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2019年11月26日 11:54 新浪网 作者 天生这么红

  如果不是因为胡歌主演,刁亦男执导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很可能依然被当成小众的文艺片,不会被如此多的非文艺片爱好者关注。

  有幸在金鸡百花电影节期间观看了《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国内首映,导演的个人风格依旧很强烈。不能简单定义为艺术片,可一定会有人看不懂。

  但看懂的人会觉得真好。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这是一部几乎全程在黑夜里拍摄而成的戏,导演却拍出了一个反自然规律的黑夜。

  基调是黑的,但多次出现的霓虹灯是色彩斑斓的,舞鞋是亮的,就连周泽农杀人的那把沾上血渍的雨伞,都像是黑夜里开出的一朵红艳的玫瑰花。

  还有枪声、雨声、摩托车声、广场舞声、爆米花声……不断充斥在耳边。

  带来的感官刺激,就像一杯度数极高后劲极大的烈酒,看完之后,耳边还能听到嗡嗡的声响,眼前依旧是各种色彩。

  强烈的视听效果和视觉画面与原来应该寂静的黑夜形成了一种极致的矛盾,这大概就是这部暴力美学类型片的呈现方式吧。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暴力”一词往往与粗俗、肮脏、丑陋相关联,想要把暴力升级成美的导演,下了很多功夫。

  他挑选了王家卫的御用灯光师黄志明,摄影师则是拍过《白日焰火》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的董劲松,他还凭此片获得了国际电影节摄影机大奖。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就连男女主角,他都要选帅气男神胡歌和气质美女桂纶镁。

  可是他又要求演员在外形上贴近于武汉的城中村小人物打扮,为此胡歌晒黑了皮肤,留了胡须,头发乱糟糟的,裤腰扎得高高的,两只裤管悬空,远看分明是个不起眼的民工,丢到人群里都很难被发现。

  然而导演给了他很多面部的大特写。近看,那张黝黑却仍然帅气的脸,眼睛特别明亮,像黑夜的一道光,藏不住。

  看过一个刁亦男在戛纳的采访,记者问他为什么给胡歌那么多大特写,刁亦男答:因为那张脸的轮廓有线条感,又有表现力。

  他说胡歌的脸能让他联想到一头夜间的动物,尤其他的目光和眼神。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小时候看《动物世界》,老虎在族群争斗中受伤以后,往往会寻找一片草地躲起来舔舐自己的伤口,如果能复原,就继续出去打斗,如果受伤极重,就静静地死去。

  胡歌扮演的周泽农,就像一只受伤后躲在黑夜里独自舔着伤口、最终死去的老虎。

  作为亡命之徒的周泽农,最初计划是活着被老婆举报,让老婆获得赏金,这是一个讲究江湖道义和情义的男人的责任感。但事与愿违,逃窜的时间越长,这种责任感就越被瓦解得不堪一击。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胡歌说,逃亡路上的周泽农把刘爱爱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但事实上,周泽农一直在孤独地逃亡,那些人陷害他、背叛他、通缉他,他连死都死得孤独又凄凉。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很多“从小看胡歌的剧长大”的观众,都喜欢调侃胡歌在戏里的“悲剧命运”,因为他演的大部分角色,似乎都是那么孤单:《仙剑》中的李逍遥,身边所有人都死了,留下他独自抱着孩子;《琅琊榜》中的梅长苏,又留下所有人,熬尽心力而去。连戏外的他,都日常被调侃“仙剑留守儿童”,不由让人觉得,不是胡歌在演“孤独”,而是“孤独”原本就是他的气质。

  电影中的他,跟以往电视剧中的他一样,让人有种为他生怜的本领,即使是一个逃犯,都让人三观不正地希望他可以不要死。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在大屏幕上,那种孤独感还又升级了。

  有两处细节,令我感觉他的演技已达到让人产生生理反应的地步。

  一个是他独自躲在破屋子里绑绷带。镜头中,绷带一头固定在矮桌的抽屉把手上,另一头他拿在手里去缠绕伤口。胡歌的个子很高,所以他一边转圈一边慢慢地艰难地把两条大长腿弯曲蹲下,看着让人不由自主要替他发出“嘶~嘶~”的疼痛声。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还有一个是他吃面的镜头。周泽农太饿了,可是吃着吃着却察觉到了埋伏,看到胡歌一大口面堵在嘴里,想吃又吃不进去,让人有一种面堵在嗓子眼里不上不下的难受感,难受到眼泪都要被逼出来。

  这种共情感,就是演技。

  虽然胡歌总说他是电影圈新人,这也是他真正意义上担纲主演的第一部电影,但他已经呈现了一个在演技天赋基础上积累了许久演艺经验的演员的最好状态。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总有人说电视剧和电影有壁,演惯了电视剧的胡歌不适合大银幕。但看了《南方车站的聚会》,看了大荧幕上的胡歌,你就会抱怨说为什么把这张“电影脸”困在电视机里那么久!

  其实,好演员从来就是不分荧幕大小的。

  作为国内最负盛名的表演指导之一,张颂文说,看完电影就知道,为了保持住周泽农身上的气质,胡歌在拍摄期间肯定不敢出去接活动。

  其实是有一次的,也只有那一次,他请假两天去参加活动,当时所有人都认不出他了,照片里的胡歌皮肤黝黑,特别是眼睛,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花絮里,胡歌和导演说要去参加活动,然后工作人员借来的衣服怎么穿都不像他,导演说:那就对了!

  是的,也许当时不知道那是谁,但此刻我知道了,那就是周泽农啊!

  为了这个角色,到底要下多少苦功夫呢?

  作为上海人,要挑战武汉话;要练出肌肉线条,但又要保持憔悴的面部状态。

  那段时间他连续熬夜,不吃不喝,就为了保持住周泽农逃亡时的疲惫感,同时又要进行体能训练,练习打斗。

  刁亦男说胡歌很好地完成了他想要的人物形象,那背后,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的努力与毅力。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回想戏外的胡歌,在演员这条路上,似乎也都是在孤独地行走,无论其他人在追逐什么,他始终有自己的节奏和计划。

  首映之后,他得到了许多业内的赞许。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曹保平导演夸他表演中的“不动声色和冷静”,张译说他像黑泽明导演的御用男演员三船敏郎,卢燕奶奶则说他演得太好,好到完全不同于他自己。

  

致《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胡歌:那只在黑夜里独自舔舐伤口的老虎

  其实选择这样一部注定小众的电影作为自己的大银幕首秀,我猜胡歌最想要的,本来也就是这些。作为演员,他的努力,时常让人觉得他对自己苛责到近乎自虐,但愿这些评价能成为转化成自信与动力,让他更加坦然地享受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角色的喜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