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顶级名导监制的网剧为何频频翻车?

顶级名导监制的网剧为何频频翻车?
2020年06月28日 16:51 新浪网 作者 壹娱观察

  文 |杜威

  “又双叒叕”一部顶级导演监制的网剧“扑街了”。这次轮到与“国师”齐名的陈凯歌。

  被悬疑剧场包围的六月,《民初奇人传》的卖相很耀眼。陈凯歌首次担任网剧监制,欧豪、谭松韵、秦岚等大热演员主演,导演杨述是《赵氏孤儿》的摄影指导,其余主创也有操盘头部电影的经验。

  剧集同时聚焦在奇人异事、民国传奇等网剧万金油内容。电影班底配上热门题材,《民初奇人传》本应值得期待。

  然而播出半月有余,豆瓣并未开分,近日才显示出6.5分,也无任何话题水花冒出。云合数据显示,《民初奇人传》自播出有效播放霸屏榜始终没有挤进前十,全舆情热度仅排在末尾。微博最高话题阅读仅有4.5亿。

  开播前,“陈凯歌首次担任网剧监制”是《民初奇人传》最响亮的slogan,海报除了剧名外,最醒目的也是“陈凯歌监制”。此时,这个标语反而成为负面口碑的集火目标。“这些顶级大导到底‘监制’了个什么?真的就是营销吉祥物?消耗自己品牌光环,也要恰钱挂名?”等露骨吐槽层出不穷。

  自2017年前后,越来越多的顶级电影导演以监制身份入局网剧市场,并集中在2019年底开始陆续接受质检,形成第一阶段的“毕业考”。然而从“质检”这些网剧的剧迷答卷可以发现,大导入局网剧,尚处在“磨合期”。无爆款、无精品、无提升成为普遍现象。

  冯小刚监制的《剑王朝》、成龙监制的《成化十四年》、赵薇监制的《谁都渴望遇见你》、陈凯歌的《民初奇人传》等作品播放量和热度均萎靡,且被负面口碑环绕。从万众期待到“千夫所指”,各路大导交出的“监制”答卷难以令人满意。

  仔细探究这些大导监制的网剧中,大导到底有多少参与度?观众能不能在网剧中看他们标志性的创作影子呢?这项合作,是互助实现双赢,还是赚取快钱充当“吉祥物”?成功案例中,管虎的“鬼吹灯系列”、陈思诚的网剧《唐人街探案》等剧集也获得不俗成绩,他们是凭借什么?对于后续,观众期待已久的“王家卫”们,又该敲响哪些警钟?

   

转网监制三年“毕业考”,顶级导演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顶级导演“转网”,最早的消息要追溯到四年前,2016年开始,欢喜传媒就陆续宣布与王家卫、陈可辛、宁浩、徐峥、张艺谋等签约,宣布在网剧领域达成密切合作,备受瞩目的是,号称给王家卫投资将近4亿打造像《纸牌屋》一样的网剧,相关剧集《天堂旅馆》至今还正在筹备中。

  直到2017年6月,爱奇艺举办了“剧浪时代—2017中国网络剧发展高峰论坛”,其中重头环节就是宣布将与多位电影界标杆级导演合作网剧项目。

  如与韩三平(监制)合作的《战争传说》、和冯小刚(首次网剧监制)合作的《剑王朝》、同周星驰联合打造的《西游降魔篇》(网剧版)等。

  剧迷也开始无限期待,并认为这是一次互助共赢合作。顶级导演放下身段入局网大,一方面可以提升网剧精品化内容产出,助力网剧整体工业化发展;一方面,顶级电影导演可以借机了解网生内容创作,接触网络用户的审美口味,从而反哺到电影创作。

  但同时,业内还是持有一种质疑态度。首先有一个清楚的共识就是“顶级电影导演仅入局网剧监制,名声和质量并不能划等号。”

  其次,更注重电影化表达的导演们,是否能熟悉网剧创作模式、专注为网络观众讲故事?顶级导演监制网剧到底有多高参与度,是否仅作为“营销噱头”?平台只是看中顶级导演背后的资源和流量?仅是“挂名”论调也此起彼伏。

