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10块钱解决两餐饭,年轻人爱上“剩菜盲盒”

10块钱解决两餐饭,年轻人爱上“剩菜盲盒”
2023年05月23日 19:38 新浪网 作者 盒饭财经

  

  既环保,又省钱,堪称完美消费

  撰文 | 尹磊

  编辑 | 谭宵寒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在望京凯德Mall地下一层的一家餐厅里,每晚9点以后,角落的餐台上会规整地摆上五包封口的袋子,里面的食物原价在100~110元不等,但到了9点以后,它们被统一定价为39.9元,会在一小时内完成售卖,并被起了一个时髦的名字——剩菜盲盒。

  “剩菜盲盒”里的剩菜不是客人吃剩下的残羹冷炙,而是未出过后厨的餐品,或者是烘焙糕点、咖啡、寿司等简餐食物。

  这些食物一般保质期较短,两到三天,甚至是最晚隔日食用。“剩菜盲盒”的概念和近两年比较火的临期食品相似,但前者的保质期更短,只能在餐厅每晚打烊前的短时间段内售卖,而且只能在线上预约下单。

  

  对价格敏感的“剩菜界”年轻人来说,8~10点,是他们抢夺食物的战争时刻。

  在抖音上,你可以看到有人一日三餐都用“剩菜盲盒”解决,盲盒低价、量大、管饱,运气好还能抽中惊喜,7.9元的小笼包套餐、11.9元的墨茉点心局或者原麦山丘、19.9元的寿司大礼包……几乎所有产品都以原价三分之一的价格在店铺临近打烊前售卖。

  据商家解释:“每一袋盲盒装的东西都不一样,如果装的一样,客人会觉得我们糊弄他。”有些家里人多的客人,会一次性购买多个盲盒,商家说如果是重复的盲盒,这类客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盒饭财经观察了几家商铺发现,取餐的基本都是年轻人,用户画像和出入写字楼的打工族们重叠。

  和早期“盲盒”概念的传播链类似,“剩菜盲盒”的传播链条集中于小红书等社交平台,这也决定了谁会成为这类概念的种子用户。

  “剩菜盲盒”平台也是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开启扩张,入驻商家主要集中于各大商圈,以烘焙食品为主、简餐、健康餐为辅,基本都是连锁品牌。

  网络位置和地理区域,都决定了“剩菜盲盒”的用户,并不像“剩菜”这个词本身一样带有隐约的狼狈,它更时髦一点,而且在用户的二次传播下,更具社交属性。

  在B站、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上,“剩菜盲盒”成了不少UP主的新选题概念,用个位数的钱,买三倍以上原价的食物,这吸引了大量好奇的粉丝。

  

  

  最早的“剩菜盲盒”概念起于海外,UP主们用一款名为Too Good TO Go的App下单,以超低价格在各大连锁餐厅扫货,B站UP主“HOLA小测佬”做过的14期海外“剩菜盲盒”系列视频,视频平均观看量达到300多万,评论区里,希望引进这种模式的声音,几乎“炸锅”。

  

  “剩菜盲盒”,既环保,又省钱,堪称完美消费。

  

  环保低碳、盲盒经济、临期食品三个标签的加持下,“剩菜盲盒”似乎是一个具有诱惑力的概念。

  海外留学生和海外华人成了“剩菜盲盒”最早的概念推广者,国内从2021年开始引进同类模式,惜食魔法袋是最早的平台,主要经营阵地在小程序,目前已经进入北京、上海、广州、长沙、成都、武汉、合肥等城市。“剩菜盲盒”同类产品还有上海的趣小袋、袋走PAKE-AGE,成都的米粒盒子等等,不过除了惜食魔法袋,其余平台多数都未走出公司大本营所在的城市。

  这类创业公司几乎没有进行过融资,无太多营销投入费用,于是博主们在社交平台上的打卡和评测成了“剩菜盲盒”的主要营销方式。因一些UP主节目效果需要,一些高价差、高质量的食品被选择性地放置到视频里,这也俘获了不少年轻人的心。

