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齐白石的“忘年交”居然是个日本人!他曾设计出188万㎡的游乐园,献给全世界的孩子!

齐白石的“忘年交”居然是个日本人!他曾设计出188万㎡的游乐园,献给全世界的孩子!
2020年08月11日 12:00 新浪网 作者 空间设计

  

japandesign)

  已获得其授权

  在这个不断缩小的世界里,我是一位漂泊者。

  ——野口勇

  野口勇,20世纪国际最著名的雕塑家之一。他的身上有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标签:

  “师从现代主义先驱布朗库西”、“中国国画大师齐白石的忘年之交”,白石老人不但亲自给他刻章送画,还亲授其中国水墨画技法。“知名女星李香兰的第一任丈夫”、“将雕塑和景观设计相结合第一人”。

  ▸ 野口勇和当时的妻子李香兰

  抛除这些标签,他是一位极具创造性和艺术天赋的设计师,广泛涉猎家具、舞台装置、建筑景观等,在多个领域开行业之先河,留下许多影响一代又一代设计师的经典作品。

  1952年设计纸灯“Akari”。设计灵感来源于日本岐阜的手工纸灯技艺,配上野口勇鬼斧神工般的造型创造天才,一经面世,引起轰动。

  ▸Akari Light 在野口勇美术馆的展出,纽约

  ▸装置Akari Cloud在野口勇美术馆的展出,纽约

  1970年为大阪第70届世界博览会设计的喷泉装置。

  作为“科幻”喷泉装置,出现在了《蜡笔小新》动画之中。

  跨界这么多,但野口勇一生执着、念念不忘的还是游乐园的设计。他设计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游乐园,主张打破“安全范式”,让孩子们像人类最初体验地球环境那样,去体验一个壮观而复杂的地方。

  湛蓝的天空下,广袤的绿地上,孩子们在上面自由奔跑。120件游乐器具,被隐藏在公园的各个角落,等待着孩子们去探索发现。

  因为思想太过超前,生前仅有一座游乐园的设计得到落实。

  札幌Moerenuma公园,是他最后的遗作。占地188.8万平方米,历时17年,耗资270亿日元(约18亿人民币),终于在野口勇去世17年后,得以建成。

  他为什么会如此执着于游乐园的设计?夹杂在日美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中、一代设计大师野口勇背后又有怎样令人感动、唏嘘不已的人生故事?

   最后的遗作,耗资10亿的Moerenuma Park

  Moerenuma Park,人们更愿意称其为,野口勇游乐园。

  这座建立于北海道札幌市郊区一处废物处理中心之上的公园,早在还没对外开放的2002年,就获得了日本“Good Design Award”大奖。

  占地188.8万平方米的公园,没有五彩斑斓的塑胶游具,取而代之的是遍布各个角落的雕塑和自然景观艺术。大家说,这是一场由野口勇亲自编奏的互动雕塑交响乐。

  公园中的莫埃來山,是对野口勇第一个游乐园设计“游戏山”的原始呈现。像金字塔般的山丘,沿着正中的阶梯向上攀登,有一种朝圣般的壮阔感。

  圆圆的小山丘上,放置着三根直径两米的银色钢管雕塑,彰显力与美。

  玻璃金字塔“HIDAMARI”,在阳光直射下反射出银色耀眼的光,像一颗白日跌落大地的星辰。

  公园中央的“海之喷泉”,模仿大海的潮汐,从波涛翻涌、迸发出25米高的水柱、平静到逐渐退去。白天、夜晚的景观不一样,充分展现出大海的变幻无常。

  “樱花之森”种了3000棵樱花树。森林之中隐藏着7处儿童游乐场,摆放着极具艺术感的上百种游具,造型独特,连大人都会忍不住想要探索一番。

  莫埃来海滨,一到夏天就热闹非凡,海滩边铺上一块布,玩水、野餐和日光浴。

  在这个游乐园里,大人可以和孩子一起感受四季的变化:春天盛开的樱花、夏天热闹的海滩、秋天绚丽的红叶、冬天银妆素裹的雪地。

  不过很遗憾,设计者野口勇看不到这一切了。他在公园开建的1988年年底去世于纽约。

  早在游乐园开建前两年,野口勇就在札幌市的公园里创作了游具设计。黑色质朴的花岗岩,稚拙圆润的石头雕塑,秉承了野口勇一贯的设计美学。

  “孩子们用裤子把它磨得光亮可鉴的那一天,就是这个作品真正完工之时。”野口勇一边说着,笑得像个孩子。

  而在这之前,他设计游乐园的道路却是走得那么艰难!

   孤独的童年,没有荣誉的先知  

  1904年,野口勇出生于洛杉矶。父亲是访美诗人野口米次郎,母亲是美国作家欧妮·吉欧蒙。

  父亲在野口勇出生前就回了日本,两年后,母亲带着野口勇过来团聚,但那时,父亲已经有了新的家庭。

  · “游戏山”是对自己不幸童年的回忆 ·

  母亲和野口勇生活在一个日本村落里。白皮肤、蓝眼睛的野口勇,显得与其他孩子格格不入,大家都不跟他玩。

  野口勇度过了一个非常孤独的童年。因为没有同龄玩伴,他便和盖房子的工匠们一起玩起了木头和水泥。他时常蹲在院子里,看着远方的富士山,并把它想象成一个巨大的乐园。

  这个想法在他1933年设计的“游戏山”(play mountain)中得到呈现。

  金字塔状的结构下,延绵向上的水泥台阶,一个螺旋形的巨大滑梯,可以在冬季作为滑雪跑道。山下是一个带顶盖的室外音乐演奏台和戏水池。

  野口勇的设计完全颠覆了美国人对游戏场的认知。在传统的游乐场里,孩子们像被编辑好的程序一样,按照游具指定的功能和玩法,安全有序地进行游戏。

  相比之下,野口勇的游乐场显得有些激进,孩子们可以摆脱对游戏器材的依赖,自主地在里面奔跑、跳跃、滑行、攀爬,创造设计师也不知道的新鲜玩法!