  在期待与质疑并存下,三年合作的毕业考来临了,而大导们交出了“不及格”的答卷。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整理了近三年顶级导演担任网剧监制的作品,据不完全统计,共有8部主要作品播出,担任网剧监制的大导有陈凯歌、冯小刚、成龙、王晶、管虎、陈思诚、赵薇近七位。其中,爱奇艺与大导们合作最为密切,腾讯视频凭“鬼吹灯”与管虎的合作亦有亮点,而此前大手笔签约导演的欢喜传媒至今未有网剧作品问世。

  从主创阵容来看,顶级导演监制更容易吸引到“电影咖”加入。《冒险王卫斯理》有余文乐、任达华加盟,《剑王朝》制片是“冯氏喜剧”掌舵人陆国强,导演江道海与冯小刚合作多年,《成化十四年》武术执导是“成家班”领衔等等。

  从题材来看,受网剧特性影响顶级大导更偏爱古装、悬疑、奇幻等强类型化题材。

  而遗憾的是,纵有初始千般光环,多位大导的作品仍不温不火。

  口碑更是差强人意,仅有管虎监制的《龙岭迷窟》超过8分,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达7.2分。重量级别的前辈们纷纷马失前蹄,冯小刚的《剑王朝》6.2分、陈凯歌的《民初奇人传》6.5分、成龙的《成化十四年》5.7、王晶监制的《冒险王卫斯理之支离人》仅4分,等等。

  剧迷们也对这种合作模式丧失了信心。大导监制网剧在第一阶段就已经没有了市场期待。相对应地,“营销噱头、恰钱挂名”成为主流论调。

  可名导们真没有亲身参与创作吗?剧集里没有折射出这些大导们的专属艺术特色吗?答案并不一定。

   

网剧里到底有这些大导的影子吗?

   

  最先“试水”网剧监制的顶级导演是王晶,他与爱奇艺联合打造了经典科幻IP《冒险王卫斯理》系列,王晶担任三部曲的监制。受香港创作环境影响,监制的作用等同于导演,王晶还是深度参与到剧集创作中,并亲自担任开篇作品《冒险王卫斯理之支离人》的编剧。

  王晶借助网剧的特性,大玩创新,对原著剧情进行了较大改动,仅借用了卫斯理等人设,支离人、蓝血人等故事概念,完全架空原著世界观,重建整体故事脉络。其中,卫斯理的魔幻爱情成为专属特色。

  剧集中,王晶电影专属的大胆创新、无厘头、反套路、狗血夸张等元素一应俱全,且网感十足,但玩嗨了”的王晶还把“烂片之王”的名号继续保留,三部曲较差质量难以令剧迷忍受,遭到全方位的差评,豆瓣评分均在4分左右。

  如果说,作为香港导演的王晶更将内地网剧市场当成自己的试验田,肆无忌惮拍摄自己的“恶趣味”。内地观众虽不喜,却能理解。而当2019年底,由冯小刚诚意监制的《剑王朝》播出时,之间落差却以难以填补。

  冯小刚在2017年宣布担任《剑王朝》监制时,寄语网剧创作:“网剧一个创作趋势,我这次虽只是网剧的监制,但还是会立足于电影(标准)。不能只关注流量,还是要抓住内容和表演。”2017年12月剧集开机,冯小刚还亲临现场坐镇,把控第一关。

  由此,《剑王朝》预期质量可以对标同档期的《庆余年》。冯氏喜剧、美术设计、“夜宴”风格等元素也成为关注焦点。可《剑王朝》自首播两天后,不仅热度收视垫底,豆瓣评分跌至6.2分,与爆款《庆余年》形成鲜明对比。

  剧集中,冯小刚把原著仙侠属性减弱,武侠风增强。美术风格上,《剑王朝》也在向《夜宴》靠拢,古朴肃杀环境,清冷人物造型,与仙侠剧尴尬滤镜形成较大反差。

  但除此之外,剧情薄弱、逻辑不清、节奏混乱、角色造型不讨喜等现象频出,全片整体制作过于粗糙,全程五毛特效密布,让观众再难看出冯小刚身影。侧重武侠剧,却无创新,动作设计老套,喜欢升格(慢)镜头等老毛病,难有新意吸引观众。