  “北京终于也有‘剩菜盲盒’了。”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卓凡,很早就用过海外版的“剩菜盲盒”,在国内平台商家入驻到他的公司附近后,他第一时间下了单,“整个取餐流程和国外的App差不多,提前预定,晚上用取餐号取餐,都是给包好了的。”

  在购买“剩菜盲盒”的几个月里,这些剩菜被卓凡安排到了自己每天的菜谱里,根据糕点、寿司这些食物的保质期不同,他分成了下单后第二天的早餐和午餐。“我下一单只要10块钱左右,就能解决两顿饭,这些东西不光是便宜,味道其实和商家柜台上卖的没什么差别。”

  

  在“剩菜盲盒”平台的社区里,有人写下1000多字的小作文,讲述自己在失业和阳了之后,在自己最穷的时候,“剩菜盲盒”成了他主要食物来源,“就在我最穷的时刻,惜时意外的跳入视野,大数据就是这么体贴入微,我没说出的穷字,大数据感受到了,并给予了我实际的支撑和帮助”。

  每家门店的“剩菜盲盒”操作方式也并非完全相同,店员会根据当晚门店的销售情况决定盲盒内容,有时还会给来取盲盒的客人提供选餐的机会——店里还剩什么,客人就可以从中选择,当然这属于特殊情况,大多数门店都是按包装好的盲盒销售。有门店店员表示:“前不久有个客人过来取完餐后又下了一餐,他想在第二个盲盒里自由选餐,我说我们店里没有这种规定,结果他就把我们投诉了。”

  无论在盲盒平台的售后反馈还是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的分享内容里,对“剩菜盲盒”的产品和服务环节,“值”和“满意”的反馈基本占主流,目前来看,投诉尚处于低概率情况。当有人开始研究“剩菜盲盒”的商业模式,还被用户劝退——他们担心这种相对小众的盲盒形式,会因为太火而“卷”出大量产品问题来。

  

  “剩菜盲盒”在国内流行之前,抖音博主但凡介绍“剩菜盲盒”,绝大多数的开场白,就是“xx的人为了节约粮食,把剩菜做成了盲盒”,这说明“剩菜盲盒”本身既具备猎奇性,同时天生具备节约属性。

  Too Good To Go在官网上描述,每年有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我们浪费,而这种积少成多的骇人数据,让Too Good To Go未来会在ESG低碳评估中获得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时也让海外的投资机构,对他们青睐有加。

  

  图源:Too Good To Go官网

  对于消费者来说,每一次消费“剩菜盲盒”,都有一个节约环保的理由,这让Too Good To Go在全球积累起1260万用户和25000多家合作伙伴。

  相比于剩菜盲盒模式的鼻祖Too Good To Go,国内的几家平台还属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以惜食魔法袋为例,在北京望京商圈定位后,10公里以内能下单的商家品牌仅10家左右,这还是平台上商家相对密集的区域,在更多的非商圈地区,附近5公里无单可下也是常事。

  而惜食魔法袋已经是国内覆盖地区面积最大的平台了,其他局限于上海、成都的平台,目前更是小而美的形态,所以对于很多用户来说,目前还不是想下单就能下单的。

  另外国内平台尚未有效解决如何“避坑”商家这一问题。在Too Good To Go上,店铺评分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你来进行决策,满分5分的评分系统里,由于积累了足够样本的评分数据,4.5分成为了一个比较标准的避雷分数线。

  而国内平台上目前评分量有限,想要测试某家“剩菜盲盒”的含金量,只能自己作为小白鼠。

  一家商铺店长对盒饭财经表示,“其实平台也没办法对我们放进盲盒的产品质量做评估,当天放哪些东西,放什么质量标准的东西,完全是店铺里某个负责装袋的服务员决定的。”

