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2023,欢迎王思聪们回到真实世界

2023,欢迎王思聪们回到真实世界
2023年12月30日 18:31 新浪网 作者 盒饭财经

  地产二代的集体成人礼

  地产业正值隆冬,地产商“二代”们却开始集体抛头露面。

  12月8日,杨惠妍表态“家族会砸锅卖铁支持公司”;同一天,融创放出消息,董事长孙宏斌的长子孙喆一接任融创北京区域总裁,与融创老将荆宏搭班;再早些时候,11月底,久未露面的王思聪现身泰安,一身休闲装出席了文旅项目签约仪式。

  地产大亨们集体将二代推向台前的动作,再次引发外界对二代“接班”的无限遐想。

  三人中,最年轻的孙喆一33岁,王思聪36岁,最年长的杨惠妍42岁。普通人在这个年纪多半已能独当一面,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但在父辈建立的千亿,甚至万亿资产商业帝国面前,而立不惑之年的二代,依旧年轻得像个孩子。

  王思聪

  过去一年里,孙宏斌为化债熬白了头,王健林为安抚投资人四处奔走,碧桂园陷入“创始人跑路”舆论旋涡之际,年届古稀的杨国强现身工地,风波才得以平息。

  显然,扭转乾坤非二代们力所能及,危如累卵的烂摊子非老爸不能收拾。相比“接班”,二代们集体从低调转向高调,更像是一种表态。

  如果说之前二代们幻想靠低调置身事外,那么许家印家族的命运,就是打碎美梦的一记重锤。中秋节前一天,许家印身陷囹圄,有报道称,鲜少露面的许家印二儿子许腾鹤在相近时间也被带走。

  覆巢之下无完卵,二代们早已被绑上家族的战车,只能与父辈同进退。

  格力董明珠曾说,一个人如果一辈子都没经受过挫折,就算不上成熟。当承载家族财富的公司或面临债务危机,或陷入对赌迷局,父辈悬崖一搏之际,残酷的成人礼也在向二代们招手。

  走进真实世界的二代们,面对的是一个个名副其实的烂摊子。

  12月8日,碧桂园月度管理会议上,一袭黑衣的杨惠妍面色凝重。除了一如既往喊出“保交付、保经营和保信用”的口号,她还说:“家族肯定会砸锅卖铁支持公司。”

  12日晚间,碧桂园再发公告,执行董事杨惠妍、莫斌、杨子莹及非执行董事陈翀主动降薪至年薪12万元,并取消高管配车。

  这份公告的噱头大于实际,杨惠妍的收入无法用几十万的年薪来衡量,这些措施省下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

  这些表态和措施更多是表达一种姿态:碧桂园没有躺平,也不是下一个恒大。

  从碧桂园危机浮现开始,外界就将它和恒大反复比较,从债务规模到融资环境,从项目规模到重整前景。

  最要命的是高管和创始人行为上的对比,碧桂园服务总裁李长江低位套现,外界立刻联想到恒大夏海钧;杨惠妍捐赠价值64亿港元股份,外界立刻想到许家印的婚变,认为杨惠妍在保全资产,直到碧桂园方面辟谣称捐赠计划始于去年初,并非临时起意,事态才逐渐平息。

  据澎湃新闻报道,杨氏家族在10月向碧桂园提供了3亿美元的无息借款,这笔借款之前,杨氏家族通过借款、增持股票、购买债券、以股代息等方式合计支持公司折合约386亿港元。

  市场承受不起第二个万亿房企倒下,舆论不允许第二个恒大的出现,许家印父子身陷囹圄,杨国强更不想步许家印的后尘。

  有消息称,碧桂园危机官宣前,杨惠妍去北京见了一个人——融创孙宏斌。两人具体谈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外界知道的是,早年间孙宏斌蹲过监狱,融创“暴雷”之际,孙宏斌多次自掏腰包为公司输血。

  为化债掏空腰包、熬白了头的孙宏斌,最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10月底,融创中国公告称,公司境外债务重组正式生效,约900亿元债务风险暂时缓解。

