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梁思成为古建保护做了哪些事儿?

梁思成为古建保护做了哪些事儿?
2021年03月02日 09:59 新浪网 作者 团结报团结网

  

  

  

  梁思成是中国20世纪建筑界的一代宗师,无论在理论与思想乃至实践上的影响都蜚声海内外,他是中国建筑教育的开拓者之一,他用西方现代科学方法从事中国传统建筑研究,开创中国20世纪建筑研究的方向。费正清曾概括梁思成与林徽因,“在我历来结识的人士中,他们是最具有深厚的双重文化修养的。”

  挚爱北京 保护古城

  梁思成对北京的挚爱缘自他对北京建筑遗产的珍视与理解。1948年至1951年,梁思成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从城市规划设计总体阐述北京城的伟大价值,于1950年与城市规划学家陈占祥共同编撰《关于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区位置的建议》,提出首都行政中心与旧城分开发展的方案即“梁陈方案”,前瞻性地发现了古城保护和新城发展间的矛盾,他主张增进北京各区域就业与居住的功能混合,而非相互分离,实现城市的平衡发展。

  其特点主要包括:(1)提出独具魅力的旧城中心改造设想;(2)建立从什刹海经北长河到颐和园的水上游览线;(3)提出“古今兼顾、新旧两利”的改造天安门前广场的计划;(4)建议将北京城墙改造成世界上最特殊的独一无二的全长达39.75公里的环城立体公园等等。梁思成这些闪光的思想,不仅今日仍令人震撼,更体现文化思想境界下的前瞻性。

  梁思成指导并开创了北京近现代建筑的研究。1956年,在梁思成的主持下,清华大学建筑系与中科院土木建筑研究所合作,成立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室,梁思成任主任,研究1840年至1949年间北京近百年建筑。1958年春,在近一年时间内对北京近代兴建的各种类型建筑物做了调研,拍摄了数千幅照片,测绘了若干图纸。作为历史资料,让世人了解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北京历史面目;作为历史档案,为北京城市规划和历史建筑遗产保护工作提供依据与借鉴;作为学术资料,为深入研究北京和中国近代建筑史提供了基本史料。

  梁思成手绘

  普及公众建筑文化

  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梁思成一方面为保护和抢救北京旧城而奔走呼号,另一方面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撰写赞美关于中国传统与现代建筑的著述。

  梁思成手绘

  晚年梁思成还以启蒙公众的心态与责任在《人民日报》上开辟“拙匠随笔”专栏,用建筑文化传播建筑艺术、传统与现代、美观实用经济诸问题的业界公众“话语”。

  对于中国建筑文化的公众普及,早在1932年梁思成就在祝贺东北大学建筑系第一班毕业生的信中说“非得社会对建筑和建筑师有了认识,建筑不会得到最高的发达……如社会破除对建筑的误解,然后才能有真正的建设,然后才能发挥你们的创造力。”

  杰出的建筑师

  梁思成之所以被称为20世纪最著名的建筑大师之一,不仅在于他很早便提出中国建筑设计要“自信”的“中而新”理念,还在于他始终从理论与实践结合上。如1935年至1936年,梁思成担任南京国立中央博物院的设计顾问,即采用唐辽盛世的建筑语汇,以西方建筑美学标准予以提炼,体现出在“新文化运动”的背景下,中国建筑风格设计母题的呈现方式。

  梁思成手绘

  1951年6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没有正确的设计不可能施工”,梁思成于同年8月28日致函周总理,提出了关于基本建设的两点建议,他认为:一切建设计划须同时兼顾到适用、坚固、经济、美观四个方面。

  1959年5月18日至6月4日,原建设部与中国建筑学会在上海联合召开“住宅建筑标准及建筑艺术问题座谈会”,梁思成于6月2日做了“从适用、经济、以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谈到传统与革新”的发言,他从几方面论及建筑艺术问题。主要是:

  第一,1953年政府提出“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的方针。对此梁思成说,建筑方针的提法本身是辩证的,它首先表现在次序上。不适用的建筑物,即使造价很低,也是不经济的。我们要求的是:既适用,又经济;既经济,又适用。在“经济”条件下所得到的“适用”,就是建筑物的内容;“美观”是我们对于由这个内容而形成的形式对我们观感上所引起反应的要求。适用、经济、美观不是等同的,不是可以等量齐观的,不是各占1/3的;在不同情况下,不同条件下,三者的重要性可以转变的。

  第二,梁思成认为建筑方针要注重传统与创新。在20世纪50年代国庆十大工程中,梁思成提出:“假如我们改得比古人好,当然我们就用我们改变过的形式;但若改得不太满意,那么适当地采用一些古人的形式也不是绝对不可以的。”历史证明,大屋顶及我国古建筑的各个部分和各种构件从没停留在一个固定形式上。在汉阙中,在敦煌壁画里,我们看到从西汉以来,唐、宋、元、明、清各个时代的大屋顶和各构件的样式都在改变,每个时代都有所不同。同样,对于传统的认识,不应局限于个别建筑物的形体和细部上,而且应该在平面和空间处理上去寻求那些建立在生活习惯上的东西。

  总之,无论是建筑理论还是设计实践,梁思成始终不渝坚守“中而新”理念观的要义。“中”乃中华民族个性展现的文化基因遗传,“新”乃有序而可持续的现当代发展,无论“中”与“新”都不是孤立的,要有机结合,从而才能持续创造出“和而不同”的建筑文化生命力,这无疑都是梁思成留给人类宝贵的建筑文化遗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建筑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