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鉴藏有道】法器金光:承载天然、空隐师徒情谊的戟耳铜炉

【鉴藏有道】法器金光:承载天然、空隐师徒情谊的戟耳铜炉
2020年11月23日 14:40 新浪网 作者 羊城派

  【作者简介】

  吕子远,中山大学历史学博士。主要从事区域地方史研究。现任职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古器物部,从事研究鉴定工作。

  岭南佛教源远流长,有着上千年的积淀,唐代时六祖慧能创建南禅宗,对后世佛教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明末清初,岭南佛门成为遗民逃禅的渊薮,名刹林立,高僧辈出,门徒广众,盛极一时,则又是岭南佛教史上的精彩一页。

  明季中原板荡,江山易代,大批士人薙染批缁,遁迹空门。讲述此时的岭南佛门事迹,总无法绕开罗浮山华首台空隐道独和尚门下的“二驹”,一是被誉为岭南遗民精神领袖的天然和尚,他出身番禺大族,剃度前曾中乡试亚元。另一驹剩人和尚,来自博罗韩氏宦族,乃明代吏部尚书韩日缵之子。二驹削发受具之前,饱学读诗书,既得名师之传,精通佛法,又擅于诗文,格调高逸,当时海内遗民士夫,多敬仰膜拜,归于门下,盛极一时。像是天然门下今字辈,今释,乃浙江进士,仕宦南明,后不忍睹明朝覆灭而来投天然门下,即是著名的澹归和尚。清初岭南三大家屈大均也一度皈依为天然弟子,法号今种,而陈恭尹、梁佩兰,也与天然过从甚密,唱和之诗文,多见各家文集。

  明末清初的岭南佛门,且不说对后世广东佛教影响之大,光说对岭南藏界而言,即占重要一席。清初岭海诸名僧在世之时,已是粤藩仕宦热衷的交往对象,他们的著作刻本、丹青墨迹,也为岭海僧俗奉为珍宝,清代以来至今,一直为人竞相收藏。

  清末世变日遽,佛门衰微,寺僧变卖寺产的新闻时有传出,甚至及祖师文物也会私下兜售。光绪间,著名藏书家叶昌炽游幕岭南,《督辕庐日记》记录他闲暇时每好游瞩名刹,探访古迹。某日他去参观大北门外的双山寺,发现寺中“藏澹归自书诗卷,寺僧许出售,但值昂耳”。而海幢寺著名的“澹归碗”,据清末寺僧石夔《绿筠堂集》书中称,祖师之钵在寺内早已无存,究其原因:“盖为好事者取去。噫,物以道贵,不亦宜乎。”言下之意,是“澹归碗”早已不断流出寺外,被当作稀世珍品,为藏家所宝了。上世纪四十年代,澹归碗作为重要文物著录广东文物展览会编辑的《广东文物》。

  清顺治天然和尚款 铜戟耳炉

清顺治天然和尚款 铜戟耳炉底款

  本文要介绍另一件岭南佛门法器,大概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流出外洋,最近幸得藏家慧眼,与结善缘,使之重回故土。

  这是一件体形硕大用黄铜精铸的戟耳大香炉。此炉高11.8厘米,口径16.7厘米,总宽达24厘米。该炉属宣德炉之彝炉系,其源流拟宋瓷二十九式之戟耳炉器,器型流行于明末清初,敞口束颈,鼓腹圈足。炉口肥润,身形沉稳,戟耳圆厚,顶天立地,仿若如来之耳。铜炉周身宝光溢彩,铜质金灿,光影浮动,仅仅如此,已足称美品。而最令人惊喜的,是炉底有镌刻款四行,曰“顺治庚子岁法子函昰为本师和尚六十一初度供”。

  从款识可知,该炉来历名头非同小可,这是顺治十七年(1660),天然和尚为其本师空隐道独和尚六十一岁生朝特地烧铸的供佛法器。根据钱谦益所撰《长庆空隐道独和尚塔铭》,空隐和尚生于万历廿七年(1599),圆寂于顺治十八年(1660),世寿六十二。顺治十二年(1655),空隐应平尚二藩之邀到海幢寺说法,直到顺治十八年返回芥庵,并于是年七月辞世。住锡海幢期间,空隐与钱谦益有书信往来,又曾会见过年少时的朱彝尊,而高足天然和尚亦常趋侍左右。天然于崇祯十二年(1639)公车北上,舟泊南康,三上黄岩寺拜谒空隐,并于次年祝发受具,皈依空隐门下,得法名函是,字丽中,别号天然,他是空隐门下得意弟子,师徒二人情谊甚笃。顺治十五年(1658),天然五十一岁生朝,《天然语录》有载当时:“承华首老人宠赉隆重,一时缁素远近咸集,为是上座庆生。”可见空隐为了爱徒生朝,举办了一次盛大的庆生会。于是到了空隐六十又一生朝时,弟子天然必是不敢怠慢,竭诚相报。如今传世的天然祝寿之礼,除了这只戟耳炉,海幢寺还藏有一件铜洗,也镌有相同的底款,是天然为本师祝寿供奉之器。

  从这把精铸的戟耳炉,再去玩味《天然语录》中“宠赉隆重”一语,颇可窥见当年海幢寺财力之雄厚。然而对于清初广东佛们来说,一点不足为奇。当时广东佛教兴盛,与粤藩鼎力支持有莫大关系。号称广州“五大丛林”的光孝、华林、大佛、海幢、长寿,除光孝寺之外,都是在这时期扩建而成。至于鼎湖山的庆云寺,番禺的海云寺,也得到粤藩的慷慨捐助。当时寺院规模、殿宇结构,以及佛像礼器的制造都极尽精美气派。像顺治九年(1652),平南王捐铸了一躯鎏金释迦如来铜佛安放在番禺海云寺,镌款“博山下二世雷峰隆兴寺本师天然昰和尚率大檀越喜铸”。这个款识正好可与此香炉款相参照,以见其时代。康熙三年(1664),平南王修建广州大佛寺,该寺的金身大佛,亦是以黄铜精铸,高六米,重约十吨,是广东省内现存最大的古代黄铜铸像。于是顺治十七年(1660),天然和尚会以铜炉、铜洗作为其师的寿礼,也十分契合当时的时代背景。现存海幢寺的清代中期的外销画——海幢寺组图,我们亦能在祖师堂的供案上看到供奉祖师的铜香炉,其背后的故事,似乎从这件戟耳炉身上找到了印证。

  此炉作为清初岭南佛门法器,背后涉及当时岭南佛门领袖人物空隐和天然师徒,又是明末清初铜铸造业发达的实物例证,无论对于佛教和历史研究应当都有重要意义。顺治庚子迨今,又复庚子,相隔正好三百六十年,因缘转续,失而复见,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在。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陈玉霞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