  但这并不意味着融创已经安全上岸,孙宏斌的压力依旧不小。截至今年10月,融创30万套的年度交付目标只完成了三分之二,工程款商票还排着队等待兑付。说到底,债务是刚性的,而资产是软性的,销售跟不上,债务压力仍旧巨大。

  现在看来,王健林反倒是相对幸运的那个。

  王健林

  12月12日,万达对赌剧集终于落幕,太盟投资集团(PAG)成了王健林的救兵,前者与大连万达商管集团共同宣布签署新投资协议,联合其他投资者,在其2021年的投资赎回期满时,经万达商管赎回后对珠海万达商管再投资。

  这次投资将给大连万达商管带来近300亿元增量资金,且不再设对赌条款,悬在万达头上两年的利剑终于被移走。

  王健林也得以从漩涡中暂时脱身,但代价是巨大的,王健林不仅失去了对珠海万达商管的绝对控制权,也将万达电影拱手让人。

  在家族站上悬崖的关口,二代们的表现乏善可陈。

  2022年上半年,万达在全国逆势扩张,陆续拿下了鑫苑、建业旗下多个项目,还拿下了北京SOLANA蓝色港湾以及蓝色港湾五棵松购物中心,万达商管上市正式进入冲刺阶段。就在这个当口,8月,王思聪卸任万达董事。

  卸任董事,保留股权,一般是公司元老“退居二线”的做法,王思聪既非公司元老,也没兴趣深入万达一线,何来“退居二线”之说?

  泰安签约消息发布后,“王思聪接班王健林”传闻甚嚣尘上,万达官方回应称,王思聪“一直忙自己的事情,也基本不参与万达的业务”。低调和听话,或许是万达这次危局中王思聪最大的贡献。

  23岁就被父亲戴上“中国女首富”桂冠的杨惠妍,至今也没能摆脱父亲杨国强的影响。

  今年3月1日,68岁的杨国强辞任碧桂园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以特别顾问的形式继续参与公司经营,继任者毫无悬念是他的二女儿杨惠妍。

  从公司治理的角度讲,这一天之前,杨惠妍是杨国强的“影子”,这一天后,杨国强将成为杨惠妍背后的“影子”。但值得注意的是,职务交接正式生效当天,杨国强仍在工作。

  截至今年上半年,碧桂园有息负债规模2579亿元,1年内须要偿还债务1216.32亿元,而碧桂园手上现金及等价物约1011.15亿元。

  面对这种境况,杨惠妍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拉出家族背书,“砸锅卖铁”全力支持碧桂园保交付,而这些“锅”和“铁”,都是杨国强攒下的。

  在一代地产大佬里,孙宏斌是相对年轻的一位,今年只有60岁,其长子孙喆一在二代里也相对年轻,今年只有33岁。

  从2014年开始,波士顿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孙喆一进入融创轮岗历练,2018年他接手了承载孙宏斌“诗与远方”的融创文化集团,文化集团最重要的底层资产之一,就是当年从王健林手上接下的万达文旅城,孙宏斌将这块全盘交给孙喆一,让儿子“练手”意味明显。

  今年春节档,孙喆一押中了《流浪地球2》,融创文化作为联合出品方名利双收,但文化板块依附于融创集团,这点小钱也远远达不到力挽融创狂澜的地步。年底,孙宏斌将孙喆一安排到融创北京区域,与融创老将荆宏搭班,显然是希望孙喆一在地产领域继续历练。

  二代们此刻难堪大任,有自身羽翼未丰,能力不够掌控父辈商业帝国的因素,但客观来说,锅也不能完全扣在他们头上。

  不论是孙宏斌2017年对万达的“世纪大收购”,还是碧桂园早年的激进扩张,亦或是王健林在H股和A股的反复拉扯,一代对形势的误判,是这些公司陷入危机的一大因素。

  三年前,杨国强认为碧桂园新业务发展蓬勃、未来可期,他说要“做好深耕,一百年一百年地做下去。”而直到今年3月退居二线之前,杨国强还对形势持乐观态度。今年2月的碧桂园年度工作会议上,杨国强称“两个月前我们还在黑暗的隧道里穿行,两个月后的今天,我们看到了隧道口的一些曙光”。紧接着,碧桂园开始重启拿地。