  他写道:“游戏山是我对自己不幸童年的回忆——我怀着巨大恐惧走近东京荒凉的游乐场。这也是我试图加入纽约这座城市的方式。”

  1941年,他又根据低浅的地形变化,提出了著名的“波形游戏场”(Contured Playground)概念。

  这个方案同样因为太过先锋而被拒绝。然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更大的挑战等着野口勇。

  1940年,因为二战,全美掀起反日热潮。日裔身份的野口勇被监禁,经过朋友的多番声援才被释放。因为尴尬的日裔身份,在之后的三十余年中,他的方案不断被否定。

  ▸野口勇设计的游戏雕塑草图 1966-1976

  ▸Slide Mantra 咒语滑梯, 野口勇,1985

  虽然野口勇的项目没有一个落地,但他的概念却被纽约新一代游乐园设计师模仿,并在美国遍地开花。有些媒体戏谑野口勇为“没有荣誉的先知”。

  · 有生之年!唯一一个建成的游乐园! ·

  1968年,野口勇受邀参加大阪世博会美国馆设计竞赛。他却“跑题”设计了一个被游乐园覆盖的地下展览馆。

  自然起伏的地面上,散布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几何体,孩子们在上面跑、跳、钻、滑、爬等自由自在地嬉戏玩耍。边界处是一个下陷的圆形庭院,上空悬浮着一个巨大的白色气球,为看护孩子的家长遮阳避暑。

  虽然竞赛输了,但他前卫的游乐园设计再次进入了人们视线。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1976年,位于美国亚特兰大市的Playscapes游乐园建成了!这是野口勇第一个,也是有生之年唯一一个建成的游乐园!

  而这距离第一个“游戏山”设计,已经过去了43年。

  白石轻轻一点,野口顿悟一生 

  虽然人生屡屡受挫,但上天也给了野口勇独一无二的礼物——卓越的艺术天赋,和创作之路上遇到的“贵人”。

  在现代主义先驱布朗库西的雕塑工作室学习了两年后。1930年,是野口勇艺术生涯中至关重要的一年。

  这一年,他原本去日本看望父亲,却被拒见。失意之中,到了北京。

  26岁的野口勇遇到了66岁的齐白石,两人一见如故。白石老人不仅亲自给他刻章、送画 ,还教他如何使用毛笔,如何控墨。(日站君🍋了)

  在北京的数月,野口勇不但学习了中文,还在齐白石的教导下,画了大量的中国水墨画。他的水墨画笔触细腻,却又张力十足,行云流水,自成一派。

  与齐白石相遇后,野口勇的创作风格也有了转变,学贯中西的他,开始将这两种文化艺术融会贯通。

  1938年,日本侵华,在美国的野口勇得知后,痛心无比,在画作《母与子》中题字:

  我从伟大的中华民国,学习生命的艺术。今天侵略者蹂躏这亚洲大陆,忘记日本文化的根源,我不愿意忘记我艺术的宗师。大中华的子孙呀,你们生在多难的环境中,更能养成爱好和平反抗残暴的性情。你们是将来的创造者,为中华建立新的运命。

  2013年,在美国举办了“野口勇与齐白石:北京1930年”特别展,展示两人的交往,以及野口勇前后艺术风格的变化。

  当时纽约的华文报纸对展览报道用了这样的题目:齐白石轻轻一点,野口勇顿悟一世。

   最后的宿命:世界的艺术家 

  战后,野口勇曾为日本设计了广岛和平纪念碑,但由于美籍身份,设计最终均未能落成——他的一生都夹杂在日美波诡云谲的关系之中。

  在结束与李香兰五年的婚姻后,他终生未再婚,将一生献给了艺术,献给了创作。

  ▸国家城市银行广场的雕塑,德克萨斯州沃思堡,1960–61年

  ▸纽约大通曼哈顿银行广场,下沉式花园,1961-64年

  他设计了无数经典家具,却一生漂泊,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他给自己设计的纸灯笼取名“AKARI“,日文“光”的发音,寓意着他对美好和光明的追求。

  大家说,野口勇的花园、游乐园和雕塑是20世界设计中最富有热情的表达。他的意义远不止是一个雕塑家,更是现在很多创意人的灵感来源。

  野口勇曾在冈山县野外拾到一块微微泛粉的花岗岩,他笑问助手“你觉得我可以在这里面安歇吗?”助手说,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野口勇默默将石头带回了工作室。

  1988年,他在纽约与世长辞,助手将他的骨灰安放到石块的缝隙里。如今,工作室背后的山丘上,立着野口勇的墓碑,墓碑上没有任何文字,仿佛一座石雕。

  他说“在这个不断缩小的世界里,我是一位漂泊者。”面对没有归属感的命运,和一生都在寻找的孤独的童年。他将一切无法付诸的情感都放到了创作之中。

  “如果你甘愿被囚禁在当下,那么选择必然是十分有限的,你只能做出那些隶属于当下的作品。要是能摆脱时间的束缚,那么全世界就都是你所归属的时空了。”

  八十几岁,他在自己设计的滑梯上,玩得像个孩子。

  参考文献:

  1、野口勇:寻找一个不再孤独的童年 良仓

  2、之后在读 | 野口勇,玩山  afterwards

  3、野口勇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