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这个著名的大湖,快要被榨干了

这个著名的大湖,快要被榨干了
2023年02月25日 21:09 新浪网 作者 地球知识局

  非洲深处乍得湖

  作者:真果少年糕

  校稿:辜汉膺 / 编辑:金枪鱼

  撒哈拉地区,常以干旱炎热、贫穷混乱的形象,呈现在人们的脑海中。在它南部的乍得盆地,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该盆地是非洲最大的内陆盆地,广袤苍凉,面积大约230万平方千米,占非洲大陆总面积的8%以上。

  乍得盆地大部分都被半干旱沙漠和稀树草原所覆盖

  其范围要比乍得湖大得多得多▼

  在盆地的中心地带,有一片广阔的湖泊——乍得湖。湖泊给予这一荒凉的地区宝贵的水资源,却也给这一地区带来了无尽的争端

  从阿波罗7号上看乍得湖

  因为乍得湖地区分属乍得、尼日利亚、喀麦隆和尼日尔四国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不协调,让这里成为世界上资源掠夺最频繁,且长期动荡不安的区域之一。

  四国从地理区位上因乍得湖地区而紧密相连

  但却在沟通交流上冲突不断,

  毕竟难分你我就会有不均之怨

  持续变动的水资源

  乍得湖位于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萨赫勒地带。来自河流和降水的补给唤起了这片干旱土地的绿意与生机,整个水系为居住在周边四国超过3000万人提供基本的生活用水。

  在下图中找到乍得湖

  这里是撒哈拉沙漠边缘在中非方向最重要的绿洲

  在乍得湖水源的动态变化中,河流补给占主导地位,其中90%的水源都来自于查里河和洛贡河的注入。虽有一定补给,但乍得湖的水资源情况并不乐观。

  乍得湖流域,湖泊水源主要来自南方更加湿润的地区

  查里河和洛贡河是两个主要水源

  (图:wikipedia)▼

  资料显示,乍得湖的平均水深仅2米左右,最深处也只有12米上下。如此浅的水深意味着湖泊易受蒸发作用的影响丧失水分,也会对水量平衡的微小变化表现得非常敏感

  乍得湖很浅,更像是广阔沙漠中的一处水洼

  如果上游水源不足,这浅浅的水洼就会大幅萎缩

  (图:壹图网)▼

  虽然近年来乍得湖的面积有所扩大,不过,持续干旱的气候迫使生活在湖区较远的人们,逐渐向湖区靠拢。1976年,仅有70万人居住在湖区周围。而如今,已有大约220万人生活在湖区周围。预计这一数字将在2025年达到300万。

  周边环境愈发恶劣,人口自然会向核心区-乍得湖迁移

  水文状况和淡水可用性是乍得湖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由于生活在乍得湖流域的大多数居民不能获取到干净的生活用水,致使很多人患有因卫生条件差和营养不良所引发的肝炎、霍乱等疾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可以害一方人

  (虽然爱这水土爱得深沉,图:shutterstock)▼

  而全球气候变化加剧了上游水源的不稳定性,导致乍得湖面积忽大忽小。例如,从1963年至1987年的20多年间,湖泊面积从约2.2万平方公里缩小到仅有的2500平方公里。2013年,湖泊面积又扩展到了约1.4万平方公里。

  现如今的面积,相比1960年代小了很多

  70年代之后,南北水域就没再连接在一起了

  (图:NASA)▼

  气候变化不仅直观表现为乍得湖面积持续缩小,还大大提高了环境的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包括:水资源变动对灌溉计划的干扰、频繁变化导致的社区复原力减弱、水资源减少带来的人地矛盾升级,以及武装团体在地区的活动等。

  当地民风颇为彪悍,民兵时常和极端分子激烈冲突

  (图:壹图网)▼

  其中,极端主义的暴力扩张,让地区人道主义局势日趋紧张,也令该地区持续面临来自各方的危机。

  危机四伏的安全局势

  乍得湖曾经也是区域“CBD”,是跨撒哈拉贸易的重要贸易据点,在历史上有过繁荣时期。居住在湖区周边的人们跨越国界,自由迁徙和贸易。

  动物和动物也进行“友好的互动”(图:壹图网)▼

  湖区周边的生物交流也是一派繁荣,据统计,乍得湖流域拥有179种鱼类,光是乍得湖就拥有120种鱼类。丰富的鱼类资源,是当地渔民也农民的生计所系。

  在湿地嬉戏的大象、头上长”菇“的库里牛、湖中栖息的水鸟

  (向左滑动查看乍得湖盆地高清美图,图:壹图网)▼

  然而,生机勃勃的热闹景象因各种组织的出现而遭受重创。乍得湖流域共涉及七个国家(阿尔及利亚、喀麦隆、中非、乍得、利比亚、尼日尔和尼日利亚),管的国家多了,就容易出现很多三不管地带,个别势力就会在这些缝隙间发展壮大。

  掌握平衡真的很难(图:壹图网)▼

  而造成乍得湖地区持续动荡的,就是博科圣地极端组织。2002年,穆罕默德·优素福于尼日利亚东北部博尔诺州首府的迈杜古里,宣布成立博科圣地极端组织。

  该组织在乍得湖地区多次发动袭击,并进行恶劣的暴力活动,给周边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不仅在本国活动,也跨越国界扰乱他国的安定生活。

  利比亚内乱使得大量武器和武装向南流入萨赫勒地带

  马里、尼日利亚和周边国家都深受其害

  2020年7月31日凌晨,博科圣地极端组织在乍得西部边境地区的湖省一村庄发动袭击,劫走7名平民,并造成至少10名平民死亡。这样袭击平民和军人的事件,在乍得湖地区屡见不鲜。

