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2019年10月12日 22:11 新浪网 作者 暴娱

姐妹们大家好,要说最近娱乐圈有什么大事,鲍小姐(ID:baoyu_18)觉得偶像男团NINE PERCENT解体一定算得上一件。

在解散之际,有执念的团粉向吉尼斯世界纪录官方微博提出了一条让人哭笑不得的请求,称截止至今年8月13日,NINE PERCENT仅仅合体了55天,请求吉尼斯为这个组合颁发一份“全球最难合体团”的记录。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时间过的很快,通过《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已经走完了一年半的限定时长。

犹记得2018年4月6日,上万粉丝聚集在北京大兴星光影视园外,期待着国内首个“民选”限定男团的诞生。

最终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黄明昊、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王琳凯、尤长靖九人以NINE PERCENT团队形式出道。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有了选秀带来的粉丝基础,他们的号召力自然不容小觑。

当初仅仅两条微博的官博,粉丝暴涨到80万+。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一巡演唱会也场场爆满,规模堪比成熟的团体,让人不得不佩服九个小哥哥的人气流量。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然而之后,这个互联网出道的团体着实让团粉们伤透了心。大家苦苦等待的二巡演唱会,竟然变成了散伙告别场。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相比于当初轰轰烈烈的出道,后来的NPC简直就是草率的“营业”,敷衍的收场。

可以说,他们以成团的方式出道,却走上了单飞的发展道路。

团队不解体,却独自美丽。

当初一起出道的九个少年现在已经有了不同的发展路径,鲍小姐(ID:baoyu_18)结合了他们这一年半的活动,将他们分为以下几类。

1. 专注音乐派&蔡徐坤、王琳凯、尤长靖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成团当夜,有个热门评论是:“这个团几乎全员rapper,还有两个vocal和一个center。“

不得不说,这个网友真是个总结小天才。

至今队长蔡徐坤仍是C位,小鬼也还是那个rapper,尤长靖依旧是vocal担当。

要说做音乐,这三位的态度都是认真的。

这一年半,队长蔡徐坤相继经历了打篮球视频被恶搞、流量造假风波、潘长江微博被蔡徐坤粉丝围、与周杰伦超话打榜等争议事件。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尽管他还没有一部个人领衔主演的影视剧,也没有一档常驻综艺节目,只是发布了近十首个人原创单曲,却在互联网上有绝对的人气,

比如,他曾蝉联64周微博超话第一。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他的新专辑《YOUNG》销量突破600万张,成为QQ音乐平台首张获得史诗唱片等级认证的个人EP,上线1分21秒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蔡徐坤和他的iKun们正在创造这个时代的流量神话。

也可以说,蔡徐坤是偶像工业流水线上一个成功的产品。

反过来,他并不满意这种现状。

他在亲自作词的《蒙着眼》中唱到:“消息来的越来越坏,哪有感同身受的道理。太多脏水泼满身,看着背叛转为动机。”

可以看出,他试图用自己的音乐作品对抗舆论。

当然,除了粉丝,蔡徐坤也曾得到官方认可。

比如权威海外媒体网站Billboard官网给予他的音乐极高的评价,认为他的音乐被贴上了个人特点的标签,独树一帜充满魅力。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蔡徐坤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安静的心去创作。他曾说:“我是歌手,就应该先把音乐作品做好,之后再参加综艺节目,把更多面的自己展现给大家。”

同样专注于音乐的尤长靖和小鬼则在自己的风格领域内持之以恒。

尤长靖是九人中最后一名出道的,但vocal能力确是最强的,他的音乐路线则是更加国民化。

乐评人赵不易曾被尤长靖清澈细腻的嗓音所打动。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目前他已经为不少影视作品演唱了推广曲,如电影《昨日晴空》的同名主题曲、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扶摇》的插曲等。

小鬼王琳凯则已经举办了个人演唱会,个人单曲《别叫我达芬奇》成为抖音热曲,传唱度非常高。

他不断探索自己的潜能,追寻不同的音乐风格。

他可以是《GOOD NIGHT》中“Baby listen 你感受到我卑微呼吸,你累了实际你根本懒得搭理”刚失恋委屈的小孩子;

也可以是《Unicorn》中“默默的守护者你啊,I will find you”中深情的王子。

从晚安情歌唱到梦幻独角兽,20岁的他包办词曲。

在2019年音乐先锋榜的直播中,他斩获4个奖杯,音乐才能获得了行业人士和许多歌迷朋友的一致好评。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2.转型派&陈立农、范丞丞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陈立农和范丞丞的发展路径有点相似。

他们都转型去拍戏,拍的还都是古装剧,这也算是一种特殊的缘分吧。

自《偶像练习生》播出,陈立农就因为甜甜的笑容圈粉无数,而且路人缘很好,最终他以第二名的成绩出道。

今年三月,陈立农与搭档“七月男友”李现开始拍摄双男主古风奇幻电影《春江花月夜》,讲述了男狐白十三和赶考书生结伴踏上一段危险的成长之旅的故事。

虽然题材像《聊斋志异》有点老套,但现女友和浓糖们都在等着为爱豆第一部担纲主演的大荧幕作品打call,不知道上映后能否成为第二个《诛仙Ⅰ》。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同样的三月,由爱奇艺和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出品的电视剧《灵域》开机了。主演为同属乐华娱乐的范丞丞与程潇。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这部由同名热门网络小说改变的IP大剧,虽然男女主角颜值都非常高、粉丝基础也很强大,但是并非科班出身,让不少原著粉为此担忧。