  换句话说,至少在部分商铺里,每一个“剩菜盲盒”里的惊喜,都是十分纯粹的个人决策,甚至连商铺的店长、品牌的企业主都不在干预范围内。

  另外,据店长反映,“剩菜盲盒”对门店来说也算不上一门好生意,“以前我们是在打烊前做买一送一的活动,或者半价,这种活动其实利润更高,也更能吸引路过的客人。”

  很多做新鲜食品的门店,长期以来已经有了一套自己处理剩菜的方式,先是优惠促销,剩下的分给店员们,或是商场里的邻居商铺。“我们标的所有原价都是实打实的,但真赚不上钱,公司让做,我们就做,这些装盲盒的包装袋都是我自己去批发市场买的,虽然说不赚钱,但它确实是一个很环保的事儿。”

  

  据门店店员介绍,目前店里的盲盒销售量还是比较平稳的状态,没有太高的起伏,每天五袋左右,“最早我装十袋,但发现这样会让打烊前进店的客人没东西可买,后来我们就固定五袋。”

  在海外的Too Good To Go平台上,很多地区的店铺销售“剩菜盲盒”数量,均在五份左右,在美国纽约和洛杉矶的商圈或者富人区,因为有更密集的平台店铺数量,一些抖音UP主在8到11点期间,可以抢到大量高性价比剩菜。而“剩菜盲盒”这个概念在国内仍是一个比较早期的状态,不论在品牌合作方还是用户端,还缺乏基础认知。

  

  和很多模式创新的平台业务一样,“剩菜盲盒”需要规模化效应才能发挥其商业价值,从目前盲盒平台的合作商家看,主要以连锁品牌为主,很少是个体商家。一家门店店员表示,售价为39.9元一袋的盲盒,平台抽佣8元,抽佣比例约商品价的五分之一,以10~40元的盲盒价格来算,这种低价特性,接入大量连锁品牌才能实现最基本的地理覆盖以及营收问题。例如星巴克等餐饮巨头在国外已经与To Good To Go进行合作,但国内平台尚未接入。

  对于“剩菜盲盒”是否能够规模化,甚至风投和本地生活巨头是否会进入,在国内仍存在一些悬而未决的风险,尤其是食品到底能不能盲盒化的不确定性。

  在2022年8月16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盲盒经营活动规范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中,有重要一条,药品、医疗器械、特殊化妆品、有毒有害物品、易燃易爆物品、活体动物、食品等在使用条件、存储运输、检验检疫、监督管理等方面有严格要求的商品,不得以盲盒形式销售。

  食品赫然在列。

  门店店员也告诉盒饭财经,“剩菜盲盒”中食品质量,平台目前暂未进行监管。

  

  在BOSS直聘和企查查等平台查询发现,目前几家“剩菜盲盒”公司基本都是小规模团队作战,惜食魔法袋和米粒盒子的团队人员均在100人以下,甚至只有50人左右。以这样的人员规模,对十几个城市的合作店铺进行食品品质监管,几乎是难以实现的。

  夸张地说,装在盲盒里的剩菜到底质量如何,得看服务人员个人的为人,甚至是他当天的心情如何。

  据“餐饮老板内参”报道,如何利用临期食品,对餐饮人来说是讳莫如深,处于灰色地带,存在一些厂家与经销商或者终端餐企串通配合,将临期过期食材返场,修改保质期的违法行为。

  而在品控监管几乎真空的“剩菜盲盒”中,这套灰色操作的介入,对消费者来说是无从得知的。

  “盲盒是我们一天工作中非常小的一部分,没人会监督我,但我不想有任何一个客人因为我装的盲盒而失望。”一位门店店员展示出他自己精挑细选的精致包装袋,还有每一袋里各不相同的食物,她说,“我提醒每一个客人,这些东西最晚到明天中午,在此之前,我保证他吃了没问题,而且好吃。”

  不是每一个店员对自己的店铺都如此负责,但和我们去所有餐厅用餐一样,任何一家餐厅都没法彻底避嫌后厨的玄机,在外头吃饭,最通透的自省,莫过于知名印度野摊美食博主刘庸的那句名言——干净又卫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