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脂砚斋特别提醒读者,鹦哥已经改名为“紫鹃”,真相到底是什么?

脂砚斋特别提醒读者,鹦哥已经改名为“紫鹃”,真相到底是什么?
2020年08月19日 07:17 新浪网 作者 阅读悦读之写乎

  

  林黛玉住在潇湘馆,一进门,只见满地竹影参差,苔痕浓淡,好一个清幽雅致的院落。这里本是元妃娘娘进入大观园后,光临的第一处景点,贾宝玉为之题名为“有凤来仪”。后来,被元妃娘娘赐名为“潇湘馆”。

  凤凰是百鸟之王,也是吉祥的象征,林黛玉有幸住进潇湘馆,无疑就是作者曹雪芹心目中的凤凰。潇湘馆里没有凤凰,却养着一只聪明伶俐的鹦鹉。

  《红楼梦》第三十五回,林黛玉一进院门,鹦哥就飞上架去,叫到:“雪雁,快掀帘子,姑娘来了。”黛玉便止住步,以手扣架道:“添了食水不曾?”。那鹦哥便长叹一声,竟大似林黛玉素日吁嗟音韵,接着念道:“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尽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只可爱的鹦鹉可以说是林黛玉朝夕相处的玩伴。你看它不但关心林黛玉的起居,还能模仿林黛玉的语气,背诵林黛玉撰写的诗句,简直具有了察言观色、迎合主人喜好的灵性。

  在拍摄于1962年的越剧电影《红楼梦》中,林黛玉第一次进入荣国府,就有一只鹦鹉叫到:“林姑娘来了!”

  《红楼梦》第三回写到:“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可见,在钟鸣鼎食的贾府里,圈养着许多珍禽,供主子们消遣娱乐。“潇湘馆”里的那只鹦鹉不但会学说话,还会念诗,应该是它们当中的宠物明星了。

  

  一、花言巧语的痴情鹦哥

  第四十八回,贾宝玉说自己把诗社里姐妹们写的诗稿传到了外面去。那些公子哥儿们看了,都真心叹服。他们都在传抄,还拿去刻印去了。探春、黛玉忙问道:“这是真话么?”宝玉笑道:“说谎的是那架上的鹦哥。”黛玉、探春听说,都道:“你真真胡闹!且别说那不成诗,便是成诗,我们的笔墨,也不该传到外头去。”

  贾宝玉把说慌的人形容为“架上的鹦哥”,可见,在他的心目中,鹦鹉巧舌如簧,是爱说谎的代表,爱说谎的人本来就不是一只好鸟。鹦鹉学舌,如同一架留声机,既有趣又神奇,这反而增添了人们对它的戒备心理。

  

  唐代诗人朱庆余写有一首著名的《宫中词》:

  “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

  诗中描写,几个好不容易相聚的宫女们见了面,本打算相互说说知心话,却担心被鹦鹉听见,不敢言语,生害怕被它泄露了彼此的秘密。鹦鹉当然不会是告密者,不过宫女们对鹦鹉的小心翼翼,却更加反衬出她们内心的寂寞、苦闷和压抑。

  鹦鹉总是和美人相伴的。林黛玉在烦闷之时,隔着纱窗逗弄鹦哥作戏,又将平日所喜的诗词也教与它念。曹雪芹精心描绘的黛玉戏鹦鹉的画面意象,构成了一副极其唯美的美人鹦鹉图。在古代,鹦鹉是浪漫的化身,也是传说中的爱情象征。

  清代小说家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就有多篇有关鹦鹉的浪漫传奇故事。

  

  (左为阿宝小姐)

  《阿宝》写读书人孙子楚对漂亮的阿宝小姐一见钟情,陷入了痴情的单恋。之后,他的魂魄竟然变成为一只鹦鹉,陪在美女阿宝身边。《阿英》写书生甘珏路遇美少女阿英,阿英说:令尊跟我有婚姻之约。原来,甘珏的父亲曾经养过一只聪明的鹦鹉,他开玩笑说,要把鹦鹉嫁给小儿子甘珏。

  这只可爱的鹦鹉竟当了真,它历经千辛万苦,把自己修炼成为人形,化身阿英,最终成了甘珏的媳妇。人鸟相恋,美妙神奇。可爱的鹦鹉对爱情忠贞不渝,甚至为了爱情可以奋不顾身,令人感动、敬佩。那些薄情寡义的伪君子们,在这些痴情的鹦鹉面前应该感到羞愧。

  

  贾宝玉为了向林黛玉表忠心,曾经开玩笑说自己愿意化身为一只大乌龟,等黛玉去世,就给她托一辈子的石碑去。如此费尽心思,不惜自损,贾宝玉对林黛玉还真的是情深意重。看见鹦鹉与林黛玉那么亲近,他大概也暗暗心生羡慕,幻想过自己能够化身为鹦鹉,与黛玉长相厮守吧?

