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乌克兰青年居然向红军老兵行纳粹礼?!新纳粹这帮人都是什么玩意?

乌克兰青年居然向红军老兵行纳粹礼?!新纳粹这帮人都是什么玩意?
2021年05月15日 21:00 新浪网 作者 军武次位面

  任何时候,都不要做一支“二极管”

  不久前的5月9日,在历史上曾是苏联红军打进纳粹德国首都柏林之后,接受德军投降的日子,因此,5月9日成为了战后东欧地区国家的“胜利日”。

  在2021年的这一天,一则令人震惊的新闻迅速传遍了世界,在这一天的乌克兰胜利日纪念仪式上,一名乌克兰青年对一名孤零零的苏联红军老兵,挑衅性的做出了纳粹举手礼。

▲令人震惊的一幕

  据后续新闻报道,这名乌克兰青年尚未成年,他隶属于一个极右翼组织,对乌克兰过往的红色历史,持极度仇恨的态度。

  ▲这样的青年,绝无能力建设自己的祖国

  客观的说,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在历史上的恩怨确实非常的复杂,在苏联时期,苏联政府在乌克兰实施的一些错误政策确实对乌克兰人民造成了很大的损害(比如说“著名”的“乌克兰大饥荒”),部分西乌民众,对俄罗斯抱有敌意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因为讨厌苏联,而去喜欢纳粹,就陷入了典型的极端二极管思维当中,这不但对帮助自己的国家走出困境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加剧矛盾,给自己的祖国抹黑,并且让自己陷入错误的认知漩涡当中去。

  乌克兰这名青年的行为,如果用中国的情况来打个比喻就是,“他因为讨厌自己家乡的军阀,就直接去给入侵的日本鬼子当了狗腿”。

▲在历史上,德国党卫军中的“加利西亚”师

  就主要由乌克兰人组成

  令人尤为感到痛心的是,近些年来,“新纳粹主义”不仅在乌克兰的部分地区重新猖狂,甚至在整个欧洲,乃至亚洲的部分国家和地区当中都有抬头的趋势。

  这股邪恶之风,甚至在我国台湾地区,也都已存在。

  ▲图为台湾地区的新纳粹主义组织

  “国家社会主义学会(NSA)”

  1  “新纳粹”的泛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纳粹德军的铁蹄所到之处,给所在国的人民造成了非常深重的灾难。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纳粹主义的思潮又卷土重来了呢?要探寻这个问题,还要从纳粹主义的本质说起。

  当年纳粹党之所以能够在德国上台,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理论,迎合了当时德国底层民众的几种迫切的心理:排外、复仇、本族优越论、渴望通过非常规的手段,跳过某些艰苦的步骤,在短时间内迅速摆脱自己的生活困境。

▲昔日纳粹党的集会

  德国纳粹党成功的找准了人性的弱点,他们成功的让彼时陷入生活困境的德国民众相信,“自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并不是因为实力不行而输的,而是被人出卖了,自己之所以生活困顿,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是有人在系统性的压榨他们,自己本身是没有问题,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纳粹来了,就可以迅速的让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待遇立刻消失,并且酣畅淋漓地向曾经压迫、出卖自己的集团复仇。”

  这种转嫁仇恨,树立靶子,煽动民众的“成功套路”也被当代的新纳粹主义组织所继承。

  ▲匈牙利新纳粹主义者的集会

  在匈牙利,新纳粹主义政党“更好的匈牙利运动”自我宣传其根本目的是要保护“匈牙利价值与利益”,怎么保护呢?反犹太、反罗姆人和反同性恋者等极端手段……

  在西班牙新纳粹主义者提出要对“犹太人、吉普赛人、共产主义者、同性恋者、外来移民和非洲裔人”采取暴力措施……

  在蒙古,新纳粹主义组织“白色纳粹十字”,宣称自己要“保护蒙古国免遭外国人的欺压”,并自行组织民间执法队伍对本国老百姓正常经营的商店与餐厅展开所谓的“执法巡查活动”……

  ▲蒙古国的新纳粹集会

  所谓“沐猴而冠”用在这里正好合适

  在乌克兰,新纳粹主义者不但给被苏联红军消灭的纳粹党卫军士兵重新举行葬礼,甚至还直接捣毁红军战士的墓地(尽管那里面也埋葬有很多乌克兰籍的红军战士)并且组织志愿军上前线……

  ▲乌克兰新纳粹主义者的集会

  什么叫“牛鬼蛇神”

  2 “新纳粹”的土壤

  之前,在剖析恐怖主义的成因时,我们常说“贫穷和愚昧是诞生恐怖主义的温床”这句话稍加改变一下,就能套用到“新纳粹”身上。

  “国家发展停滞与民众对未来的绝望是‘新纳粹主义’抬头的土壤”,环视所有新纳粹势力抬头猛烈的国家或是地区,都可以发现这样的几个特征:

