样,很多人没有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生活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糟糕,习惯了就好,但是……”素材在这个转折处戛然而止。

  编剧说:每一个人其实都是角落里面的小配角,但是小配角心里面都有一些梦想,平时很不起眼,但是一旦被别人点燃了,就像火苗突然一下就蹿起来了。这些人心里面都有那一团火,“但是”后面其实说的是你是否甘于这种习惯,当你有一天被点燃的时候,你是否还是有一团火,是否还是有希望。

  ●关于吴迪的转行

  电影结尾处,吴迪转行成为了出租车司机,似乎暂停了自己的编剧梦。

  编剧说:伊朗有部电影《出租车》,其实出租车司机是最好观察别人的一个职业,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正是一个吴迪可以为他的剧本吸收更多的资源和素材的机会。我们也看到他最后也没有停止脚步,还是在写新的一些东西,所以他其实一方面与生活和解了,一方面在不好不坏的生活里,他也是用行动去践行了他爸爸说的“但是”。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图片新闻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