  一代影响力过于强大、深远、持久,是华人家族企业的通病。

  杨国强的举动反映出,直到正式交棒前夕,他在公司内部仍有无人比拟的影响力;从顺驰到融创,孙宏斌一直是集团话事人;而半军事化管理的万达等级更加森严,王健林就是这个堡垒里唯一的“王”。

  一代地产大佬或许曾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在继承者路线选择上他们反复犹豫,既想像万科、联想一样建立现代化企业制度,又羡慕李嘉诚、正大谢家的家族治理,犹疑之下,危机到来,公司的命运仍要由一代们“一肩挑”。

  某种程度上来说,一代的担忧可以理解。

  一方面,企业建立之初就是家族制,转向并不容易,另一方面,交给职业经理人,自己恐怕也并不能高枕无忧。2000 年,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将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但此后20多年,舒尔茨“四进三出”,拯救星巴克的危局。

  将企业交给子女打理显然是更保险的选项,但二代们还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不是父辈的权威,而是挫折的缺位。

  多为80后的二代们,成长在经济高速增长之下的富庶人家,哪里经历过像样的挫折?十几岁就旁听董事会的杨惠妍,在23岁就被父亲捧成“没有故事的女首富”;孙喆一直到今天才进入融创最核心,也最凶险的地产板块;至于王思聪,家族变故前他最大的挫折,可能就是在父亲兜底下的投资失败。

  回顾万达的快速崛起时,王健林曾庆幸自己赶上了最好的时代——早生20年也许过气了,晚生20年也许机会就没了。

  这个命运如今落在了王思聪和其他地产二代的头上,早20年自己太年轻,父辈仍在当打之年,晚20年,当新机会来临时,二代们也暮年将近。而这些家族命悬一线的此刻,创始人已近暮年,继承者则正值壮年,名为挫折的成年礼来得太迟,命运的戏剧性莫过于此。

  周期带来的剧烈阵痛,心比天高的二代们也难以避免,此刻他们能胜任的任务,不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而是与命运和解,坚定站在家族这边。

  这种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二代们该如何自处?曾被王思聪怒怼的汪小菲,或可为镜鉴。

  汪小菲

  论家庭背景,汪小菲难以望地产商二代项背,但汪小菲的挫折来得比他们都早。

  在王思聪还在感谢上帝给他的人生选择了简单模式的2012年,汪小菲已经见识过对赌协议的威力了,从与鼎辉的上市对赌开始,俏江南走上下坡路,张兰汪小菲母子一步步失去了公司控制权。

  没了俏江南的庇荫,汪小菲创业的热情没有停歇,他做过瓶装茶饮料、电商平台,也开过酒店,即便有大S加持,这些项目最成功的也只是差强人意。

  汪小菲曾梦想当一名伟大的企业家,他的每一项生意都绕不开人设,相比企业家,汪小菲更像个网红。

  直到现在,作为企业家的汪小菲也算不上十分成功,挫折依旧如影随形。在麻六记被曝赴港上市的同时,汪小菲名下多了一则748万的执行信息,还有共计一千多万的股权遭到冻结。

  汪小菲想必对“妈宝男”的评价深恶痛绝,他说自己刚回国时“心里总有股执拗,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想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他还曾说“最讨厌听到的就是有人说他们家是开餐馆的”。但2020年,他放下对饭馆的偏见,接过张兰的衣钵,操持起了麻六记。

  汪小菲如今的人生主题是“和解”,和企业家梦想和解,和母亲和解,和隔空对骂过的前妻和解,如果不行,那就先和丈母娘和解。坦然直面命运之后,汪小菲的人生在40岁开始触底反弹。

  对于刚刚在周期里见识到真实世界之残酷的二代们,外界并不苛求他们超越父辈的高度,向命运低头,像汪小菲那样与自己和解并不丢人。

  “我特别得感谢一个人,就是我们敬爱的前董事长张兰女士,也是我母亲。”日前的一次演讲中,汪小菲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河北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