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专访王学兵:演员我是要做一辈子的丨匠人说

专访王学兵:演员我是要做一辈子的丨匠人说
2020年11月29日 19:00 新浪网 作者 导演帮

  上个月,《平原上的摩西》发布先导预告。夜幕下熊熊燃烧的汽车、破晓前静默的男女主人公,一股隐藏于暗流中的悬疑感油然而生。

  就在观众们或赞叹电影的质感,或期待周冬雨和刘昊然的组合时,书粉对李守廉的饰演者也尤为关注。原著中,他是贯穿所有故事,却只出现在其他人讲述中的神秘人物。改编后能否把他立住,甚至起到串联全局的作用,是电影能否讲好故事的关键。

  在已经公布的演员表中我们发现,一位既熟悉又似乎好久不见的演员,将承担起这个重任。他就是之前在FIRST青年电影展获得最佳男演员的王学兵。

  说是好久不见,但其实这几年王学兵也没闲着。

  在《一个勺子》之后,由他主演的《冥王星时刻》提名戛纳,《未择之路》《海面上漂过的奖杯》中,王学兵也奉献了精彩的发挥。尤其是回到西北语境下的《未择之路》,无论在上影节还是挑剔的豆瓣,王学兵的表演都获得盛誉。

《未择之路》剧照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王学兵将向幕后发展的说法开始流传,之前嘉博文化公布的新片计划中,由他执导的电影《夏凡的女神》也赫然在列。

  所以在消息越传越真后,导演帮在德国电影节上对担任影节大使的王学兵进行了一次专访。对话中,他先辟了个谣:“即使做了一些和电影制作相关的工作,但演员是我一辈子都要做的事情。当我介绍自己时,永远会把职业演员放在第一位。”

  而关于自己导演的片子,王学兵透露已经进入剧本阶段,哪怕只是玩票儿,也希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

  作为演员,我喜欢「狗血」的剧情

  专访之前,德国电影节正式开幕,王学兵借机聊了聊自己对德国电影的记忆。

  那还是遥远的上世纪90年代,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的王学兵刚刚接触电影和表演。学习过程中,他观看了大量各国的经典电影,《爱比死更冷》《莉莉玛莲》等「新德国电影运动」的代表作,也进入到了他的视野。

  几部影片都由孤独、欲望、挑衅等元素组成,王学兵对背后的创作者——德国人法斯宾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之后,他陆续观看了法斯宾德的所有片子,这也是他距离德国电影最近的一段时间。

  法斯宾德

  时隔多年,当王学兵的身份从学生转换为演员,再于德国电影节上观看开幕影片《温蒂妮》,除了欣赏,他也多出了一些自己的理解。

  首先,是站在演员立场上对剧情「狗血」的看法。

  按理说,「狗血」一般指稍显恶俗的剧情,是个贬义词。但在王学兵看来,生活有时远比电影狗血,且《温蒂妮》的观感十分顺畅,所以影片所谓的「狗血」,反倒是强故事情节以及现代城市与神话的巧妙融合。

  这种复杂却真挚的情感关系很打动他,甚至挑战类似的「狗血」情节,或者说把「狗血」的故事演好,也是王学兵对自己的要求:“目前很多中国电影需要体会的东西很少,基本上都是需要靠强情节来推动电影,这种强情节所带来的狗血让我不是很满足。

  但如果要演,还是要保持自己的专业性。比如我演了这么多年戏,有时讨论剧本时演员会说:‘如果是我,绝不会这么做。’其实这句话比故事还狗血,因为人物本来也不是你,而且如果你演的角色全跟你一样也会很无聊。

  所以我们不能把狗血的情节用狗血的方式演,这种戏剧性的东西需要导演和演员好好体会。”

