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本溪日报光影中的艺术人生——记“第十一届澳门国际电影节金莲花最佳摄影”得主王宏量

本溪日报光影中的艺术人生——记“第十一届澳门国际电影节金莲花最佳摄影”得主王宏量
2020年04月25日 00:02 新浪网 作者 本溪日报

  澳门国际电影节创办于2009年,由澳门电影电视传媒协会主办,举办时间为每年的12月。“金莲花奖”是澳门国际电影节的常设奖项,以澳门地区的区花“莲花”而命名,旨在鼓励电影、电视、动漫产业多元化发展,培育电影、电视、动漫产业从业新人,它与香港电影金像奖、台湾电影金马奖齐名。

   在这样一届知名度和含金量都令人瞩目的电影盛会中,国家一级摄影师、摄像师,现为北京开放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王宏量获得了该电影节金莲花最佳摄影奖,而更令人骄傲的是——他是我们本溪人。

  周恩来指导下的营救行动改编成电影

  王宏量获奖的这部片子名为《香港大营救》,由潇湘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联合出品,该片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讲述1941年底,在周恩来领导下,为了营救流亡香港,被日军通缉的文化名人,中共地下党员与日军斗智斗勇,历经重重险阻,最终成功完成任务的故事。

   据王宏量介绍,当时制片方上午找到他,给他一部分剧本先看,准备下午跟他见面再具体聊。王宏量很快就在脑子中形成创作思路,在下午与制片方的交流中,作为摄影指导,他对该片的影像视觉设计提出了大光比、低调大反差,在消色基础上突出暖色的拍摄理念,以此来表现片中的沧桑感和年代感。另外,在拍摄手法上采用运动拍摄,就是全程“手持扛拍”,一切都在运动中、不确定性当中展开影像叙事,这样的拍摄手法虽从技术层面上来讲,不好聚焦,增加了拍摄难度,但却能很好地表现影片的主题,增强可视性。

   在介绍完自己的创作思路后,制片方非常认同,经过一个月的筹备,影片于上海开机,后又辗转多地,在最后一场戏中,由于连雨天导致他们的拍摄一直拍拍停停,但不管怎样,剧组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迎来片子杀青。

   2019年12月初,王宏量突然接到一个朋友电话,告知他获得“第11届澳门国际电影节金莲花最佳摄影”奖了。王宏量颇感意外,因为拍摄完这部片子后,他就投入到别的影视创作中去了。意外之余,王宏量也心怀感恩之心,毕竟这是对自己电影摄影成就的肯定。后来,他亲赴澳门领取该奖,并担任了颁奖嘉宾。

  在向往自由中奔向更广阔的天地

  “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最后一年,自幼多梦。偶然的机会拿起相机,开始尝试‘带着框框看人’。八年的记者生涯,愈发不能满足于这‘睁只眼、闭只眼’的方寸之间。1998年怀揣着电影梦来到北京电影学院深造,毕业前夕,作为北京电影学院首次学生个展,为自己留下了一份答卷。”这是王宏量最初为自己写下的艺术简历。

   当“梦想照进现实”,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王宏量不再满足于只做摄影师,于2006年导演了第一部电影作品。王宏量说,摄影是技术和艺术的综合,要求你业务必须精,而导演则更需要具备全局观,电影作品就像一道菜,导演不需要亲自去炒菜,亲自去加什么调料,但要懂得根据不同的食客制定不同的菜谱,在满足不同口欲的同时还要让食客们吃得健康、品出“滋味”!所以,导演是杂家,需要视野、需要品鉴、需要知识面,需要运筹帷幄,这正是王宏量所努力的方向。

   在自己的导演生涯里,王宏量先后拍摄了电影《那年我八岁》《拒绝采访》《大盘鸡》,电影《一代大儒孙怡让》获浙江省第五届电影“凤凰奖”优秀故事片奖。他还导演了纪录片《时尚之旅》(2004年中法文化年)、《亲近圣火》(奥运火炬传递北京)、《邮驿》(中国邮政起源),和一系列的MV作品。

