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周亚夫战功赫赫,为何汉景帝要除掉他?原来是为汉武帝扫清障碍

周亚夫战功赫赫,为何汉景帝要除掉他?原来是为汉武帝扫清障碍
2020年08月08日 07:07 新浪网 作者 大熊闻八方

  汉景帝晚年忌惮周亚夫,一直惦记着找茬把周家的势力彻底打压下去。这天突然有人禀报:“周亚夫的儿子私造铠甲,有意谋反!”汉景帝一听,真是天助我也。立即下令把周亚夫投进了大牢。

  周亚夫真打算谋反?当然没有。那么为何违反国家法制,私造铠甲?原来是周亚夫的儿子,见父亲身体日衰,打算提前准备殉葬用品,古人讲究事死如事生,周亚夫戎马一生,儿子希望他到了另一个世界,也能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才定了铠甲。

  按说这是个误会,讲清楚也就完事了,算不上多大的罪过,谋反更是无从谈起。但是汉景帝已经把事情定了调调,周亚夫就是谋反,不是也得是。就算你活着不打算反,也是准备到了阴曹地府去造反。这是啥逻辑,明摆着不讲理。

  周亚夫一看有理说不清,这明摆着就是皇帝想要自己的老命,越想越生气,最后在狱中绝食吐血而亡,周家彻底垮台。汉景帝除去了心头大患,甚是满意。

  

  周亚夫最后闹成这样的结果,真是让人惋惜。想当年如果不是周亚夫奋力平叛了七国之乱,汉景帝的皇位哪能够坐得安稳?平叛之后,汉景帝对周亚夫也是欣赏有加,还让他做了当朝的宰相,看起来这本该是一个君明臣贤的和谐故事,可为何汉景帝最后非得置周亚夫于死地才肯罢休呢?其中原因令人唏嘘:

  一、周亚夫做了一份不适合他的工作

  七国之乱后,汉景帝把周亚夫升职做了宰相,这在众人眼里都是一件好事,但对周亚夫来说却是噩梦的开始。周亚夫戎马一生,战功卓著,是一位优秀的军事专家,周亚夫做大将军当之无愧,人尽其才。

  但大将军的专业是军事,宰相搞的是政治。做宰相需要有全局观念和治理能力,治理国家,绝不是靠在战场上的杀伐决断、论功行赏就可以做好的。周亚夫率直没城府,爱憎分明做大将军绝对合格,但是用武人的思维方式来处理政治事务,以“认死理”的态度来与领导沟通和相处,不出问题才怪。

  在对待归顺汉朝的匈奴王唯徐卢的问题上,周亚夫在眼界和个性上的缺点就暴露无遗。按景帝的想法,是要将唯徐卢封侯,以便昭示天下,给日后归顺的匈奴将领做个榜样。

  可是周亚夫偏偏要跳出来大力反对,理由是:“唯徐卢的行为属于卖主求荣,要是封侯,岂不是鼓励天下人要不忠不义吗?”这个周亚夫,照他的想法,难道还要将唯徐卢定个反叛罪,杀头或者发配不成吗?

  

  或许周亚夫是替牺牲在抗击匈奴前线的将士不值:浴血奋战,死了那么多士兵,才俘虏了匈奴王,人家一投降便又被封侯拜相,荣华富贵,难道我们殉国的弟兄们,血就白流了不成?

  可汉景帝想的是以唯徐卢为榜样,招抚收降更多的匈奴高层人物,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与周亚夫的立场、想法和境界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汉景帝也不会采纳周亚夫的意见。

  按理说,周亚夫是下级,如实反映情况,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也是应该的,但是决策权在领导手里,建议提过了,领导没采纳,也不必闹情绪,继续做好领导交代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可周亚夫见汉景帝不听自己的劝告,竟然却火冒三丈,堂堂宰相竟然以辞职撂挑子来威胁。

  我相信不仅是汉景帝,换成任何地方、任何时代的领导,碰上这么不着调的副手,也会大为恼火,作为一朝宰辅,说不干就不干,先不说让领导没面子下不来台的事,就算以工作责任心来衡量,也是太不妥当了。别说汉景帝会选择免了老周的宰相职位,就算是现代社会中的小老板,碰上这样的员工,估计解决方式也是开除了事。

  

  所以说,周亚夫的个性还有处事的方式,都不适合做宰相这个对个人情商、视野和沟通能力要求极高的工作岗位,景帝确实把他安排错了地方,周亚夫对自己能力的认识也很不足,恐怕一直都没有意识到当宰相实在不适合自己,这样的错位很有可能给自己招致不必要的灾祸。

  二、周亚夫不善于把握局势,协调人际关系

  周亚夫凭着自己的耿直性子,顶撞的皇家人可真不少。当年在细柳营,也曾以“军中只有将令,而无君命”挑战过汉文帝的底线。不过汉文帝心性仁厚,胸襟宽大,不去计较这些,并且看重周亚夫的才能,从大局出发,根据形势需要重用了他。周亚夫运气好,碰到汉文帝这样心地宽厚又注重实效的好领导。

