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陈胜起义,叔孙通认为就是盗贼闹事,秦二世听罢:“升职加薪!”

陈胜起义,叔孙通认为就是盗贼闹事,秦二世听罢:“升职加薪!”
2020年08月08日 06:50 新浪网 作者 大熊闻八方

  陈胜吴广起义后,一路攻城夺地,势头强劲,形势对秦朝来说非常不利。消息传到咸阳,秦二世召集众臣开会,探讨时局:“众位爱卿,你们对楚戌卒攻蓟入陈这个事情怎么看?”大臣们都说:“这是造反,陛下赶紧发兵平息叛乱吧。”

  按说,众臣说得没有错,况且有叛乱,应当派兵平息是执政者的基本常识,下一步研究由谁去完成这个任务就好了,这有啥可争议的?没想到秦二世却勃然大怒,气得脸色都变得铁青,大骂朝臣无德无能,朝堂的气氛一度紧张而尴尬。

  当时身为待诏博士的叔孙通一看情形不对,马上站出来解围:“现在君主贤明,天下归心,况且还有完备的法典用来治理国家,是少有的太平盛世,哪里有什么造反?那些戌卒无非就是一些盗窃财物的小毛贼,因为打劫财物不成,才会四处生事,这种事情哪里用得着陛下出兵,郡属衙门出面缉拿,按罪论处就可以了。诸位莫要大惊小怪,这不是什么大事。”

  

  这小马屁拍得秦二世浑身得劲,立刻表扬了叔孙通,并且把他的官职从待诏博士,升为博士,也就是从皇帝的试用参谋,正是提拔为参谋长,这么一来俸禄和相应的待遇自然也跟着长了,还赐给了锦缎。叔孙通这么一句话,换来了升职加薪的结果,旁人自然眼红。

  但这事并没有完,接下来秦二世开启了车轱辘话模式,反反复复问在场的各位大臣同样的问题:“众位爱卿,你们对楚戌卒攻蓟入陈这个事情怎么看?”有了叔孙通的先例,很多人不敢坚持己见了,于是“诸生或言反,或言盗”,也就是说造反的和说是盗贼的都有。

  不过后面这些人的结局都不怎么好,说造反的被秦二世定了罪,交给司法部门法办,理由是“言非所宜”,说了不该说的,更重要的是说了皇帝不爱听的,反正在皇帝面前没有言论自由就对了。说是盗贼的也被统统降了职务,理由是人云亦云,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

  有人说叔孙通这种不讲求实事求是的做法,是谄媚,是见风使舵,应该被鄙视被唾弃才对,如果您要是这么认为,那恐怕看问题还是流于表面化了,叔孙通的做法其实是意味深长的:

  

  一、叔孙通看出秦二世色厉内荏、昏庸无能的本质

  秦二世为何要聚集臣子开会商讨局势,却又听不得实话?说到底,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而还一窍不通的昏君。

  听不得实话,说明他认不清形势,根本不知道国家要如何治理,不配当个皇帝。反反复复问大臣们同一个问题,说明他真实的心态其实非常害怕,只是想通过看到别人屈从自己的淫威,自我安慰而已。把实言者治罪,更是说明他已经刚愎自用,内心虚弱到无法正视自己的困境,只能沉迷于“天选之子”的皇帝之位,可以得到上天的庇佑的假象,来麻痹自己了。

  聪明的叔孙通早已看出秦二世的真实面目,明君或许会对务实的建议、诚恳的劝谏求之不得,但对秦二世这种色厉内荏、昏庸无道的昏君讲忠诚,恐怕会连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叔孙通情商颇高,通达务实,既然大秦朝的气数将近,自己又何必一棵树上吊死,不如对这个昏君敷衍了事,下来再另择明主。

  

  二、即便是“圣人”,也不与“三季人”争短长

  有一个绿衣人请教孔子的学生:“一年有几个季节?”孔子的学生说:“当然是四季。”绿衣人说:“错!是三季。”于是两个人争论起来,最后找到孔子来当裁判。学生以为孔子一定会支持自己,没想到孔子对自己的学生说:“你错了。赶紧向这位朋友道歉吧。”