  观众失望之余,联想到近年电影市场遭受重挫,冯小刚还与华谊有对赌协议,必须积极产出营收。重压之下,冯小刚在2017年除了《剑王朝》,还投资网剧《火王》。入局网剧的举动被视为是冯小刚要完成KPI之举。

  成龙近年工作重心依旧是演戏,却在2018年底选择在《成化十四年》退居幕后,首次担任网剧监制。而这次合作被网友调侃是“破次元壁”,因为两者有本质区别,前者主营“耽美属性”,后者凭动作喜剧硬汉风见长。

  剧集播出后因魔改原著故事、相关人设被耽美剧迷嫌弃,又因整体制作水平过差、故事冗长无内容、演技尴尬无CP感,导致被市场迅速抛弃。豆瓣评分仅5.7分。

  而值得注意的是,剧集的动作武戏因为是“成家班”领衔指导,成为无数不多亮点,“成家班风格十足,明快、好看、不是花架子”等评论频出。

  在官方宣传片中,成龙也亲临现场指导动作戏,并阐述了这次的动作设计是写实、现代、近身为主。“动作喜剧是我的招牌,我也想借机尝试一下青春、轻松、有趣”这是成龙对网剧的寄予。

  而这个现场指导是以“探班”形式出现,一定程度上能反应监制成龙仅是周期性指导动作戏,而剧集整体创作内容并无过多介入。这次合作更应被视为花天价邀请了顶级“动作指导”。

  回到陈凯歌和《民初奇人传》,自《无极》之后,陈凯歌再次与网络“亲密接触”,而这一次大概率又要陷入负面漩涡之中。

  陈凯歌把监制《民初奇人传》看做是一次期待已久的剧集尝试,并亲自定下“表里不一,偶露峥嵘”这句口号。剧集开拍前陈导也煞费苦心的进行各方指导。

  相关资料显示,拥有丰富民国戏经验的陈凯歌在《民初奇人传》的参与度并不低,并促成了一个堪称顶配的电影团队。筹备环节,陈凯歌多次深度参与到剧本研讨之中,基于时代文化、电影艺术、现场拍摄等多方指导意见。开机时亲临现场,甚至细节处理到置景道具前后顺序排放。

  然而,这部陈凯歌亲力亲为的《民初奇人传》,开播后的成色让很多观众大跌眼镜。纵观评论,全剧最受好评的居然是秦岚的颜值。

  陈凯歌电影里擅长的哲理文化表达没有显著体现,甚至连最引以为傲的服化道特色也在被无情指责。主要演员的演技浮夸,各种雷人BUG丛生,显得廉价感十足,让网友发出“就这?”的感叹。

  通过网剧呈现的品质和口碑评价,剧迷观众更愿意相信陈凯歌这位顶级大导监制仅是“表面功夫”。

  当然,并不是所有导演都马失前蹄,也有一拼以上叙述的重量级导演的“后辈”们成功突出重围,而他们的网剧创作经验更值得学习和思考。

   

自身的公司、系列IP、创作新人等入局,顶级导演如何正确应对网剧监制?

   

  “监制”在中国影视产业上,特别是在内地市场上,这一职位的定义一直很模糊。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表示:内地“监制”的职能更多的是“监”而非“制”,监制更多是对艺术创作负责,并担负起了培养新人的责任。每个剧组的监制具体发挥多少作用则取决于个人,因而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而这种不确定性,就导致了很多“监制”在剧集整体的质量把控中难以估计。顶级大导能出多少力,也需要看监制该网剧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

  首先就是上文被网剧高额片酬吸引,同时也希望尝试网络语言的大导们。

  其次是导演本人或参股的公司即是项目投资方之一,如赵薇监制的网剧《谁都渴望遇见你》出品方上海析微影视文化,赵薇所在公司就占股50%。类似的还有,管虎监制的网剧“鬼吹灯系列”有七印象,陈思诚监制的网剧《唐人街探案》骋亚文化等。