  但不是每个领导都是汉文帝,汉景帝虽然在皇帝这个工作岗位上,没有出过大纰漏,但是胸怀不如他爹包容,对周亚夫这种一点就爆的脾气,就不怎么喜欢,更关键的是周亚夫还特别倔强,认死理儿,不管朝局的形势如何,领导和同事们的心思怎样,反正自己认定的事情就必须按自己的想法办,搞得作为顶头上司的景帝非常郁闷,所以君臣的合作就不那么和谐。

  

  周亚夫不仅在朝堂与皇帝意见相左,就连太后和皇后也是得罪遍了。当年王皇后(汉武帝的生母)拜托窦太后请求景帝,封自己的娘家哥哥王信为侯,景帝就问大臣们的意见,结果是遭到了周亚夫强烈地反对,并搬出“非刘姓而王天下共击之”的高祖之训来与太后直接抗争。

  其实外戚封侯的弊病景帝不是不了解,但有话可以好好说,事情怎样解决可以慢慢商量,实在是没有必要搞得情绪激动,水火不容。在满朝其他官员相对温和的反应中,周亚夫激烈的言行显得特别扎眼和刺耳,况且用祖训反击太后,也确实太不给面子。

  在周亚夫出奇强烈的反对中,景帝只能将封侯一事作罢,这一下周亚夫彻底得罪了窦太后和王皇后,而窦太后在朝局中,对景帝和臣子的影响非常大,可想而知从那之后,窦太后是不会在皇帝面前说周亚夫的好话的,从那之后,周亚夫不仅让景帝反感,更是让后宫的两位重量级人物记恨。

  要说明哲保身的本事,周亚夫比起他爹周勃可差远了。想当年刘邦几乎将开国功臣诛杀殆尽,但对周勃却始终信任有加,可见周勃处事的隐忍通达,还有对朝中形势的把握、人际关系的协调都十分妥帖到位,非常人可比,可惜他这套本事,他的儿子周亚夫不仅一点没有学到,反而南辕北辙,在我行我素、桀骜不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到了以“罢工”威胁景帝妥协的地步,如此自以为是,不识时务,落到最后的结局,还真有些咎由自取的意味。

  

  三、周亚夫反对册立刘彻为太子,汉景帝决心为儿子扫平障碍

  虽然周亚夫没有继承父亲周勃的长处,但是汉景帝可没有忘了周勃当年的手段。吕雉死后,周勃与陈平二人为了汉室皇帝的血脉中不再有吕氏一族的血统,无情地杀害了汉惠帝刘盈的五个儿子,这才拥立了景帝的父亲汉文帝。

  虽说汉景帝是那次政治斗争的获利者,但如此残酷的事件并未过去很久,如果“有其父必有其子”成立的话,那么身为周勃之子的周亚夫,会不会以其父的手段来对付年纪尚幼的太子刘彻?汉景帝心存疑虑,不能不防。

  汉景帝为何认准了周亚夫对太子刘彻有不轨之心呢?原来最初汉景帝所立的太子为长子刘荣,是栗姬的儿子。但后来由于在宫廷争斗中,景帝对栗姬和刘荣母子有了厌弃之心,准备废掉刘荣,改立刘彻为太子。

  汉景帝的这个想法,很得窦太后支持,却遭到了周亚夫的强烈反对,《史记》中的记录是:

景帝废栗太子,丞相固争之,不得。景帝由此疏之。

  也就是说周亚夫又犯了倔脾气,强烈反对废长立幼,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景帝还是废了刘荣,改立刘彻,只是对待周亚夫的态度,从此改变了。确实,周亚夫在立太子的事情上,表现出的立场,对刘彻实在是太不利了。

  

  后来,景帝又带着已经成为太子的刘彻去巡查部队,周亚夫又把对待汉文帝的那一套拿出来对付新太子了,并且还更为桀骜,如此一来,简直是站到了领导汉景帝的对立面,大家的方向和利益都不一致了,为了自己儿子日后路上少一些阻碍,恐怕汉景帝想不除掉周亚夫都不行了。

  皇位之争,始终是最为凶险的政治斗争,很多聪明的大臣都唯恐避之不及,皇帝立谁为太子,原本与周亚夫没有多大关系,想不通他为何非要把自己掺和进去,结果搞得满盘皆输,死得不明不白。周亚夫的结局虽然让人伤感惋惜,但说他是因为刚愎自用,自取其祸怕是也不为过了。

  不过站在汉武帝刘彻的立场看,汉景帝真是给他帮了大忙,因为照周亚夫当时那个势头,怕是刘彻登基后,周家在军权问题上,不会甘于听从刘彻的调遣,汉景帝气死了周亚夫,铲除了周家在军队的影响力,给刘彻留下了一个可以充分自由发挥的空间,可以按照他自己的设想去布局,去选拔适合自己领导风格的下属。正因如此,大将卫青才会在后来走上历史舞台,也才会有了一个强大的新时代。有汉景帝这样的父亲,汉武帝确实很幸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