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南懷瑾老師:真正的幸福在哪裡?人活著的意義,有一定要有梦想?

南懷瑾老師:真正的幸福在哪裡?人活著的意義,有一定要有梦想?
2021年09月13日 12:15 新浪网 作者 导归-极乐

  編者按:

  最近,熱映的皮克斯動畫電影《心靈奇旅》你們去看了嗎?豆瓣評分8.9,它被譽為一部以童話角度演繹的“心經”,充滿溫暖氣息的“佛學量子動畫”。

  人活著的意義,就一定是追逐夢想、實現目標嗎?這部電影告訴你,其實只喜歡走路、看天空、吃披薩的人生也不錯,“當你想要生活的那一刻,就點亮了生命的火花(spark)。”

  

  

  主人公喬伊是一名音樂教師,他真正的夢想,是去參加一場舉足輕重的爵士樂演出,成為被世人認可的爵士樂鋼琴家。然而有一天當他實現了夢想之後,卻感到了悵然若失。

  

  他對身旁的樂手說,為了這一天,我等了一輩子,我以為經過這一天,我會有所不同。

  那位樂手對他說:“從前有一條魚,它遊到一條老魚旁邊說,‘我要找到他們稱之為海洋的東西’。‘海洋?’老魚說,‘你現在就在海洋裡啊’。”

  

  後來,喬伊才明白,人生的“火花”,不是頭腦設定的一個又一個目標,而是活著的每個當下,是那些讓你愛上生活的每一個滾燙而鮮活的瞬間。

  曾經,我們兩點一線向著目標奔跑,直到2020年讓全世界都放慢了節奏,倒逼我們去重新體認生活中的種種。

  南懷瑾先生說,“真正的幸福在哪裡?當下即是,就在一念之間。”道不遠人我們一起跟隨南師,去感受日常生活中的“火花”。2021,不再遠求。

  

  

  什麼是幸福?知足常樂就是。人能安于現實就是幸福的,但是人類的心理,不論古今中外、男女老幼,通通是不安于現實的,這是人的通病,所以通通沒有幸福。真正的幸福在哪裡?就在禪宗講的,“當下即是”,就在現在這一刹那。你現在有張椅子坐,手中有本《維摩詰經》,不管它是二是不二,就把心一放,哪管你是講佛經也好,歌星唱歌也好,安于現實馬上就舒服了,這一下就是福,就在一念之間,這就是不二。

  ——《維摩詰的花雨滿天》

  一般人活著的時候,會擔心死的事,其實也不懂死到底是怎麼回事。死的時候,也可能擔心會再生呢,假使再生出來活著,也好麻煩哦!不過常人都是這樣的,得到時怕失去,失去時又在期望得到,都是站在一端,期望另一端,或者害怕另一端,都在相對的現象、境界中不安。其實,都是庸人自擾,不如順其自然,當下安心自在。

  ——《列子臆說》

  

  靜坐的方法很簡單,最好的方法是什麼都不用,說靜就靜了嘛!這是一個觀念問題。不過雜念妄想的紛擾怎麼辦?

  現在大家眼睛閉著體會一下,你看自己的思想念頭可以分三段。注意哦!看自己的思想,第一個念頭早已經跑了,未來的念頭還沒有起來嘛!說現在,現在又已經過去了,這個思想是空的,騙你的,這個道理有個名詞,叫做“三際托空”。

  我講過的《金剛經說什麼》,其中也講這個問題,佛說“過去心不可得”,過去抓不住的,已經過去了;“現在心不可得”,剛說個現在,現在就立刻成為過去了;“未來心不可得”,未來還沒有來,還沒有動嘛!這個思想念頭是這樣,三段都空的,因為空,所以能夠起一切的作用,你不要被雜念妄想騙住了。

  特別注意啊!所謂“三際托空”,這個“托”字,也是假設的聯係詞,並沒有一個托的現象,三際是本空的,要靜就靜了,用這個方法假名“觀心”,自己看自己的思想念頭,前一個念頭早跑掉了,後面的還沒有起來,你不要去引發嘛!等到念頭一旦起來變成現在,說個現在也沒有了。大家學佛的想求一個空、求一個靜,我說哪裡有個空、有個靜啊?它是本空的,是本靜的,不是你去空它的,你若認識這個,當下就空靈、就寧靜了。越寧靜,越定得久,你身心的健康就越好了。

  ——《廿一世紀初的前言後語》

  

  “魚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養給;相造乎道者,無事而生定。”

  魚在水裡,不知道有水,等於我們人,天天在空氣裡頭生活,不知道有空氣,就是人相造乎氣;魚嘛,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我們大家都想修道求道,道不須去求,人本身就在道裡頭活著。所以在《中庸》裡頭也講到,道並沒有離開人,只是人自己離開了道。《中庸》說,“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沒有一刹那離開我們,“可離非道也”,能離開我們的,因為修道才來的,那就不是道了。道是天然,自己本來就是具備的,所以人本來就在道中,而自己不知道。

  一個人生活在道中,不知道有道,等於魚活在水裡,不知道有水。再引申來講,魚需要水,所以我們養魚的時候,“穿池而養給”,故意挖個池塘放進水,才養得住魚。人呢,本來有道,道本來在人這裡,可是人自己找不到,就像魚在水中看不到水一樣,怎麼辦呢?

  “無事而生定”,真正打坐修定,就是說你的心裡一天到晚覺得無事,心中無事嘛,就真正得定了。為了達到心中無事的境界,打坐是訓練自己的初步方法,不要認為打坐就是定,就是修道;如果打起坐來,心中還是很忙,又念咒子,又搞什麼氣脈啊,守什麼竅啊,這裡守那裡守,生怕身上跑掉一塊骨頭那樣!這不是在修道,是坐在那裡心中開運動會,坐馳!那就不是道了。所以孔子這一句話,把修道的方法也告訴你,“無事而生定”。

  真正的定,所謂做到無事,是于事無心,於心無事;這才真得到定了。定啊!並不是說你萬事不管,盤腿坐在山上,心中無事那叫道;那個是半吊子道,半道;要于事無心,能夠入世做事情,心中沒有事,這就是工夫了。一天到晚地忙,可是心中沒有事,于事無心,喜怒哀樂,發而皆中節,過了就沒有了;于事無心,於心無事,心中不留事,這樣才是真做到無事。無事嘛,就是定了。子貢不是敢問其方嗎?孔子就告訴他了,那麼就要有定,有靜定,而認得自己本有的道。

  ——《莊子諵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