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道家思想对宋瓷的影响

道家思想对宋瓷的影响
2019年02月25日 08:46 新浪网 作者 民族时报

  

  • 道家思想对宋瓷的影响

  • 故宫藏钧窑玫瑰紫花盆

  解荣昌

  瓷器发展到宋代已臻完美,宋人郑樵在《通志》提出了“制器尚象”说,他认为人们制器既是为了实用也是为了“有所取象”,即有所寄寓.《易》云:“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而宋瓷则完美地体现了道器合一的中国艺术最高境界,器亦道,道亦是器。

  器型中体现的道家思想

  宋代统治者大力推行和崇奉道教。瓷器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用具,也是传播思想与文化的物质载体。于是,人们把宋代瓷器由造物而产生的造型提高到道的高度来认识。

  有宋一代,道家的无为观念及理学思想成为主流意识形态,讲求治内、治心,引导个体探求内心世界,由此将人的审美情感过滤和提纯到极致。

  修文偃武的国策和不断收缩的疆域,让宋人的心灵变得内向,也使宋文化变得温文尔雅、婉转妩媚、精致细密,其艺术特质也转向了注重意态神韵和典雅平淡。宋瓷正是这一审美思想的完美体现。以梅瓶为例,小口、细颈、肩部圆润,收腹,敛足,体态修长丰满,犹如玉立的美少女,娇艳而不轻佻、娇答而含羞,端庄妩媚,令人神往,是道家返璞归真和“致虚极,守静笃”思想的体现。

  宋瓷体积大多不大,合宜中度,可以用手抚摸,可以环视,可以随时拿起来把玩。宋瓷的可控制、把玩、抚摸、摩弄,在理学意义上,心性道德与生理的相互排斥性彻底消失了,二者合二为一,圆融共通,成为生命力的自身追求。另一方面,宋代由于强敌压境,外力的压迫给人们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故在瓷器制作上表现出器型尺寸尽量向内收缩的趋势。对器型的体积和空间,宋人似乎是追求一种在方寸之内的控制。

  釉色、装饰中体现的道家思想

  道法自然,宋人对道的推崇导致了对自然美的崇尚,并将其作为最高的审美境界。宋瓷追求釉色之美,去除繁缛的纹饰,鄙薄雕琢的伪劣,朴素自然之美成为美的典范,达到了浑然天成,天衣无缝的境界。

  汝窑、官窑、哥窑瓷器的釉色以天青为尚。天青乃天的本色,被宋代人贴上道的标签。“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就是自己本原的状态,天青也即天的本原状态,正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作为形而下者之器,成为道可触可感的载体。

  宋瓷釉色之美还体现在釉的纹理上,对纹理美的欣赏则以冰裂纹最受追捧。裂纹是瓷器烧制成型后,在冷却的过程中,胎体和釉的收缩率不一样造成的釉面裂纹。这本来是制瓷工艺中的一个缺点,但宋人能够化腐朽为神奇,将残缺转化为美。官窑、汝窑器,釉色均以青色为上,温润莹澈,并伴有如蝉翼纹般的细小开片,称蟹爪纹,釉下有随意散落的稀稀朗朗的小气泡,被人称为“聚球攒珠”。开片是哥窑瓷器最突出的特征,这些开片有大有小,颜色深浅有别。根据开片外观效果的不同,有不同的名称,这些开片与瓷器的底色在色泽上形成了对比,其深浅合宜中度,相互映衬,条块分明,贴切自然。这些裂片是在自然力的作用下形成的,这正是道法自然思想在瓷器上的提炼与表现。

  道家思想影响下的宋瓷崇尚天然真实,鄙薄人为的斧凿之痕,追求自然朴素。烂若晚霞的钧瓷最能代表宋瓷崇尚天然真实之美。钧瓷的呈色原理是釉中的金属元素在火的作用下,把自然美、艺术美融为一体,达到浑然天成、天衣无缝的境界。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钧窑花盆,通体是天青色与玫瑰紫、海棠红交织在一起,釉色美如朝霞晚辉,极其绚丽灿烂。钧瓷的釉色形成,正所谓“人欲尽出,天理流行,随处充满,无稍欠缺”,无一点人为因素,完全是道法自然思想的体现。

  完美的宋瓷,不仅其审美境界卓越千古,更有超越物象之外的深邃精神。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