  博科圣地从开始活动起,每年都会制造多起袭击

  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严重影响了这一地区的安定发展

  (图:Flickr)▼

  长期的暴行对当地治安造成严重破坏,很多民众被迫逃离家园,流离失所。博科圣地极端组织还利用乍得湖时大时小这一特点搞袭击,并将少水时湖面上的小岛作为藏身地点。

  惨无人道的博科圣地极端组织不但利用湖泊周围的有利地形发起攻势,还诱导无法维持基本生计的弱势群体加入,成为所谓的“圣战者”,以此壮大组织规模。造成大量穷苦平民死亡沦为炮灰。

  那些年幼就被抓到组织藏身地的幼女

  有的后来就成了组织成员事实上的妻子

  为组织成员生育后代

  (被抢走的除了肉体,还有此后的人生,图:TEMPI)▼

  数据显示,在2006年到2016年的十年间,尼日利亚记录的死亡人数中有近三分之一来自于该国东北部武装反对派、国家安全部队和社区自卫团体之间的冲突。乍得湖不再是人们休养生息的庇护所,而变成了武装冲突的策源地。

  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娜·穆罕默德在关于乍得湖地区人道主义局势的高级别活动中提到,在乍得湖这片土地上,目前约有230万人流离失所,并有50万儿童患有严重的急性营养不良,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联合国难民署也称,生活在乍得湖地区的大约10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图:壹图网)▼

  尽管国际社会给予的人道主义援助可以缓解部分人的吃饭问题。然而难民压力和生产紊乱是持续性的灾难,当地脆弱的环境也间接承受着巨大压力。

  Gwoza的一处难民安置点

  曾在2015年被博科圣地作为哈里发大本营

  (流水的兵与匪,铁打的难民营,图:壹图网)▼

  何去何从的交错区域

  乍得湖地区的未来取决于复杂的多重关系——安全部队、亲政府民兵和武装反对派的权力之争;当地农民、牧民、渔民和猎人围绕自然资源的争夺;以及伊斯兰教、基督教等不同教派之间的纷争,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乍得湖处在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对峙激烈的地区

  国家,宗教,民族,部落等矛盾更甚,不太平是必然的

  由于地处各国的边缘地带且长期不受控制,在乍得湖地区生存的人们对国家的认同感低于对湖区的认同感。乍得湖给这里的人们带去希望与生机,但靠他吃饭的人类却满是矛盾与冲突。如何解决复杂局势,是人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往昔的繁荣即便争取回来,又该拿什么去巩固?

  (图:LCBC)▼

  首先,是对跨界环境问题的合理处理。这包括水污染治理、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的恢复、以及跨界河流淤积的疏浚等。

  1964年,围绕着乍得湖跨界环境问题。乍得、喀麦隆、尼日尔和尼日利亚四国联合成立了乍得湖流域委员会(LCBC, The Lake Chad Basin Commission)。周边的中非和利比亚也分别于1996年和2008年加入该委员会。

  LCBC官方网站

  乍得湖流域委员会的工作内容涵盖乍得湖流域的水资源管理、环境资源管理以及区域和平与安全保障三大方面。委员会制定LCBC公约,并以保障流域土地、水资源等自然资源的有效利用为目标,致力于开展保护乍得湖运动。

  如何维持乍得湖的环境和周边居民的生命安全

  是几国面临的共同问题,单打独斗是不行的

  (图:LCBC)▼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LCBC公约没有得到这些国家的立法支持。迄今为止,参与的四个成员国和发展伙伴在对湖区的政策制定和跨界管理问题上,参与度不足,供资也十分匮乏。

  没有完善的水资源管理系统

  大家就继续做“大自然的搬运工”

  (外出取水的家族女性成员,图:shutterstock)▼

  其次是推进有效的环境项目。要建立一些共同的事业,才能将相关方面的利益整合在一起。

  例如乍得湖流域管理委员会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展的乍得湖管理改进支持项目(UNDP-GEF)以及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乌班吉河向乍得湖地区引水的计划等,都在有序地推进中。

  正在田野调查的项目工作人员(图:LCBC)▼

  另外,保护性农业的介入也能进一步提升土地利用率。乍得湖地区有限的水源长期以来被低效使用甚至浪费。通过推广适用于旱地农业的滴灌和喷灌系统、运用覆盖和免耕措施来减少蒸发蒸腾等,对当地农业都是巨大的提升。

  水再多也禁不起浪费,何况并没有很多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图:LCBC)▼

  最后,人道主义援助组织仍必不可少。联合国相关机构在乍得湖流域采取的人道主义援助、司法执法和打击极端主义行动,虽不能解决根本,但可以遏制事态恶化。

  LCBC通过牵头国际组织设立基金,对乍得地区的经济援助

  (图:LCBC)▼

  地处多国交叉路口的乍得湖地区,是富饶的绿洲,也是广大区域的是非焦点。在这里讨生活的人们,要想独自解决复杂的湖区问题,几乎不可能。本质上,去未来取决于周边国家和地方势力求同存异的意愿和能力。

  别让乍得湖这颗腹地的遗珠,成为非洲的泪珠

  (图:shutterstock)▼

  参考文献:

  1. Nagarajan, C., Pohl, B., Rüttinger, L., Sylvestre, F., Vivekananda, J., Wall, M., & Wolfmaier, S. (2018). Climate-fragility profile: Lake Chad basin. Berlin: adelphi, 32.

  2. Musa, I. K., Bila, M., Mana, B., & Mahaman, C. (2008). Saving lake chad. Proc. of Sirte roundtable, Lake Chad Basin Commission (LCBC) and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Irrigation and Drainage (ICID), 17 December, Libya.

  4. https://cblt.org/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oko_Haram

  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d_Basin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乍得湖
来自于:湖北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