  同时,这些电影导演本身与剧集项目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多是同名电影项目的网剧翻拍,以期增高市场信任度。而且在网剧监制中,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培养自己旗下创作人才。

  而通过梳理我们可以发现,这类合作方式,是顶级导演最积极参与到网剧项目中,也是最容易出现成绩的。其中就尤以管虎监制的网剧“鬼吹灯”系列,陈思诚监制的“唐探”系列最为典型。

  企鹅影视拿下8部《鬼吹灯》网剧版权,“鬼吹灯系列”成为腾讯视频独有的内容优势。在已播出的四部网剧中,管虎团队打造了其中三部,分别为《黄皮子坟》《龙岭迷窟》《怒晴湘西》,此后《云南虫谷》也正在制作之中。

  脱胎“管虎工作室”的七印象,2017年开启的“鬼吹灯”系列,是其未来发展重要战略安排。监制管虎、导演费振翔、制片人梁静与网剧“鬼吹灯”系列密不可分。

  《黄皮子坟》因对IP剧的创作上确实缺乏经验,播出之后在网上受到巨大争议,豆瓣评分仅5.2分,最大的槽点存在于的“不尊重原著”以及“选角不符合人设”。此时,七印象转变思路,对创作人员进行更换,在《怒晴湘西》时,将费振翔推向主力导演位置,管虎退居幕后全力支持,担任美术指导和剧集监制。

  演员也进行大换血,在把握到原著的精髓之后,费振翔也找到个人表达的方式,让剧集得以大获成功。之后腾讯视频决定将《龙岭迷窟》《云南虫谷》《昆仑迷宫》等五部“鬼吹灯”网剧都交给七印象。

  随后,《龙岭迷窟》更上一层楼,口碑达到8.3分,成为鬼吹灯系列最高评分。这其中与管虎以及梁静大力提携旗下新导演制作、深入网剧创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让顶级导演担任网剧监制达到了最初的目标。

  陈思诚监制的“唐探网剧”亦是如此,《唐人街探案》1、2部累计斩获40多亿票房,“唐探宇宙”已成。面对即将叱咤春节档的《唐探3》,陈思诚的骋亚文化与爱奇艺联合打造了网剧《唐人街探案》,用于丰富完善整个“唐探宇宙”。

  而在网剧中,陈思诚同样退居幕后,担任监制,统领整体创作。而在这个过程中,陈思诚同样在培养青年导演力量,网剧导演柯汶利、戴墨、姚文逸均是被陈思诚挖掘培养。柯汶利在完成网剧创作,积累经验之后,迅速与陈思诚联合打造年度爆款作品《误杀》。如不是最后一个章节故事托后腿,网剧《唐人街探案》同样是8分以上的精品内容。

  由此可见,当顶级导演的所处公司参与到网剧创作之中,当自己打造的系列IP需要网剧来丰富整体内容时,这些顶级导演就会迸发出更强烈的创作热情。而在坚持过程中,培养旗下新人,比如青年导演、新人演员等,也成为这些顶级导演乐意与网剧深入合作的主要动力。

  在未来还将会有更多顶级大导入局网剧监制,如期待已久的王家卫,他的《繁花》和《天堂旅馆》,虽有消息指出《天堂旅馆》被取消,但王家卫入局网剧的步伐仍会继续,另外,欢喜传媒旗下一众大佬的网剧项目也一直被市场关注。然而观众已经对这种顶级导演监制的营销噱头不感冒了,能引起注意的还是需要精品内容。

  随着观众观影素质的提高,已经能够清晰分辨出这些顶级导演是否在诚意相助作品创作。伴随着负面口碑来袭,这些大导名声也会遭受更猛烈的“攻击”,一定程度上,也对这些国宝级导演的个人品牌带来不可磨灭的伤痕。

  如何精准对接顶级导演与网剧的匹配度,是如今双方都应该思考的问题,“恰钱挂名”的市场现象将再也不会被观众所期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