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字时代,我们该如何避免记忆退化?

在数字时代,我们该如何避免记忆退化?
2019年09月18日 11:00 新浪网 作者 造科技

亚历克斯·马伦(Alex Mullen)拥有一项高超的本领:在短短16秒内准确记住一副扑克牌的排列顺序。这位26岁的医学生原本是想利用记忆方法来攻读大学学位,但他很快成为个中好手,不久便参加比赛,最终在2015年荣膺国际记忆协会世界冠军。在记忆锦标赛上,“记忆运动员”比拼谁能记得最多最快,比赛项目包括扑克牌顺序、人名、头像和历史事件日期。

“第一次赢得世界记忆锦标赛的时候,我感觉像做梦一样。我训练非常刻苦,但从未想过会赢,”马伦说,“在第十轮比赛和决赛上,我以一秒之差险胜,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再接再厉夺得2017年锦标赛冠军,现排名世界第一,是多项记忆纪录的保持者。

如今,数字化数据库的信息留存能力远超人类,正日益代替人类的记忆力。这种情况下,像马伦这样的人使我们不禁想问:如果我们不再需要记住事件、数字和日期,我们是否会失去记住信息的能力?

我们知道,大脑是可塑的,海马体(大脑的一部分)在记忆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200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伦敦出租车司机的海马体比普通人的更大,可能是因为他们必须学习和记住“知识”——到达目的地的最快路线。

密德萨斯大学心理学高级讲师艾玛·沃德(Emma Ward)指出,互联网作为人类生活必要组成部分的时间还不够长,科学家无法完全明白其对人类大脑的长期影响。她说:“有证据显示,记忆力训练大有好处,关键是不断练习。这样一来,神经通路会得到强化。”

“有人可能认为,我们越是依赖记忆辅助工具和技术,我们的记忆过程就会越低效。科学家将研究那些从小伴随这类工具和技术长大的孩子,看看对人类的记忆和认知有何影响。”

在数字时代,我们该如何避免记忆退化?

神经科学家迪恩·伯内特(Dean Burnett)认为,记忆力需要锻炼。“这是一个生物功能,不经常使用它的人比经常使用它的人记性更差,”他说,“记忆实质上是神经元之间的连接。人们普遍认为,想要保存这些连接,就必须经常‘激活’。回忆就等于激活。”但对于我们将记忆外包导致我们“失去”记忆的说法,他并不认同。“记忆没有消失或者退化,只不过是大脑难以找到那些很少使用的记忆。”

沃德认为,技术可能以更加微妙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记忆。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给受试者看了一张他们小时候乘坐热气球的假照片,然后让他们“回忆”这段并不存在的经历。“记忆不是文件柜,”她说,“我们的大脑会改写我们经历的很多事,好让我们可以理解周围的世界。我们的记忆往往体现或者扭曲了现实。被网上大量信息和照片狂轰滥炸,这可能导致所谓的虚假记忆。”

例如,全程用智能手机记录你的假期虽然方便,但实验表明,如果你这么做,你就不会留意周围的环境。如果你分心了,大脑的神经通路就不会得到锻炼,记忆就不会得到强化,很容易失真。

但我们对技术的依赖也不全是坏事。其他研究显示,技术有助于改善短期记忆和解决问题。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精神病学和生物行为学教授加里·斯莫尔(Gary Small)比较了“互联网新手”和“互联网老手”的大脑,发现新手花费一周时间上网搜索信息后,其大脑的神经活动增加。“我们发现神经活动显著增加,尤其是在额叶——控制工作记忆的大脑区域。”

他认为,这项研究表明,人们能提升认知效率。他把记忆力比作肌肉。“这类似于在健身房锻炼身体。起初,你要费很大的劲儿才能举起杠铃,但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后,你能更加轻松地举起更重的杠铃。”

记忆选手说,任何人都可以学习他们的方法。马伦说,在他打破世界纪录之前,他的记性只能算稀松平常。但在他读了讲述乔舒亚·福尔如何成为美国记忆冠军的《与爱因斯坦月球漫步》一书之后,情况开始改变。“你需要做大量练习,”马伦说,“这仅仅取决于你愿意付出多少精力。”

记忆选手最常使用的方法是“轨迹法”,也就是电视剧《神探夏洛克》里的“记忆宫殿”。例如,在记忆一份清单(例如待办事项清单)时,你将清单上的每一项与一幅场景联系起来。这些场景可以非常荒诞,随你喜欢。然后,你把场景放入“宫殿”的一个个房间,宫殿通常是你的家或者你熟悉的其他建筑。在回忆这份清单时,你想象自己从一个房间走到下一个房间。

在数字时代,我们该如何避免记忆退化?