  1. 国家经济增长缓慢乃至停滞;

  2. 政治局势来回动荡,普通民众作为社会的个体严重缺乏安全感,渴望安定,渴望有一个强力组织整顿局面;

  3. 国家绝对多数的生产资料被资本主义寡头所控制,少数寡头彻底锁死了社会资源,掌握了媒体,控制了舆论;

  4. 不管哪个政治团体上台,都只能做一些“表面文章”,喊喊口号,无力彻底变革国家现状。

  ▲经济波动,必然造成国家动荡

  这样的社会局面,使得社会中的个体,尤其是年轻人,看不到未来与方向,只能逐渐的滑向极端组织与新纳粹主义思想。

  极端组织与纳粹主义反过来又会加剧社会动荡,使得整个国家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当中。

  3 “新纳粹”主义的危害

  随着新纳粹等极端主义的思潮泛起,其对当事国及世界的危害也日益放大,就拿最近发生青年向红军老兵行礼事件的乌克兰来说。新纳粹主义思潮的危害已经在日益加剧当中。

  乌克兰新纳粹主义者因为反俄、反共情绪而崇拜“班德拉”及“舒赫维奇”等历史上的纳粹主义头目的行为,使得诸多历史上曾经遭受过纳粹暴行的民族与国家极为反感。

  因为这些历史上的乌克兰纳粹主义者,不仅是反俄、反共分子,更是不折不扣的反人类分子,在德国著名战争影视作品《我们的父辈》当中,就曾以直观精炼的镜头语言,展示过乌克兰纳粹分子协助德国党卫军,屠杀无辜百姓的暴行。

  ▲图自电视剧《我们的父辈》

  乌克兰纳粹分子屠杀儿童,被德国国防军阻止

  狗腿是永远不会被主人看得起的

  2016年上映的波兰战争电影《沃伦》所反映的大屠杀也是历史上乌克兰纳粹主义者的暴行。

  ▲电影《沃伦》的剧照,那面红黑旗帜

  便是纳粹帮凶,乌克兰起义军(UPA)的旗帜

  ▲当代乌克兰纳粹主义者的集会

  图中的画像是曾经的纳粹走狗“班德拉”

  将自己的祖国,强行与历史上的反人类组织相捆绑,那么除了使自己的祖国被更加孤立以外,还能收获什么呢?

  波兰、以色列等国,目前就已经多次对乌克兰放任新纳粹主义者的行为表示谴责与不满。

  ▲图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除了使自己的祖国形象受到抹黑之外,新纳粹主义者在各个国家也都在实际上造成了不小的危害,别看这些人嘴上喊得口号一个比一个强硬,但是真的到了实际操作当中,他们总是会找更弱者开刀。

  比如说,蒙古的新纳粹主义者,经常叫嚷着要警惕中国,反华如何如何,但他们可从来没有上边境线上和中国边防部队较量的勇气,反倒是在自己的国内“横着走”,经常找本国商铺,以及本国和外国人谈恋爱的姑娘麻烦,唯一敢打的外国人也就是落单的外国游客了。

▲蒙古国的新纳粹

  无非是换了身皮的地痞流氓

  在局势更加动荡的乌克兰,手中有了一定武器的新纳粹主义者们,看上去就要更有“出息”一些,毕竟他们是真的上了前线和东乌克兰武装以及“俄罗斯志愿军”作战的。

  但是实际上,经常关注乌克兰战况的网友们总是能听到前线传来的“闹剧”,新纳粹分子们组成的若干战斗营,不但在真正的战斗中不是对面正规武装的对手,甚至还因为自身滥杀无辜、军纪涣散等因素受到己方正规武装的鄙视与排挤。

  ▲乌克兰新纳粹主义武装“亚速营”

  在东乌克兰顿涅茨克地区的“杰作”

  他们经常滥杀无辜

  这使得民族仇恨大大加深

  新纳粹也好,旧纳粹也好,其最根本的危害还是在于,这套按种族主义、排外情绪所发展出来的理论从根本上混淆了是非,一旦其做大,便会将仇视彼此的灾难风暴带给原本只想好好生活的普通民众。

  到那时,一些原本做了多年邻居的普通人,在狂热分子的裹挟下,将不得不参与进血腥的民族仇杀当中,一旦仇恨的种子种下,那么这道民族的伤疤将很难甚至永远不会愈合。

  “新纳粹主义”作为世界范围内的人类毒瘤,永远值得所有国家对其高度警惕,这其中最根本的应对防范措施,就在于扼杀其产生的土壤,保证国家时刻处于稳定、和谐、公平有序、经济增长的环境之下,并以正确强力的教育,让每一个青年都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与历史观,唯有如此,个体与国家才能在发展中实现进步。

  参考资料:

  《乌克兰民族主义历史演进、政治诉求与极端发展》

  《欧洲复发“极右症”》

  《乌克兰新语言法:身份认同政治中的历史因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