在电视剧杀青时,范丞丞在微博中坦言:“过完这整整4个月,从新手小白到演过了一部作品的演员,感觉人生角色有了很大的转变,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后来慢慢沉浸在这个过程,19岁的生命体验又丰富了很多。”

rap担当的范丞丞成团出道后,个人的音乐作品并没有多少,看来他目前的主攻方向是影视。

原本姐姐范冰冰的光环足以为他照亮前行的路,但范冰冰出事后,范丞丞也随之低调了很多。

3. 综艺代言两不误派&朱正廷、黄明昊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朱正廷与黄明昊同属乐华旗下艺人。以NINE PERCENT成员的身份顺利出道以后,公司为其二人规划了相似的发展路线。

两人的发展重点均为“综艺吸睛+代言吸金”。

在最能体现粉丝忠诚度的商业代言领域,朱正廷和黄明昊也都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朱正廷的代言成绩尤为突出。2018年到今年第一季度,他代言的品牌数量达到29个。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作为“乐华双杰”的另一半黄明昊的商业代言数量也非常可观,是珀莱雅精华、小迷糊、海飞丝、力士沐浴露等大牌的代言人。

二人代言品类涵盖了零食、日化、电子产品等多个领域,可见他们超强的带货能力。

除了代言,二人也活跃于综艺,包括竞技类综艺、文化类综艺、婚恋观察类综艺等。

朱正廷在《我们相爱吧》中综艺感十足非常具有记忆点,作为恋爱观察员的他频爆金句,被网友称为“补刀小王子。”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而小贾参加的综艺达到了14部。在《密室大逃脱》与杨幂、邓伦等人组成“蜜桃六子”组合,帮他提升国民知名度、突破圈层。

作为最小的嘉宾,黄明昊表现出了过人的勇气,最后一期一个人被关在小黑屋中,与“尸”说话还不忘安慰大家要加油。

Emmm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4. 闷声干大事派&林彦俊、王子异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以第五名出道的林彦俊和第七名出道的王子异自成团以来表现似乎并不突出。

不过,新媒体网娱观察的统计,这一年半以来二人的代言收获也颇丰。林彦俊和王子异的时尚感被众多品牌青睐。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众所周知王子异家境优越,“礼貌有教养”、“低调佛系”是粉丝和外界为他添上的标签,当团队接受采访时有回答不出的问题时他也会温柔接过来。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而对于林彦俊来说,在做偶像这条路上他也算“半路出家”。

林彦俊就读于“211”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英语专业,读到一半决定去当偶像。在一个陌生的行业,没有基础做保障,他也无所畏惧。

不得不承认林彦俊和王子异的颜值和性格确实比他们的音乐作品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以上就是9位成员在过去一年多中的发展和成绩。

总的来说,九个人在组合解散之前,似乎就已经走上了单飞的道路。

有团粉曾无奈地说,我粉的好像不是NINE PERCENT, 而是《偶像练习生》的前九强。

2018年作为“偶像元年”,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偶练》无疑是最成功的一个。

《偶练》是模仿韩国选秀节目《PRODUCE 101》,每家经纪公司推送练习生到节目进行选拔,出道后的偶像会与节目组选定的经纪公司定合约,但原本的合约并不会失效。

NINE PERCENT的经纪公司爱豆世纪于2018年3月才正式成立,但该公司的股东包括爱奇艺、亚洲一娱乐有限公司、霍尔果斯染色体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同时,NINE PERCENT诸多工作事宜由曾一手捧红金城武、蔡依林等人的资深经纪人“葛姐”葛福鸿操办。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成员本身则属于乐华娱乐、香蕉娱乐、传奇星娱乐等经纪公司。

因此,NINE PERCENT背后融合了5家经纪公司的资源,但同时也涉及到5家经纪公司的利益,所以很难达到一致。

去年诞生的另一支偶像女团火箭少女,也面临一样的困境。

比如孟美岐和吴宣仪就陷入了合约纠纷中,其实就是该模式没有一个成熟的标准导致的。

由于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特长,发展方向也不太相同,因此看她们合体也是非常困难。

网络上多次曝出11人不和的消息,甚至有人调侃“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一十个女人”、“火箭少女101的团魂是撕逼”。

NINE PERCENT解散,国产偶像团体是伪命题吗?

目前来看,“共享艺人”的模式在国内并未成熟。

虽然《偶练》《创造101》的最终目的,是打造中国偶像男团、女团。

实际上,却是各家公司借助于综艺,为练习生提供一次大曝光的机会。

当然,在未成熟中国市场套用已经被韩国认证过的模式有一定效果。我们也不能否认作为偶像元年间第一个吃螃蟹的偶像团体。

毕竟,Nine Percent对于偶像时代的意义不言而喻。

但看韩国那些足够成功的案例,如防弹少年团、Big Bang、F(x)等,可以总结出来他们成功的规律是:

偶像自身的美丽与音乐作品只是一部分,经纪团队稳定的运营才是长期发展的必备条件。

我们很难预测以这种形式出道的男团、女团是否可以在中国市场笑到最后。

但可以确定的是,直到偶像产业变成熟的那天,可能还会出现不少类似NINE PERCENT以及火箭少女这样让团粉意难平的“偶像产品”。

偶像产业正在不断地扩大,但想要偶像团体的命运不再是昙花一现,就需要静待行业洗牌,恢复秩序。

包子妹妹/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暴娱

暴娱

探讨文娱产业内容,打造高端媒体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