记忆冠军凯蒂·柯莫德:“尽管在比赛中能把所有人名都记得清清楚楚,但在现实生活中,我确实会搞忘。”

凯蒂·柯莫德(Katie Kermode)握有两项世界纪录:5分钟内记住105个人名和头像;15分钟内记住318个随机单词。“我的旅程是走访我的家和我住过的其他房子,”她说,“我在每个房间里放两个单词,通过一幅场景将那两个单词联系起来。然后,我在脑海中沿着不同的路线行走,回想我看见的单词。”

神经科学家鲍里斯·康拉德(Boris Nikolai Konrad)也是一名创纪录的记忆选手。他说,他有六七十个记忆宫殿。“一个在伦敦泰晤士河,一个在白金汉宫,一个是我以前一名学生的家,”他说。在记忆长串数字时,他使用了不同的方法:通过“人-动作-物体”记忆方法,为每两个数字创建一幅场景。例如,数字19可以想象成一只长颈鹿(“人”)吃(“动作”)一颗大树(“物体”)上的叶子。一幅接一幅的场景构成了一个故事或者一段旅程,这有助于记起长长的整串数字。

马伦使用了类似的方法,只不过每幅场景代表三个数字。他让我说六个随机数字。我说的是876518。“我觉得876就像一颗棕榈树,在海滩上常见的那种棕榈树,”马伦说,“518就像奶油夹心蛋糕。那颗棕榈树的树干全是由奶油夹心蛋糕做成的,树干上垂挂着椰子,奶油溢了出来。”

在数字时代,我们该如何避免记忆退化?

严佳·温特索尔:“人们把这视为耍宝逗趣的小把戏。”

严佳·温特索尔(Yanjaa Wintersoul)是蒙古裔瑞典籍记忆选手,她从事于一项观众体验算不上好的运动,有点像学校考试,人人都坐在桌前盯着面前的纸。和马伦一样,严佳也是在读了《与爱因斯坦月球漫步》之后被记忆比赛所吸引。她认为,记忆方法在其他方面也能发挥作用。“起初会觉得繁琐复杂,但最后会变成下意识行为,可能比你做其他任何事情都更快,”她说,“人们把这视为耍宝逗趣的小把戏,但其实对心理健康和注意力非常有用。”

她有亲身体会。“就我而言,敌人是抑郁和焦虑。在记忆力训练期间,你用所有的时间来想高兴的事情,前提是你选对了场景。”

只要方法得当,就连柯莫德五岁的女儿也能记住购物清单。柯莫德说:“如果单子上的第一件物品是面包,我会让她想象面包在她的头上,下一件物品在她的眼睛上,再下一件物品在她的鼻子上,以此类推。我们到达商店后,她能告诉我要买些什么东西。”

这肯定会使去超市变得更加有趣。但记忆冠军的方法能否起到更加深刻的作用?记忆力训练能不能让我们所有人受益?伯内特持否定态度。他说:“记忆力训练无法帮助你理解事物,只能帮助你记住事物。如果你每天都做填字游戏,那么你将会非常善于做填字游戏。这并不意味着你变聪明了,只是意味着你的大脑善于做填字游戏,因为它拥有了这方面的专长。”

神经科学家苏珊·格林菲尔德(Susan Greenfield)认为,应该教孩子们将点连成线,而不只是把点记住。她说:“什么更重要?是记住一场战争的日期,还是理解这场战争的意义?我们不能把快速记忆技巧与理解混为一谈。如果你理解了,你就不必花力气去理解了,它就在那里。”

就连记忆冠军都承认,他们得来不易的记忆力有其局限性。马伦和柯莫德说,如果不勤加练习,他们的记忆力会逐渐退化。而且,即便是他们也经常会有记性不好的时候。“尽管在比赛中能把所有人名都记得清清楚楚,但在现实生活中,我确实会搞忘,”柯莫德说,“有一天,我不仅忘记了我认识的一个人的名字,甚至拿不准他是不是我印象中的那个人。”

但有一个好处是毋庸置疑的。“记忆力训练帮助我更快地记住我把钥匙放哪里了,”严佳说。

来源 | The Guardian

在数字时代,我们该如何避免记忆退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造科技

造科技

发现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