  王学兵在德国电影节

  其次,是《温蒂妮》中表现出色的两位演员都出自德国的戏剧舞台,同样有戏剧表演经验的王学兵,也对两种艺术形式的表演方法进行了解读。

  在他的理解中,戏剧表演除了受场地的限制必须放大声音外,在本质上与电影表演并无不同。只是二者表演时有时间性的差异,像电影表演基本保持了那一段时间内演员的认知和样貌,而不断演出的戏剧,则是随着时间的流转不停发生变化。

  此外,戏剧最大的特点是可以面对面的交流,这种交流电影也有,只是观众不在「现场」,所以戏剧表演的过程中,演员可以跟随观众的节奏停很长时间,但在拍摄电影时无法掌握的那么清晰。

  王学兵(左)在戏剧舞台

  无论对「狗血」剧情的另一种思考,还是对戏剧和电影表演的观察,近三十年的表演生涯,让这位西北汉子对演戏这件事儿有了更丰富的理解。越懂越爱,谈及未来,王学兵也把继续做好演员视为目标。

  想把自己定型

  聊完《温蒂妮》中的表演,导演帮问到了转型的问题。

  其实早在2011年,王学兵便曾担任导演,由他、刘烨、黄渤、黄磊等几位演员共同执导的《7电影》,虽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但也各有特色。加上多年以来,有一些故事在他心中酝酿许久,所以遇到可以通过电影讲故事的机缘,自然也没理由拒绝。开篇曾提到,将由他执导的《夏凡的女神》已经进入剧本阶段。

  作为导演,王学兵对影片的要求有三点:一要有作者性,毕竟这是他埋在心里许久的故事。二要有趣,这是他对影片最基本的要求。三是要找到最合适的合作伙伴,就算说服不了对方,那无非是自己的东西不行,这反倒给了他把电影变好的动能。

  同时,多年的表演经验也让他在和演员沟通时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我对角色的理解,加上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创作出的一定是更有血有肉的人物。所以找演员一定是在互相信任的前提下,达成双赢的结果,甚至互相成就。”

  王学兵

  不过,虽然已经把怎么做导演这件事儿想的很明白了,但回到未来的职业方向上,王学兵还是要以演员为主。

  一方面,《白日焰火》《冥王星时刻》等由他出演的电影,不是在柏林电影节擒熊就是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 。感受过欧洲三大影节的氛围,王学兵也曾表示自己想拿三大影节的演员奖项。时至今日,这也是他奋斗的目标。

  另一方面,体验过不同的角色与身份,王学兵反倒希望把自己定型。

  首先是角色类型上,在他看来,角色是多样化的,但所有角色都是演员塑造出来的,演员的材质并不一定适合所有戏路,那还不如在合适的范围内做到最好。

  其次是身份上,王学兵一言以蔽之:“演员我是要做一辈子的”。

  青年演员要修炼自己,等待「心上人」

  《演员请就位》刚刚结束,「演技」成了全民热议的话题。采访的最后,我们也未能免俗,问到了王学兵对于演员综艺的看法。

  相比老搭档冯远征在采访时的直接,王学兵显得柔和许多:“节目有自己的要求和节奏,没必要拿来和专业的表演理论相比较。就像真人秀,他是真人,也是秀。所以任何问题都不能抛开他的大环境去讨论。”

  虽然二者的表达方式不同,但大意并无差别,在娱乐性更强的综艺节目上讨论演技本身,或许就是个伪命题。不过,综艺节目巨大的流量,使演员的演技越来越被大众关注,这对于演员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

  在王学兵看来,想要应对关注,获得成长,要在打磨好基本功之余,别丢掉「自己」:作为演员,最起码要对角色有想象力,这种想象力会随着年龄的增大不断开阔,而不是越发狭窄。同时,修炼基本功也尤为重要,比如这段要说快、要唱歌、要跳舞,我们必须能做到,而不是事到临头无可奈何。

  归根结底,要把自己变得越来越好,来等待下一部好的作品、好的角色、好的团队,就像等待自己的「心上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