   在导演领域做得风生水起,在摄影方面王宏量同样做出了骄人的成绩,可谓齐头并进。他担任摄影指导的电影作品《女生日记》(2004年,35mm胶片),获第二十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评委会特别奖;电影《近距离追杀》入围第十七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传媒大奖;电影《香港大营救》(2018年)入围第26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电视连续剧《大秦帝国》获第27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电视剧奖最佳摄影。

   多年的艺术实践之后,王宏量积淀了更多的理论观点,如今,他在北京开放大学影视艺术学院任客座教授,讲授《影视创作》《影片分析》《照明技巧》《摄影造型基础》等课程。

  在光影中思辨人生的要义

  王宏量思维敏捷,记忆力强,逻辑思维缜密,这些都体现在他的侃侃而谈之中。他说,摄影并不是他真正喜欢的艺术门类,他更喜欢音乐和绘画,但艺术都是相通的,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电影的原因,因为电影是一门可以容纳文学、绘画、音乐、舞蹈、雕塑、戏剧、建筑等多种艺术的现代科技与艺术的综合体。

   王宏量曾经建议他的一位朋友,应该早早地给孩子买一架照相机,练就孩子的观察力。通过观察,你才能逐渐地去看清事物的本质,看得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谓“看得清楚,想得明白”。

   摄影就是光影的艺术,王宏量对光影的认识自有他深刻的理解。他说,光是地球生命的来源之一,光是人类生活的依据,光是人类认识外部世界的工具,光是信息传播的媒介和载体。影,伴随着光的存在而无处不在,就像生与死、正与反、水与火,对立统一。光与影的交织,通过我们双眼映射出的多姿多彩的大千世界,依托画内空间的形式,外延出画外空间的内涵。

   无论是干摄影还是做导演,王宏量都从其艺术形式中不断提高对世界,对人生,对自然的认知。他认为,电影的主旨无外乎就是说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通过空间与时间以及电影所独具的特殊表现手段——蒙太奇来塑造银幕形象。作家用语言来写故事、写人、写人的灵魂。导演则是把文字变成影像的同时,通过视觉和听觉重新认知在时间流中,人所处的位置空间。

   有了这些思想的积淀,王宏量性格慢慢变得沉稳,思想也愈加深邃。他说,自己也曾年少轻狂,20多岁的时候留着披肩长发,一脸的放荡不羁,觉得世上没有什么他干不成的事。经过岁月的洗礼、生活的磨练,他愈发谦逊、内敛。不过,他的这种“谦逊内敛”只体现在平时他和朋友同事的交往中,言语温和、彬彬有礼,但只要一进到片场,他就“入戏”特别快,一脸严肃,心无二致,带动所有演职人员认真拍戏。

  故乡永远是我深深的爱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诗人艾青脍炙人口的诗句,也是王宏量对故乡爱恋的心灵写照。

   王宏量每年春节都要回本溪陪父母过年,他的父母今年都八十多岁了,身体不错。今年由于特殊情况,王宏量陪在父母身边的时间更多了,这让他很欣慰。他说,自己对家乡的感情特别深,在本溪生活了三十年,家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他都感到格外亲切。每次他从北京开车回来,过了山海关,到辽中地界,慢慢有了丘陵和山峦,让他觉得离家更近了,心里也充盈着一种温暖和感动。他说,只有离开家乡才能感受到对家乡有多爱!

  谈到今后会否以家乡背景和题材拍些影视作品,王宏量说他早有想法,本溪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比如作为钢铁基地的老工业区,东北抗联,日伪时期的老本溪湖,再久远一点的庙后山文化都是很好的题材。另外,他还准备今年年底在本溪拍一部制作成本小的电影,但是拍摄周期长,得10年以上,是个系统工程,贵在坚持,靠创意,靠想法。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出了“境界说”,乃有境界则自成高格。那么,对于创作原则和评判标准来说,它的核心也是境界,这也是王宏量在艺术人生中的追求。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国际电影节邮驿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