  学生非常不解,事后有些责怪地问孔子为何不顾真相,反而支持那个人无知的论点。孔子意味深长地说:“你没发现那人是蚂蚱变成的么?他到秋天就死掉了,根本没有见过冬天,想让他知道世上有四个季节是徒劳的,争辩下去除了浪费时间,就只能让自己生气,所以千万不要与“三季人”争辩。”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虽然大有争议,但是表达的道理却是实在的,与“三观”不和的人争辩是徒劳的,如果那个人不仅心胸狭小,还可以掌控你的生死,那么不仅不要执着争辩,简直连有所交集都是多余的,因为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你自己。

  

  那些在朝堂上坚持陈胜是“反叛”的臣子,确实都是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人士,但无奈秦二世是个奇葩。他不仅不懂如何治理国家,还认为天下理所当然就是自己的,甚至觉得连基本的是非标准都由自己说了算,如果你们不同意我说了算,那我就能用手中的权力逼迫你们听我的。因为这样,那些忠正之士才都吃了亏,被白白定了罪,这真是无妄之灾,其实秦二世这种人只配让现实去教训他,跟他“死磕”到底,何必呢?

  恐怕在秦二世眼里,老天爷都是自己的代言人了,这种超乎常理思维方式,压根儿不可能因为下属的忠诚劝谏就有所改变。对这样的君主讲“真理”,是白费劲,不丢脑袋都是幸运的。

  老子曾说:“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叔孙通就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才不与秦二世较真儿,既然身在矮檐下,那就明哲保身。从这点来看,叔孙通的做法是非常明智的。

  三、远离“垃圾人”才是智慧的选择

  像秦二世这种不明事理、昏庸至极的人,在现代社会应该被归为“垃圾人”的行列,按照通识,生活中只有远离“垃圾人”才是智慧而明智的选择。

  

  叔孙通就是这样一个聪明人,你们以为他在朝堂上见风使舵、有意逢迎秦二世,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吗?那可就太小看他的见识了。

  从这件事情上,叔孙通看清了秦二世的无能,也洞悉了秦朝即将覆灭的命运,留在秦二世身边,早晚是个死。所以叔孙通几乎是连夜出逃,投奔了项梁。

  项梁死后,叔孙通发现项羽其实也是个空有大志,没有章法的主儿,于是当机立断,转投了刘邦。这次叔孙通的本事算是派上了用场。

  刘邦称帝后,没有合适的朝堂礼仪,导致每次上朝都跟赶集一样,没有章法。叔孙通带领一批儒生为刘邦制定了让刘邦满意的礼仪规范,刘邦一高兴赏赐了他五百斤黄金,叔孙通非常慷慨地把这五百斤黄金全部分给了帮助他制定礼仪的儒生团队。

  刘邦欣赏叔孙通的才华和人品,调任叔孙通为太子太傅,悉心教导太子刘盈。也正因如此,后来在刘邦有意废黜刘盈太子之位,改立戚夫人之子刘如意的紧要关头,叔孙通与张良等一众旧臣力保刘盈,终于扭转了形势,打消了刘邦废储的想法。

  

  看到这些,可能有人不禁要问,后面这个听命于刘邦的叔孙通,与那个给秦二世当博士的叔孙通,看起来判若两人啊。其实这个现象不难理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因为叔孙通觉得为秦二世卖命不值得,而刘邦才是他理想中的领导。

  叔孙通的理想很明确,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且在战术上知道保存实力,不去选择“鸡蛋碰石头”式的愚忠,比起那些不辨是非,只知道以死尽忠明志的“腐儒”,实在是明智太多。而他一旦选择了既定的方向,明确了奋斗的目标,便不计得失,坚持不懈地全力投入。如此识得事务、懂得大体,难怪就连司马迁也钦佩地尊他为“汉家儒宗”,即便是现代社会,他这样的智慧和处世之道也是值得现代人深思、学习和借鉴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