  有一种说法讲,“宝玉”是贾宝玉的小名,他的大名应该叫“贾瑛”。因为贾宝玉是神瑛使者的化身。若果真如此,贾宝玉就成了“瑛哥儿”,鹦哥儿?不就是鹦鹉吗?名字是父母取的,无形中让儿子贾宝玉变成为一只鹦鹉,实在不妥,不妥。

  

  二、“鹦哥”与“紫鹃”

  《红楼梦》第三回,林黛玉初进贾府,她只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自己的奶娘王嬷嬷,一个是才十岁的小丫头,名唤雪雁。贾母见雪雁甚小,一团孩气,王嬷嬷又极老,料黛玉皆不遂心,就将自己身边一个二等小丫头名唤鹦哥的给了黛玉。让她来照顾黛玉的起居。到了第八回,黛玉的小丫鬟雪雁送来小手炉,黛玉含笑问她:“谁叫你送来的?难为她费心,哪里就冷死了我!”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行文到此,鹦哥不见了,黛玉身边却突然多出个“紫鹃姐姐”。

  值得注意的是,甲戌本《石头记》在此处有一条批语写到:“鹦哥改名也。”脂砚斋特别提醒读者,鹦哥已经改名为“紫鹃”了,紫鹃就是鹦哥。

  当然,我们也可以认为这是脂砚斋的自作聪明,因为作者曹雪芹在原书中并没有明确说“紫鹃”就是鹦哥。而且在《红楼梦》后四十回中,鹦哥又出现了,说明鹦哥与紫鹃并不是同一个人。

  

  (《黛玉传》里的紫鹃)

  实际上,贾母将自己的二等小丫头鹦哥给了黛玉,并不代表此后她就没有继续安排人事,又把自己的丫头紫鹃给了黛玉。服侍林黛玉的丫头有五六个,大都是贾母、王熙凤先后安排来的。例如,贾宝玉屋里著名的丫头袭人、晴雯,起先都是贾母身边的丫鬟。小丫头鹦哥并非什么重要角色,她只在第三回匆匆出场,现了一回身影。即便曹雪芹后面没有提起鹦哥,也很正常。倒是紫鹃后来居上,成了林黛玉的贴身丫鬟,知心姐妹,她抛头露面的场景自然就更多了。

  应该说,“鹦哥”与“紫鹃”是两种不同的鸟。鹦哥是鹦鹉,紫鹃是杜鹃,鹦鹉不可能突然就变成了杜鹃。鹦鹉、杜鹃代表了两种不同的精神和意象。鹦鹉滑稽聪明,是主人解闷的玩物;而杜鹃性格刚直,是有名的烈鸟,呕心沥血,忠心耿耿。二者都是主人不可或缺的心爱之物,无须相互替代,更不必相互置换。

  

  从《红楼梦》文本看,紫鹃与鸳鸯、袭人等人的地位相当,是“一等大丫头”,是将来可以做妾的后备人选。第二十六回,宝玉去潇湘馆探望林黛玉。紫鹃忙着端茶递水,宝玉笑道:“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这一句话当即就惹怒了林黛玉,她哭骂道:“如今新兴的,外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帐书,也来拿我取笑儿。我成了爷们解闷的。”一面哭着,一面下床来往外就走。

  贾宝玉说的那句话出自戏剧《西厢记》中张生感谢红娘给莺莺小姐传送书信时的唱词,含有调戏红娘之意。此时,贾宝玉套用戏台上张生唱的轻薄话来调侃,明显带有调戏黛玉、紫鹃主仆的意思,极不恰当,而且还有点得意忘形了。

  

  试想,林黛玉如果嫁给了贾宝玉,紫鹃就是陪嫁丫鬟,将来成为姨娘必定在所难免。贾宝玉暴露出得陇望蜀的猴急心情,着实可笑,林妹妹还没有成为自己的妻子,就已经把紫鹃视为侍妾了。难怪林黛玉要勃然大怒。贾宝玉效法张生,鹦鹉学舌,却让自己碰了一鼻子灰。

  贾宝玉在第七十八回写的《芙蓉女儿诔》中云:“芳名未泯,檐前鹦鹉犹呼”。这句话描写的显然是林黛玉死后,贾宝玉再去潇湘馆探望的情景。心上人已经香消玉殒,睹物思人,怎不让人潸然泪下,肝肠寸断!只有檐前那只可爱的鹦鹉还在呼唤着女主人的芳名,低吟着女主人往日教会它的优美诗句。

  

  【作者简介】刘永,现为公务员,爱好文史写作,时有诗文发表于报刊,有《文同评传》等书籍出版。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