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群体免疫、疫情走向、疫苗……钟南山院士连线对话美国福奇博士

群体免疫、疫情走向、疫苗……钟南山院士连线对话美国福奇博士
2021年03月03日 01:00 新浪网 作者 羊城派

  钟南山院士在广州出席由爱丁堡大学组织举办的国际疫情防控专家研讨会

  文、图/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罗仕 

  通讯员 穗外宣

  北京时间3月2日21点,钟南山院士在广州出席由爱丁堡大学组织举办的国际疫情防控专家研讨会,与美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福奇博士进行连线对话,探讨全球抗疫合作等话题。

  焦点1: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

  对重启经济活动不能抢跑

  福奇博士认为,面对疫情,经济停摆和恢复必须要同公共卫生防疫的要求匹配起来,至于如何找到经济和防疫之间的平衡,需要开展有效的政治说服,需要多个学科,包括社会科学、政治科学界联合起来,找到真正有效的解决办法,“比如现在多个国家的经验已经证明,疫苗对疫情是有效的,但这必须要基于全球合作。有效的疫苗和诊疗方法不能只掌握在富国手里,而要开展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合作。面对快速变异的病毒,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

  钟南山院士非常同意福奇博士关于“重启经济不能操之过急”的观点。他表示,中国和其他国家相比,在每百万的确诊病例数据比较中,以及每百万的死亡人数的情况,中国的人数都是最低的。去年全球各个国家的GDP都有所下降,中国的GDP在去年上半年也有所下降,但在下半年恢复了正常的经济发展。中国采取的措施就是严格的疫情防控,中国的政策是“除非疫情能够得到基本的控制,不然就不会重启经济活动。”他引用福奇常用的一句话,“对重启经济活动不能抢跑”。

  焦点2 :疫苗与群体免疫

  不能用“自然免疫”手段

  达到群体免疫

  针对众说纷纭的“群体免疫”,钟南山院士表示不能够用一些不科学、不人道的“自然免疫”手段达到群体免疫效果。随着疫苗的研发和陆续上市,“我觉得至少要有2-3年的时间才能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免疫”。

  钟南山院士认为,变异的病毒对疫情防控形成了巨大的挑战,也会让疫苗的效度大大降低。我们需要全球的合作,这样我们才能把我们的研究工作推进一步,也能够设计更好的疫苗来防止变异。”现在有些疫苗已经在研发中,中国已有3款疫苗被批准有条件上市,1款可在紧急情况下的使用。

  钟南山院士表示,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假如新冠病毒还在个别国家蔓延,那么新冠肺炎疫情就不可能在全世界得到控制。这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共同地面对新冠病毒。我们想终止这个疫情,就需要由每个国家的决策层基于科学、基于证据去进行恰当的决策,大家都尽最大的努力,所以我们需要全球的团结。

  焦点3 :一年以后的预测

  对于未来还是很乐观的

  福奇博士表示,在一年之内,我们不可能让全世界的人都打上疫苗,但预测能够较好地控制疫情了,“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有一些步骤让我们逐渐地取得了正常的社会生活,我们的经济能够复苏,而且社会也能够得到一个比较良好的发展。我们的跨国境的旅游、旅行也能够重新出现”。

  钟南山院士表示,一年以后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但不认为一年后能够根除疫情或者这类疾病,“我们还有很多不可知的因素,比如病毒的变异可能会出现,比如说也会有新的感染病例。但我个人对于未来还是很乐观的,因为我觉得我们的方向还是对的,大部分国家目前的传染病例正在减少。但是一年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还是很难预测的,但一年以后所有的情况都会比现在要更好,朝着一个好的方向,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努力,全世界各地的专家还需要通力合作,能够开发出新的药物、新的抗体、新的更有效的疫苗,这些都是我们要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的必要前提。我很难预测一年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会比现在好”。

  连线对话结束后,钟南山院士接受记者采访

  疫苗注射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保护

  注射疫苗以后也不能掉以轻心

  问:您一直期待和福奇博士共同参加这个论坛,您和他最大的共识是什么?

  钟院士:最大的共识就是目前的情况的评估以及我们在应对疫情方面的一些策略,我觉得我们都是一致的,福奇强调了全球的团结,我个人非常同意。因为我们正在对抗共同的敌人,全世界的人类就好像是气候变化、大气污染等等,我们面对这个威胁是没有国界的。

  中国在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我们都记忆犹新,就是我们曾经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中国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从当年的非典中吸取了很多经验,比如说早期的阻断、封城、人员的隔离、社区的防控等。

  问:关于疫苗方面,福奇博士鼓励人们尽快地接受疫苗注射,您对这方面怎么看?您怎么评论中国的疫苗注射?

  钟院士:第一,我觉得一旦疫苗到位了,注射了疫苗,我们就能够更快地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一旦人们接受了疫苗,但是他又被感染了,我们其实也会看到注射了疫苗以后一周以后又感染的情况,所以我们也不能够断言说注射了疫苗以后一切就会正常了、注射了疫苗以后你就不会再感染了,这是不对的。

  第二,疫苗注射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保护。我们知道,现在中国的疫苗产品和美国的疫苗产品都体现出它能够防止病情的恶化,但是也有一些并不能够防止轻状的出现,所以这一部分的疫苗注射的人仍然可能是具有传染性的,所以我可以说疫苗不能够百分之百地解决问题,这些人仍然应该非常谨慎,哪怕他们注射了疫苗以后也不能够掉以轻心。

  问:今天您和福奇教授在“全球合作、团结一致是重要的”等达成共识,此刻,您特别想跟媒体分享的感受是什么?

  钟院士:真正的科学家和学者与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有几条共识:一是对传染病本身,以前认为传染病很快过去了,要主要应对慢性病,这个是不对的。这次疫情对全球造成的损失超过任何一个慢性病。所以每一个传染病都要非常重视,各个国家、各个政府都要非常重视,这是一个很强的共识。要做出一个决策,必须要基于科学、基于实际的证据,而不是基于政治。所以我想对人民、对老百姓、对科学家,我们的感受是一致的。如有把疫情防控人为政治化,会造成很多隔阂、造成很多误解,我想通过越来越多的交流,互相的看法和隔阂会越来越少。

  问:疫情防控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您对您的母校爱丁堡大学所在的英国,以及福奇教授所在的美国等欧美,包括非洲,疫情防控依然严峻的各国,您有什么建议?

  钟院士:我是43年前去了苏格兰的,实际上是一个访问学者,那时候改革开放,我是教育部第一批派出去的。所以当时在苏格兰,苏格兰对我们还是很友好的,对中国了解得很少。此次疫情,苏格兰比英格兰好很多,但从深层次地看,实际上在英国、在欧洲、在美国,都是比较提倡而且希望能够保持距离、戴口罩,但是很多老百姓认为干预了他们的自由,这是一个很深层次的问题,国外讲“我要我的自由”,中国人说“个人的自由要服从于集体的自由”,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看重的不是个人自由,而是看重大家都有自由,这是我很深的体会。

  我们的看法是:人的生命是最高的人权,但是他们的看法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在我们看来,如果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但伤害了自己的健康,而且你可能影响甚至侵害别人的健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钟南山新冠肺炎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